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

作者:小花 字数:361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晚他把我叫到酒吧,他在台上唱了几首歌,然后下来,跟我聊天,你信吗,他当着我的面哭了。”余彦一说起来又想到那晚的境况,向阳伏在桌子上,哭的像个小孩,余彦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直陪着他。

“他为什么会去找你?”景洋心里难过,眼眶不知不觉红了。

“我也问他,为什么会来找我,他说,因为我跟你在一起过,他坐在我旁边,总觉得离你很近……”

“余彦你别说了,我受不了,是我对不起他,这辈子都还不清。”景洋望着天空,想把眼泪逼回去。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你最想做什么?”余彦问。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也不知道,可是没这种假设,时间过去了,就真的回不来了,余彦,你说对吗?”景洋的眼泪还是掉了下来,她擦干,眼泪却又流下。

“是啊,所以,我们都会开始新的生活,祝你幸福。”余彦认真地说。

“拜托,咱们两个怎么这么煽情啊,弄的跟老死不相往来了一样。”景洋破涕为笑。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怎么还把景洋给说哭了?”田星拍着球过来,拿过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了半瓶。

“要你管,老情人叙旧。”说完大伙哈哈大笑。

正说着话呢,刺猬的电话来了,景洋心里一哆嗦,也好几天没有联系她了,刺猬一定会怪罪下来,景洋想想就害怕,颤颤巍巍地接了电话,“刺猬,您老人家有何吩咐啊?”

“你下午有课吗?”刺猬却是异常的平静,让景洋有点蒙圈。

“没有啊,你有事找我啊?”景洋问。

“那你来我这吧,有事跟你说。”刺猬说完就挂了电话。

田星和余彦也没什么事,也想着好多天都没有跟刺猬聚一聚了,于是跟着景洋去了。

到了刺猬住的地方,门是敞开的,三个人走了进去,发现屋子里乱的很,像是被人打劫了一样。

“什么情况啊?不会是进小偷了吧?”田星赶快四处看看。

“没有,我在收拾行李,我一会的飞机。”刺猬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怎么说走就走啊,事先都不跟我们说。”景洋被刺猬惊着了,难道他们好多天没有理她她生气了吗,不能啊,刺猬也不是这样的人。

“是我奶奶去世了,我得回去一趟。”刺猬转身看着景洋,景洋才发现刺猬刚刚哭过,眼睛红红的,景洋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刺猬,一时间竟不知怎么安慰她才好。

“那你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景洋嘱咐她。

“嗯,我知道了,我就是心里难受,奶奶最疼我,我却连她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说着说着刺猬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你吃过饭了吗?”余彦问。

“吃过了,你们在这好好的,等我没什么事了再来找你们玩。”刺猬强露出个笑容。

“好。”余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不管说什么都不能安慰刺猬。

很快刺猬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她拎着行李走出房间的时候,夏向天也拿着行李出来了。

“你怎么也要走啊?夏羽知道吗?”景洋从没听夏羽说起过夏向天要走,看这架势连夏羽都不一定知道,否则夏羽怎么会不来呢。

“我呆在这也没什么事,我决定跟刺猬走,她一个人我不放心。”夏向天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人都惊着了,这还是夏向天吗,他什么时候变成一个怜香惜玉的好男人了,再看刺猬已经要昏过去了,她还没搞清楚情况呢。

“老娘还能出什么事吗,有什么不放心的?”刺猬说。

“你就带我去吧,正好我呆着也没意思。”夏向天说着拿过去刺猬的行李,下了楼。

“行啊刺猬,没想到你们才这么短的时间就培养出感情啦,刺猬你可要好好珍惜啊,夏向天虽然不正经点,但是那些都是表面,我看他没准真看上你了。”田星调侃地说。

“去你的,老娘现在哪有心情想着些有的没的,他没什么事跟着就跟着吧。”刺猬说着也下了楼。

“好了,你们别送了,我们走了,后会有期。”夏向天把行李放进出租车,跟大伙告别。

“你可要照顾好我们刺猬啊,她的后半生都交给你啦。”刺猬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刺猬回头做个了砍她的手势。

出租车很快开出了他们的视线,他们走后,景洋心里有些惆怅,原本热热闹闹的一群人,又走了两个,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让她心里当真有些难受。

