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对不起的人多了

作者:小花 字数:341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跟你说,田星,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向阳,你知道吗?他是为了我来的,为了我也受了不少委屈,他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人,却因为我受伤害,后来,我认识了夏羽,就把他推给牟雪,也不问他是不是能接受,好像只要我过的好他可以委曲求全,你说,我怎么这么不是人啊,我都瞧不起我自己,田星,你快给我两巴掌,我想弄死我自己。”景洋显然已经是喝多了,开始喋喋不休。

“我发现你怎么……我要是真给你两巴掌你可未必能受得了,其实你也挺对不起余彦的,你对不起的人多了,下辈子慢慢还吧。”田星说。

“余彦……我对不起他,可是我觉得他也对不起我,他一直把我当成替身,而且我一直都没有感觉他有多爱我,所以我才跟向阳好的,后来我想明白了,也许当时我只是需要一个人来安慰,正好向阳出现了,所以自然而然地,我跟他好了,可是那不是爱,直到我遇到夏羽,才知道,什么是谈恋爱,这是我第一个感受到被人这么无微不至地照顾,光明正大的,我爱他,他也爱我,所以,我只能选择辜负别人,我知道我是个混蛋,但是我别无选择,你能理解吗?”景洋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脑袋里晕乎乎的,像是灌进了浆糊。

“我知道,我当初爱上周莉的时候跟你是差不多的心里,我也是个混蛋,比你好不了多少,不同的是你现在很幸福,而我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我现在什么都没有。”田星自嘲地笑了笑,是啊,这么久了,他竟然什么都没有得到,他爱的,爱他的,他都失去了,还好他还有朋友,还有哥们,这是他唯一的财富了。

“对了,余彦这两天怎么样?”景洋还挺担心余彦身体的,毕竟没有好利索。

“挺好的,看他现在也挺开心的,好像是想开了,看来人只有经历了生死,才能活的坦然,余彦刚住院的时候你不知道,他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两天,那时候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死亡,我记得小的时候,我爷爷去世了,我看着他慢慢地闭上眼睛,我不知道他是死了,我以为他睡着了,还在纳闷大人们为什么会哭,后来我见不到爷爷了,妈妈说爷爷永远地走了,我才开始嚎啕大哭,长大后,没有亲近的人死亡,我自然认为死亡不过就是人去了另一个地方生活,直到看到余彦,我才开始害怕死亡,我每天看到他痛苦地挣扎,我想了很多,我相信他也想了很多。”在景洋眼里,田星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些,从来没有这样过,这个时候景洋觉得田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是她不曾见过的样子。

“离开大姐,你后悔过吗?”其实这句话除了景洋,刘玉雯也想问,只是她问不出口,因为无论是什么答案,她都接受不了。

“后悔过,但是我知道有些事发生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所以尽管我知道对不起她,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跟周莉在一起,哪怕最后的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田星说的很坚决,这让景洋觉得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无情。

“好了,回去吧,不早了。”景洋出来后,觉得外面真冷。

“回去好好睡一觉吧,明天没什么课,到时候找你。”田星把景洋送到楼下,然后踏着月色回去了。

那晚景洋失眠了,她翻来覆去睡不着,中途牟雪吐了好几次,她去给收拾。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景洋看着天空从漆黑变得发白,太阳缓缓地升起,她一夜都没合眼,早晨的宿舍仍然安静,没有人醒来,大家都累了,她突然很想念夏羽,很想很想,于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亲爱的,我特别想你,如果现在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很快夏羽便回复了她,“你下楼。”

景洋接到短信后愣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穿上鞋也没顾得上洗脸就冲下去,楼下夏羽拎着早餐,哆哆嗦嗦地站在那。

景洋没有问什么,而是扑到夏羽的怀里,她知道就算所有人都不要她了,这个怀抱,这个肩膀,这个人,都是属于她的,她不知道为什么对夏羽这样信任,也许真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吧,她突然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我今天早晨刚到学校,去买了早餐,你给我发短信的时候我刚好走到楼下,拿出电话,你说是不是缘分?”夏羽温柔地抚摸着景洋凌乱的头发。

