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爱情是什么

作者:小花 字数:356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景洋被刺猬弄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头一次觉得刺猬真是绝了。

“所以啊,你还是别撮合了,顺其自然,如果他真的想开了也就跟她在一起了,如果他心里还放不下以前,那他跟她在一起也只是做给你看,知道吗?”刺猬语重心长地说。

“嗯。其实,那天我去余彦家,晚上他心脏病犯了,他跟我说,他忘不了我……”景洋老实交代。

“你看,我就说嘛,他还是放不下你,我就觉得吧,余彦其实挺好的,对你也挺好的,如果不是夏羽的出现,你们还能在一起。”刺猬觉得有些惋惜,毕竟景洋和余彦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她都看在眼里,现在他们变成这样,不管怎么说都有些可惜。

“有时间我跟余彦好好谈谈。”景洋说。

“你看着办吧,我又不是什么情感专家,不懂什么,你们之间的事你们最清楚。”

景洋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去找余彦谈谈。

那天田星去约会了,刺猬出去了,家里就剩下景洋和余彦两个人,景洋坐在田星的床上,余彦坐在自己的床上,阵仗倒是不小,余彦还以为什么大事要找他谈呢。

“你到底要说什么啊,你这一会扯这个一会扯那个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到点子上。”余彦早看出来景洋有什么心思,但是没猜出来。

“好吧,其实我是想跟你谈谈郑佳莹的事,她找过我,想让我跟你说说,你说实话,除了你的病和你的家境,你还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景洋问。

“景洋,你以为爱情是什么?她喜欢我,我没有什么顾虑的就要跟她好吗?”余彦本来对这件事就够头疼的了,今天被景洋这么一问更郁闷了。

“不是,我只是觉得她人还不错,不想你放弃这个机会,我没别的意思。”景洋看出来余彦有些生气了,也不太敢说什么。

“好啊,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我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忘不了你,不管怎么都忘不了,就算你有了夏羽,我还是忘不了,虽然我从没想过要破坏你们,我还是忘不了,可是你呢,你为什么着急把我推出去呢?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就跟你没有关系了是吗?”余彦咄咄逼人,让景洋乱了阵脚,她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啊,为什么余彦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不是……”景洋刚说话又被余彦打断,“我就成全你,我现在就告诉郑佳莹我跟她在一起,以后咱们两个就再也没什么关系。”余彦说着拿起电话发了条短信出去。

景洋简直快被余彦给逼疯了,她没有这个意思,可是余彦跟吃错药了一样,劈头盖脸给景洋一顿说,她也是气的不得了,又不敢表现出来,最后只说了句,“你跟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

景洋从余彦房间出来的时候正好赶上田星回来,田星一看景洋那个表情就知道又是谁刺激到她了。“你怎么了?这是谁把你给刺激成这样了?”

“你去问他!”景洋进了自己房间,砰地一下把门关上了。

田星不知所以,赶快进屋去问余彦,“什么情况啊?你们吵架了?”

“嗯。”余彦淡淡地说。

“为什么啊,你们不是一直都挺和平的吗?”田星接着问。

“她今天跟我说,关于郑佳莹的事,想撮合我们,问我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田星,我什么想法她还不知道吗?在我家那天我明明都跟她说了,我忘不了她,她还往外推我,什么意思?我一气之下刚才给郑佳莹发信息了,告诉她我跟她在一起。”余彦说。

“我靠,你也太冲动了吧?”田星吓的都要跳起来了。“谈恋爱不是玩,你都没想好怎么能做这种决定啊?”

“我也是一时生气,发完信息我就后悔了,但是田星,对于景洋我真的很伤心,她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她跟夏羽在一起,夏羽对她很好,我也放心,我只是想在她身后默默地守护她,不管我的日子还有多少,难道她连这样的权利都不想给我吗?”余彦难过地说。

“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她不是那样的人,唉,现在可怎么办,你都跟郑佳莹说完了,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总不能跟她说你发错了吧,那明天你去上班她能挠死你。”田星真是跟余彦有上不完的火啊,才一会不在他就捅出篓子了。

