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死去之时

作者:久夜华 字数:355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风继续嚣张的肆意的呼啸着,这个时候的司徒紫是无法去关心天气几何的,她已经无法再亲眼目睹人的逝去,特别是魔教教主灭了云清派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司徒紫是特别难受的,现在的凌曦晨对于司徒紫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因为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凌曦晨一直都在默默的帮助着司徒紫,为什么要做这种让人伤心的事情。为什么每次都是魔教教主这样的杀人,难道魔教教主就是没有感情的嘛,既然没有感情为什么要这么的去帮助凌慕儿呢?凌慕儿为什么要去怂恿着魔教教主去做这样的事情呢?司徒紫无论如何都是想不明白的。

司徒紫用衣袖擦拭着凌曦晨的泪水,和嘴角的血渍。但是魔教教主刺向凌曦晨心脏部分的那个伤口却是无论如何也堵不上血液的流失的,然后司徒紫却没有感觉到自己无形之中也在流着泪。司徒紫并不是一个泪腺特别发达的人,她的心情她的情绪她的难过,都在凝聚在了泪水之中,滴落了下来。落到了凌曦晨的手背上面,这时的司徒紫才忽然醒悟过来,看见凌曦晨的手变的更加纤细粗糙了,也有些沧桑的感觉了。这样的凌曦晨似乎是一秒变老的。

看到了这样的凌曦晨之后司徒紫更加的难过起来了,自己一直都没有怎么的去关心着凌曦晨的,一直都是凌曦晨在不停的关心着自己,鼓励着自己,照顾着自己的,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报答一下凌曦晨的机会呢。

西门楚尘被魔教教主一掌打到了树上上面,撞了一下又落到了地面上了,这时的西门楚尘大口吐了一口鲜血,西门楚尘,抬起衣袖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渍,就继续向着魔教教主扑了过去了。

风不停的撞击着树木,似乎是想要将树木们连根拔起,然而树木们却在无声的抵抗着,它们不会这么快就屈服,它们要尽我所能的去保护好自己,这样经历过大风浪的树,也会成长的更快。司徒紫呜咽的哭了起来,泪水一粒接着一粒的滴落在了凌曦晨的手背之上。那些晶莹的泪滴就如同司徒紫的希望一般,希望可以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奇迹。但是现实就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就是不想让你难过,才这么做的。你不要伤心了,也许这样才是更好的选择吧,对你对我而言都好。我不能再为难你了,你有你自己的选择和生活,既然你相信着那个人可以给你快乐,那么我也会相信着那个人真的能带给你快乐的,只是我不能够亲手带给你快乐,反而让你伤心了,这是我唯一的遗憾了。“凌曦晨有些难受的说着这些话,是的,凌曦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嘴里还在冒着鲜血。

司徒紫摇了摇头,对着凌曦晨说,“你不要再说话了,你知道的,你会没事的,我们还是可以去好玩的地方一起说话的,真的,凌曦晨,你一定不要有事,我现在就去找大夫,你等我,好不好,一定要活下去。”司徒紫有些泣不成声了,她是真的不想看到凌曦晨就这么的死去的。她想要救凌曦晨的。

“也许我此时离开了你,但是并不是真正的离开,我们的回忆,我们的一切,都在时光的碎片里面,是抹不去,擦不掉的。我爱你。也是我打扰着你的生活了,只要你生活的好我会一直一直的祝福着你和西门楚尘的,只是我没有勇气去看着你们的一起生活一起幸福,对不起,在最后我还是让你难过了。”凌曦晨艰难的说着这些感人肺腑的话语,他咳嗽了起来,面部表情越来越难受了,脸上出现了豆大的汗珠,身体的温度也越来越冷了。

这样的一切感知都在告诉着司徒紫,凌曦晨就将要在自己的面前死去了,司徒紫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的,似乎此时的凌曦晨连说话都困难了起来,司徒紫一把抓着凌曦晨冰凉苍白的手,哭成了一个泪人。“你也不用去找大夫了,我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的,我只想在自己的最后再看看你的脸,和你说说话,就足够了。”凌曦晨是不希望这个时候的司徒紫去找大夫的,就算是大夫来了,也是无法救活凌曦晨的。

即便是现在的魔教教主也是不会轻易的放司徒紫去找大夫的,凌曦晨在最后还是有个问题想要问一下司徒紫的,那就是自己心里面一直想要知道答案的一个问题,“紫儿,请允许我最后这么叫一下你,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司徒紫看着眼神特别认真的凌曦晨,不知道这时的凌曦晨想要问自己什么样的问题,于是说着,“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说完了之后司徒紫抬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看着凌曦晨在,司徒紫似乎是可以看到凌曦晨眼中的真诚的。

“你爱过我么?”是的,这就是凌曦晨心目中一直想着的问题在的,他不能放下的就是司徒紫了,但是这个时候的司徒紫,看着还在和魔教教主战斗着的西门楚尘,司徒紫知道即便是这样的时候也是不可以欺骗着凌曦晨的。

