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正事

作者:小花 字数:346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星星真的很聪明,它从来不在屋子里上厕所,每次要出去都去抓他们,他们就知道它要出去。

星星刚拿回来的时候景洋对它爱不释手,恨不得每天都把它带在身边。

夏向天也有事做了,闲来无事就带星星出去玩,星星还小,却知道一直跟着人走,真是谁见了都喜欢。

“向天,你跟刺猬最近还有联系吗?”想来自从上次分别,也一直都没有联系刺猬,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些什么。

“有啊,她最近说在忙正事,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她不说。”夏向天说。

“她有什么正事啊,不会是谈恋爱了吧?”景洋猜着。

“不能不能,她还单着身呢。”夏向天一听说刺猬可能谈恋爱了就有点淡定不了。

“诶?怎么你情绪这么激动啊?夏向天,你是不是跟刺猬认识时间长了有了别的想法了?”景洋总是这样,一语道破,还得夏向天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一看就是说中了,你还不老实招了?”夏羽也在旁边帮衬着。

“好啦,我老实交代,我跟她表过百,但是她没接受,不过呢,还是有进展的,最近她说过,要是有一天她想谈恋爱了,第一个考虑我。”夏向天得意地说。

“哎哟,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啊,让刺猬留下这个口的人可是还没出现过啊,夏向天,你好大的本事啊。”景洋笑说。

“夏向天,咱们都认识二十多年了,我还真不知道你口味这么重啊,要么就不找,要找就找这么狠的角色,真是小看你了。”夏羽感慨万千。

“哪天我也透透话,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景洋说。

话分两头,所有人都在琢磨,刺猬到底有什么好忙的,却不知道,刺猬是个记仇的人,上次被田星从家里赶出来那个仇她始终没有报,所以暗中找人偷偷盯着周莉,当然周莉不会察觉,刺猬手下的人办事还是很准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那天周莉跟一个陌生男人从宾馆里走出来,周莉挽着他,一看他就是有钱人,周莉打扮的花枝招展,高调无比。

刺猬手下的人立马给刺猬打了电话,跟她说明了此事,刺猬赶到的时候周莉还在跟男人在一起,他们在车里缠绵悱恻,看的刺猬直恶心,她偷偷地录了一段视频,心想,这段视频真能让田星恨透她了。

刺猬没有马上去找田星,而是又跟踪了周莉几天,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周莉却跟着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了,这可让刺猬逮到了,又录了几段视频,照了些照片。

现在证据已经在手上,刺猬就停止了对周莉的跟踪,眼下就等着找个好机会把这些东西给田星。

刺猬还没有行动,周莉却先生事了,那天周莉偶遇刺猬,周莉还记恨着上次刺猬打她的事,于是又去挑衅,刺猬自然不会吃亏,就跟她吵了起来。

周莉一个人哪里是刺猬的对手,就打电话给田星,让他过来,田星虽然头疼,但是也不能不来。

田星再怎么说也不会跟刺猬对着干,毕竟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念及当年的感情也不会帮着周莉对刺猬动手,周莉看到田星来了,就哭的梨花带雨的,好像刺猬给了她好大的气受。

“田星,你今天必须好好收拾收拾她,她这么欺负我,你怎么忍心啊。”周莉委屈地说。

刺猬也没说话,跟田星对视了一会,她知道田星也是为难,便也没再说什么。

“你还不打她,狠狠地打她,她曾经怎么打我的你忘了吗?”周莉见田星不动,就一个劲地推他。

“田星,我给你看样东西。”刺猬已经是胜券在握,便把手机里的东西给田星看了,田星打开那些视频,图片,看到的都是周莉跟别人亲热的样子,他的心刷地一下就凉了,凉的透透的。

田星没有想到,周莉会狗改不了吃屎,他虽然知道她曾犯过错,但是也是放不下她,不忍心看到她孤苦伶仃,为了她得罪了这么多人,但是换来的,竟是这些。

“田星,她给你看的什么东西?”周莉隐隐约约感觉情况不对劲,田星怎么气的身子发抖。

田星把手机还给刺猬,走到周莉面前,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这个耳光可是跟刺猬的耳光不一样,刺猬力气再大毕竟是个女生,田星则是个男人,他这一耳光下去,周莉只觉得眼前一黑,瘫坐在地上,耳朵里嗡嗡的响,怕是已经穿孔了。

