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但愿

作者:小花 字数:351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哦……什么?景洋以前跟向阳在一起过?”夏向天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不算在一起,就是互相有好感,那时候景洋还有男朋友呢,跟余彦在一起呢。”

“什么?我靠,她还跟余彦处过呢?行啊她,眼光不错啊,这俩人都是好货啊,这嫂子也太绝了,之前没看出来啊。”夏向天惊讶的要命,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其实我知道她以前什么样,但是我相信她以后会改变的,我希望我就能满足她了,能让她不再三心二意,向天,你说我有那魅力吗?”夏羽说的时候自己也心虚。

“我觉得你挺有魅力的,长的帅,从小就有姑娘追你,拿下景洋是很简单的吧。”夏向天说的也是实话,这么多年他都很羡慕夏羽的,人气从小就高。

“但愿吧……”夏羽说着说着突然不动了,呆呆地站在原地,“怎么了?怎么不跑了?看啥呢?”夏向天顺着夏羽的眼神看过去,只见景洋和向阳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时间好像停在了那一秒,夏羽定定地看着那两个熟悉的身影,眼睛里像是被洒满了水,这就是他期盼的改变,他一直相信着景洋可以为了他而改变,而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夏羽想离开这,但是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一步都走不动了,像是定在了那里。

“哥,走吧。”夏向天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为什么要走啊,她是我女朋友。”夏羽固执地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过了很久,向阳放开了景洋,“好了,走吧,一会还要上课呢吧,我要回酒吧了。”

“嗯,那我走了,拜拜。”然后就在景洋转身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打死她都不想在这种场合看见的人,夏羽。

就像是一个老电影,此时的场景被损坏了声音,景洋和夏羽面对面站着,好半天都没有人说话,连空气都凝固了。

“夏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向阳只是……”景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结结巴巴的更让夏羽怀疑。

“我给你时间解释,但是你最好找好借口,嘴别哆嗦。”夏羽面无表情地说,景洋从来没有见过夏羽这样过,在她的记忆里,夏羽一直是温柔的,体贴的,虽然有时候嘴也挺毒,但是这样的夏羽,还是让景洋害怕。

“我什么都不解释了,我解释不清了,但是夏羽,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景洋坚定地说。

“是不是哪天被我逮到你跟别人上床了才是对不起我?”夏羽冷漠地说。

景洋什么都不想说了,她转身离开了,她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徒劳,夏羽什么都不会听的。

“夏羽,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还没等向阳说完,夏羽一拳打在向阳的脸上,向阳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倒在地上,夏羽这一拳也真够狠的。

“你们怎么样是你们的自由。”夏羽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如果你打我能不误会我们也行,我不还手。”向阳在后面喊,但是夏羽根本就不听他说什么。

吵架的情侣是最别扭的,明明心里还想着对方,但是却不能说话,不能发短信,什么都不能做。

“景洋,你跟夏羽为啥吵架啊?”这个问题牟雪都问了一天了,但是景洋一直没办法回答,总不能说是因为向阳跟她拥抱被捉个正着吧,世界怎么就那么小,总有那么巧的事,要不是亲身经历景洋真不愿意相信。

“用不用我撮合你们俩一下啊?”虽然牟雪对向阳比赛那天还是耿耿于怀,但是姐妹毕竟是姐妹,牟雪还是想帮帮他们。

“唉,你都不知道夏羽脾气多臭,平时看不出来,关键时候啥都看出来了,真是深藏不漏啊。”景洋苦恼极了。

“好吧,那你自己解决吧,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跟夏羽好好谈谈,这么好的人可别错过了。”牟雪拍了拍景洋的肩膀,算是给她鼓励。

景洋越想越憋气,现在除了喝酒她想不到用什么方法排解自己的情绪了,找谁呢?一定要找个酒量好的,怎么喝都不醉的,至少在景洋倒下的时候他能把她扛回来的,思来想去,这个人非田星莫属了,于是景洋打通了田星的电话。

“哥们,吃了吗?”景洋装作一副大姐大的样子。

“姐,姐你好,你这么跟我说话让我好怕怕啊。”田星自己都要被自己弄吐了。

“出来喝点啊,我请你。”

“景洋你今天吃错药了吧,你啥时候变这么大方了?”田星激动地都要蹦起来了。

“不来?那算了。”景洋刚要挂电话,那边田星赶快喊,“去去去,能不去吗,我带上余彦一起去啊。”