司徒紫摇了摇头说,“你不要再说话了。我都懂的,我知道你想表达的是什么,但是你知道的,我就算在这最后的关头,我还是不能够欺骗你,我还是要用这伤人的真话告诉你一些残酷的事情,对不起,我就是这么一个残酷的人,你不应该遇到我的,我身上背负的东西也太多太多了,并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肆意妄为的,但是凌曦晨,你太傻了,真的是太傻了。”司徒紫握着凌曦晨的手。

司徒紫想要给予凌曦晨一点点的温度,但是似乎现在的凌曦晨已经吸收不了温度了,手的温度慢慢的越来越冰冷了起来,触感也越来越僵硬。司徒紫知道这是不好的征兆了,她实在不想接受这样真实的一切。

凌曦晨的脸色已经乌青了起来,他的喉咙呜咽着似乎想说什么话,但是一直说不出来,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僵硬,他的手被司徒紫紧紧的握着倒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最后能够死在自己心爱人的怀中,倒也不失为一件幸事。

凌曦晨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眼神也变的朦胧了起来,都已经看不清司徒紫的长相了,只能看的到一个大概的轮廓,这是凌曦晨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他一直一直都想要默默的看着司徒紫的样子,深深刻刻的印记在心理最柔软的位置,即便是司徒紫的心理从未有过自己,但是此时的凌曦晨却连司徒紫的样子都看不清楚,这样的事情,凌曦晨想都没有想到过。

凌曦晨的手颤颤巍巍的抚摸着司徒紫的脸颊,他的手感可以告诉他,司徒紫流下了很多的泪水,司徒紫在深深的伤心着,他突然感觉自己很自责,很没有用,居然让司徒紫哭成了这样,他现在多想亲口告诉司徒紫,他只能用他慢慢不能自控的已经僵硬的手搀着衣袖为司徒紫擦干那一滴滴的珍贵的泪水。

司徒紫没有动,没有打开凌曦晨的手,任由凌曦晨帮她擦拭着眼泪,但是眼泪的汹涌程度是司徒紫无法想象的,所以此时的凌曦晨手不能停的擦拭着司徒紫的眼泪,一遍又一遍的,不厌其烦的。

凌曦晨都能够感觉到,衣袖的湿润度了,他不知道这样的司徒紫是为他哭伤了眼睛,凌曦晨没有再帮助司徒紫擦拭眼泪了,他能够感觉到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的手越来越不听使唤了。他垂下了自己的手臂,他就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个时候的西门楚尘,似乎是看到了凌曦晨的目光在看向了自己,似乎是在向西门楚尘说着,他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让西门楚尘好好的照顾司徒紫,这样的事情西门楚尘当然是报以坚定的眼神的,这下子凌曦晨似乎是放心了的。

司徒紫看着凌曦晨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她已经深刻的知道了,这样的事情她已经无法阻止下去了,凌曦晨泪眼朦胧的看着司徒紫,然后一直苦笑着,就这样子的苦笑着,直到最后再也没有动作了。

司徒紫大喊了一声,似乎是在宣泄着自己的不满,似乎是对于又看到了自己重要的人的逝去而伤心着,西门楚尘看着司徒紫杀气满满的走向了魔教教主,司徒紫让西门楚尘先去休息一会儿,让她来解决魔教教主。

自己认为很重要的人都是被魔教教主夺取了生命的,当然司徒紫是不会再想看着西门楚尘在这个时候因为受伤的原因而又死在了魔教教主的手下的,这个时候的司徒紫特别的怒气冲天。

“拿命来吧。”司徒紫对着魔教教主吼道,然后挥剑就向着魔教教主砍去了,但是在这个时候的凌慕儿却出手了,看着正在拼杀的司徒紫,凌慕儿拿出一根毒针,对准着司徒紫,就把毒针飞了出去。

但是现在的司徒紫却是觉得自己的敏感度是极强的,立刻就发现了凌慕儿这一不同的地方,于是回身一踢就把那根毒针给踢回了凌慕儿的方向去了,但是凌慕儿并没有来得及躲闪,于是中了自己的毒针。

凌慕儿可能从未想过,自己会被自己飞出去的毒针所伤,这根毒针的毒性是非常强烈的,遇血就封喉,凌慕儿当即就死亡了,但是凌慕儿是不甘心的,她还没有看到司徒紫的下场,到最后难道自己也是要输给司徒紫的么?这是凌慕儿最不愿意的事情了。

凌慕儿的眼睛里面流出了两行血泪来,凌慕儿的眼睛在这个时候还是在死死的盯着司徒紫看着的,看的司徒紫一阵的恶寒,但是西门楚尘看着凌慕儿的死去,虽然觉得是自作自受,但是凌慕儿比较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倒也是有些难以言喻的情怀无法说出来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