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她看不透他

作者:小花 字数:367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喝多了,我替他喝吧。”景洋把杯子满上,举起来就要喝,却被夏羽抢下来,酒洒了大半。“不用你替我喝,我要自己喝。”

夏羽强打气精神,举起杯,“你过的好吗?”

邹婷婷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笑了笑,“就那样吧,你呢?”

“我啊,挺好的。”夏羽有好些话想说,但是话却哽在了喉咙,他只好举起杯,干了。

邹婷婷也干了,然后起身,去了别桌。

景洋看着夏羽失落的样子,心里很不好受,看的出来,邹婷婷必定是夏羽的前女友,夏羽连看她的眼神都不正常,景洋有些吃醋,但是什么都没有问,她只看到夏羽一个人在那里空洞洞地望着前面,不知道他在想着什么。

过了一会夏羽站起来,也没有叫上景洋,一个人下了楼,景洋跟在他身后,景洋头一次觉得眼前的夏羽是陌生的,她看不透他,甚至,她不认识他。

夏羽一直走,一直走,沿着河边,走过去,又回来,景洋便一直远远地跟着,从天亮一直走到天微微黑了,景洋终于受不了了,冲到前面去,拦住夏羽。“你要走到什么时候,你不回家了吗?”

此时夏羽已经醒酒了,“景洋,她是我上学时的对象。”

“我看的出来,你还对她念念不忘吗?”景洋还是问了这句话,她怕听到夏羽的回答。

“我不想骗你,两年过去了,我以为我忘记她了,但是当我今天看见她的时候,我做不到像个老同学那样,喝完酒就算了,总觉得心里难受。”夏羽说。

景洋没有再接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转过身,背对着夏羽走了,她觉得窒息,她要赶快离开夏羽。

景洋回家后躺在床上,她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手机就放在身边,她似乎在等着什么,也许是一个电话,也许是一条短信,不管是什么,只要是有关夏羽的就好,但是,什么都没有,就在景洋要睡着的时候,电话响了,她赶快拿起电话,却是余彦的来电。

“余彦,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景洋问。

“景洋,谢谢你们。”余彦的声音有些哽咽。

“谢什么啊?莫名其妙的。”景洋有点被余彦搞晕了。

“我妈不小心说走嘴了,在我住院的时候你们都给我拿了钱,谢谢你们。”余彦说。

“你还是知道了,我们当时不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了会不好意思,会不接受,朋友嘛,这是应该做的,如果有一天我们遇到了困难你也会帮助我们的,别想那么多了。”景洋安慰他说。

“嗯,你在家怎么样?开心吗?”余彦问。

“我……不开心,今天我跟夏羽去参加他们的同学聚会,遇见了他高中时的女朋友,然后夏羽喝了很多酒,一直闷闷不乐,他说看见她之后,做不到像个老同学那样喝完酒就算了,他说他心里难受。”景洋委屈地说。

“你们闹别扭了?”

“算是吧,反正我不想理他,他在我面前竟然把这种情绪表现的这么淋漓尽致,真是一点都没在乎我的感受。”景洋说着说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你想听实话吗?”余彦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实话?”

“其实他这样是正常的,就好像每次我看到你,也不会把你当作老同学,心里总会有些涟漪,但是也许不是爱了,只是那种深刻的感觉曾经刻在心里过,不轻易忘记。”余彦说的相当认真,却让景洋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景洋,如果你觉得在家闹心,可以来我家玩,我妈说给你做好吃的,还有啊,我家的小狗你还记得吗,都长的好大了,现在是大狗了,过几天就要下崽了,你想不想看啊?”余彦说。

“你知道我最喜欢狗,你这是赤裸裸的诱惑我。”景洋也有很久没去过余彦家了,虽然他们分开了,但是毕竟也是朋友,景洋就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景洋只跟父母说出去两天,买了票直奔余彦家。

余彦家是农村的,景洋下了车还要再倒一次车,再下车的时候,余彦已经在那等她了。

“你还真是说来就来啊。”余彦开玩笑说。

“怎么,是你自己诱惑我来的,我来了你还想赶我走啊?”

