第二十一章 悠闲时光

作者:久夜华 字数:348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处在风云中央的两人此时正在后山放纸鸢,这只纸鸢是西门楚尘亲手制作的,中规中矩的像极了西门楚尘的为人。

这件事的源头肯定是已经倚着西门楚尘昏昏欲睡的司徒紫。司徒紫从来没有见到过古代的纸鸢的模样,看到西门楚尘灵活的手指除了这个坏点子,让西门楚尘为她作一只漂亮的纸鸢,她要看到纸鸢飞上蓝天。

如今纸鸢刚刚被晾干,司徒紫迫不及待的拉着西门楚尘来到最适合放纸鸢的后山,此时由于师父与师娘云游在外,没有人督促,因此往日喧闹嘈杂的后山没有什么人来回走动。

司徒紫扯着线跑来跑去,消耗了大量的力气还是没能把纸鸢送上天空,腰间的璎珞随着司徒紫的动作发出叮叮咚咚玉佩间的撞击声,把司徒紫衬托的更加天真可人。

西门楚尘随意的坐在地上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身着白色的衣袍而对此介意。他此时闭着眼睛享受着阳光和微风,耳边是司徒紫银铃般的笑声。

司徒紫看到西门楚尘悠闲的坐在那里,风吹过他的长发扬起的发丝在风中缠绕出暧昧的弧度,再配上西门楚尘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庞,竟有些痴了。

感受到司徒紫的注视西门楚尘睁开了眼眸,认真的看着司徒紫的眼睛,对他微笑,让司徒紫的尴尬越来越多,把纸鸢一把塞到西门楚尘的手中,赌气的说“你做的纸鸢根本就飞不起来!还给你!”

西门楚尘摇着头捡起刚刚没有接住的纸鸢,只是借着风势,很轻易的就把纸鸢送上了天空,他转身本想叫司徒紫一起看他们的风筝已经飞向了天空,可是看到司徒紫迷糊的模样,放弃了自己的打算,快速的将纸鸢收回来,缓缓的用手将司徒紫抱入自己的怀中,唇角一抹温柔的笑伴着阳光,真的很舒适。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挪到了他们的正上方。西门楚尘自觉不能再呆在这里了,用纸鸢为司徒紫遮去阳光,将她抱起向山东面行去。

正值中午大家都在厨房用餐,没有人注意到两人的消失,西门楚尘的心里偷着乐了好久,他最恶略的行为就是看着所有人因为他而纠结郁闷。

从小便跟着师父学习武艺的他,见证了云清派一步一步发展壮大的,师父是个老顽童一样的人,性格和司徒紫很像。真的很护着他。云清派除了师父的好友的鼎力相助还有师父个人的江湖地位,最多的就是师父带着他一起去踢山门,那时候师娘还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

一切的一切都还在迷茫中未曾开局,因为对云清派有太多的期望,他小时候一直期待着成为大师兄后该怎么与他的师弟师妹们交流。知道师父的亲传弟子越来越多,师门的名声也越来越大,他与师父的关系大不如从前。他性格冷下去好像是因为哪个师妹对他的陷害,师父罚他打扫整个云清派。这座山的每一级台阶他都认真的清扫过。

再后来他古灵精怪的小师妹也出生了,他开始有了一个恶趣味,面无表情的看着别人的笑话,其实他只是想要找个能懂他的人,分享此生的所有。

他的人生太寂寞了,需要一个让他为之热血的爱人。

他喜欢他的师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司徒紫从小对他的不同。司徒紫出生后第一次笑是对着他,第一次说话是叫他的名字……

司徒紫软糯的睡颜让西门楚尘心里的柔情都化成了春水。西门楚尘将司徒紫的纸鸢放在桌子上,纸鸢上的图案都是他画上去的,顺手所提的一行诗――愿与卿赴此生清欢。西门楚尘坚信她是懂自己的。

当西门楚尘将司徒紫抱回她的房间时,听到有弟子禀报师父和师娘已经到达山脚,西门楚尘遂命人大开山门迎接自己的师父回家。

西门楚尘看着司徒紫略带疲惫的脸,也知道最近真是委屈她了。现在他真的很庆幸司徒紫是师父的女儿,可以任性的不去接他们回家。可以多睡一会儿。不然他就要下狠心把她摇醒去接师父师娘。西门楚尘轻轻的阖上了房门,快速朝山门方向赶去。

司徒紫在西门楚尘离开后便睁开了眼睛,她看着桌子上的纸鸢以及上面的题词笑了,这就是她喜欢的那个西门楚尘,处处为别人着想,爹爹娘亲快要回来了,她要快点梳洗打扮,虽然江湖人不拘小节但是她不想让父母看到她狼狈的模样,她还要送给西门楚尘一份惊喜。

