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寻医

作者:久夜华 字数:386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饶命啊,公子饶命啊,小老儿学艺不精,公子饶了我吧……”大夫不停求饶着,似乎是不想为了一个救不活的人,把自己的性命也搭在了这里,也在叹息着自己的倒霉,居然让自己遇到了这么棘手的事情。

看着眼前的不住求饶的人,西门楚尘好像听到司徒紫的声音:“楚尘,我不喜欢杀人的,我们以后一起游遍大江南北,再也不杀人了好不好?”那是司徒紫紫的声音,他特别想要听到的,司徒紫的温柔的声音。

对,紫儿不喜欢杀人的,她是那么善良,如果我在她面前杀了无辜的人,她一定不会原谅我的。于是西门楚尘把剑收了起来,然后凌厉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大夫,怒喊一声。

“滚~”

“谢公子饶命,谢公子饶命,我马上滚,马上滚。”连滚带爬的跑出去,好像晚一秒西门楚尘就会改变主意一样。

“当~”一声,手中长剑落地,西门楚尘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司徒紫,心中充满了无力感。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让司徒紫来承担的呢?多么希望自己可以与司徒紫分担这样的不好的事情的。

如果可以,西门楚尘多么希望现在躺在这里的是自己,自己为司徒紫承担所有的事情就好,但是为什么就偏偏让司徒紫忍受这样的折磨呢?

“紫儿,紫儿,不要离开我~”低低的声音里包含着太多的情绪:三分无奈,三分心疼,三分遗憾,甚至还有一分自责。

夕阳的余晖照射在两人身上,却驱不散西门楚尘身上难以言喻的浓浓悲伤。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悲伤,让人无法释怀的,似乎这样的西门楚尘也是司徒紫不愿意看到的那个意气风发的西门楚尘。

西门楚尘甚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开始憔悴了,变的不再那么的好了,看着睡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司徒紫,一种无力感席卷了西门楚尘的全身经络。

三天过去了,司徒紫的毒已经开始蔓延,西门楚尘除了每天用内力护住她的心脉,别无他法。

无数的大夫自信满满的来,却又狼狈不堪的离开。没有一个人能看出司徒紫究竟所中何毒。

“无药可救~”“药石罔效~”“神仙难救啊!”想死那一个个庸医所说的话,西门楚尘心里更是痛不欲生!

司徒紫在梦境中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因为这是很不好的感觉,看着自己的头已经要炸裂的感觉是很不舒服的,于是司徒紫捂着头,但是感觉疼痛感还是没有减轻似的感觉,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头,自己是怎么了?司徒紫问着自己。但是没有得到答案。

紧接着发生的一件事情,让司徒紫更加的不解了,面前的美好的一切事物,这些花儿,都在自己的眼睁睁的情况下化为了碎片,在空中飘荡着,这究竟是怎么了呢?司徒紫得不到答案,然后就连天空也裂开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司徒紫捂着头,就这么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了。

“紫儿,你太懒了。你答应要做我的媳妇的,现在怎么还在睡,嗯?”

紧紧抓住司徒紫的手在唇边亲吻,西门楚尘满目深情的凝视着床上的人。

“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其实不能说见面,因为那个时候你也是像现在一样睡着。我从来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可是看到你在池子里,我的心告诉我一定要救你,不然会后悔的。”

“你就像是一道彩虹一般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其实那天,我沐浴时知道你在我屋子外的,我是知道的,可我就是不愿意说破,之后你说要对我负责,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

“我从没有说过我爱你对不对?紫儿,我爱你,很爱很爱~”

西门楚尘不停的说着,从早上说到中午,又从中午说到夕阳西下,可是躺在床上的人还是没有一丝反应。

“阿弥陀佛。”屋外忽然传来一声苍老却浑厚有力的声音。

“谁在外面?”疲惫不堪的西门楚尘依然警觉。

“请问里面是西门施主吗?贫僧问清!”

“原来是问清大师,快快请进!”

听闻是问清大师,西门楚尘眼里划过一道夺目的神采。

问清大师乃是少林寺方丈的师兄,比人武功高强,且拥有一身高明的医术。但却喜欢云游四海,行踪不定,西门楚尘多年前曾与其有过一段奇缘,此时遇见,紫儿,应该会有救了。

“西门施主,多年不见,一切安好。”问清大师慈眉善目,步伐稳健,端的是大师风范。

“在下一切安好,可是,在下的一位朋友却~”按耐住内心的焦急,西门楚尘尽量平静的说道。

“施主不用着急,贫僧路过此地,听闻有人受伤,故来看看可否帮上什么忙?”

“那就有劳大师了!大师,请!”急忙将问清请进室内为司徒紫看病。

问清双目微闭,右手食指中指搭于司徒紫腕上。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依然没有结果。西门楚尘双手紧握,眉头紧皱。难道…想到某种可能,西门楚尘心中不由一痛!

