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租房

作者:小花 字数:342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用,你就在家好好给我做饭就行。”其实夏羽的压力也挺大的,从实习开始他就没管家里要过钱,每个月的那点工资勉强够花,好在有宿舍住,不用租房子,要是景洋去了,他租房子的话就拮据了,但是怎么说也不能委屈了景洋,问题是,现在他连几个月的房租都拿不出来。

“你等会,我打个电话。”夏羽想了半天还是得求助家里,出去给他妈打个电话,景洋有些好奇,偷偷摸摸地跟了出去。

“妈,你先给我打五千过来,我还你,你就别问我干什么用了,反正不是耍钱输了,妈,我就那么没正事吗?好吧,跟你说实话,我要跟景洋租房子,手里没钱交房租,我一个月挣那点钱也不够花,我不好意思找你要钱,没钱的时候啊,就少吃点呗,没瘦,你放心吧……”

景洋只觉得心里暖暖的,这些都是夏羽给她的爱,她原本不知道夏羽的情况,他经常买些东西给景洋邮过来,有时候是零食,有时候是衣服,有时候是首饰,原来夏羽有时候连饭都吃不上。

景洋走到夏羽后面,从身后抱住了他,夏羽只觉得后背慢慢的湿了,他挂了电话,握住景洋的手。

“对不起……”夏羽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总之就是觉得对不住景洋。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夏羽,我真的不合格,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你的生活都这样了还给我买这些东西,我还总跟你闹,总发脾气,总误会你,对不起……”景洋哭着说。

“别这么说,你也别放在心上,我一定会给你好的生活。”夏羽下了很大的决心,为了让自己的女人过上好日子,他一定要拼命工作。

俩人抱了好一会,这时景洋的电话响了,她一看,来电的是刺猬,心想这祖宗总算知道打个电话过来了。

“祖宗啊,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你这两天跑哪去啦?”

“当然去办正事了,周莉那婊子,不弄死她我誓不为人,对了,我听说你也被田星他们给赶出来了,你过来跟我住吧,芳姐这有个房子,是她原来住的,现在她不是跟她老公住呢吗,房子空着,刚才我们说起这事了,她就把钥匙给我了,里面什么都有,你就把行李拿过来就行。”

景洋一听就乐了,这回大伙都不用为难了,夏羽也不用管家里借钱了。“成,你把地址给我发来,我一会就去。”景洋一口答应了下来。

“什么情况?”挂了电话之后夏羽问。

“刺猬住芳姐那了,空房子,说让我过去跟她一起住,正好有地方住了就不用租房子了,你放心吧,我不走,我还在这上班,我上我的班,见面也没事,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你也可以安心了。”景洋终于卸下来心里的这块大石头。

过了一会刺猬把地址发来了,景洋和夏羽把行李都打包好,然后去了新家。

景洋突然反应过来,刺猬是怎么知道她被赶出来的呢,她偷偷地问了刺猬,刺猬说,是余彦刚才给她打的电话,就为了告诉她这件事。

把景洋安顿好,夏羽没有呆三天,第二天就回去了,景洋虽然舍不得,但是也不想夏羽耽误时间长。

芳姐的房子比之前租的要大,住着也舒服,景洋在这里宅了几天才去上班。

再次碰到田星和余彦,景洋觉得很尴尬,余彦看来跟郑佳莹相处的还不错,景洋已经很久没在余彦脸上看到那种笑容了。

“余彦,咱们俩谈谈吧。”虽然景洋心里有气,但是还是舍不得她跟余彦之间的友情,还是想尽力跟他好好谈谈,但是显然余彦没有这么想,“有什么可谈的?”

一句话把景洋所有想说的话给硬生生咽了下去。“你真的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了吗?咱们之间的友情……你真的不要了吗?”

