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表白

作者:小花 字数:347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可是你让我怎么样面对景洋?多了一个向阳还不够,又多出来这么一个男生,我怎么去?”余彦已经抓狂了,他之前只知道景洋漂亮,却不知道她这么招风,他们才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蹦出来两个男生了,余彦根本就不想面对,随他们怎么以为,说自己懦弱也好,说什么都好,反正他就是不想去。

“要不然,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明白吧,就算你们不能在一起,做朋友也不是不可以的。”田星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希望能说服余彦。

“朋友?你认为分手后真的可以做朋友吗?如果你跟刘玉雯分手了,你们还能做朋友吗?”余彦犀利地看着田星,他嘴信不过分手了还能做朋友的鬼话,分手了做朋友,那是爱的不够深,那是玩玩的,对于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来说,分手了就不能再做朋友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做陌生人,最最熟悉的陌生人,否则别的都是扯淡。

“听我的,去吧,把事情说明白,好余彦,就当是为了我还不行吗?”田星已经开始撒娇了,为了让余彦去,他真的把所有的招式都用尽了,真是用心良苦啊。实在拗不过田星,余彦只好答应跟他一起去了。

牟雪在酒吧要了一个包间,她邀请了芳姐一起来,她暗暗下了决心,今天一定要跟向阳表白,因为她再也受不了这种单相思了。牟雪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孩,她实在是做不到爱一个人爱了好几年,对方还不知道,她觉得她要是那样的话一定会把自己给憋死的。

老板知道这帮孩子今天搞聚会,所以特意给芳姐和向阳放假,三个人便在包间里等起来。

最先到的是景洋她们三个女生,她们还是第一次来酒吧的包间,一进来就四处看看,这华丽的装修,这闪烁的灯光,太好看了。

“真是漂亮啊,这包间装饰的,真是豪华啊。”刘玉雯感叹到。

“快坐,田星和余彦也快要到了。”牟雪赶快招呼她们坐下。

“余彦也来吗?”景洋的笑容一下子僵死在脸上,听刘玉雯说余彦不来的呀,不然的话她就不来了。

“当然了,田星都来,余彦怎么会不来。”其实牟雪心里明白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她虽然是景洋的好姐妹,可同样是余彦的好朋友,她也想趁这次机会让他们把事情说清楚,可谓用心良苦啊。

正说着话,余彦和田星也来了,大家见人齐了,聚会也就开始了。

“快举起大家手里的杯,我们什么都不要说,先干了。”牟雪率先一饮而尽。

其他人看牟雪这么爽快,自然也就跟着干了,虽然每个人都各怀鬼胎,但是都努力地隐藏着自己不被别人看出来,没个人都觉得很累啊。

“我要给你们介绍个人,芳姐,是我新交的朋友,以后大家也都是朋友了。”

芳姐闻声站起来,“听说大家都是肝胆相照的朋友,很高兴能成为你们中的一份子,我先干为敬,愿意交我这个朋友的人也干了。”芳姐果然是江湖之人,喝酒像喝凉水一样。

“芳姐好酒量,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田星一饮而尽,在他的带动下每个人都举起酒杯。

芳姐最会的就是活跃气氛,很快气氛就不再尴尬了,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尤其是景洋,喝酒跟心情有关,心情不好的话喝的就算不所也会醉,景洋就是这样,脸上红彤彤的,话也开始多了,她举起酒杯挨个敬起来。

“大姐,我敬你,这么长时间以来对我这样照顾,当妹妹的没给过你什么,先干了。”

“牟雪我敬你,你是我的好妹妹,你不管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向阳抢下景洋的酒杯,试图阻止她,“好了别喝了,你看你喝的。”

“别管我,向阳,我的好兄弟,我要敬你,祝你早日找到好姑娘。”

向阳被景洋这句话搞的心烦意乱,她在瞎说什么,好姑娘已经找到了,就在眼前,她又不是不明白,是在装糊涂吗?

“周莉我要敬你,我们是好姐妹,我希望任何事都不要改变这个事实。”

周莉颤颤巍巍地举起酒杯,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景洋说些什么不可收场的话,而景洋现在完全醉了,她啤酒白酒一起喝,早就记不清喝了多少了。

余彦再也不能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他拉住景洋,使劲把酒杯抢下来,“景洋,够了,别再闹了,不要再喝了,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为什么非要把自己灌醉?”