“那你说怎么办?”余彦也没了主意,可怜巴巴地看着田星。

“只好你先跟她谈着,等过几天就说你们不合适,再分。”田星搜肠刮肚也只能想出这么个主意了。

“这是不是有点残忍?”余彦觉得于心不忍。

“从残忍你能怎么样,祸是你自己闯的,自己去收拾干净吧。”田星说完就去洗漱了。

余彦开始不搭理景洋了,开始的时候景洋只是以为余彦耍脾气,过几天就好了,但是过了好几天,余彦还是不理她,这让景洋有点慌了。

余彦不是生气,生气也是一时的,生气过后,他剩下的只有难过,和伤心。

可是这些情绪景洋哪里知道,她一直天真地以为,他们做不成情侣,还可以做很好的朋友,她却不知道,有几个人愿意甘心情愿做朋友。

余彦还真是跟郑佳莹好上了,余彦虽然是做戏,但是也很逼真,景洋就真的以为余彦也喜欢上了郑佳莹。

不方便的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余彦还不理景洋,让景洋觉得很有挫败感。

景洋也跟余彦道过谦,余彦也只是哼哈答应了,但是并没有对她的态度好转,田星每天在他们俩中间,也觉得难做人。

景洋的心里委屈死了,也恨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说那些,简直就是自己找事,怨不得别人,好在她跟夏羽又和好了,还能有个说话的,刺猬每天都见不到人影,不知道天天去哪疯了。

日子无聊的要死,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尴尬,简直要命啊。

但是从那天开始,她的生活不再无聊了……

事情是因为周莉引起的,那天田星放假,又跟周莉约会,半道下起了雨,正好是在家附近,田星就寻思偷偷地把周莉领回家,等他们下班再带她走,别人也不会发现,于是他们就上了楼。

周莉在房间里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跟田星说着小情话,俩人玩的还挺好,就在这时候门开了,田星吓的够呛,心想不可能啊,余彦和景洋都在上班,怎么能回来呢,结果田星出去一看,回来的是刺猬,景洋给她配的钥匙,她也有好几天没回来了,一进来就大声骂着,“大爷的,走半道下雨了,老娘又没带伞,只好打了个车,这么近的距离还得打车,他也不说少收我点钱。”

田星没敢让周莉出来,跟刺猬说了两句话又进卧室了。

“她怎么也在这呢?”周莉不知道刺猬也住在这,想来她跟刺猬积怨很深了,一听到她说话周莉就在心里幻想着给她俩嘴巴。

“她来玩几天,没地方住,就住这了。”田星含糊地说。

“什么叫没地方住就住这了?她不会自己找个旅店住吗?”周莉不满地说。

“我说你小点声,别让她听见了。”田星小声地提醒着周莉,把门关的紧紧地。

“这是你租的房子,就连景洋和余彦都是借住的,我凭什么要小点声,不服气让她搬出去啊,我是你女朋友,是,她们都看不上我,但是也轮不到她们来管我吧,这是我男朋友租的房子,我想说多大声就说多大声,谁敢管我!”周莉一看就是憋在心里这口气太久了,不知道怎么发泄了,有田星在她想刺猬也不能对她怎么样,越说嗓门越大。

刺猬开始的时候没有听到,后来她隐约听见有人说话,还是个女的,还以为田星藏了姑娘,但是这声音越听越耳熟,她关掉音乐,竟然是周莉,在那骂骂咧咧的,刺猬哪能受得了这个气,她冲出卧室,粗暴地打开田星卧室的门,果然,坐在那的是周莉。

周莉其实看到刺猬来势汹汹的样子有点怂了,真正面对刺猬的时候她还是有点害怕,毕竟刺猬的实力不容小觑。

“臭婊子,你他妈在这说谁呢?”因为田星在,刺猬还是顾及他的面子,没有一个耳光抽过去。

“我说谁谁心里还没数吗?这是田星租的房子,你凭什么住进来?”周莉站起来,不卑不亢地看着刺猬。

刺猬一听这话把矛头指向了田星,“怎么,田星,我住在这你有意见了?”

“没有,你别误会。”田星眼看着一场战争在所难免,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两边说好话,左右为难。

“田星都没有意见,你算个屁?”刺猬压根就没看得起周莉,要不是田星在,说什么都要抽她俩嘴巴。

“我是他的女朋友,你说我算什么?”周莉反抗道。

“女朋友?我记得那次看见你的时候你正给别人当小三呢,这怎么又成田星女朋友了?你本事还挺大呢,怎么勾引的他啊?长本事了啊,小三当够了吗?这职业好啊,挣的还多,你应该在你身上挂个牌。”刺猬毫不留情地把周莉的伤疤一层一层地揭下来,她觉得特别爽。

“刺猬,你别太过分了,我知道你一直看不上我,上学的时候就是,我也忍你很久了,你别逼我,把我逼急了我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周莉狠歹歹地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