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谁说男人不是人

作者:小花 字数:344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果然,田星一听到余彦的话冷汗差点就下来了,“我吧,其实吧,我甩了刘玉雯最大的原因是,她太强势了,真的,我什么都要听她的,她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约会地点,吃什么,去哪玩,我在她面前就像一个下人,什么都要听他的指挥,而周莉不同,她什么都会听我的,在她面前我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保护她,为她做一切她想要的,所以,她离开我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反应不过来,我接受不了啊我,我也是一人啊,谁说男人不是人了,谁说男人就不能哭了。”

田星越说越激动,弄的身边人都往这看,还好刘玉雯离他比较远,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余彦也陷入了沉思,但是现在的生活已经让他很满足了,无所谓爱情,只要保持现状就好,他想的正起劲的时候,田星突然冒出来一句:“我说余彦,你发现没有,景洋这娘们也挺花心啊,先是你,又是向阳,又是夏羽,这家伙小生活挺好啊,早怎么没寻思这事呢,这么一想夏羽也玄乎啊,万一哪天碰见个更好的,那不是完了吗?”

被田星这么一说,余彦也觉得是这么回事,景洋确实是挺花心啊,一段感情说放下就放下,也够厉害的了,比他都厉害,算了算了不要想了,反正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了,就不要想这些了。余彦甩了甩头。

而另一边,夏向天跟刺猬在一起站着,两个人把旁边的兄弟姐妹都要弄崩溃了。

“哎呦我,你看这女的,长的怎么像龙虾似的,这样的为什么会来比赛?”刺猬夸张地说。

“可能是被潜规则了吧,这年头被潜的多了去了,你激动个屁。”夏向天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我操,就这样的给你你潜吗?你要是吃不起龙虾姐姐我送你二斤,你也不用这么这么对待你自己啊,潜她跟自残有什么区别。”刺猬面无表情地羞辱了夏向天一顿,夏向天弄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这厮总算是唱完了,姐姐我听的都轻度耳聋了,现在上来的这哥们还不错啊,长的挺好看的,挺白的,你看他笑起来……我操,他一笑怎么就……这满口的大暴牙他那张小嘴是怎么兜住的?”刺猬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自己的嘴。

“你不用比划自己了,等一会他唱完了你去后台强吻他一下,你就知道是怎么兜住的了。”夏向天找到机会有鄙视了刺猬一下。

“夏向天你知道吗,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你跟这男的让我选择一个狠狠地亲下去,我宁可选择他。”刺猬轻蔑地白了夏向天一眼。

“如果全世界就剩下我跟他两个男生了,为什么非得让你亲?”夏向天反唇相讥。

“……”刺猬终于失去语言了,夏向天趁机一个箭步冲到夏羽身边,人多的地方刺猬不好杀人。

“到向阳了,向阳帅呆了!”说话间向阳已经拿着麦克风站到了台上,他一点都不怯场,跟别的选手有着根本的差异,面对台下这么多人,他一直从容地笑着,没有一丝破绽,牟雪在下面看着这样的向阳,不禁想到了若干年后,向阳一定会成为一个光芒万丈的人,他会一直站在最闪亮的舞台,他会俯视所有人,他也会渐渐的离开曾经拥有过的世界。这样一想,牟雪所有激动的心情瞬间转化成深深的失落,她知道此时此刻想这些真是大煞风景,可是她真的忍不住。

“我带来一首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向阳的话不多,他安静地在台上站着等着音乐响起,他的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在看什么,牟雪希望他的眼神能够在自己身上停留一会,哪怕是几秒钟,可是向阳没有,他一直在寻找什么。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最怕回忆突然翻滚搅动这不平静,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想念如果会有声音,最怕那是悲伤的哭泣,事到如今终于让自己属于我自己,只是眼泪还骗不过自己,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的快乐或委屈,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我们像一首最美丽的歌曲,变成两部悲伤的电影,为什么你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然后留下,最痛的纪念品。”

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向阳完美的歌声里的时候,只有景洋一个人心里翻江倒海,心像要蹦出来一样,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向阳承诺过,有机会一定要在公共场合唱给景洋听,本来是想在酒吧唱,可是他们离开了彼此,景洋以为向阳再也不会唱这首歌,但是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重要的场合上听见。