“为什么?呵呵,余彦,你是余彦吧,我最应该敬的就是你啊,你这个王八蛋。”

景洋说完就开始哭,哭的昏天暗地,凄凄惨惨,她的意识完全是模糊的,她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软软地倒在余彦的怀里,从景洋的话里向阳也听出来了什么,再加上她最近的不正常行为,向阳可以断定余彦一定做了什么对不起景洋的事情,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虽然他知道他和景洋之间也是拉扯不清的关系,但是爱一个人就是这样,不允许她受任何伤害。

向阳走到余彦身边,要把景洋从他的怀里拉走,可是景洋这个时候已经有点站不住了,双腿发软,向阳费了好大的劲都没有把景洋拉过来。

“你干什么?”余彦带着敌意问向阳。手上也没有放松,更紧地抱着景洋。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景洋的事情?我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你没有资格在身边,请把她交给我。”向阳义正言辞地说,他被余彦给激怒了,眼前可是他最喜欢的人,不允许她受委屈。

“我没资格?那你有资格吗?你有资格跟我说这样的话吗?你们做了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向阳,我忍你很久了,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是景洋的男朋友吗?你这个傻逼。”余彦已经失去理智了,一把推开向阳,他的劲挺大,给向阳推了一个趔趄。

所有人都被他们搞糊涂了,他们站在旁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才是个傻逼。”向阳缓过来一拳打在余彦脸上,余彦根本就没有时间反应,田星见况也忍不住了,给了向阳一拳,“哪轮的到你打我兄弟。”

场面更加混乱,大家乱成一团,余彦在弄景洋,想去打向阳但是景洋像一块烂泥一样倒在他的怀里,后来他把景洋推给了刘玉雯,那边田星正跟向阳打成一团,向阳的真正目标是余彦,但是讨厌的田星还打的没完了。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芳姐站出来阻止了这场闹剧,“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非要动手?动手就可以解决了吗?田星,在他们的事上你是个外人,是外人就要保持理智,不是帮兄弟打人。”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景洋也清醒了一些,虽然腿上还是软的,但是她的神智却清醒的很。

“够了,我再也受不了了,现在算什么?大家都把话说开吧,让所有见不了光的事都拿出来。”景洋说话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田星,田星的汗毛瞬间就立起来了。

“没错,余彦,我是跟向阳不清不楚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是为什么?都是因为你,你让我觉得这段爱情不幸福,你让我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我可以什么都不在意,一心地跟你过,我可以什么都不要,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我知道有你才是最幸福的事,可是你是怎么对我你知道,就是因为你这样我才到别人那里找安慰,但是我跟向阳没有做过什么,可是你呢,你摸摸自己的良心,你一直以来都把我当作替身吗?那个女孩是谁?”

“她死了。”

一时间大家都没有了声音,没有人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整个屋子安静的掉下来一根针都能听见动静,景洋吃惊地张着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刚才一肚子的火气也瞬间就不知道哪去了,她不是平静了,而是不知道要怎么理解这件事,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

“景洋,既然你把话说开了,我也诚实交代,我跟她是青梅竹马,在我高中的时候她出车祸去世了,然后我就认识了你,你跟她长的很像,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觉得她回来了,所以我开始追求你,我承认,跟你在一起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我跟你做过的很多事情都是跟她一起做过的,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祭奠她,她在我的心理分量太重了,我失去了她觉得,我这辈子都再也不会爱上谁了,因为没有谁能值得我再去爱。可是,我渐渐地对你有了感情,我看到你的时候觉得你就是景洋,你不是别人,渐渐地我也分不清了,分不清在我眼前的人到底是她还是你,分不清到底这种感情是对你还是对她,我用了很久才想明白这件事,逝者已逝,所有的故事都变成了回忆,如果我固执地把你当做她来看待,那对你来说简直太不公平了,我决定要忘记她,可是就在我下定决心要好好爱你好好呵护你的时候,我……”

“好了余彦,不要说了。”田星赶忙打断了余彦的话,“我求你别再说了,余彦,不就是个女人吗,咱不爱了行不行,不要这样折磨你自己了,我求你了。”田星几乎在求余彦,他拉着余彦的胳膊,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