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落凤城

作者:久夜华 字数:387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花开花落,一秋一夏,转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西门楚尘依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医仙。

这天,一个名为落凤城的小城中,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飞驰而过,马上的白衣男子墨发飞扬,双目炯炯有神,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西门楚尘。

西门楚尘找医仙找了一年,三日前,他得到朋友的可靠消息,据说医仙居住在落凤城中的一座山上。因此,他便快马加鞭地赶到了落凤城。

落凤城很大,而医仙居住的地方也是落凤城最偏僻的地方。因此,虽然西门楚尘现在来到了落凤城。但是,想要找到医仙还是需要一些时日的。

西门楚尘一路策马前行,天色渐黑,终于也人困马乏,于是乎,便在落凤城中一个名字叫安阳镇的小镇中找了一家客栈。

这家客栈的名字很好听,叫“江楼月”。

西门楚尘下马,把缰绳递给了一边的店伙计,看着客栈的名字,不禁说到:“好名字啊!”

“客官,您是说我们客栈的名字好听吗?好多客官都这么说,不过小的没什么文化,斗大的字儿都不识几个,也不知道这客栈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呵呵......”西门楚尘笑笑,“有一首诗,当中有一句话,恨君不似江楼月,暂满换亏。想必你们客栈老板当初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想到了这首诗。”

“哦,原来如此啊,”店伙计说到,“小的在这里做了就几年工,今儿个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呢。”

西门楚尘没有再说话,脸上依旧是一副面瘫的表情,走进了这家客栈。

“开一间上房。”西门楚尘说到。

虽然他出来已经一年的时间了,开销很大。但是,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带了很多钱,所以,他现在身上的银子还是够花的。本来寻找医仙的过程就很坎坷,如果再不吃好喝好住好的话,那可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西门楚尘从怀中掏出一大锭银子扔给掌柜的,掌柜接过银子,立马喜笑颜开,对身边的一名店小二说:“还不快点带客官上楼?”

“是,是!”店小二连忙点头哈腰,“这位客官,楼上请!”

西门楚尘没有说话,踏步向楼上请去。

“客官,这就是您要的上房,您看看环境如何。”

“嗯,不错,”西门楚尘踏步进入,环视了一圈,“去给小爷我准备热水,待会小爷我要好好地洗个澡。”

“哎!好的!您稍等,”店小二赶忙应道,“小人这就给您准备热水去。”

店小二说完便退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把烧好的热水拎了上来。屋子里放着一个大大的浴桶,店小二把热水倒了进去,然后对西门楚尘说:“客官,您先别急着进去,这里面的水烫人,小人再下去给您拎一桶凉水上来,掺在一起,水温正好。”

“嗯。”西门楚尘点点头,依旧是一副面瘫的表情。

店小二下楼,很快就拎着凉水上来了,把凉水倒进了装着热水的浴桶里,然后伸手搅合了几下,确定水温可以了,便对西门楚尘说:“客官,现在的水温刚好适合沐浴,小的就不打扰您了,您先好好沐浴一番,毛巾就放在一边的架子上。”

“嗯。”西门楚尘面无表情。

“那小的先下去了。”店小二说完,转身就走,临走前还不忘恭敬地把西门楚尘房间的门关上。

待店小二离去之后,西门楚尘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自己的一身白衣,钻进了浴桶里,美美地洗了一个澡,然后舒舒服服地躺在了床上,睡了一个安稳觉。

西门楚尘这几日确实是累了,因此,他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西门楚尘醒来之后,觉得腹中饥饿,于是穿上了自己的那一身白衣,便下楼吃饭了。这家客栈和大多数客栈一样,楼上是住宿的地方,楼下是打尖的地方。

店小二见西门楚尘下来,赶忙迎了上去,点头哈腰地说到:“客官,看来您睡得很好啊,您现在看上去比昨天晚上刚来的时候精神多了。”

“呵呵......”西门楚尘面瘫似的笑笑,“还好吧,主要是睡得时间长。”

“嗯,是啊,您从昨天晚上睡到了现在,时间可真不短,客官,您觉得我们家的床还舒服吗?”

“舒服,挺舒服的,”西门楚尘一边说着,一边找了一张最近的桌子坐下,“我饿了。”

“也是,您睡了这么长时间,是该饿了,我记得您昨晚就没吃饭吧?”

“嗯,”西门楚尘点点头,“你们家有什么好吃的吗?给我推荐几样。”

听到西门楚尘这么说,店小二马上就来了精神,说到:“客官,我们家客栈名字叫江楼月,招牌菜也叫江楼月,您要不要尝尝啊?”

“江楼月?”西门楚尘一愣,“用这三个字当客栈的名字尚且算是有雅兴,但是,用这三个字当菜名是不是有点怪了?”

“不,不,一点都不怪,”店小二说到,“您吃了就知道了,要不,您点一份?”