“我们之间原本也没什么友情。”余彦说完转身就走了,景洋愣在原地很久,余彦的话真是锥心。

看来这两年的情分终究是要生疏了,田星比余彦的态度还要好一些,虽然有时见面也说话,但是却也生疏的很,景洋真是想不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眼下也只好盼着实习的日子早日结束,好远离他们,否则每天都觉得度日如年。

半年后。

实习的日子总算是结束了,明天就是毕业考试了,这也是最后一次同学们能聚在一起了。

景洋早早地就去了学校,牟雪早就为大伙安排了住的地方,好在牟雪已经想通了,心里也不再有芥蒂。有了牟雪的安排,一切也都方便了。

刘玉雯跟景洋也是大半年没有见到了,这次相见亲近的很,跟牟雪三个人在一起说了好一会话。

牟雪不知道景洋和田星他们闹掰了,还为他们俩准备了房间,田星也没好意思说这些事,也不想扫了牟雪的兴致,也就住下了。

晚上牟雪招呼大伙吃饭,每个人心里各怀鬼胎。

“我怎么觉得气氛怪怪的呢?”牟雪小声跟刘玉雯说。

“我也觉得啊,怎么都不说话呢。”景洋自然是没跟刘玉雯说这些事,毕竟事情是因周莉而起,她不想提。把牟雪和刘玉雯弄的一头雾水。

每个人都不说话,都在吃自己的,喝自己的。人有心事的时候喝酒总是容易醉,不一会的功夫,景洋就醉了,田星看到她红着脸的样子,想拦着她不让她喝了,但是想了想也没有行动。

时间就这么哗哗地淌过去,每个人都尴尬的不行,这时景洋突然站起来,举着酒杯,“我敬大家一杯,敬我们再也回不去的友谊。”说完一饮而尽。

景洋的话说的大伙莫名其妙,谁都不敢举杯附和她,都面面相觑,在谁都没有注意的地方,余彦拿过来田星的酒杯,把酒喝了进去,那是半杯白酒。

“我靠,你疯啦?你怎么能喝酒呢?”田星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余彦已经全部喝掉了。

“我没事。”余彦平静地说。

敬我们回不去的友谊,只有余彦给了景洋回应,看来,跟他的友情是真的走到了尽头,尽管事情已经很久了,但是景洋还是忍不住心里难受。

“还是余彦给我面子啊,你们都不给我面子。”景洋坐下来,自己在那冷笑。

“你什么都别说了好吗?”田星知道余彦的心思,他实在不忍心看到余彦难受,只好劝景洋不要再说什么了,怕刺激到余彦。

“嗯,我不说,我走了,明天还要考试呢。”景洋干了杯里的酒,喝完就闪了,刘玉雯不放心,跟着去了。

景洋从走出包间开始就控制不了大哭,她坐在酒吧的门口,哭声在黑夜里格外刺耳。

“你跟余彦到底是怎么了?”刘玉雯坐在景洋身边,一个劲地给她擦眼泪。

“你也看到了,我们以后什么都不是了。”景洋越说哭的越伤心。

“你别想那么多了,明天就考试了,你晚上早点睡觉,咱们回去吧。”刘玉雯要拉景洋起来,景洋却不肯。

“大姐,你还记得我刚跟余彦认识的时候吗?那时候我觉得余彦真是有魅力,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尽管你们都说一看他就觉得他不靠谱,但是我就是喜欢他那个样子,我觉得他很酷,无论为他做什么我都愿意,你们都说,他没那么喜欢我,说怕我吃亏,但是我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人,宁愿让自己吃亏,也想喜欢他,其实他是爱我的,也许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病,才没表现的那么明显,大姐,现在一切都回不去了,我知道他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死掉,我想陪陪他,以朋友的身份,但是你看,我们之间变成了这样,我低声下气地跟他说要跟他谈谈,他却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大姐。我舍不得啊,我舍不得跟他的友情,他却说我们中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友情。”景洋可算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一口气把心里想的都说了出来,也觉得好受了不少。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还是想劝你一句,放下吧,我不知道余彦的想法,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一定有自己的打算,他一定不是故意要这样伤害你。”刘玉雯安慰景洋说。

还没到盛夏,夜晚是凉的,景洋在外面呆了一会也觉得冷了,就跟刘玉雯回宾馆了。

晚上景洋早早地睡下了,刘玉雯闲来无事,去外面走走,看到田星也在外面,于是坐在他身边跟他聊两句。

“最近怎么样?”刘玉雯问。

“还行吧,凑合过,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愿意跟我说话了呢。”田星自嘲地笑了笑。

“我跟不跟你说话又有什么关系呢,你不会因为我跟你说一句话开心,也不会因为我不跟你说话难过,所以,说不说,都没有什么关系,你说对吧?”刘玉雯问。

“你还是老样子,咄咄逼人,在你面前啊,我总是觉得就像个小孩,你说的总是有道理。”田星意味深长地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