“我不是让你在家多呆两天吗,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怕你难过,怕你伤心,所以我想陪着你,起码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让我来分担。”夏羽其实觉得挺对不住爸妈的,他想回来,但是又不好意思说,最后是爸妈看出来他那点小心思了,准他过来陪景洋,跟景洋分开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无法自拔,他想跟景洋呆在一起,哪怕是谁都不说话,只要能看’到对方就好,他原本也是个理智的人,但是面对爱情的时候,他竟心甘情愿做一个傻子。

“夏羽,你介意我以前那么花心吗?”景洋还没有从昨晚的情绪里走出来。

“我也知道你过去的那点事,我要是介意的话早就跟你分手了,我不管你的过去是什么样的,我只要你的现在,和你的将来。”夏羽把景洋抱的更紧了。

景洋在夏羽的怀里觉得特别有安全感,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她感谢上天把夏羽赐给了她。

中午的食堂异常拥挤,要不是下课铃一响就冲过来,还真是抢不过这帮人。

景洋端着饭先占了一个位置,刘玉雯挤过重重包围也过来了。“真是要命啊,什么时候大三的走了咱们还能好点。”

“也快了,眼看他们就走了,但是大一的也快要来了啊。”景洋想起来都觉得脑袋都大了。

“牟雪又自己出去吃饭了?”刘玉雯其实知道,牟雪心里始终介意向阳的事,只是嘴上不说,但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她已经离景洋和刘玉雯越来越远了,干什么都是一个人,景洋经常看见牟雪坐在操场发呆,景洋心里也觉得不是滋味。

“唉,慢慢的也许会好吧,我们已经失去周莉这个朋友了,真的不想再失去牟雪。”景洋惆怅地说。

“等她想明白就好了,你也别想太多了,向阳也是的,走就走呗,干嘛一声都不吭,这不是耍牟雪呢吗?”刘玉雯愤愤不平。

“算了,不管了,向阳也许去追求他的梦想了,其实我一直幻想着,有一天他成为一个大明星,太酷了。”景洋说着说着就兴奋了。

“再出名也不是你的了,你得本分点。”刘玉雯说。

“好啦我知道了,对了,你现在想不想找对象啊?我看夏向天还行,要不要给你们撮合撮合?”景洋说。

“你快停吧,以后别跟我说这事。”刘玉雯拒绝的干脆利落,其实她拒绝的主要原因是,她还没有从田星的阴影里走出来,虽然她嘴上说不介意了,但是每一次面对田星,她都能想起从前的点点滴滴,对她来说无异于是折磨。

正说着呢,田星和余彦也端着饭过来了,田星坐在景洋旁边,余彦坐在刘玉雯旁边。

“你们两个也来投奔我们了。”景洋觉得还是挺别扭的,他们已经很久没一起吃午饭了,以前他们两两一对的时候都是景洋和余彦坐在一起,田星和刘玉雯坐在一起,现在却要刻意地分开。

“太挤了,受不了,还好你们先下手为强了。”余彦说。

“下午没课,干什么去?”景洋问。

“打球。”余彦坏笑了一下。

“打毛球啊?你好利索了吗就打球,是不是得瑟了,医生不是说不让你做剧烈运动吗?”景洋激动的一拍桌子,余彦碗里的汤洒出来一些。

“大姐你轻点,没事啊,不就是打个球吗,又不是打比赛。我有分寸。”余彦说的很轻松,像有病的不是他一样。

“不行,我得跟着你们去,万一你俩玩好了还了得。”景洋坚定地说。

拗不过景洋,余彦也只好带上景洋了,饭后他们在校园里走了一会,然后来到球场,午后的球场很空旷,没有人来打球,他们打。

刘玉雯回宿舍睡觉去了,景洋一个人坐在地上看着余彦,一个劲地嘱咐他小心点,余彦嘴里说真烦,其实心里还是很温暖,毕竟今日不同往日,景洋还有这份心,还是让余彦很感动。他享受着这一切,虽然知道一切已经不属于他。

打的累了,余彦在景洋旁边坐下,景洋递给他纸巾,他擦着汗。“听说向阳走了。”

“是啊,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景洋提到向阳还是觉得心里一沉,不是放不下,而是因为每一个曾经出现过的人都是一道风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景洋又是多愁善感的人,难免会心里难过。

“其实,我谁都没说,向阳走之前曾经找过我,连田星都不知道,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要走。”余彦的话让景洋很是惊讶,向阳竟然会来找余彦,不可思议。

“他说什么了?”景洋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