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好处费

作者:小花 字数:373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时下课铃响了起来。

“我吃饭去了。”景洋起身要走。

“不跟我一起去吗?”

“不了,牟雪找我有点事要说。”

景洋走到牟雪身边,牟雪挽起景洋走了出去。

食堂里人山人海,每一天的吃饭时间都是这样,窗口前挤满了人,无组织无纪律,景洋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一张空桌子。

打完饭,牟雪跟景洋坐在椅子上开始吃。

“找我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景洋一直低着头吃饭。

“是我一亲戚,在这开了个酒吧,他正在招驻场歌手,但是这么多天也没找到满意的,我寻思问问你,向阳不是没什么事吗,能不能让他来。”

“这我还真得问问他,但是向阳家离这还有一段路程呢,他住哪啊?”

“住的地方好说,你问问他。”

“好吧,等会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好处费啊?”景洋坏坏地笑着。

“好处嘛,就是以后去那家酒吧不用花钱啊,好不好?”

“那感情好啊,我还要感谢向阳带给人民群众的利益呢。”

中午回到宿舍,景洋给向阳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向阳有一些犹豫。

“这个,这个,这个,你想让我去吗?”

“随便吧,我没有什么想法,你在家呆着也是呆着,出来赚点零花钱呗。”

“我又不缺那点钱。”

“我知道你有钱,来吧,我们还能经常一起玩。”

“好吧。”

放下电话,景洋开心地笑了,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而且喝酒还不花钱,真是天上掉馅饼啊。

“牟雪,搞定了。”

“太好了,有向阳在,酒吧一定会火的。”牟雪激动地差点从床上面蹦下来。

也许这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景洋和余彦,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是狂风暴雨?惊涛骇浪?还是不可思议的庞大平静?没有人会预知未来的事。

篮球决赛终于开始了,这次来观看的人比哪一次都多,因为是决赛,所以每个系都有人来,观众席已经坐满了,甚至有的人坐在了过道上。

制药系的主力仍然是那几个人,经管系的男生个个人高马大,肌肉发达,看的景洋触目惊心的,而且那些男生没有一个是面善的,听说他们跟食品系比赛的时候差一点打起来。

“余彦,注意人身安全啊。”景洋在余彦耳边小声地说。

“知道了大婶。”

比赛开始,经管系球权,景洋感觉到了比赛的艰难,因为制药系防守的很吃力,后卫控球轻松越过障碍把球传给内线,内线上篮得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余彦控球,到三分线外一个高空接力,田星拿到球轻松得分,不愧是大小科比,配合的就是默契,场下的欢呼声一阵高过一阵。

比赛激烈地进行着,双方比分僵持着,相差无几,一直拉不开,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一直进行到第四节,双方比分还是拉不开,球员们也有些心急了,场面开始混乱,经管系的一个肌肉男带球撞人,把余彦撞倒在地,这一下摔的可不轻啊,景洋倒吸一口冷气,但是裁判并没有吹他犯规,比赛继续进行,田星跟裁判示意对方犯规,裁判竟然判田星技术犯规,场上的火药味瞬间浓了起来,观众席上也是议论纷纷,余彦好像是伤到了腿,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景洋再也忍不了了,主裁判就在她前面,她走到场上质问裁判,“你是裁判,他们犯规你看不见吗,还吹黑哨,不公平!他把他们人都撞伤了!”

“对,不公平,你作为裁判怎么能这样。”制药系的观众纷纷骂道。

这时在场的球员都围了过来,余彦拉着景洋,试图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却被景洋挣脱开了。

经管系的一个主力看不下去了,凶巴巴地指着景洋的鼻子,“你个臭娘们哪来的,叫唤个屁,臭婊子。”男生没等说完,一个拳头毫不留情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打群架好像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只要有一个人动手,其余的人都会参与进来,现在的状况就是,双方球员大打出手,裁判企图阻止,却被田星给了一拳。

景洋在场上吓坏了,刘玉雯把她拉开,校领导纷纷来拉架,场面混乱极了。

直到校园保卫处的人来了,双方才停止,所有人统统被带走,一路上景洋和刘玉雯一直跟着。

“你跟来干嘛,快走。”余彦回头对景洋说道。

“不,我要跟着。”余彦了解景洋,他知道他是说不动景洋的,也就没再说什么。

到了保卫处,一顿批评教育是免不了的,余彦被记了过,不管怎么样是他先动手打人的,其余人给了警告处理。

从保卫处出来,景洋领着余彦去了医务室,余彦腿擦伤了,脸上也挂了彩。

“你好笨,他骂我你就让他骂啊,骂我又不疼。”景洋小声地说道。

“你是我的女人,我是那种男人吗?”余彦疼的龇牙咧嘴。

景洋也没在说什么,但是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在她的记忆里,余彦很少会说出让她这么感动的话,冷不丁说这么一句,还真让她有点不适应。