本来景洋没打算带余彦,因为他根本就不能喝酒,但是既然田星提起了,那不带也不好了。

“一起来吧,常去的那家,别迟到了啊。”

景洋到的时候田星和余彦都已经到了,他们两个看到景洋那张臭脸就隐约猜到什么了,啥也没问,直接把酒满上。

“余彦你不许喝酒听见没?”景洋用眼睛横了一下余彦面前的酒杯。

“就喝一杯,一杯还不行吗?”余彦讨好地看着景洋,他是真馋酒了,好久没喝了。

“一滴都不行!”景洋拿过余彦的酒杯,把里面的酒一饮而尽,又给他倒上饮料。

田星和余彦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看来景洋受的刺激不小啊,从来没看过她这么喝酒。

“我说,姐姐,咱别这么喝行吗?你得告诉我为点啥吧?”田星小心翼翼地问。

“唉,我长话短说,但是说来话长啊,关于向阳的。”一听到向阳的名字,余彦手一哆嗦,这都猴年马月的事了,怎么又跟向阳扯上关系了。

“你们还记得他比赛那天唱的歌吧,他是给我唱的,然后他跟我说,他晋级了,后来又问我想不想让他走,又说要最后抱抱我,我就同意了,结果就被夏羽看见了。”景洋说的云淡风轻,其实心里还是很难过,尤其是想起来当时夏羽的表情和语气,就觉得心寒。

“这事换我我也生气啊,不是,景洋,你脑子坏掉拉?你怎么就……”余彦拉了拉田星的衣服,不让他说下去。

“是,我承认我脑袋进水了,所以我不知道怎么办了。你们俩可以选择帮帮我,也可以选择见死不救,别问我怎么帮我,我也不知道,你们看着办吧。”景洋一挥手就把难题甩给了他们俩,他们是不想接也得接了。

“好吧,我想办法,这点小事还是很简单的。”景洋一听田星肯帮她了,就开始放心喝了,一直喝到快要神志不清了,田星看着也差不多了,就去结账了,他早就猜到了会是这个结果,说是请他喝酒,其实就是一个借口,不过田星已经习惯了,如果哪天景洋不这样了,他还会不习惯呢。

余彦把景洋架到外面,景洋已经有点站不住了,她跌跌撞撞地走到一棵树旁边,突然蹲下来开始吐,余彦被她吓了一跳,赶快去拍她的背。

等景洋吐完了之后,顺势坐在地上不肯起来,余彦怎么拉她都拉不起来,还不敢太用力,因为自己的身体情况有限,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不敢使劲,田星结完帐出来后给夏羽打了一个电话,夏羽这时候还没有睡觉,不知道是不是也在郁闷。

“什么事啊,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夏羽此时正在跟室友斗地主,也算是在排解不良情绪吧。

“景洋喝吐了,我整不了她了。”

“景洋吐了你找我干什么啊。”夏羽不在乎地说。

“我跟余彦在这呢,余彦被她搞的心脏病都要犯了,你说我是顾哪头?让我选择的话我一定是顾着余彦的,那我就只能把景洋扔马路边上了,她要是发生什么意外你可别赖我啊。”田星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瞟余彦,余彦一副要揍他的架势。

夏羽停下手中的牌,想了想,还是屈服了,“在哪呢?”

夏羽赶到的时候景洋正坐地上哭呢,估计这会她也醒点酒了,没有刚才那么栽歪了。

“喝这么多酒干嘛啊?”夏羽蹲在景洋面前,看着景洋通红的小脸还有通红的眼睛也怪心疼的,景洋一看夏羽来了,眼泪就更控制不了了,她扑进夏羽的怀里,哭的歇斯底里。

“呜……夏羽,我错了,你别不理我行不行,你听我解释,呜……夏羽……”

夏羽心也软,毕竟眼前的人是他深爱的人,他拍着景洋的后背,安慰她,“好了好了,不哭了啊,送你回宿舍。”

田星见夏羽也原谅景洋了,干脆就替景洋解释了。“夏羽,是这么个事……”田星把景洋的那一套说辞原封不动地又搬到夏羽这,夏羽也没多说什么,想必是气也消了,“余彦,你怎么样啊,没事吧?”

余彦冷不丁想起来刚才田星说他心脏病要犯了,只能演一会。“现在好点了,刚才是有点不舒服,没事了,走吧,把景洋送回去。”

夏羽把景洋扶起来,把她送回了宿舍,心情总算又恢复正常了,一身轻松,所以说现在的情侣吵架就是虐身加上虐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