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打地铺

作者:小花 字数:354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哪会饿着啊,你真不用担心我,你明天走,今晚就住这吧,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景洋乐颠颠地说。

“我住你这?往哪住啊?”夏羽也没寻思那么多。

“当然是咱们俩住一屋了。”景洋说。

夏羽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景洋也看出来了。“想什么呢你,我打地铺。”

“嗯,可是先说好了啊,你不许对我做什么。”夏羽紧张兮兮地说。

“恩呢,只要你不勾引我,我就不对你做什么。”景洋让田星买了些菜回来,亲自下厨做起了菜,这些天锻炼的景洋也做得一手好菜了。

夏羽在旁边一个劲地夸景洋真是个贤妻,给景洋夸的都找不到北了。

“夏羽你总算是来了,景洋想你想的天天挠墙。”田星说。

“去你的,我什么时候挠墙了。”正说着,余彦也过来了。“那个什么,郑佳莹的东西落我这了,说一会过来拿。”

“正好啊,你让她在这吃。”景洋说。

“哦,好。”余彦走出厨房,给郑佳莹发短信。

“你说,他们两个也真是的,经常发短信沟通,连个电话都不打。”田星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郑佳莹多害羞啊,你以为都像你呢。”景洋反击道。

“她是谁啊?”夏羽倒是好奇心膨胀了。

“是我们一起实习的一个女生,跟余彦关系挺好的,我跟田星就觉得她喜欢余彦,你别跟他说哈,只是余彦迟钝,还没有感觉到,一会她来了你就看见了,特清纯一小姑娘。”景洋说。

菜都做好的时候郑佳莹来了,她看到有陌生人还挺不好意思的。“你别不好意思,这是我男朋友,夏羽,这是我们一起实习的,叫郑佳莹。”景洋介绍了一下。

“别客气了,坐下吃饭吧,就把这当自己家。”余彦招呼道。

夏羽好不容易来一次大伙都挺开心的,也喝了不少酒,郑佳莹酒量是最差的,喝了两杯就不行了,那脸红的,看着就觉得好笑。

“佳莹,你这酒量也真不行啊,还得练啊。”田星打趣地说。

“田星你能不能少跟佳莹说话,你不知道她怕你啊。余彦,你把她扶你屋去吧,我看她好像要倒。”景洋跟田星交换了一个眼神,田星立马心领神会。“对啊,反正你不喝酒,也吃饱了,赶紧下桌,我们几个坐在这还怪挤的。”

“靠……”余彦被他们说的无语了,就把郑佳莹扶到了他的房间,郑佳莹躺在余彦的床上,“我都没喝过酒,我酒量差到你根本想象不到。”事实证明,果然如此,她已经快要说胡话了。

“嗯,我看出来了,你就在这躺着吧。”余彦说着就要出去。却被郑佳莹给拦住了,“你别走。”

“我去跟他们说会话,很久不见了。”余彦简直太迟钝了,这么好的机会他都没有开窍。

“余彦,我喜欢你……”郑佳莹没有想那么多,这么轻易地就表白了,倒是把余彦弄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喝多了,赶紧睡一觉吧。”

说完余彦就出来了,又去跟他们说话。

“我说你,你怎么出来了?”田星问。

“我在里面呆着多怪啊,她有点喝多了,在那说胡话呢。”余彦挠了挠头。

“说的什么啊?”景洋赶紧凑上去问。

“她说喜欢我,简直不可理喻,这孩子的酒量太差了。”余彦还没当回事,气的景洋和田星真想上去给余彦一拳。

“余彦啊,你那智商都哪去了?你也不想想,就郑佳莹那个性格,她能随便轻易表白吗?酒后吐真言你到底知不知道啊?你怎么那么笨啊。”景洋说。

“她不会说的是真的吧?”余彦恍然大悟。

“靠……”景洋和田星觉得好无力,景洋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了,她当初是怎么跟余彦相处的。

“就算是真的我们也不可能啊。”余彦低着头说。

“为什么?”三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为什么你们还不知道吗?我可是有病的人,什么都给不了她。”余彦说。

这回没有人说话了,也没有人再劝了,这是个很沉重的话题,他们不知道怎么安慰余彦。

“吃的也差不多了吧,收拾收拾吧。”

气氛有点沉闷,夏羽和景洋收拾着厨房,田星和余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郑佳莹一个人躺在余彦的床上,她很清醒。