篮球赛没再进行下去,这是大家心中的遗憾,盼了这么久才盼到决赛,却没有完成最后一场,每个球员心里都很不爽,当然,球迷更不爽。日子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

向阳应要求来到酒吧,酒吧规模很大,看来牟雪的亲戚也是投了不少钱在里面,老板见到向阳很高兴,“你是牟雪的朋友吧,听她说你在别的地方做过歌手,一定不会错的,那我们谈下工资?”

“好的。”

事实上老板真是赚到了,向阳当然不会错,他有着超人的音乐天赋,他不仅唱歌好听,还会自己创作,只是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才能让别人看到,向阳一直没有找到发现他的伯乐。

酒吧的开张对于他们来说,真是个好事,老板特许牟雪的朋友来一切免费,反正老板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点钱。

酒吧的名字叫静默,屋内以蓝色为主色,装饰的极为奢华。

“哇,牟雪,你亲戚究竟有多少钱啊,太……太有钱了吧。”刘玉雯感叹道。

“这才哪到哪,他的产业比这多多了。”牟雪骄傲地说。

向阳的工资是多少一直是个秘密,景洋只知道老板很欣赏他,根本不会亏待他,他住的是一个宾馆,当然这个宾馆也是老板开的。

向阳的到来让他们原本无聊的大学生活有了些乐趣,没有课的时候大家总是去酒吧听向阳唱歌,向阳正在考虑辞去那边的工作,留在静默,老板当然是100个乐意。

北方的冬天越发的深了,最低气温达到零下30几度,每个人都穿上厚厚的衣服抵御冬天的寒冷。

“圣诞节快要到了,你想好送我什么了吗?”景洋跟余彦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景洋一脸期待地问。

“还没想好,还有一个礼拜呢,着什么急,宝贝,我带你去男生宿舍啊。”

“男生宿舍?女生能进去吗?男生都不可以进女生宿舍的。”

“女生宿舍门上写的是男生止步,男生宿舍门上写的是‘女生进来,后果自负’。”

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楼长看到景洋进来什么也没说,男生宿舍跟女生宿舍结构几乎是一样的,但是远远没有女生宿舍干净,走到三楼,左拐,到了。

“你等下啊,我进去看看,你先别进来。”余彦一个人先进去,只有老大在睡觉,这才放景洋进来。

“嘘,老大睡觉呢。”余彦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景洋点头答应。

刚进去景洋就石化了,窗户前面的栏杆上挂着的不是背心就是内裤,屋子里面一片狼藉,臭袜子扔的哪都是,垃圾桶里堆满了垃圾。

老大似乎很敏感,肉了肉惺忪睡眼,“�眩�弟妹来了啊。”

“sorry啊,还是把你弄醒了,我的错我的错。”景洋抱歉地说。

“没事,我是没睡实。”老大憨厚地笑着。

老大是景洋同班的,人特别好,出了名的老好人。

“老大,你们平时就是这么生活的啊?”景洋指着垃圾桶还有满地的袜子。

“嘿嘿,男生寝室嘛,可以理解。”

“宝贝,你既然看不过去了,就给我们收拾收拾。”余彦笑着说道。

“好样的余彦,你让我来就是这目的。”景洋摩拳擦掌,想要教训教训余彦。但是没办法呀,谁让她是余彦的女朋友呢。

“你好好干啊,我去把这几件衣服洗了,要不你帮我洗?”余彦端着盆,里面是几件T恤。

“我可美死你了,自己去。”打发走余彦,景洋开始了大规模的清洁工作,虽然屋子里脏了些,但是余彦的床铺和书桌还是很干净的,她打扫完房间余彦还没有回来,于是便坐在余彦的椅子上翻看余彦的书本,在打开一个精美的笔记本的时候一张照片掉了下来,景洋弯下腰从地上捡起来。

原本以为是她跟余彦的合影,可是映在眼睛里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她跟余彦坐在草地上,笑的十分灿烂。

仔细看这女孩,眉眼之间竟与景洋十分相似。

世界好像瞬间失去了声音,连余彦回来她都不知道,只是拿着照片呆呆地看着,余彦也看出来了景洋的异常,他抢去景洋手里的照片,眼睛里像要冒出火来。

“谁让你动我东西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