余彦想接过景洋手里的东西,但是景洋躲开了,余彦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不能让他做苦力。

“我妈都给你做好几个菜了,就等你来呢。”很快到了余彦家,景洋也真是很久都没来了,余彦妈看到景洋来赶紧迎过去,“坐车累了吧,快去坐着,饭马上就好。”

“阿姨还是那么热情啊。”景洋本来想帮忙做点什么,但是被余彦妈给按在屋子里,不许去厨房。

“我妈一向这样,对了,跟夏羽怎么样了,联系了吗?”余彦说。

“没有,他没找我,我也没找他,算了,不找我拉到,我也不找他。”景洋赌气地说。

“该让步的时候就让步,给他点时间吧,他会想通的。”余彦说。

“好啦,好不容易出来呆两天,不想提这些了,本来就够烦的了。”景洋说。

“嗯,那就不提了,对了,田星还说要来呢,听说你来了他说他也来。”余彦说。

“什么时候啊?”景洋这些天没见到田星还真是有些想他了。

“他说今天能来,但是不用等他吃饭。”

“饭好了。”余彦妈把桌子放好,菜和饭都端了进来,好丰盛啊,要不是景洋来,他们家一定不会做这么多好吃的。

“阿姨,您破费了。”景洋看着这些菜其实有点心酸,阿姨还真是把她当成贵客来款待啊。

“这有什么破费的,你帮了余彦那么多,这些都是应该的。”余彦妈感激地说。

“阿姨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虽然我跟余彦不在一起了,但是我帮他也是理所当然的,您千万别觉得亏欠,总之谢谢您的款待了。”景洋给余彦和余彦妈盛了饭,然后开吃。

“一直以来就觉得铁锅做菜好吃,现在已经很少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了。”景洋对余彦妈的手艺赞不绝口。

“你爱吃就行,赶明个想吃了就过来,阿姨给你做。”余彦妈看到景洋爱吃,她也高兴,一个劲地给景洋往碗里夹菜。

“阿姨您也吃,不然我都不好意思吃了。”景洋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说。

“阿姨最喜欢你了,你不能跟余彦在一起,真是遗憾……”余彦妈一直都把景洋当儿媳妇对待,天不遂人愿啊,两个人还是走到了这个地步,虽然还是很要好的朋友,但是感觉可不一样啊,朋友是朋友,媳妇是媳妇,不可以相提并论。

“妈,你就别说这些了。”余彦赶快阻止了她。

“好好好,不说这些了。”

都快吃完了,田星来了,他一看到一桌子的菜立刻放下行李自己去拿了个碗坐那开吃,他没事的时候就来余彦家,拿这当自己家,从不把自己当外人。

“喂喂喂,你倒是不客气啊,谁让你吃了,这些菜是阿姨给我做的,没你份啊。”景洋拿眼睛横了横田星。

“我可告诉你,我来这的次数比你可多多了,这就是我的第二个家,你别跟我得瑟啊。”田星一顿狼吞虎咽,像两天没吃饭了一样。

“你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景洋看田星那个没出息的样就想笑。

“不行,我怕你都给我吃了,先下手为强。”

田星也的确吃了不少,有两个菜都见底了,都吃完了,景洋去刷了碗,然后田星开始坐在炕上掏出大包小包的东西,都是给他们带来的吃的,看的景洋直咽唾沫。

“有没有我的份啊?”景洋问。

“看你表现,就看你刚才对我的态度是没有你的份,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田星很少能这样跟景洋说话,从来都是被景洋给治住,这回给他爽坏了。

景洋抢了几样吃的去了余彦的房间,呆了一会余彦和田星也过来了,三个人躺在一个炕上,景洋在中间。

“阿姨呢?”景洋问。

“我妈去我姥姥家了,说让咱们在家说说话。”余彦答。

“要我说啊,咱们三个今天就住这吧。”田星提议。

“你要干什么?”景洋警惕地看着田星。

“大姐,你想什么呢,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有任何非分之想的,要说余彦还有点可能对你有点旧情,我的话,你就死了这份心吧。”田星把景洋说的哑口无言。

“我靠,田星你现在嘴巴真毒,早晚有一天你会把你自己毒死。”景洋说。

三个人说着说着就犯困了,不一会都睡着了,等景洋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景洋把他们俩叫起来。“这一觉怎么睡到这时候了。”

“几点了?”余彦揉了揉眼睛。

“七点多了。”景洋看了看手机,果然还是没有关于夏羽的消息,她的心凉了半截。

“咱们把被铺好吧。”景洋弄醒了田星,然后把褥子和被都铺好。睡了一下午,三个人都睡不着了,干脆躺在那说话。

“咱们三个有多久没好好地躺一块说说话了?”余彦话说的有些惆怅。

“好久了,我记得刚上大学那会,经常去足球场的草地上躺着,田星总是调戏旁边的妹子。”景洋又回想起当时,三个人经常在一起,后来田星终于泡到了刘玉雯,然后就是四个人一起望着天,可是那样纯净的感情,竟再也回不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