后来是余彦去把郑佳莹送回家的,那时候郑佳莹的酒劲已经过去了,但是她清楚地记得她跟余彦说过什么,很不好意思,也没再提那个话题。

夏羽留在景洋房间里睡的觉,景洋没有打地铺,他们睡在了一张床上,但是中间有个三八线,一晚上谁都没有越界,景洋跟夏羽在一起心里是有安全感的,她知道夏羽也是个传统且负责任的男人,所以她很安心。

早上起来的时候夏羽还在沉沉地睡着,景洋给夏羽准备了早餐,又跟田星请了假,说不去上班了。

夏羽醒来的时候看到景洋正在床边坐着,等着他醒来。“你醒啦,去吃点饭吧。”

夏羽一把拉过景洋,让景洋躺在他身边,“我也想跟你们住,不想去实习了,这样真好,每天早晨起来都有早餐,不像我一个人住在那,都没有人管我。”夏羽撒娇地说。

“好啊,那你就留下来吧,别去工作了,以后我养你。”景洋蹭到夏羽身边,跟他相拥。

“唉,不行啊,我要赶快赚钱然后把你娶回家,这样你天天都可以给我做饭了,想想都觉得幸福啊。”夏羽美滋滋地说。

“难道你娶我就是为了让我给你做饭的吗?”景洋气呼呼地问。

“才不是,我是真的想娶你,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家,我们养个小狗,然后你再给我生个小孩,我们一家四口太幸福了。”

“快点起来吃饭吧。”景洋把夏羽揪起来,“你去吃,我铺床。”

夏羽听话地去吃饭,景洋觉得自己像个小女人那么幸福,满脸的笑容干着家务,这时电话响了一声,景洋找了半天,原来是夏羽的电话,她拿着电话想去找夏羽,顺便扫了一眼手机屏幕,是一条短信,这一眼不要紧,来短信的竟然是邹婷婷,她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然后她打开了短信,邹婷婷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五雷轰顶也就这个感觉了,景洋觉得自己快要缺氧了,她的大脑高速转着,邹婷婷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现在在一起吗?

景洋呆呆地坐在床上,此时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夏羽,她一直是相信他的啊,可是她现在竟然不知道要不要继续相信下去了,他们之间的信任又能维持多久呢。

夏羽吃完了饭进来,看到景洋拿着他的手机呆呆地坐在那,心里泛起了嘀咕。“怎么了你,拿着我的手机干什么?”

“你自己看。”景洋把手机递给夏羽,夏羽一看是邹婷婷发的短信,再一看内容,“她什么意思啊?怎么没头没脑发了这么一条短信?发错了吧?”夏羽随手删了短信。

“你在问我?”景洋冷冰冰地说。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会是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吧,我跟你说,我跟她没有联系,之前发生的我也跟你坦白了,你信不信我是你的事。”夏羽坚定地说。

“夏羽,你总说让我相信你,可是你告诉我,我该怎么相信你,一大早晨发来这么一条短信,你还装的这么无辜,你们是不是已经住在一起了啊,你是不是告诉她我们分手了?哦,不对啊,她连小三都可以做,看来你还脚踏两条船啊。”景洋已经丧失了理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东西。

“景洋你要是这么说话就没劲了。”夏羽也被景洋激怒了。

“那你告诉我什么有劲?从实习开始到现在有大半个月了吧,你才来一次,你之前不是说要每周都来吗?这次来也是匆忙就走,看来是那边有你放不下的人啊。”景洋毫不留情。

夏羽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分辨,景洋在气头上,看来是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了,他干脆什么都不解释了,拿起自己的东西摔门而出。

夏羽走了之后景洋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大声地哭了出来,她觉得自己真可怜,心心念念地盼着夏羽来,没想到竟是这样令她难过的结果。亏她一直以来把夏羽当成好男人的典范,看来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变的。

余彦开始躲着郑佳莹,有意无意的。郑佳莹看在眼里,她后悔死那晚说的话,但是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也收不回去。

田星也都看在眼里,他也不知道余彦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是因为自己的病呢,还是他根本就对郑佳莹没有感觉,按照他对余彦的了解来看,余彦也是个痴情的人,看来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放不下景洋的。

但是感情的事,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别人根本插不上嘴,所以田星也不好说什么。

越是沉稳内敛的女孩往往是最勇敢的,表面上咋咋呼呼的也许到了关键时候反而没有了主意,在余彦躲了郑佳莹几天之后,郑佳莹终于沉不住气了。有一天下班的时候她把余彦拦住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