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两人之间的事情

作者:小花 字数:323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莉,其实我也没有忘记你,如果可以,我们重新在一起吧。”田星认真地说。田星说这话也不知道是真情流露还是看周莉可怜一时之间起的怜悯之心,反正这话是说出来了。

“可是他们都不喜欢我,你跟我在一起只会让他们冷落你,这样你也愿意吗?”周莉没有想到田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她并没有马上答应,想让田星好好地考虑考虑,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本来两个人在一起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无关其他人,但是他们却是不一样的,在一起变的这么不容易,还要考虑其他人的感受,周莉觉得这一切都这么可笑。

“我不怕,他们会理解我的,我怕错过了你,我从此以后不会再爱上别人。”田星轻轻地拥周莉入怀,周莉倚在田星坚实的肩膀上,眼泪顺着眼角淌下来。

把周莉送走之后,田星慢吞吞地上了楼,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忐忑,他也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周莉,如今他们又和好了,别人难免会说闲话,田星也有些后悔,刚才太冲动,看到周莉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动了恻隐之心。

回到宿舍,余彦已经不玩了,破天荒地躺在床上看试题,“你回来啦,跟她说什么了?”

“你还知道看题呢,不是说到时候抄景洋的吗?”田星爬上床。

“我跟她的学号是挨着,但是我怕有变动,还是背点吧,我问你呢,你们说什么了,她还来找你干什么啊?”余彦显然对周莉来找田星不是很满意,多大的脸啊,还来,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我跟你说你可别说我啊。”田星心虚地看了余彦一眼,虽然他知道他说完了余彦一定会说他,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不被骂的希望……

“嗯,我保证不打死你。”余彦放下试题,用一种特别复杂特别难以捉摸的眼神看着田星。

“她来,说她忘不了我。”田星没敢多说,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余彦已经面带杀气了,好像马上就能从枕头地下抽出一把刀架在田星的脖子上一把解决了他的小命。

“不要脸,都什么时候了还说忘不了你,她就忘了以前了?贱人。”余彦恨恨地说,要是周莉在他眼前他说什么都要给她一耳光。

“你先别急啊,我说完了你再一起急也不迟。”田星哆哆嗦嗦地说,现在就激动有点太早了,一会说完了有的好激动的。

“怎么,你别说你又跟她好了。”余彦坐起来,拿着手里的枕头就要砸田星,他觉得一个枕头不行,想在里面再塞块砖头。

“嗯……”田星像个小老鼠一样躲躲闪闪地看着余彦,他觉得余彦马上就要爆发了,他现在很想拿起手机先打个110什么的放那,有警察叔叔监督余彦可能还会下手轻点……

“我说你怎么那么贱啊,是不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死绝了啊,你非要跟她和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周莉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发现你就是耳根子软,她一可怜起来你就找不着北了,田星,我真是小看你了,你说,我到底得说你点什么好?”余彦简直对田星无语了,没想到他们最后还是又搞到一起了。田星长的这么帅又不是找不到女朋友了,只要他想找,大把大把的好小姑娘就跟苍蝇似的冲过来,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余彦真的觉得特别无力……

“我现在其实也有那么一点后悔了,但是呢,你是没看到刚才周莉那个样子,感觉她现在也挺惨的,我也是不忍心。”田星无力地辩解着。

“得,我不说什么了,等景洋知道这事不往死里埋汰你。”余彦对景洋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她那么讨厌周莉,这个无孔不入的小三,景洋的正义感可是比余彦还要强啊,今天不把田星给埋汰死她是不会罢休的。

“我靠,你别告诉她啊,她要知道我死定了。”田星知道景洋视周莉为死敌,一定不会轻饶了田星,只好跟余彦服软,可怜巴巴地求着余彦,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为了一个女人难道要背叛全世界吗?

