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困兽之争

作者:久夜华 字数:316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看着死掉的凌慕儿,魔教教主万分的悲痛,一时之间怒极攻心,大喊一声:“慕儿“,便吐了一大口血。

司徒紫哪里想到这凌慕儿对魔教教主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一时之间,只以为这教主要因为凌慕儿的死而败下阵去,不由的心下大喜,以为看见了曙光。

且说两人正在生死缠斗之间,那魔教教主被凌慕儿的死而影响的方寸大乱,司徒紫正要寻了破绽攻上去,那教主突然回过头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司徒紫,仿佛要将司徒紫就此生吞活剥,拆吃入腹一般。

司徒紫不觉骇然,看来这魔教教主是真的爱上了凌慕儿而不只是短暂的迷恋啊!所谓“哀兵必胜“便是现在这个场景。原先是司徒紫因为云清派满门被灭而哀伤,因此有足够的意志力将自己体内的潜能发挥到最大,而现在,凌慕儿死了,可以说灭了云清派满门的简介凶手已经伏法了,司徒紫心内的哀伤略微淡了一些,而凌慕儿死在魔教教主眼前,且不说那教主有多么喜欢凌慕儿,但就是凌慕儿是他的女人这一点,就足以是一个男人血性大发了。

现在,魔教教主的潜能是真的被发掘出来了,被刻骨的恨意与哀伤发掘出来了,从这方面来说,司徒紫的形势岌岌可危。

魔教教主开始全力对战司徒紫,司徒紫本就已经是大厦将倾之势,只是依仗着一口血气才能坚持下来,现在更是受不住魔教教主如疾风骤雨一般的进攻了。

此时现场只有三个活人了,凌慕儿与上官晨曦俱是已死之人,西门楚尘已经算是受伤的人,可以说司徒紫的形势是极为不利的。

司徒紫这才真的体会到人的实力的可怕之处,从前世到今生,她都没有遇到过如此有实力的对手,她先前不过是依靠上官晨曦与西门楚尘已经消耗了魔教教主大部分的体力,才能勉强压住魔教教主,而现在那个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发狂了,司徒紫有些压不住了,她不禁有些不甘心,不甘心父母的大仇未报却葬身与仇人的掌下,不甘心就这样输给别人。司徒紫原先是好多武术比赛的世界冠军啊,穿越过来后自己还学了云清派的剑术,她自信自己可以算是个高手了,没想到此番便要失败了。

眼看着魔教教主一剑就要劈在司徒紫的面门上了,忽然旁边伸出一支剑,挡开了那魔教教主的剑,司徒紫一回头,发现是西门楚尘,一时之间又是感动又是愤怒,感动的是,西门楚尘解了自己的围,愤怒的是西门楚尘竟然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西门楚尘也是一时之间情绪激昂起来,刚才他看见那一剑将要砍到司徒紫身上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整个呼吸都要停止了,他觉不允许司徒紫就这样在他面前被杀死,因此挣扎着站起来,他要与司徒紫并肩作战,就算最后的结果是死,他也要堂堂正正的与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战死,而不要作为一个伤兵毫无反抗的被杀死。

不得不说,人的意志力是无穷的,西门楚尘因为爱,因为恨,重新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了战场上。司徒紫向着西门楚尘投来极为不赞同的眼神,她担心西门楚尘的身体,因为西门楚尘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是受了重伤的人了,此刻也已是强弩之末了,在如此伤身下去,恐怕会对机体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西门楚尘知道司徒紫的想法, 淡淡一笑,道。

“你一个人战败,我们都是死,倒不如拼一把!“

司徒紫没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她不会让西门楚尘死的,同样西门楚尘心中也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他宁愿死也不会让司徒紫死在这里的。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无比的和睦,甚至连两人相和的剑招,仿佛也更加的具有威力了。魔教教主看到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恨得牙都痒痒了,于他而言,这是极大的刺激,凌慕儿是他心尖子上的人,虽然知道凌慕儿只是利用自己复仇,但他心甘情愿,只是因为他喜欢凌慕儿啊!

