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怕什么来什么

作者:小花 字数:345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大雨持续了一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一切都是湿漉漉的,田星早早的就起来了,这天没有课,田星来到周莉租房子的地方,发现门是锁的,他给周莉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好像失踪了一样。

田星知道周莉不会去找景洋她们,自然也没去问她们,没办法,田星只好去附近的医院,因为起来的太早,有的医院还没正式开始工作,田星站在医院门口,彻底凌乱了。

田星实在没有办法了,到底是给景洋打了电话,此时的景洋还在睡觉,好不容易有个周末,她暗暗发下毒誓,谁敢打扰她的话她就让那个人不得好死。

怕什么来什么,正当景洋做梦跟夏羽缠缠绵绵的时候,电话响了,她以为是夏羽找她约会,所以看到田星的名字时还不大不小地惊讶了一下。

“景洋,周莉不见了,我找不到她了,你知道她有可能去哪吗?”田星没等景洋说话就开始问。

景洋想了一会,可能还真知道周莉可能去哪,“学校附近有个私人诊所你知道吗?周莉认识那个开诊所的,之前她有个朋友怀孕她还给介绍去那了呢……”

没等景洋说完田星就挂断了电话,他拦了个出租车,飞快地去了那个诊所,诊所跟学校就隔了一个横道,他走进去,正好碰到周莉走出来。

周莉脸色煞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她捂着小腹,走路都有些不稳,她的样子吓坏了田星,田星走过去,想要扶住她,却被周莉阻止了。

“你走吧,咱们没有关系了,孩子我已经打掉了,你不欠我的了。”周莉冷言冷语地说。

“莉莉,别这样,我扶你回去休息,我给你买补品好好补一补。”田星慌乱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用了,我已经把房子退了。”说完周莉接了个电话,告诉那个人她在哪,很快一个开着车的中年男人出现在诊所外面,男人见到周莉显然也吓到了,他走过去横抱起周莉把她放进车里,整个过程看都没看田星一眼。

突然间所有的愤怒堆积在田星心里,他冲出去,把车门打开,看着周莉惨白的脸冷冷地问:“你确定你打掉的孩子是我的吗?”

周莉身体颤抖了一下,她没有回答,而是对男人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田星看着远去的周莉的身影,他完全搞不懂现在是什么状况,他的大脑要短路了,已经分不清是他先惹周莉生气在前还是周莉先出轨。

今天是余彦出院的日子,他刚收拾好东西,就看见这些朋友都来了,幸福来的太突然,这阵势也太大了。

“余彦,你看我们够意思不,知道你今天出院,我们都来接你了。”牟雪捧着一束花送给余彦,“祝贺你出院。”

余彦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阵势太大了,我受宠若惊啊,还送花,不至于吧。”虽然这么说,但是余彦还是很开心地把花收下了,他使劲闻了一下,好香啊。

“阿姨你今天是不是就要回家了?”景洋拿过余彦妈手里的东西,问道。

“是啊,一会就走了,我走了之后还要麻烦你们照顾余彦啊,我一直放心不下他。”余彦妈今天心情特别好,久违的真诚的笑容终于又挂在她脸上,这些朋友中间,她最相信的就是景洋,不管景洋和余彦能不能在一起,是什么关系,都没有改变她对景洋的喜欢。

一切收拾好,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医院,景洋和夏羽把余彦妈送到了车站,其他人把余彦送回宿舍,宿舍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了,余彦还从来没见过宿舍这么干净。

“谁收拾的啊?不会是田星吧。”余彦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么干净的宿舍。

“额……你真是明察秋毫啊,还真不是我收拾的,是景洋,她说咱们宿舍乱的跟老鼠窝似的,怕你哪天看不过去了再气进去。”田星不好意思地说,他是没有这么勤快,收拾宿舍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折磨,不只是他,相信任何一个男生都是。

余彦躺在床上,觉得既陌生又熟悉,他闭上眼睛,回想这些天的点点滴滴,幸福感弥漫了他的全身,就在不久之前,他躺在医院冰冷的病床上,看着身边其他的病人,看着来来往往的医生护士,看着那些针头刺进自己的身体,他真的以为生命就要终止在那一刻,那时候,他真真切切地想景洋,想她的所有,她对自己的好,她的善良,他那么那么想看见她,哪怕一面都好,哪怕是一个背影都好,哪怕听一听她的声音都好。

