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昏迷三天

作者:久夜华 字数:356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西门楚尘真的是觉得很奇怪的,为什么司徒紫会昏迷这么久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么?西门楚尘有些想不明白了,但是他是知道的,这样的事情,自己是不能耽误的,于是还是好好的照顾着司徒紫。

这天的一大早,是个很好的天气,太阳早早的就照进了,西门楚尘的房间内,吵着了西门楚尘的睡眠了,西门楚尘也是睁眼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看看司徒紫怎么样了,于是很快速的就穿好了衣服就去看司徒紫了,当西门楚尘慢慢的推开了司徒紫的房门的时候,赫然在西门楚尘面前的,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司徒紫。

西门楚尘居然感觉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感觉了,自己已经很久不见司徒紫和自己吵闹着说话了,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司徒紫说她喜欢吃的东西了,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司徒紫笑了,也许时间就只是过了几天而已,但是恍然间西门楚尘觉得时间过了很久似的。

就仿佛觉得没有司徒紫的生活是不行的,西门楚尘看着面色逐渐苍白了的司徒紫,就觉得自己是很无用的一个人,居然在司徒紫这样的时刻不能帮助司徒紫,但是自己也是真的只能看着司徒紫,什么都不做么?

即便是现在的西门楚尘想要做一些什么,但是似乎还是无能为力的,因为无从下手,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想过要去请大夫来看看的,也许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这样的一个办法了。

这个时候的司徒紫,感觉自己是睡了很久似的,在梦中苏醒了过来,是的,司徒紫并没有真正的苏醒过来,只是在在做着一个梦而已,司徒紫苏醒过来之后在一片美丽的大花园处,是自己和西门楚尘已经胜利了么?司徒紫心心念念还是想着的是和西门楚尘的一起的事情。

但是这个时候的西门楚尘并没有在司徒紫的身边陪着司徒紫,去哪里了呢?司徒紫想着,于是不停的喊着西门楚尘的名字,但是回应给司徒紫的只有宽旷的地方,传过来的回应,一阵阵的西门楚尘的名字在司徒紫的耳边回响着。

真是的,司徒紫想要责怪着西门楚尘居然不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根本和凌曦晨是没有办法毕竟的,凌曦晨,是的,凌曦晨为了救自己去世了,司徒紫突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堵得慌,这样的事情确实是让司徒紫感觉到难受的,但是自己也是不想要这样的。

凌曦晨真的是个好人,看来自己这辈子真的只有是对不起他的份了,于是司徒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继续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这样看着漫无边际的花海,然后等着一个人,等着西门楚尘来找到自己。

西门楚尘急急忙忙的准备出去找大夫来给司徒紫看看是什么情况了,但是在此之前,西门楚尘还是先去厨房做好了早餐,做完了之后一看,全部都是司徒紫爱吃的菜,原来自己在无形之中,为司徒紫改变着,但是现在的司徒紫是看不到了。

做好的早餐,西门楚尘端到了司徒紫的房间内了,希望自己出去找大夫回来了之后,可以看到司徒紫好好的坐在那里吃着早餐,这是西门楚尘最希望看到的事情了,走出门之前,西门楚又回头看了司徒紫一眼,似乎是依依不舍的表情,但是现在的种种样子司徒紫都是看不见的,也是感受不到的。

西门楚尘拿了一件披风就出去了,然后再接上急匆匆的走着,因为不是来逛街的,而是想找大夫为司徒紫看病的,所以接上的热闹,街上的好玩的景色,都是西门楚尘没有在意的事情,当然西门楚尘还是会在乎今天的天气几何的,这么好的太阳,是该抱着司徒紫出来出来晒太阳的。

请到了大夫之后,西门楚尘就把大夫带到了家里,然后让他看看司徒紫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本来大夫士信心满满的来看的,给司徒紫把脉,看着司徒紫的各种表现,身上的各种体现,但是到最后也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后来大夫摇了摇头,然后告诉西门楚尘自己没有办法了,根本不知道病因在哪里,也找不出原因来,所以还是让西门楚尘另寻高明吧,西门楚尘把大夫送出去了之后,就回来坐在床边抓着司徒紫的手握着。

司徒紫的手冰凉的让人心疼起来了,西门楚尘想要把自己的温暖全部的都给予司徒紫,但是现在的司徒紫似乎是吸收不了温度的感觉似的,更加的消瘦了,西门楚尘看着司徒紫的脸庞想着。

难道是太累了么?也是,那次的司徒紫似乎是拼尽了全力去打赢了魔教教主的,怎么可能是不累的呢?但是睡了这么久,也未免时间过去太长了,是否真的该换一个大夫来看看司徒紫是什么样的状况呢?西门楚尘这么想着。