向阳看到了景洋失神落魄的样子,轻轻地朝她笑了一下。

只是一个短暂的对视,让彼此乱了阵脚,景洋很快移开了目光,她不想打破这平静的生活,她真的一直说服自己当作从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牟雪顺着向阳的眼神看过去,景洋低着头,不知所措地站在夏羽身边,牟雪苦笑了一声,然后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夏羽低头看了看景洋,景洋两行泪顺着脸颊留下来,不敢抬手擦掉,夏羽拿出一张纸巾,轻轻地擦去了景洋脸上的眼泪,景洋抬起头看了看夏羽,想说什么,夏羽却阻止了她,“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什么都知道。”说完拦过景洋的肩膀,景洋顺势靠过去。

“谢谢大家。”向阳朝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走下舞台。

掌声此起彼伏,没有什么歌声比这样带着感情带着眼泪更能打动人的了,好久掌声都没有停止,这是大家对向阳最大的鼓励。

“景洋,能见个面吗?”景洋还没醒呢就收到向阳的短信,看完之后一下子就精神了。

“搞什么?见面干嘛?有什么想说的就这么说呗。”景洋不太想见向阳,不想弄出乱子。

“我又不能对你干什么,出来吧,我在以前咱们去过的公园等你,”向阳没给景洋一点挣扎的余地。

现在才几点啊?景洋拿出表一看,5点半?搞什么,景洋都记不得自己多久没起来这么早了。但是既然答应了,也不能不去,景洋蹑手蹑脚地去洗了脸,又偷偷地溜出去了。

早晨这个点还真有点冷,幸好景洋穿的多,这个外套是夏羽前些天给她买的,是她最喜欢的红色,其实她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后悔了,这么扎眼的颜色,很容易被熟悉的人发现的,但是话又说回来,谁大早晨的会出来啊,她认识的这些人里面是没有这么勤快的,估计向阳约的这么早也是想到了这点吧。

步行大约10分钟就到了那个公园,远远的就看见了向阳,坐在凉亭里,景洋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嘿,等半天了吧。”景洋坐在向阳的旁边,“有什么事啊,说吧。”

向阳抬头看了看景洋,又低下头,“我晋级了。”

“晋级啦?那是好事啊,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呢?”景洋真心替向阳高兴。

“但是,如果我去参加决赛,成功了,就会离开这,去别的地方发展,你想让我走吗?”向阳抬起头,期待地看着景洋,他想从景洋那里听到一些挽留的话,一句都行。

“没什么想不想的,这不是你的理想吗?你可要抓住机会啊。”景洋知道向阳的想法,但是她现在只能装傻。

“你知道吗,景洋,我唱歌那天,其实是在实现一个承诺,当初对你的承诺。”向阳又想起那天跟景洋对视的时候,景洋流下的眼泪。

“别说了行吗?我希望你好好的爱牟雪,她是个好女孩,我也想好好跟夏羽在一起,这么多年以来我的感情都不稳定,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可是现在我不想再有变化了,我想好好对夏羽,不让他再离开我,你能明白吗?”景洋说这话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有些太决绝,但是她没办法。

“我明白,我现在一直在纠结我要不要去参加决赛,我犹豫了很久,现在你给我答案了,景洋,我是为你来到这的,但是你把我抛弃了,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象中的生活。”向阳隐忍了这么久的话终于说出来了,心里也痛快了不少。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对不起。”

“抱抱吧,最后一次,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向阳伸开双臂,静静地等待着景洋,景洋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拒绝向阳,他们彼此拥抱着,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景洋看不到向阳的眼泪。

“哥,你今天怎么带我出来跑步了啊,你不是懒的要死吗?”别看夏向天人高马大的,但是身体素质真是差的可以,刚跑了没多久就开始不行了,一边跑一边喘。

“看你没出息的样吧,才跑这么几步就喘成那样,你真该好好练习练习了,你看这公园的空气多好啊,还有这么多大爷大妈锻炼,你不羞愧吗?”夏羽说的特别平静,一点都不像在跑步。

“我服你了,你是不是这几天心情不好啊,平时你也不愿意跑步啊。”夏向天感觉到了夏羽的不正常。

“是心情不好,我觉得景洋心里还有向阳。”夏羽的话里听不出来有什么感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