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做狠心的事

作者:小花 字数:360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去趟卫生间。”牟雪听到向阳的名字忍不住伤心,找个借口出去了。

“我去看看她,你们先吃。”芳姐走出包间,果然在卫生间门口看到牟雪,她强忍着眼泪。

“想哭就哭吧,我知道你还放不下。”芳姐拍了拍牟雪的肩膀,牟雪的感受芳姐都能芳姐,毕竟他们从在一起开始芳姐就一直看着,她知道牟雪是个念旧的人,一定不能这么轻松地就把向阳忘记,但是向阳呢,凭芳姐对他的了解,他是个挺狠心的人,如果是他爱的人,他会死活忘不掉,会付出自己的所有,但是如果是他不爱的人,他的狠心一般人受不了,他不会说伤害人的事,但是会做狠心的事,对牟雪就是。

“芳姐,我想他,我每天都在想他,但是我知道,他从来都没爱过我。”牟雪说着说着就笑了,也许是觉得自己很可笑吧,明知道向阳从来都没有爱过她,为什么还要把自己弄成这样呢,明知道向阳说喜欢她都是假的,为什么还要执意跟他在一起呢,也许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吧,怨不得别人,但是谁说过,愚蠢的爱最深刻,她的爱就是愚蠢的,她的爱不计后果,所以这爱情也深刻,好像刻在了骨头里,她甚至能听到刻刀划过骨头所发出的声音,血淋淋地刺耳。

“牟雪,其实我一直都没告诉你,向阳走之后联系我了。”芳姐本来不想跟牟雪说的,但是看到牟雪这么难受,她还是想着,如果牟雪能知道些向阳的消息会好过点吧。

“什么?他联系你了?他现在在哪?他过的好吗?”芳姐的话让牟雪吃惊的不得了,原来向阳还是没有做到绝情,起码没有想把这里的事彻底忘掉。

“他过的很好,那次唱歌比赛他得了冠军,现在加入了一个公司,公司很看重他,说要帮他出专辑,他的愿望就要实现了。”芳姐倒是很羡慕这样的向阳,可惜她这辈子是不会去追求梦想了,她现在只求安逸。

“真的吗,他真的过的很好吗?那我就放心了……”牟雪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她日思夜想的人啊,终于有了他的消息,哪怕见不到,她也能稍微安心一些,不求什么,只求能看着他一点一点地走向成功,只求能多知道关于他的消息,她也觉得足够了。

“你不用担心他,他不联系你们有他的道理,也许他等着他成功那天,会出现在你们面前的,他让我转告你,他说他对不起你,希望你好好生活,他还说,爱情不是生活的唯一。”

“爱情不是生活的唯一,呵呵,这真像他说的话啊,他果然还是对我没有感情了,我会放下的,我也会记住他说的话的,好了芳姐,我们回去吧,难得聚一聚,别扫兴了。”牟雪说完擦干了眼泪跟芳姐进去了。

一进去就看见大家伙疯脱形了,除了余彦,每个人脸都红红的,今天可真都是豁出去了,每个人都不少喝。

“你们终于回来了,还以为你们走了呢。”余彦小声跟芳姐说,“田星和刘玉雯都喝高了。”

“田星我告诉你,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对你好,不信你就走着瞧,你的女朋友一定一个不如一个!”刘玉雯又干了一杯。

“刘玉雯我也告诉你,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女人永远是新鲜的最好!”田星也干了。

“我靠,他们两个就是这么喝的?不醉才怪呢。”芳姐简直被他们俩给惊呆了。

“田星我就问你一句,你爱过我吗?”刘玉雯不服气,固执地问。

“爱过,我田星爱过你刘玉雯,我他妈爱过你!”田星越说越激动,景洋想插嘴,却被芳姐的一个眼神给憋回去了,芳姐的意思是让他们有什么说什么。

“田星,我到现在都忘不了你你知道吗?我没有一天不想你,我有多恨你就有多爱你,你知道吗?”刘玉雯简直是歇斯底里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他妈都知道,要不咱俩今晚开个房?”田星笑的很淫荡。

“去你妈的,跟你开房我觉得恶心,你给我滚,滚远点。”刘玉雯说。

“我可不是要滚了吗,这回你就看不到我了,眼不见心不烦,终于是成全你了。”田星已经喝的有点神志不清了。

“行了田星,你少喝点吧,一会我怎么把你弄回去啊?”余彦有点犯愁了,田星现在几本已经没法自己行走了。

“还回什么家啊,今晚都住宾馆去,谁也别回去,来,你们都喝成这样了,我还没咋的呢,咱们清醒的喝一圈。”牟雪把酒满上。

“来敬我们一起走过的青春。”