司徒紫在梦境之中,无法找寻到自己的方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于是颤颤巍巍的走到了一个树荫下面坐着,看着这样陌生的一切,这样的一切都是司徒紫都是不熟悉的事情,但是现在又似乎逃离不了这样的一个地方。

西门楚尘去哪里了呢?司徒紫这么想着,为什么在自己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见了呢?这样想着的时候司徒紫就觉得难过了起来,天空的颜色也渐渐的变的灰暗了起来,似乎是要开始变天的感觉了。

一望无际的都是花丛的感觉,让司徒紫找不到避雨的地方,于是看了看自己靠着的这颗大树,也许只有这样的一棵大树是最好的避雨场所了。寂寥的地方,除了风景如画以外,没有什么地方是生气勃勃的了。

看着这样的场景,司徒紫觉得有些累了,然而这个时候却在司徒紫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老人样的人,看着司徒紫,司徒紫以外是自己的眼睛模糊了,于是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然后继续看着,结果那个老人还是站在司徒紫的面前,笑着看着司徒紫。

司徒紫感觉到有些惊讶,为何在这个时候居然有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刚刚的自己明明是向四周都看过了的,明明是没有任何在四周徘徊的,难道这个老人的轻工了得?是从天而降的么?司徒紫不解,不知道来人是敌是友的,于是想要细细的观察之后再做决定。

于是司徒紫只是盯着那个人看着不说话,想要先看看那个老人有着什么样的动静之后再说。但是那个老人也只是看着司徒紫不说话,一直眯着眼睛笑着,本来是很温和的笑容,却在这个情景之下让人感觉到了一阵恶寒。

一阵风吹过来的时候,司徒紫才发现这个时候的自己穿着的衣服有些单薄了起来,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并没有人给自己送来衣服,往常的时候不是西门楚尘,就是凌曦晨一定会给自己披上一件丝质的披风,然后告诉自己天冷了,要注意保暖了,但是这个时候的司徒紫是一个人面对着这一切的,而且面前还站着一个可疑的奇怪的人物。

“小姑娘,你迷路了么?”那个老人颔首看着司徒紫,一副表现的很温柔的样子,难道这个老人真的是打算带自己离开这个地方么?但是这个老人看上去又不像是什么好人似的,司徒紫表现的非常的纠结的。

但是人不可貌相,有些人看起来好像是好人,但是实际上却不是一个好人,也就是说这个老人虽然看起来不是个好人,但是也许偏偏就是一个好人也说不定呢。

“请问,老人家,这里是哪里呢?”司徒紫终于还是决定先问清楚这个地方是哪里再做下一步的决定,但是她这句话问出了口之后,那个老人家并没有很快的回答司徒紫的疑问,依然驮着背,笑着看着司徒紫。

突然间天空一道闪电划过了这安静的天空,司徒紫抬头看着这样的天空,可以肯定的是,真的是要下雨了,但是自己居然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呢。这可怎么办呢。司徒紫不停的纠结着,而那个老人就像是子啊看着笑话似的,看着司徒紫。

西门楚尘这个想着用热毛巾帮助司徒紫擦拭着她的身体,于是去端来了一盆的热水,用热毛巾给司徒紫擦拭着的她的脸颊和她的脖子,就在这个时候,细心的西门楚尘发现了一个地方,司徒紫的脖子上面在反着光,用手一摸居然还很扎人的,这是什么东西呢?

西门楚尘忽然的就想到了三天前河魔教教主大战的时候,凌慕儿射出了一了毒针的,不过那个时候的司徒紫明明把毒针给踢了回去了,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又在司徒紫的脖子上面看到了这样的东西了。真的是很让人惊讶的。

怪不得司徒紫昏迷了这么久了,难道真的是那次的毒针么?西门楚尘这么想着,要怎么办么?就连一般的大夫都检查不出来原因的,于是西门楚尘立马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热毛巾,想要去拔掉司徒紫脖子上面的东西。

难道紫儿被毒针射中所以中毒了?西门楚尘急忙拔下司徒紫脖子上的东西,果然,确是毒针无疑。阳光照耀下,毒针泛着幽幽蓝色的冷光。而司徒紫的脖子上,赫然是一道黑黑的痕迹,果然是中毒的样子。

该死的凌慕儿,下手竟然如此毒辣。

“紫儿,紫儿,你醒醒,快醒醒~”伸手扶起仍旧昏迷不醒的司徒紫,西门楚尘焦急的呼叫着。

都怪自己的粗心大意,竟然没有早点发现紫儿是中毒而不是因为太过劳累。西门楚尘深深地自责着。自己居然没有发现司徒紫是因为中毒所以晕倒的,真的是失误了,西门楚尘放下自己手中的毒针,现在也许还不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