听到店小二这么说,西门楚尘略一犹豫,心想反正自己有的是钱,也不妨一试,如果不好吃的话,不吃就是了。

想到这里,西门楚尘大方地说到:“那好,那就来一份吧。”

“哎,好嘞,江楼月一份,”店小二说到,“客官,您还要点什么?”

西门楚尘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你们家还有什么好吃的,不如我就入乡随俗,由你给我推荐几样好吃的吧!”

“客官,既然您这么说,那小的我可就要好好给您推荐几样咱们客栈的特色菜了,”店小二笑着说到,“咱们这个地方名叫落凤城,落凤城中有很多山,山上长着一种特殊的野菜,名叫公婆菜,这种野菜在其它地方见不到,只有在落凤城才能见到。这种野菜味道鲜美,口感独特,我们客栈烹饪得更是极为好吃。因此,小的衷心推荐客官您品尝一下。”

听到店小二这么说,西门楚尘一愣,问道:”公婆菜?这种野菜的名字怎么这么奇怪?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

西门楚尘的问题把店小二难住了,店小二愣了一下,继而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说:“客官,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种野菜的名字叫公婆菜,至于它为什么要叫公婆菜我也不知道,从来都没有人深究这个问题的。”

“呵呵......”西门楚尘笑得和面瘫似的,“不为难你,就听你的,上一盘公婆菜吧!”

“哎!好的!”店小二说到,“客官,请问您还需要点什么?”

“你继续推荐呗,有我感兴趣的我自然就要了。”

“好的,客官,那我再给您推荐一道稍微有一点吓人的菜,不知道您敢不敢吃?”

“哦?”西门楚尘顿时来了兴趣,“有什么菜是吓人的?”

听到西门楚尘这么问,店小二并没有直接回答西门楚尘的问题,而是跟西门楚尘卖了一个官司,问道:“客官,请问您吃过鱼吗?”

“呃......”西门楚尘顿时无语了,“这么白痴的问题还用问吗?当然吃过。”

“那您吃过蛇吗?”店小二又问到。

“嗯?”西门楚尘一愣,“吃过啊,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客官,您先别急,且听小的慢慢道来,我们这里特产一种鱼,名字叫蛇鱼,属于鱼类,肉质鲜美。但是,身体长得和蛇一模一样,只有看脑袋才能辨认出来那是鱼。”

“哦?你们这里竟然有此等奇妙的特产?”听了店小二的解说,西门楚尘的眼睛立即亮了,“那还犹豫什么?小爷我肯定是要品尝一下这道菜的。”

店小二看到西门楚尘那满眼发光的样子,顿时乐了,他们客栈就需要这种钱多还胆大,什么吃的都敢尝试的人。

西门楚尘似乎对这家客栈的饮食感了兴趣,又说到:“还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介绍。”

“还有吐绶鸡。”

“吐绶鸡?”西门楚尘一愣,“这种鸡的名字好奇怪啊!小爷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客官,既然没听说过,那么不妨点一只试试,没准您能喜欢上这种鸡的口感呢!”

“嗯,有道理,”西门楚尘说到,“行,那就来一只吧!”

就这样,西门楚尘稀里糊涂地就点了几样吃食,而店小二此时也发现西门楚尘是那种典型的“人傻钱多”的主儿,因此自然不会轻宰他了,紧接着又推荐了好几种在别处看不到的吃食,很快,西门楚尘昨天晚上扔给掌柜的的那一锭银子的押金已经花超额了。于是,西门楚尘又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补了一下差价。

西门楚尘等着上菜的过程中颇有一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感觉,而当菜上桌之后,西门楚尘看到菜上盖着盖子,更是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客官,这第一道菜就是您刚刚点的江楼月。”店小二一边说着,一边掀开了盖在菜盘子上面的盖子。

当西门楚尘看到所谓的的“江楼月”的真貌的时候,不禁感叹了一下,这个师傅的刀工真是了得。

这道菜其实就是用食材雕刻出一座小桥,桥上有吊脚楼,桥下是一个大大的鸡蛋黄,这个鸡蛋黄代表的就是月亮。

“原来,所谓的江楼月就是这个意思啊!”西门楚尘说到,“只是,为什么你们家的鸡蛋黄这么大呢?”

“客官,这可不是鸡蛋黄啊!”店小二说到,“这是大雁的蛋,而且还是刚成形,尚在腹中的蛋。”

“哦?”西门楚尘愣了一下,“那你们是如何把这蛋取出来的呢?”

“有专门的人用弓箭射杀大雁,然后还有专门的人把大雁的肚子抛开,如果发现腹中有刚成形的蛋,就被送到我们这里来。”

“原来如此,”西门楚尘不禁感叹道,“这还真是一件浩大的工程。”

“是啊,”店小二说到,“所以这道菜才会卖得稍微有一点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