“敬景洋和夏羽白头到老。”

“敬牟雪事业有成。”

“敬芳姐早生贵子。”

“敬田星不再花心。”

“敬余彦身体健康。”

“敬刘玉雯另寻新欢。”

大家你一杯我一杯,一直敬的没话说了,就干喝,桌子上的菜没有怎么吃,酒倒是不少喝,就连芳姐这好酒量都有点支撑不住了。

“就要散了,虽然离得不远,但是再聚到一起也难了,难了啊。”牟雪看他们已经不行了,索性自己敬自己。

那晚谁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喝到谁都走不了路,最后余彦找了几个人帮忙,才把他们都弄到宾馆去。

也许这样的日子,以后真的再也不会有了……

刘玉雯先走了,要去找房子,她走的时候只有景洋送她,没告诉别人。分别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伤感,因为她们知道,真正的友情是不会因为距离而变远的,刘玉雯还会有回来的一天,她们终会相见。

景洋在空荡荡的宿舍住了几天,然后也轮到她走了。

她把东西都打包好,田星雇了车,一起给拉走,她走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宿舍,然后关上了门,其实离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结束了熟悉的生活,过着新的日子,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到了住的地方,景洋先是把卫生都收拾个遍,然后买了些日常用品,这样一弄,倒也是很像家的感觉,让田星和余彦连连称赞,家里还是得有个女人才好。

主卧大,放了两张单人床进去,景洋住在次卧。

“真是可惜啊,你们这对好基友竟然不住一张床,没的戏看咯。”景洋装腔作势地说。

“我说你那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就不能有点健康的东西吗?”田星说白了一眼景洋。

“拜你所赐,我脑子里还能放下什么健康的东西啊,本来人家是个单纯的小女孩,就是跟你玩的时间长了才这样的,你还好意思说我,我没管你要精神损失费呢。”景洋把自己的不单纯不健康都归功给了田星。

“那你以后可有的学了。”田星被景洋说的无言以对了。

“对了,你跟周莉最近怎么样了,也没听你提起过。”景洋冷不丁想起来。

“我哪敢在您面前提啊,我可是怕你啊,发飙的时候跟个母老虎一样。”田星可是不敢招惹景洋。

“得了吧,你们爱咋样咋样,黄了才好呢。”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啊?”好歹也是这么长时间的朋友了,景洋也真够狠心的了。

“你们分开了你才能好。”景洋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就回屋收拾了,田星在那琢磨了半天。

明天就要去公司实习了,景洋准备早点睡觉,去卫生间洗漱,灯开着,门也没关,景洋就闯了进去,没想到眼前竟是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的田星在刷牙。

“啊!”景洋大声地叫着。

“叫什么啊,看你没见过市面那样。”田星用一种特别瞧不起的眼神看了景洋一眼。

景洋的喊声把余彦给叫来了,“怎么了?”

景洋刚想说田星太不检点了,竟然穿这么少在她面前晃,回头一看余彦也是这装扮,她突然觉得好无力……

“算了,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吧,我是管不了你们了,只要我穿的多就行了……”景洋悠悠地说。

田星刷完了牙,“其实你就算穿的少也绝对安全,这点你一百个放心。”田星说。

“流氓,快点,我要洗漱,今晚都早点睡。”把田星赶出去,景洋很快洗漱完,躺在床上,新的生活既陌生又刺激,不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不过还好,一路上有田星和余彦的陪伴,不会孤单,不会寂寞,景洋对未来的一年还是很期待的,希望命运不会再捉弄她,她不求荣华富贵,只求在有生之年,过着平安满足的生活。

第一天上班他们就迟到了,景洋明明记得定好了闹钟,但是早晨却没有响,她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黑……

“快点起来,迟到啦!”景洋推开主卧的门,把正在熟睡中的田星和余彦推醒。

“干嘛?”田星睡的口水都流出来了,想必是做了美梦。

“你看看都几点啦,迟到啦,死定了死定了,你们快点。”景洋赶快去洗漱,但是两位老人家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景洋都收拾好了便坐在沙发上等,他们俩可到好,慢吞吞的,气的景洋直跺脚。“你们两个能不能有点时间观念啊?”

“大姐,你要是着急就先走,反正都迟到了,早去晚去不都是一个结果吗?”田星慢悠悠地说。

“成,我就在这等你俩,有什么后果一起承担呗。”景洋也豁出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