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拜医仙为师

作者:久夜华 字数:378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贵,不贵,”西门楚尘说到,“刀工精湛,造型好看,值这个价钱了,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听到西门楚尘这么说,店小二笑了,对西门楚尘说到:“客官,既然不知道味道如何,那您就尝尝呗,趁着这个蛋还热的时候吃,保证味道很好。”

“嗯。”西门楚尘拿起筷子,夹起了那个大大的大雁蛋黄。

蛋黄入口,西门楚尘顿时眼前一亮,因为这个蛋黄不管是烹饪的火候还是放置的调料都恰到好处。绝对是让人回味无穷、吃了还想吃的。

而至于公婆菜和蛇鱼端上桌之后,西门楚尘更是大开眼界,由于是那蛇鱼,更是让西门楚尘感叹不已。

除此之外,西门楚尘这顿饭还品尝了“红油辣子肉”、“冷吃红嘴兽”、“蜜汁乳香骨”等特色美食。最后吃得肚子都鼓起来了,才满意地离开,从新踏上了寻找医仙之路。

西门楚尘一路向西,他辞行的目的地是落凤城蝶舞镇的荒冥山,据说医仙就住在那座山上。

一路疾驰,天早已经黑透,西门楚尘策马来到了桃花镇,跟路人打听了一下,得知此处距离安阳镇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首先,他需要到万花镇,然后途径柳巷镇、烟花镇、万马镇、随官镇、应离镇、通关镇,最后到达安阳镇。

西门楚尘想了想,决定今晚不去客栈投诉了,而是一鼓作气,连夜疾行。

就这样,西门楚尘昼夜兼程地赶到了通关镇,他终于支撑不住了,决定今晚先在通关镇住一晚上,明天早上再启程赶往安阳镇。不然的话,人困马乏,定然是吃不消的。

令西门楚尘没有想到的是,偏偏就在这个晚上,西门楚尘遇到了一伙不知死活的劫匪。

晚上,西门楚尘躺在床上酣睡,突然,窗户纸被人用手指蘸着唾沫捅破,一名黑衣人把一根熏香插进了那个洞中,顿时,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奇香的味道。

过了一会儿,房间的窗户被打开了,三个黑衣人闪身进屋,摸向床边,把手伸向西门楚尘腰间的钱袋。

突然,西门楚尘猛地睁开了眼睛,抓住了偷他钱袋的黑衣人的手腕,只听“嘎嘣”一声,那人的手腕就骨折了。

“啊!”手腕骨折了的黑衣人大声惨叫一下,他的两名同伙立马反应了过来,向西门楚尘扑过来。

西门楚尘一个闪身,从床上离开,与黑衣人们打成了一片。

这三个黑衣人毕竟只是小毛贼而已,而西门楚尘则武功高强,因此,西门楚尘基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这三个黑衣人拿下了。

“好汉饶命啊!”

“好汉别杀我们啊!”

“我们只是迫于生计,想偷点银子而已!”

三个黑衣人跪在地上求饶,西门楚尘斜眼看过去,冷冷地说到:“你们有手有脚,好好生活不行吗?为什么偏偏要偷东西?”

“好汉,您是不知道啊,我们来自安阳镇,安阳镇那个地方实在是太穷了,而且,我们的老家住在荒冥山的半山坡上,那个村子更是贫寒,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才出来做起了偷盗之事。”

“什么?你们原本住在荒冥山?”西门楚尘眼前一亮,荒冥山不正是医仙所住之处吗?

“是啊,我们三个都是从荒冥山来的。”其中一个黑衣人说到。

听到黑衣人这么说,西门楚尘赶忙问道:“那你们三个可认识医仙?”

“认识是认识,但是,医仙从来不问世事,因此,我们和医仙并没有打过交道,我们生病了,也从来不会找他医治。”

“哦?”西门楚尘眉头一皱,“这是为何?”

“好汉,您不知道,医仙那人就那样,空有一身医术,但是很少为人医治,曾经有一回,我上山砍柴被野兽袭击受伤,去求医仙给我医治,医仙看了之后却说不肯为我医治。当时我苦苦哀求,可是医仙就是不肯出手相救。幸好荒冥山上处处都是药草,我娘给我采来了一些治伤的药草,我这才保住小命。”

这名黑衣人现在说起这事儿,脸上还是一副愤愤不平的表情。西门楚尘的脸色顿时变了,心想这名医仙看来真的有些孤僻,不好相处,真不知道到时候该怎么求他帮忙。

西门楚尘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个人,说到:“以后别用熏香这种小把戏了,但凡有点真本事的人都能发现熏香的味道,只要使用闭气功,熏香就不起作用了。”

“是,是,好汉教训的是,我们以后保证不用熏香了,不对,是保证不再做这种偷盗之事了。”

“嗯,这还差不多,”西门楚尘说到,“都起来吧,现在咱们一起启程,去荒冥山。”

