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狗血剧情

作者:小花 字数:344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两行眼泪顺着余彦的脸流下来,还是不要让景洋知道了好。余彦跟田星点了点头。

“田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不能说出来,我最看不得你这样的人,你不是他的好兄弟吗,好兄弟就是要一起骗我是不是?你们两个在那演什么戏呢?他要说你为什么拦着?少管别人的事,把你自己的事管好就不错了。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到现在还敢说,你没有做过对不起刘玉雯的事吗?”

刘玉雯听了景洋的话身体一颤差点没站住,本来是说景洋和余彦的事,怎么突然就扯到他们的身上了呢,刘玉雯拉了一把景洋,“景洋,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让他自己跟你说。”景洋指着田星。

田星知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能不说了,要生要死今天就来个了结吧。省着每天都躲躲藏藏的,谁都不好过。

“没错,我是干过对不起玉雯的事,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玉雯,对不起,我爱上了周莉。”

有时候我们说小说精彩,因为他离奇,可是谁也想不到在我们的生活中也会出现这样狗血的剧情,一切就像一个闹剧一样一幕一幕地上演着,这个剧情还没有喘过来气,那个剧情就压了过来,一个接着一个,让人不得不接受,却也满心的伤痕。

刘玉雯什么都没说,她转身默默地走了,也许她想保持最后一点自尊心,她从来都是淡定的,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失态,她的眼泪。景洋想去追上她,可是脚步不听使唤,牟雪见状追着刘玉雯出去了,景洋瘫坐在沙发上,觉得像是被人掏空了一样。

“景洋,我送你回宿舍吧。”向阳想拉景洋起来,却被景洋甩开了。

“向阳,牟雪是个好姑娘,你要珍惜她。你们谁都别管我,都走吧。”

其实向阳早就知道牟雪的心思,他们整天在一起,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只是没有想到到头来景洋会把自己撇开,原来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真的是个替身,景洋来代替死去的那个女孩,而向阳,却是用来代替余彦,向阳仿佛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那样剧烈。

向阳突然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了,之前他是为了景洋而来,但是现在呢,向阳在心里冷笑,也是在嘲笑他自己,自己竟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牟雪和景洋把他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即使是在这个时刻,他还在保持清醒,他还是想为景洋最后做一些事情,他不可以让牟雪和景洋因为自己闹掰,现在事情已经够糟糕了。

“我知道,景洋,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了,我知道牟雪喜欢我,我同样喜欢她。”

说完向阳转身跑出了酒吧,去追牟雪。说是去追牟雪,莫不如说是在逃,逃离开这里,有景洋的这里。

田星拉着周莉和余彦也出了酒吧,这个地方让人窒息,让他快要疯了。他没想到一个聚餐会聚成这个样子,让所有隐秘的事情都败露了出来,他觉得今晚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深陷噩梦中,却不知道怎么把自己救出来,也许今晚过后,一切都会变了吧,生活也会大不一样了。

房间里只剩下景洋和芳姐,芳姐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就那样默默地陪着景洋,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说什么景洋都听不见去,所以她一直看着景洋蜷缩在角落里,她很难过,如果问她难过的是什么,她也许也说不出来,她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事都让她难过,余彦,田星,向阳,刘玉雯,她都觉得难过,她的难过像是汪洋大海,深不见底,超过了她所能负荷的,她的眼泪不停地落下,但是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过了许久,景洋打电话给夏羽,电话接通后景洋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吓坏了电话那边的夏羽。

“夏羽,我在静默酒吧,你来找我,快点,你再不来我就死了。”景洋一边哭一边说。

夏羽被景洋说的心里发毛,他本来已经脱了衣服准备睡觉了,今天打游戏打的有些累了,接了电话他只好马上穿好衣服跑下楼,打车直接到酒吧。

夏羽推开包间的门,只剩景洋自己在那,她已经让芳姐走了,她只想自己好好冷静冷静,虽然芳姐也很不放心,但是景洋很坚决,芳姐也没再坚持。

夏羽看见景洋哭的脸上都是泪痕,吓了一跳,在他的眼里景洋应该是开朗的,什么事都不能打倒她,也没有什么事能让她如此难过。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直接把景洋心疼地拦在怀里。