古今痴男女,谁能过情关?司徒紫如此,西门楚尘如此,魔教教主已如此,还有上官晨曦凌慕儿以及秦南。

司徒紫与西门楚尘本就是同心同德,因此两人联手,魔教教主很快败下阵来。这时,西门楚尘也已经是到了极限,但是对面的魔教教主也几乎是强弩之末了,西门楚尘咬牙坚持着,对面的人亦是咬牙坚持着,双方都知道这便是决一死战的最后时刻了。

双方一直坚持,司徒紫不忍心看到西门楚尘如此吃力,因此便率先挑起剑花,向魔教教主身上刺去。魔教教主大惊,他本来全身的额力气都在防备西门楚尘这边,哪能提防住司徒紫的这必杀的一击呢!

眼看着魔教教主瘫倒在地,再没有一丝站起来的力气,司徒紫才放下心来,这一放松,便觉得有些头晕眼花了,司徒紫自嘲道,如今便这般娇弱了。她大仇得报,心情很好,软弱便软弱一会儿吧!

西门楚尘在一边也已经是瘫倒在地了,他的体力透支太过严重了,但他的精神很好,这一下,司徒紫该高兴了吧!魔教教主已然像是被血洗过一般了,他被司徒紫刺中了心脉,一时之间还死不了,只是也动不了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血尽而亡了。

魔教教主叹息一声,他这一生,便要这么结束了么?他不甘心,他堂堂魔教教主,怎么能就这样离去呢!突然 之间,魔教教主看到司徒紫脖颈之间有一个反光的小亮点,凝神一看,不由的大笑一声“哈哈哈“

司徒紫与西门楚尘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不约而同的都将自己的目光对准了魔教教主,难道是疯了?魔教教主却是开口说道:“我这一生,统一魔教而后登上教主之位,在江湖上也算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了,说实话,我也曾经想过自己会以怎样的方式消失在人世间,独独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两个无名之辈杀死,好哇,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不过我并不是会静静死掉的人,我是魔教的教主,怎么着也要拉个垫背的。“

这么长一段话说下来,魔教教主也好似费了极大的劲,更何况他本就是心脉受损的人,因此说完之后,便喷出一口鲜血,鲜血染红了他的唇,但他依旧笑着,那笑让人看的通体生寒。

魔教教主想到自己这一生中,最初的努力练功,后来统一魔教的数次战役,再以后便是坐稳魔教教主之后的威严显赫,最后,魔教教主的视线落在了凌慕儿脸上,这个女人,是他的所爱啊,虽然她不爱自己,但是自己对她的爱是日月可鉴的,甚至为她赔上了整个魔教---自己一辈子的心血啊!

只可惜自己无法为她复仇了,罢了,反正那丫头已经中了银针,想来也是命不久矣了,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愈发的明显了,在笑的最灿烂的那一刻,他停止了呼吸,那个笑便一直维持着。

司徒紫与西门楚尘便在一旁看着那魔教教主,看他再也不动了,想来是已经死了,二人也不急着去收拾他,也因为二人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现在还需要修养一会儿。

司徒紫从西门楚尘随身带的小荷包中,找出了许多小药丸,司徒紫是了解西门楚尘的,知道他总会随身携带一些救急的药丸。西门楚尘眼神温柔的看着司徒紫在自己身上忙活,死里逃生的感觉真好,尤其是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活下来。西门楚尘几乎可以预想到未来两个人的幸福生活了,此时此地,只有他们两个人,但他们彼此却有拥有全世界的感觉。

司徒紫本想将那些药都一一分开,但是看来看去,各种药丸都是一样的,不由的有些傻眼,总不能随便吃吧!西门楚尘看到司徒紫这样,笑了笑,这丫头还是这么可爱。

“那颗褐色的是续命丹,可以起死回生,能使枯木逢春的,那颗稍黑一点的便是治外伤的筋续丹,便是筋骨断裂都能治好的,还有那颗泛绿的,是益心丸,治疗内伤的。你将那两种药各拿出来两颗,咱们两个都用了,便是合时宜的。“

司徒紫嗔目结舌,古代医学真是太神奇了,几颗小丸药都这般的神奇,更别提还有其他的了。司徒紫依言拿出四颗丸药,并分别给自己和西门楚尘都服下,片刻之后,果然感觉大不一样了,西门楚尘赶紧告诫她调理自己的内息,这样能加速药力的溶解,更能最快的愈合伤口。司徒紫依言做了,过了一会儿便觉得四肢暖洋洋的,有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