“周莉,你有良心吗?我对你好不好你自己心里有数,我有什么就给你什么,哪怕我什么都不要,也要满足你的要求,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什么忘不了我,还爱我,根本就是你的借口,现在你满意了吗?你挑拨离间,让我跟刺猬和景洋的关系不好了,你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偷情,你用心良苦啊,如果不是刺猬弄到这些视频和照片,我还被你蒙在鼓里,原来你只是利用我啊,我就是傻,我就是傻逼,才让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周莉,你真狠,真狠。”比起生气来说,更多的还是伤心,田星不想再多说什么,他一个人离开了,带着满身满心的伤痛,刺猬本来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但是她看着田星渐渐远去的背影,却觉得心疼他,也许这件事真的是太打击田星了,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接受。

刺猬怕田星出事,就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好在田星回家了,刺猬就放心地走了。

余彦一看田星的表情就知道出什么事了,“你是不是又跟周莉吵架了,怎么失神落魄的。”余彦已经买好了饭,等着田星回来吃。

“余彦,你觉得周莉怎么样?”田星问。

“你怎么问这个,她在,那么回事吧,我是一直看不上她,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好了,还不只是一个男人。”田星出乎意料,并没有大喊大叫,他只是觉得心里面疼。

“你怎么知道的?”余彦好奇地问。

“是刺猬弄倒的,我知道她始终生我们的气,但是也幸亏她发现了,要不然我还会一直信任她。”田星现在觉得万念俱灰。

“那你怎么办了?”余彦接着问。

“我给她一耳光,打的不轻,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我心里乱糟糟的,你说,我是不是太不值了?”田星隐隐觉得心里疼,原来这才叫心疼。

刺猬做完了这件事并没有觉得心里多舒坦,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是不是对的,也好久没有联系景洋了,刺猬回到家后给景洋打了个电话把这件事告诉她,景洋听完之后也沉默了。

刺猬知道,景洋心里还是软的,“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刺猬问。

“没什么过不过分的,周莉现在的下场是属于她的,难为了田星,他心里一定不好受。”景洋也有点心疼田星。

“田星当时都要哭了,可能我也有点太冲动了,应该慢慢渗透给田星,但是是周莉先来招惹我的,又打电话把田星叫来,我一气之下才让田星看的。”刺猬分辨着。

“算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大事啊?那做完了这件大事,你接下来要干什么?”

“没什么事了,对了,你现在怎么样了,在哪了?”刺猬才反应过来,现在还不知道景洋身在何处呢。

“你还知道关心我啊,我跟夏羽在一起呢,都找个工作,夏向天住在我们对门,你要不要过来?我们养了个金毛,你不是也喜欢狗吗?”景洋用星星来诱惑刺猬,刺猬果然上套了,“你们的小生活这么仙啊,正好姐姐没有地方去,就投靠你们了,明天我就过去。”刺猬兴奋地说。

放下电话之后,景洋始终闷闷不乐,她想给田星打个电话,但是又不知道这个电话应不应该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给他打电话都要反复思量这么久了呢。

想了半天之后,景洋这个电话还是没有拨出去,她不知道怎么说,就让时间来抚慰田星的伤痛吧。

景洋不知道的是,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田星也是握着电话,辗转反侧,但是始终没有拨出去这个电话,他想跟景洋说句对不起,却也是没有勇气。

刺猬的到来让景洋本来就很舒适的生活又添了些色彩。

很久都没有看到刺猬跟夏向天斗嘴了,生活里好像缺少些什么似的,这下景洋可是满足了。

夏向天那里是一室一厅,刺猬来了没有地方住,住在景洋这里又不方便,只好先去夏向天那里,卧室有一个双人床,客厅有个小沙发,刺猬一进屋就吩咐夏向天,“今晚我睡你的床,你住沙发。”

“凭什么啊,再怎么说这也是我的房子,怎么你一来我就得住沙发了。”夏向天不服,沙发那么小,刺猬在上面都不一定能伸开腿,却让他住在上面,简直是欺人太甚。

“你再说点什么可是沙发都没得住了。”刺猬把东西放进卧室,俨然成了主人。

“刺猬,不行的话你们就都住床上吧。”景洋跟夏羽交换了一个眼神,夏羽也对这个提议非常赞同,觉得甚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