刺猬和夏向天走后,景洋的生活归回平静,从前那些纷乱也都不复存在了,生活就是生活,当一些的闹剧结束之后,剩下的也只是暴风雨过后的平静。

很快便要期末考试了,整个学校都进入了紧张复习的状态,老师发下来了复习题,一本接着一本,都是要背的,课也少了,有时两天都没有一节课,但是大家都有分寸,也不敢随便出去玩了,都窝在宿舍背题,有时候也去图书馆占地方,走到哪里都是专心背题的人。

夏羽的学校也差不多,但是玩的时间还是有的,他有时会找景洋吃饭,用他的话来说,要考试了,营养要跟上,否则记忆力都不好,但是也不敢经常来打扰,毕竟复习才是头等大事。

对于考试,田星和余彦就看开很多,他们实在理解不了整天复习的同学,大不了挂科呗,挂了再补考呗,弄的那么紧张兮兮的,给自己添堵。

“这一天真是太无聊了,景洋她们整天就知道学习,咱们哥俩闲的都快长毛了,有时候想喝酒都不知道找谁了。”田星不满地嘟囔着。

“那就在宿舍打游戏呗,也没什么事可干。”余彦一边打着游戏一边说。

“诶,哥们,我又想谈恋爱了,我觉得大学的时间不能荒废,你想不想谈恋爱啊?”田星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余彦没有停下手里的游戏,他叹了口气,“谁愿意跟我这样一个病包子谈恋爱啊,万一哪天我撒手人寰了,留下人家做寡妇啊?”

“靠,你不能这么咒自己啊。谁说你会撒手人寰啊,竟说那晦气的话。”田星白了余彦一眼。

“你又不是不知道情况,我这病不好说,她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现在好只是暂时的,谁能说准以后呢。”

余彦的话让田星心里一沉,的确啊,景洋她们只知道余彦恢复的不错,但是也只有他们知道,余彦的以后还是个未知数,究竟会活多久,没人能说的准,这让田星觉得惆怅。

“今朝有酒今朝醉呗,想那么远干嘛,别说你有病,就是我们这没有病的,谁能说准就会活到老,万一哪天谁出个车祸什么的,不也挂掉了。”田星有时候会想这些问题,人的生命都是脆弱的,谁又能保证这一生不会出什么意外呢。

“靠,你怎么说一说就跑偏了呢。”余彦不理会田星,也不知道怎么了,田星最近经常会多愁善感,真让余彦受不了,他有病的都不想那么多,反倒是没病的杞人忧天。

“不是我……”话说到一半,电话响了,田星拿起来一看,竟是周莉的电话,想来周莉也很久没有跟田星联系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周莉,有事吗?”田星接起电话问。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你在宿舍吗?我在你宿舍楼下呢,你下来啊。”周莉说。

田星挂了电话,跳下床下了楼,到楼下的时候,果然看到周莉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坐在花坛边上,她的头发散开来,竟如田星初见她那般纯净,但是那仅仅是初见,经过了这些事,周莉倒也不复当年的样子了,虽然外貌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田星能深刻地体会到她的改变,这让田星有时想起来会心酸。

“你怎么来了,好久不见了。”田星在周莉身边坐下。周莉仔细打量着田星,他并无变化,仍然是英俊的不像话,只是这英俊里却带着些许的颓废,让周莉难免心疼。

“我在这附近工作,今天没什么事,老板放我假,我就来看看你,你还好吧?”周莉看着田星,竟有一些恍若隔世的感觉。

“还是那样呗,你做什么工作呢?”田星问。

“我啊,打工呗,田星,你还在怪我吗?”周莉楚楚可怜地看着田星。

“这说的什么话,我早就不怪你了。”田星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不去看周莉。

“其实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田星,谢谢你对我那么好,是我辜负了你,也对不起刘玉雯,人总是要长大的,经过了这些事我也长大了,只是长大的感觉,还真是挺痛的……”周莉释怀地一笑,田星却又开始怜惜她。

“你现在有男朋友了吗?”田星问。

“没有,经过这么多事,我发现,我最爱的那个人,还是你,我承认,之前那个男人很有钱,我跟他也是为了钱,他给我买了很多昂贵的东西,他对我很好,但是,他最终却没有承认我,我在他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玩伴,多么可悲,这么久以来,只有你对我最好,你为了我可以背叛所有人,我承认,我忘不了你……”周莉越说声音越小,田星侧过头认真地看着周莉的侧脸,眼前不是那个跟着别人走的女人,这只是一个他深爱过的女孩,可是眼前的她竟这样无助,田星试探地握住周莉的手,周莉并没有反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