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没一个好东西

作者:小花 字数:352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景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她只是木然地看着余彦,好像什么话都不会说了,她似乎瞬间想明白了所有的事,为什么余彦对她忽冷忽热,却无论如何不跟自己分手,为什么余彦总是盯着自己的眼睛看,说这是世界上最美的眼睛。

原来自己竟然做了这么就久的傻瓜,当了这么久的替身。

“余彦,好样的,谢谢你今天带我来这,否则我还会像个傻逼一样一直蒙在鼓里,你真是高手啊,你真是影帝。”

就在这时,田星回来了。

“哎呦,你来了,来监督余彦的私生活啊,我跟你说他的私生活老规律了……”老大给田星使了个眼色,田星很快住嘴了。

景洋突然把矛头指向田星,“监督个屁,你们两个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指着余彦手里的照片问田星,“这个你也知道是不是,你们合伙骗我,一直瞒着我,田星,你还真把我当傻逼了是不是,不仅是我,还有刘玉雯,你们没有一个好东西,王八蛋!”说到最后景洋简直是歇斯底里。

“景洋,你最好把事情弄清楚再骂我们,那天吃饭的时候你就问我有没有出轨过,你到底什么意思?”田星强压着怒火。

“弄清个屁,你少在这装好人,你跟周莉有一腿的事别以为我不知道!”说完景洋转身走了出去,田星想追上去好好质问景洋,却被余彦拦住了。

“已经够乱了,什么都别说了先。”

圣诞节如约而至,学校里张灯结彩,像过年一样热闹。

每年圣诞夜,学校都会放好多烟花,景洋看着被五颜六色的烟花炸开的夜空,心里突然泛起厚厚的酸楚。

景洋打开手机,找到向阳的号码拨了过去,很快电话被接听。

“景洋,怎么打电话给我了?没有跟男朋友在一起么?”向阳的语气显然很意外,又掩饰不了些许的兴奋。

余彦的事景洋一直没有跟向阳说起,她不知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说了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景洋一直沉默,向阳在那边喂个不停她也不说话,只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然后电话里便安静了。过了很久,景洋艰难地开了口:“向阳,陪陪我好吗?”

向阳请了假,往景洋学校赶,从酒吧坐出租车到景洋的学校大概十五分钟,向阳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上,看窗外的景色疾驰而过,有女孩子站在冰天雪地里大声喊着“Happy Christmas!”

景洋给向阳打完电话后端着水盆去了水房,空荡荡的水房一个人都没有,她把脸浸在冷水里,眼泪和水便混为一体,她反复在想,余彦,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没有答案,任谁都不能给她一个答案。

水房回来,景洋换好衣服,又特意带上向阳送她的红色围巾,顺手把手机放进衣服口袋里,锁上门便往学校门口赶,并没有发现手机里来自余彦的三个未接电话。

景洋走的很快,甚至情不自禁地跑起来,因为她知道,会有一个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的男孩子在等她,会一直等下去。

余彦给景洋打了几遍电话都没人接听,又发了一条短信,景洋也没回,他跑到景洋的寝室楼下面,四楼的窗子都是黑的。

余彦跑回广场,找了几个朋友来帮忙看着烟花,那是他两个月的生活费,可是现在,他找不到景洋人了。最后关头他打电话给刘玉雯,跟她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刘玉雯支支吾吾地告诉余彦:“你去‘麦霸’看看她在不在。”

于是余彦又赶去“麦霸”,他紧张地手心布满密密麻麻的汗,他要给景洋一个惊喜,他知道她累了,他决定给她幸福。他越跑越快,恨不得马上找到景洋把她拉进怀里,他真有些迫不及待了。

从进KTV包间开始,向阳不停地在唱歌。他坐在沙发的角落,微长的刘海挡住一部分眼睛,五彩斑斓的灯光打在他脸上,他的脸便呈现出峡谷般深深的轮廓。

景洋坐在向阳身边,偶尔也跟着附和几句,也不知过了多久,兴许是唱累了,向阳放下麦克风向后靠在沙发上,歪着头看着景洋的侧脸,不说话。

气氛安静地有些尴尬,景洋握着麦克风的手渗出细密的汗,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好盯着屏幕上的歌词,却一句都唱不出。