“阿弥陀佛~”终于,问清起身。

“大师,怎么样?紫儿她…”

“这位施主所中之毒不是中原之物,乃是西域所出!贫僧也只是在某部医书上看到过,却从未见过啊!”问清遗憾的摇了摇头。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大师,你想想其他的方法,楚尘求你了!”

说着西门楚尘上前一步,曲膝就要跪下,问清赶紧上前拦住。

曾经的西门楚尘是多么的目空一切,唯我独尊,想不到,今日为了一名女子,却甘愿做到如此地步,情之一字,奈之何如啊!

“西门施主不必如此,贫僧虽不能救下这位女施主,却有一颗续命丹可保其半月性命。西门施主可在这半月间前去西域,找寻解药之方。”

问清自衣襟内掏出一瓷瓶,递与西门楚尘。

“多谢大师赐药。”小心翼翼的接过续命丹,西门楚尘双手抱拳,对着问清深深一拜。

“阿弥陀佛,快喂女施主服下吧!贫僧还有其他琐事,先行一步了。”

对着西门楚尘一礼,问清离去。

“大师今日的恩情,楚尘铭感五内。日后必当重谢。”

送走问清大师,西门楚尘忙倒了一杯清水,走向昏迷中的司徒紫。一手将司徒紫扶起,让她后背靠于自己胸前,一手将续命丹轻轻放入她的口中。

“紫儿,来,把药吃了。”

无奈司徒紫没有一丝知觉,清水根本就喝不下去,口中的药丸也只含在口中,无法下咽。

“紫儿,你快把药咽下去啊,紫儿~”

西门楚尘焦急却毫无办法。忽然,他想起之前司徒紫教给他的一个办法,或许……

西门楚尘仰首将杯中的水喝尽,之后俯身靠近昏迷中的司徒紫,将口中的水都渡到了她的口中。

司徒紫的唇冰冷,因为多日没有进食饮水而有一些破皮,西门楚尘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唇去温暖她。

终于将口中的药丸咽下,西门楚尘依依不舍的离开司徒紫。

“紫儿,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一定会救你的!”紧紧拥紧怀里的人,西门楚尘坚定的说道。

“老爷夫人,少主回来啦,少主回来了!”

一大清早西门家就响起了震耳的声音。

“楚尘回来了!”听到消息的西门老爷和夫人急忙迎了出来。

“楚尘,你怎么~”看到儿子怀里抱着一个人,西门夫人疑惑的问道。

“父亲娘亲,这事我一会在和你们详细说,我先把紫儿安置好。”没有理会父亲疑惑的目光与娘亲的询问,西门楚尘健步如飞的奔向自己的院子。

西门夫妇彼此对视了一眼,紧跟上去,从来没见过一向冷漠的儿子如此失态,究竟发生了什么?

“楚尘,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这是紫儿!紫儿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后而来的西门夫人忍不住询问,却一眼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竟然是司徒紫,惊呼出声。

安置好司徒紫后,看到父母紧张的神情,西门楚尘沉声开口:

“父亲娘亲,事情是这样……”

“凌慕儿死前对紫儿射出毒针,这种毒不是中原所有,而是出自西域。”

西门楚尘将事情的详情一一道来,听闻了事情的西门女人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我可怜的紫儿,怎么会中这双手样的毒,那个凌慕儿怎么如此毒辣!”

心疼的看向床上昏迷不醒的司徒紫,西门夫人抽泣不止。

“没有办法可以解毒吗?”一直未曾开口的西门主人沉声开口。

“我一定不会让她有事!”没有正面回答父亲的问话,西门楚尘深深凝视着床上的人,坚定说道。

“那现在要怎么办?紫儿一直这样也不行啊?”西门夫人看着面前脸色沉沉的父子,忧伤问道。

“我现在要去西域找解药,紫儿就留在家里!问清大师赐予我一颗续命丹,可保紫儿半月性命无忧。我会在半月之内赶回来!父亲娘亲,请务必照顾好紫儿!”西门楚尘看着父母,眼里是浓浓的请求!

“这还用你说吗?你快去吧!一定要尽快找到解药!”轻轻的拿湿帕子沾湿司徒紫的嘴唇,西门夫人轻声对西门楚尘嘱咐道:

“你一句也要小心!”

“我会的,娘亲!”

不舍得看了司徒紫最后一眼,西门楚尘踏上了寻药的旅程!西门楚尘知道这是一次艰苦的开始,但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司徒紫,西门楚尘什么都是愿意的,只是现在的自己感觉到了很多的无能无力了。

现在满江湖的人,都在讨论着西门楚尘和司徒紫的事情,几乎大家都在传着,说西门楚尘为了自己的妻子到处寻药寻医的事迹,但是毕竟这是一个好的事情,也是让人感动的事情罢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