“这......”三名黑衣人面面相觑, 不明白西门楚尘到底要干什么。

西门楚尘根本就没给他们三个人思考的机会,穿上衣服就拉着三个人出门了,三个人日夜兼程地赶到了安阳镇的荒冥山。

在三个人的带路之下,西门楚尘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医仙。

医仙和传说中一样,一身白衣,道骨仙风,怎么看都不像凡人。

“前辈,”西门楚尘礼貌地一躬身,“晚辈之妻昏迷一年,久闻前辈大名,特来求医,还望前辈施以援手。”其实,在来之前,西门楚尘听了那三个黑衣人对医仙的描述,也对这次求医成功没报太大的希望。

果不其然,医仙从上往下打量了西门楚尘一番,最后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走吧,老夫向来不问世事,更不会随意出手救人。”

“前辈身怀济世之才,医术精湛,若是不把此等精湛的艺术拿出来救人,造福于人,岂不是太浪费了?”

“这是老夫的事情,就不劳你这个后生费心了。”医仙说到这里,话语里已经流露出来很不客气的意思了。

西门楚尘虽然有些生气,但是,毕竟他现在还有求于医仙,因此,他仍然恭敬地说到:“前辈,晚辈的妻子对于晚辈来说真的很重要,还望前辈成全!”

“你让我成全你?”医仙看着西门楚尘,“那我问你,谁来成全我?老夫一生钻研医术,如今已是这把老骨头了,却连个衣钵的继承人都没有。”

“前辈,您可以收个徒弟啊!”西门楚尘建议道。

“收徒弟?”医仙白了西门楚尘一眼,“呵呵......老夫性格孤僻乖张,一般的人都看不上眼,你让老夫上哪里收徒弟去啊?”

医仙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再次上下打量了西门楚尘一番,继续说到:“话说,老夫发现你看上去气质不凡,而且也喜欢穿一身白衣,跟老夫倒是有几分师徒相,不知道你可愿意拜老夫为师?”

听到医仙这么说,西门楚尘愣住了,跟他同来的三个黑衣人也愣住了。

西门楚尘略一思索,开口问道:“前辈,如果我拜您为师,您是不是就肯出手医治我的爱妻了?”

“那是自然,”医仙说到,“如果你成为了我的徒弟,我会待你如亲生儿子一般,而你的娘子自然就是我的儿媳妇了。你说,当老公公的会置儿媳妇的死活于不顾吗?”

听到医仙这么说,西门楚尘觉得颇有几番道理。于是,当下心一横,说到:“晚辈愿意拜前辈为师。”

“真的?”医仙一愣,没有想到西门楚尘会答应得这么痛快,“你确定要拜我为师?”

“是的,”西门楚尘突然跪了下来,“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西门楚尘说完,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这个师父就算是认下了。

这下子,不光医仙愣住了,三个黑衣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晌,医仙率先反应了过来,把西门楚尘从地上扶起来,拉着西门楚尘的手说:“好徒儿,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父了,为师一定会对你好的,你也要争口气,把为师的本事都学会,继承为师的衣钵。”

“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跟着您好好学习医术的。”西门楚尘信誓旦旦地说到,虽然他拜医仙为师只是为了让医仙出手医治自己的爱妻,但是,他既然拜了医仙为师,就一定不会辜负医仙对自己的厚望与寄托。

“好,很好,你真是为师的好徒儿啊!”医仙拉着西门楚尘的手,激动地说到。

医仙说话算话, 西门楚尘拜他为师之后,他就和西门楚尘不远千里地前往西门家,为司徒紫治病。

医仙第一次为司徒紫把脉的时候面色沉重,把了好久。西门楚尘和父母以及一旁侍奉的下人们都紧张兮兮地看着医仙。

直到医仙松手之后,西门楚尘才迫不及待地问到:“师父,怎么样啊?”

医仙面色凝重地说:“虽然以老夫的医术想要治好她不成问题,但是,由于她中毒太深,所以,想要苏醒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而且,所需的药材和药引子也很难凑齐。”

“什么?药凑不齐?”西门楚尘大惊,“师父,那怎么办啊?”

“徒儿莫急,”医仙摆摆手说,“为师只是说很难凑齐,但是,并没说绝对凑不齐。为师看你们西门家也是富贵人家,只要肯花重金去寻药,应该还是能凑齐所需药物的。”

“医仙,那麻烦您把所需的药物列在一张纸上,我和贱内回头就命人搜寻去。”西门楚尘的父亲说到。

“嗯。”医仙点点头。

“快!快拿纸笔去!”西门楚尘的娘亲吩咐下人道。

很快,纸笔被拿了过来,医仙在纸上写了一些药材,一边写一边说:“常见的药我就不往这张纸上写了,我写的都是比较难买到的药。”

待医仙写完之后,西门楚尘拿过纸一看,只见上面净是一些没有听说过名字的药物,比如:黄凡芝、木魂八珍花、金乌草、玄元木、红磷霜以及火雪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