她要趁着父母回来的机会解决一件让她苦恼好久的事情,她瞥向了自己床下堆了好高的情诗礼物,瞬间汗颜。这阵式太疯狂了。

她真的接受不了这么热情的攻势,他们的热情捧赞让司徒紫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那些夸赞的语言让司徒紫想要以死谢恩,她死之前一定要把那些写书的人都拉去陪葬,回想起那些本子上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内容……只能说比起现代那

些内容有过而无不及。

每次爹爹与娘亲回来都是这么的拉风,“娘亲……”司徒紫扑了上去,在自己娘亲怀里撒娇。爹爹的亲传弟子都聚在室内,此时司徒紫提出来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娘亲,我喜欢西门楚尘,我想要和他在一起。

此话一出,杀伤力与猜想中的一样,惊呆了所有的人。爹爹刚刚端起的杯子就那样僵硬的定在那里,只有西门楚尘温柔的看着司徒紫,眼中慢慢的全都是笑意。

没有人敢出声,师父的脸阴晴不定的甚是吓人。

西门楚尘听到司徒紫在云清派所有人的面前承认他们两个的关系,便对着自己的师父师娘跪了下去。在云清派所有的弟子的见证下向他们的师父请求,要娶他们的小师妹为妻,并当众发誓说:此生不负,若违反此约愿用不入轮回。

这一行为震惊了所有的云清派弟子,他们不苟言笑的大师兄和他们古灵精怪的小师妹,性格上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在他们看来最不可能几乎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两个人在众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暗渡陈仓。让司徒紫的追求这么震惊哭……并且感觉自己的背后毛骨悚然的感觉愈加严重。

他们的大师兄是一位看起来淡然无争,乐于助人的好人实际上师兄完全继承了师父的恶趣味――打蛇打七寸,出手果决且稳准狠绝对不拖泥带水,认识他这么多年深谙他睚眦必报,背后的寒冷更甚。欲哭无泪的想大师兄你为什么要藏的这么深。

严肃的师父看了看跪在自己左边的得意弟子有看了看坐在自家媳妇儿身旁自己此生最疼宠的独女,叹了一口气,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这么早就嫁出去,而且不想让女儿嫁给一个习武之人,他对自家夫人的愧疚已经很深了,不想让自己的姑娘重新走她娘亲的老路。

有时候只有站在这个位子上你才能理解当年与你占同样位子的人的想法。西门楚尘的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比起其他的人他自是很放心,只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样天差地别的两个人会坚定的选择在一起。

云清掌门叹了一口气,防了这么多年,自己的宝贝女儿还是被人拐走了,算了自家闺女既然已经爱上了,嫁给他又何妨?我司徒家没有什么不敢爱的怂人。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操再多的心都没有用。

面对这么严肃的气氛,司徒紫突然觉得西门楚尘就像电视剧里面被恶婆婆欺负的良家妇女, 司徒紫忍不住站到了他的身边。企图给他一些支持,司徒紫用自己的行动告诉西门楚尘,无论西门楚尘选择的是什么她司徒紫不离不弃的跟随在他的身后此生不换。

司徒紫看着爹爹生气的脸,调皮的笑了笑,她明白爹爹是疼自己的,不忍心就这样草草的了却了婚事,婚姻在古代人眼中是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他们不想让自己不快乐,可是经过这么多天的思考,反复的认证,她可以肯定自己是喜欢西门楚尘的 。

掌门看到自己女儿那张幸福的笑脸,无奈放弃了劝说自己女儿第一次任性还是为了一个男人,这种行为说不气都是骗人的。看到女儿的笑颜也值得放弃对西门楚尘的为难。

得到师父的默许西门楚尘拉着司徒紫的手,静立在一旁。师弟们看到他们大师兄顺利抱得美人归都直呼大师兄阴险,让他请客。司徒紫看着大家闹做一团也笑了。

原谅她理解不了这个时代女子的心理变化,这些以前追西门楚尘的师姐,在看到师父同意西门楚尘与她的婚事后,更加缠着西门楚尘。

转念一想她也明白了,她是云清派唯一的继承人且为一届女流之辈,若是西门楚尘娶了她自然会执掌云清,此时与西门楚尘打好关系以后路子自然宽了好多。

满是醋意的司徒紫挑起他的下巴慢慢抚摸,唇角满是戏谑的笑容:“美人,本少相中你了。自第一次见到,在下思之如狂。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打算缠你一辈子。”

西门楚尘笑着点头,艳丽的笑容惊艳了所有的人,下面的人都起哄喊着“嫁给她,嫁给她……”西门楚尘看着司徒紫,司徒紫幸福的笑着,在他心里两个人能够共度此生不离不弃已经是上天给他最大的幸福了,至于谁嫁谁娶并不影响他们以后的幸福生活,他们的生活是他们自己的不属于旁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