过了好一会,向阳的身子稍向前倾,景洋感觉到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一回头,便迎上向阳热烈的吻。口腔里弥漫着淡淡的薄荷香,景洋偷偷睁开眼睛,不知是不是幻觉,她看到向阳的眉眼间弥漫着化不开的悲伤,她的心狠狠地抽动了一下。

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的,当景洋转过头看到门口的余彦时,她的脊背升起一股寒意,距离太远,灯光太迷离,看不清余彦的表情,但景洋觉得,他在笑,是那种她看见一次就沦陷一次的笑容。

余彦走到向阳面前,指着他问景洋:“这个矮子,还没你高吧。景洋,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余彦说完便离开包间,景洋掏出手机,看到一个半小时前余彦发来的信息。“宝贝,来学校操场,有礼物给你。”

景洋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像黑暗中一尊悲伤的雕塑,只有眼泪一颗一颗地砸在手机屏幕上,模糊了上面的字。然后她抓起背包冲出包间,跌跌撞撞地跑到学校,不知有多少眼泪变成冰结在脸上,刺的她生疼。

银白色的雪在月光的笼罩下白的有些刺眼,景洋走在上面,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操场里什么都没有了,就像她的爱情,什么都没有了。

圣诞节过后很快就到了寒假,放假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景洋走的那天,向阳去车站送她,眼里都是满满的不舍得。

“宝贝,抱一下吧,再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向阳张开双臂。

景洋笑了笑,拥抱住向阳。

“在这里好好唱歌,我很快就开学,要记得想我啊,想我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知道啦,路上小心。”

景洋走到检票口的时候回头还是能看见向阳的身影,景洋朝向阳挥了挥手,示意他回去吧,可是向阳却没有动。

从跟余彦吵架到现在,再也没有联系过,景洋经常想,会不会两个人从此以后就断了?这样对彼此到底是好是坏?而她跟向阳呢?以后会在一起吗?

因为没买到卧铺,景洋只能坐在硬梆梆的座位上,靠窗户的位置呼呼透风,因为是放假高峰期,过道里都站满了人,景洋旁边坐着一个大叔,坐着能睡着不说,还打呼噜,还好对面的男生很帅,终于找了点事做,就是发花痴。

刘玉雯也是今晚的火车,田星把她送上了火车,两个人依依不舍地道了别后,田星跟周莉回到候车室等车,没错,他们两个家是一个地方的。

“田星,我总觉得心里面不好受,对不起玉雯,要不我们……”

没等周莉说完,田星就打断了她,“别胡说,别说放弃我的话,这个假期我会跟她好好谈谈的。”

“可是,我以后要怎么面对她啊?你先别跟她说。”

田星把周莉拥在怀里,他的心里也矛盾极了,如果他现在跟刘玉雯分手,景洋一定会把真相说出去的,如果不分手,每个人都不好过。

余彦要等到第二天早晨才能走,他晚上没有在宿舍睡,而是去了网吧,他坐在网吧的沙发上,却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不想玩游戏,不想看电视,什么都不想做,这些天他的心里乱极了,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景洋,每一次看见她,他都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不是因为讨厌,而是因为害怕。

他进了景洋的QQ空间,把她所有的说说,日志,留言板都翻了个遍,他看见一年前自己的留言:“宝贝老婆,我会永远对你好的。”

人真可笑,明知道爱情里没有永远,这只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承诺,可是每一个人都愿意说,每一个人都愿意相信,原来爱情真的可以把一个人变成傻子。

景洋在车上无聊地玩着手机,不时地用余光偷看面前的男生,男生是清秀型的,很投入地看着手里的杂志,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景洋发现她对这样的男生完全没有免疫力,她甚至能感觉到身体里分泌的全是雌性荷尔蒙,太揪心了。

期间向阳发来短信,知道景洋一切都好,忍不住困意先睡觉了,而景洋则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过了一会男生看累了,于是放下手里的书,闭目养神,这时景洋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妈妈的电话,男生也睁开眼睛,翻自己的手机,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相视而笑,原来他们用的是同一个手机铃声。

放下电话,男生先跟景洋说话,“你也喜欢五月天的歌吗?”

“是啊,他们是我最喜欢的乐团,从出道开始我就喜欢。”景洋回答道。

景洋喜欢五月天的时候还是高中,在她最迷茫的时候,开始听五月天的歌,她听到了对梦想的追求,听到了人生的执着,青春的美好,所以她开始疯狂地喜欢这个带给她希望的组合。

“那你去看过他们的演唱会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