“纸包不住火,她早晚会知道,刘玉雯也会知道,她刚开始原谅你,你又整了这么一出,呵呵,等着她们把你五马分尸了吧。”余彦不理会田星了,继续看题。

事实上景洋果真马上就知道了,并不是余彦大嘴巴去告诉她,而是在田星把周莉送出去之后景洋看到了周莉。景洋并没有想跟周莉打招呼,她一眼都不想看到她,但是周莉却拦住了景洋,笑的一脸的星光璀璨。“这么巧啊。”

“你不是早就退学了吗,还来学校干什么?”景洋冷冰冰地问。

“我退学了就不能来了吗,我来是找我男朋友的。”周莉得意地说。

“你男朋友?哎哟喂,真是不容易啊,真是念旧啊,还知道来母校找男朋友,你是存心来恶心我们的吗?这要是让田星知道了,也够刺激他的吧,你居心不良啊,对了,芳姐现在跟她老公还挺幸福的,把酒吧工作辞了,那你作为他们的小三,怎么样啊?估计这个学生也不能怎么有钱吧,真是难为你了。”景洋冷笑了一声,说完了心里还真是痛快。

“呵,你还真是关心我啊,不过呢,这个你不用操心,因为我的男朋友就是田星啊,他说他还忘不了我,我不忍心看见他日夜思念我,正好我也忘不了他,说起来我们也算是般配,祝福我们吧。”周莉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景洋一个人在风里凌乱,她气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看着周莉趾高气昂的样子真是恶心死她了,她半天才消化完刚才周莉的话,景洋这口恶气不出来简直能憋死,她来到男生宿舍,看到楼长不在,她蹭地窜进去,爬上楼,一脚踢开田星宿舍的门。

“田星你大爷的,你也真够贱的,我就不明白了,周莉有什么可嚣张的,不就是跟你和好了吗,至于跟我趾高气昂的吗,当初又不是从我手里把你抢过去的,田星你是怎么想的,你丫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我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窝囊气呢,她算是个什么东西啊,跟我大呼小叫的,不要个脸了!”景洋一进屋就叉着腰乱骂一气,田星被骂的也有些没面子,赶紧从床上下来,给景洋搬了张椅子,让她坐下。“怎么了,你是不是看见周莉了,还是她给你打电话了?”

“她给我打电话我接算啊,我看见她了,本来不想招惹她,看见她就恶心,她还非要跟我说话,然后就说跟你和好了,田星,你对得起我吗,你对得起芳姐吗,你对得起刘玉雯吗?你是不是饥渴难耐了,你要是实在忍不了了老娘给你找姑娘,什么样的都有,你至于找她吗,好马不吃回头草,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个什么货色!”景洋骂的口渴,拿起桌子上余彦的水杯一口气喝下了半杯水。

“我……你就别说我了,我心里也是乱的很,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她,刚才余彦也把我说了一顿,但是,感情这东西是勉强不了的,不喜欢一个人没法跟她在一起,喜欢一个人,也没法说不喜欢,不能口是心非,如果我对她没有情,也不会一时冲动跟她和好,其实我心里还是爱她的,尽管她曾经对不起过我,我还是可以原谅她,也请你们理解,我保证,不让她出现在你们的生活中,我跟她谈我们的恋爱,不烦你们就是了,你们可千万别因为这事不跟我玩了,那就得不偿失了。”田星低声下气地说。

景洋看到他那个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了,自责刚才说的话有点狠了,“算了,我就是把这口恶气发泄出来就好了,你跟谁谈恋爱是你的自由,只是有一点,别让她去招惹刘玉雯,我不想让大姐再搅进去你们那些破事,听见没?”

“听见了听见了,我一定告诉她,你就别生气了啊,回去好好背题,等考试结束了我请你吃饭。”田星好说好商量才把景洋送出男生宿舍,回来一摸脑袋,一头的汗啊,还好现在来的是景洋啊,这他都有些招架不住了,要是来的是刺猬,田星今天真的有可能就横尸在这了,余彦正好也就给他收尸了。

话说两头,刺猬参加完奶奶的葬礼,好几天都心神不宁的,夏向天这些日子一直陪着刺猬。

刺猬一反常态,整天说的话都是有数的,这让夏向天很不习惯,他宁可看到的是每天只知道骂人侮辱人的刺猬,现在她这样真是让他担心。

“刺猬,你说句话吧,你老是这样我心里都没底了,你有什么可以跟小的说,小的定会为您分忧解难。”夏向天像是一个讨好主人的小宠物,蹲在刺猬面前,一脸讨好的表情。

这样的刺猬让她很是担心,很少见她这个样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