也许景洋此时最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拥抱吧,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用,只给她一个坚定的肩膀和怀抱,也许这样就够了吧。

“夏羽,你终于来了,我不想再继续那样的生活了,我不想了,我受不了了,呜……”景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把夏羽的衣服都给打湿了。

夏羽之前听景洋说过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他知道景洋心里承受着多大的压力,也知道她被这些关系纠缠的心力交瘁。

“乖,不要哭了,以后我来保护你,我再也不让你去面对了,好不好?”夏羽这个时候默默地下定决心,他要让景洋摆脱那样的生活,他要让她过着简单又幸福的生活,谁都不能打破,无论过去怎么样,都已经是过去了,过去不是用来回忆的,而是用来遗忘的,人只有遗忘了应该遗忘的,才会好过。

景洋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拼命地点头。她把夏羽抱的更紧了,她好喜欢这个怀抱,这种踏实的感觉是任何人都没有给过她的,所以说,有时候爱上一个人只是一瞬间。

另一方面,向阳和牟雪把刘玉雯送回宿舍后,又出去了,他们走在大街上,月光温柔地照下来。

这个场景牟雪曾经在心里幻想过无数次,这样温柔的月光落在向阳的身上,牟雪觉得向阳整个人都是温柔的,是甜的。

“向阳,我……”牟雪刚要说话,却被向阳的吻堵住了嘴,牟雪被这突然来的吻弄昏了头,天那,这是来自向阳的吻吗?这个吻怎么就这样落下来了?林艳梅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她也不是没接过吻,但是以前接吻都是能预测的,向阳的吻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测的,她觉得自己的血都涌上头了,脑袋都要爆炸了。良久,向阳松开了牟雪,认真地看着牟雪的眼睛,“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怕跟景洋心里起疙瘩是不是,不用担心,什么事都没有,我跟她没有爱情,有的只是相互依赖,不用自责,我知道你是好姑娘。”

一晚上都没有哭的牟雪,却被向阳说的掉下眼泪,看来向阳真是了解她的心思,她想说的,她顾虑的,都被向阳发现了。

牟雪早就下定决心今天跟向阳表白了,但是当她面对向阳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胆怯,很多话堵在喉咙里说不出口,她以为今晚就这么荒废了,她以为也许这辈子她都不会有机会跟向阳表白了,她以为她以后都只能在台下痴痴地看着向阳,两个人的距离却那么远那么远。

如果你以为一切的事情已经结束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虽然表面上已经尘埃落定,可是背地里的暗涌,又是谁能够预料到的呢。

距离上次聚会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以来,每个人都不好过。

景洋宿舍里也有了微妙的变化,周莉开始夜不归宿,每次看到周莉空荡荡的床铺时,刘玉雯的心里都像刀割一样疼。

这天是刘玉雯生日,她除了牟雪跟景洋谁也没告诉,三个人来到一家小餐馆要了几个菜,一打啤酒,景洋买了一个生日蛋糕,三个人简单地庆祝着生日。

“你们说,周莉夜不归宿,她去哪了?”刘玉雯面无表情地问。

景洋正盘算着怎么回答她呢,牟雪却先开口说话了:“还能去哪,男男女女,共处一室,能干啥好事?”

其实不用牟雪说,大家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周莉不是安分的人,田星也不是省油的灯。

“其实,我一想起来他们在一起,我就揪心地难受。”

“不要想了,事实已经改变不了,我们就当作从来没有这个朋友。”

慢慢的菜上齐了,空酒瓶也在迅速增加,不一会的功夫,桌子上已经放了将近十瓶,刘玉雯也开始说胡话,景洋到还算清醒,不让刘玉雯继续喝下去。

“大姐,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地方吗?”景洋问道。

“你喜欢我哪?我哪里值得别人喜欢?”刘玉雯冷笑道。

“我最喜欢你拿得起放得下。”

“拿得起放得下?可是老二,我放不下啊,我真放不下。”刘玉雯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景洋知道,这次田星是点了她的死穴,一时半会想让刘玉雯反应过来也不是容易的事。

那天的饭吃的相当漫长也相当沉重,吃完饭已经晚上8点多了,就在回寝室的路上,刘玉雯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田星的名字闪动着。

刘玉雯足足愣了10秒钟,才接起电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