在医院的那些天是他这辈子最难熬最痛苦的时光,每天就像一个机器人,醒了睡了,睡了醒了,机械地吃药打针,渐渐地麻木了,不管任何人在他身上做什么,他都失去了该有的感觉,直到景洋再一次出现,那样真切地出现在他面前,他看见景洋的眼泪,她的笑,她的好,他又看到了这些老朋友,新朋友,看到他们那样爱自己,那一瞬间,他不再是一个行尸走肉,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充满感激充满爱的人,从前不在乎的东西,他现在会拼尽所有去抓住,去珍惜。

“人生真美好。”余彦大声地感叹了一句,田星听着余彦幸福的声音,也跟着笑了起来,虽然他现在刚跟幸福擦身而过。

再也没人见过周莉,她不仅把房子退了,而且退学了。

景洋是一个念旧的人,她跟周莉虽不像跟其他姐妹那么好,但起码在一起住了一年多,有感情,周莉的失踪让景洋也很难过,但是有些事实是不能更改的,既然发生了,就再也没有回去的机会。

有时景洋想起跟周莉在一起的时光,心中也难免苦涩,一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足够让一个人的记忆里清晰,周莉的存在就无比清晰,毕竟景洋与周莉是一起走过来的姐妹,她们在有钱的时候一起去吃大餐,去唱歌,在没钱的时候一起啃馒头,吃咸菜,她们一起哭过一起笑过,一起跟别人打过架,这些确实是挺难忘的。

最后还是刺猬一句话把景洋的那些小心思都弄没了。刺猬说:“你就当那天周莉把自己跟孩子都弄死了。”

周莉的消失让刺猬高兴的差点开了个庆祝Party,她给景洋上了两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课,“景洋你告诉告诉我你有什么不好受的,丫多行不义自然有人替天行道,她怀上田星的孩子也是活该,谁让她不吃药的,谁让她纵容田星‘追求完美’的,她打了孩子也是自找的,那不打了还能生下来吗?还没毕业呢,你让她抱着孩子出来吓唬人?自己姐妹的爷们都抢,还瞒着你们那么长时间,换成我早把丫肠子拽出来了,那得多骚的女人能干出这事啊,我想起来都为她害臊,脸呢?脸长屁股上了?……”

景洋:就在刺猬喋喋不休的时候,是夏羽救了景洋,刺猬的话听那么一句两句的还觉得过得去,说多了景洋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地鄙视她。

“夏羽我爱你。”景洋激动地说,从他们在一起后景洋还没说过这么肉麻的话呢。

“你今天吃错药了?”夏羽不屑地问,他压根没相信这是真的。“跟我去接我弟,我现在去你们学校找你。”

“好的好的,你快来,来晚了会出人命的。”景洋挂了电话逃也似的离开了宿舍,只听高跟鞋的声音紧随其后,“景洋,你丫的,我也跟你去!”

景洋一直听夏羽说,夏向天像一个疯子,今天总算见到了。

夏向天身上有一种书生的气质,但是又不纯粹,整个人又给人一种极其猥琐的感觉,夏向天见到景洋和刺猬后拱起手,说道:“久仰久仰。”

“久仰个屁,你丫装毛大侠。”刺猬把魔镜摘下来不屑地说。

“这位小姐说话,还当真是让人蛋疼啊。”夏向天慢条斯理地说。

“你丫才是小姐呢。”刺猬又不动声色地把魔镜带上了。

景洋赶快拉上刺猬把她塞进了出租车,她怕再说几句话夏向天会转身买一张票哪来的回哪。

为了给夏向天接风,夏羽请客吃饭,因为他几乎没钱了,所以吃了学校旁边最便宜的……蛋炒饭。

夏向天看着面前的蛋炒饭,不敢相信这是给自己接风的……

“那个,向天啊,最近我经济有些拮据,能吃上蛋炒饭已经算不错了,你没看见我平时一个馒头能啃一天,你就凑合吃吧。”夏羽说的声情并茂,就差挤出两滴眼泪了。

“你别说了,哥,我知道我来的使命了,就是改善你的生活。”向天委屈地说道。

“你说话终于恢复正常了。”刺猬好像从鼻子里发出的声音。

“这位小姐,从咱们见面开始您就排挤我,不知是为何。”

景洋的下巴都要掉下去了,刺猬干脆直接选择无视夏向天。

夏向天的到来给原本就精彩的生活又带来了乐趣,而最大的乐趣就是他跟刺猬之间先天的排斥,他们好像认识了五百年一样,而且五百年前对方一定都是杀父仇人。

而最凑巧的是夏向天竟然跟刺猬住在了同一家旅店,还是对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