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两口心有灵犀

作者:小花 字数:345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来,我敬大家伙一杯,谢谢你们为我接风洗尘,不管新朋友还是老朋友,我都谢谢你们了。”刺猬举起酒杯。

“好,干了!”大家一饮而尽。

“余彦你今天一滴酒都不许喝啊,就喝点果汁得了。”牟雪说道。

余彦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赶快回医院。”向阳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说你们小两口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喝一个喝一个。”刺猬把向阳和牟雪的杯满上。

刺猬是这些人里面最能劝酒的,跟她一起喝酒的人要承受着巨大的心里压力。

牟雪跟向阳也不好推脱,“好好好,我们干了。”

“周莉和田星搞上了是吧,这生活啊,就不是一成不变的,我才离开你们两年,你们这发展速度我都跟不上了,周莉你不简单啊,以前真是小看你了,为了你们俩的爱情,喝一个。”

周莉被刺猬羞辱的面红耳赤,她尴尬地拿着酒杯不知道该不该喝,田星知道刺猬的脾气,有的话她不说出来不会罢休,虽然自己也跟她是好朋友,但是在这些事上,刺猬从来都不会给他面子,他也习惯了,他拿起酒杯,“周莉,刺猬都说话了,赶快喝啊。”

周莉不情愿地干了,她知道刺猬不喜欢她,句句针对她,今天要不是恰好去看余彦赶上了这事她也不会来,不过既然来了,面子上就要过得去,不管刺猬说什么自己都要忍,刺猬说话难听也是出了名的,她常常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狗咬我一口我能反咬回去吗?

大家喝的差不多了,刺猬嫌这样喝太单调,“我们来玩杀人游戏吧,谁输谁喝酒。”

杀人游戏也是他们原来常玩的,不用讲规则,牟雪要了一副扑克,一共是十个人,牟雪抽出1―9,还有一张大怪,发给每一个人,第一把牟雪抓到大怪。

“天黑请闭眼,谁都不许耍赖啊,警察请出来活动。”

芳姐眯着眼睛,四处找另一个警察,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快点啊,警察这么磨叽呢。”刺猬忍不住了。

芳姐仔细看了每一个人,没有人跟自己一伙。

“刺猬你搞什么,你是警察你不知道吗?”牟雪没办法,只能说出来了。

刺猬自知自己做错了,也没再说什么,十个人玩的很和谐。

景洋最喜欢当的就是法官,她苦等了好久终于抓到了大怪。

“老娘等这张牌等的好苦,他大爷的。”景洋激动地说。

“跟刺猬呆一会说话都有她的口音了你。”刘玉雯说。

“少废话,天黑请闭眼,警察出来活动。”

牟雪和向阳同时睁开眼睛,两个人对视的时候差点笑出来。

“警察想查谁的底牌?”

牟雪和向阳同时指向芳姐,景洋摇头,证明芳姐不是杀手。

“警察请闭眼,杀手出来活动。”

牟雪和向阳闭上眼睛,夏羽和余彦睁开眼睛,用手指向了周莉。

“杀手请闭眼,天亮了,大家请睁眼,周莉被杀了,她的身份是平民。”

因为之前的几把中,只要是刺猬当杀手,周莉第一把必死无疑,因此周莉满心的不爽,这次她终于忍不住了,就算是讨厌她也不能这么明显吧。

“死者留遗言。”

“刺猬杀的我,我保证,都投她。”周莉气呼呼地说。

本来这句话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只不过周莉的语气让刺猬非常不爽,刺猬属于那种一点就着的人,“我操,你说什么呢,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就得杀你,你把你自己想的太牛逼了吧,你也不撒泼尿照照你自己。”

“这几把都是,只要我死了就是你杀的,你有点欺人太甚了吧。”周莉大声说。

“你丫能不能玩起了,有能耐你就让他们投我,这把我要不是杀手的话我捅死你丫的。”

“景洋,刺猬是什么底牌?”周莉胸有成竹地说,“我让你嘴硬。”

“刺猬是平民。”景洋哆哆嗦嗦地回答。

刺猬刚要发火,但是没等她说话呢,周莉先急了。

“你们这帮人都是一伙的,都帮着她是不是,你们凭什么啊,就凭田星跟我在一起了?你们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啊,你们这帮不要脸的……”

“啪”的一声,刺猬一巴掌打到周莉脸上,“你丫再给我说一个字试试。”

周莉什么都没说,她缓了缓迅速扬起手想还给刺猬,却被人按住了,按住她的人是余彦。

“周莉,你能不能玩起了,这局我是杀手,有什么火冲我发。”

景洋怕余彦太生气,赶忙把余彦拉走,她特别生气,指着周莉一字一句地说:“对,我们就是看你不爽,因为田星才没有把你怎么样,你以为我们是在给你面子吗?你抢了别人男朋友还敢在这指指点点的,你有没有脸啊,我真为你感到害臊。”景洋说完把余彦拉了出去,关上门还能听到里面的吵架声,不一会夏羽也出来了。

“走,咱们俩把余彦送回去吧,余彦你别生气,她不是冲着你来的,你放心吧,她们几个会收拾她的。”夏羽尽量轻松地说。

一路上余彦都没怎么说话,因为田星一直是自己最好的哥们,所以他不好意思开口跟田星说,放着好好的刘玉雯不要,偏偏要去招惹周莉,当时怎么劝他他都听不进去,如今闹到这样,谁都不好过,最难做人的还是田星自己。

把余彦送回医院,看阿姨也在医院呢,景洋和夏羽也就放心地回去了,他们还在酒吧。

田星跟周莉在门口大吵。

“你有没有搞错田星,我是你女朋友,我才是跟你最亲近的人,你为了他们这样骂我,你还是人吗?”周莉歇斯底里地喊。

“但是你别忘了,他们是我的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尤其是余彦,你要是敢对他怎么样,你信不信我要了你的命?算我瞎了眼了,才会看上你,你赶紧给我滚!”从来没见田星这样生气。

“好,田星,”周莉镇定了一下语气,“你有种,我无所谓,那你确定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无所谓吗?”

周莉的一句话杀伤力忒大了,顿时所有人都石化了。

“你,你说什么?孩子?你有了我的孩子?”田星难以置信地问。

“没错,如果你说你不介意,那我立马带着他去死。”周莉面目狰狞地说,说着她往马路中间冲去。

“不要,周莉!”田星喊着冲过去拉住周莉,两个人一起摔在路边。

田星的一直抱着周莉,没有松开过,他看着惊魂未定的周莉,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莉莉,没事吧?”田星关切地问道。

周莉没有说话,眼泪簌簌地落下来,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有眼泪在不停地流,她失望地看着田星,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好像她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样一个人,过了很久很久,周莉终于开口说话了:“田星,我们分手吧,原来我在你心里没有那么重要,明天我就去把孩子打掉,你不用地假惺惺地对我好了。”

说完周莉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开了田星的视线,田星没有追过去,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好,他当然不会要求周莉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在周莉说要把孩子打掉的时候田星真切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疼,一阵一阵地抽搐般的疼,他扶着旁边的一棵树慢慢慢慢地站起来,他觉得身上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丝都不剩了。

景洋走到田星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田星好像拉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他看着景洋的眼睛,他觉得现在全世界都是悲伤的,包括景洋,他问她:“我该怎么办?周莉要打掉我的孩子。”

景洋伸手拥抱了田星,这是一个朋友间安慰的拥抱,她第一次觉得玩世不恭的田星是如此脆弱,她像安慰一个小孩子那样拍着田星的后背,“好啦,别难过了,她要打掉就打掉吧,你能有什么办法?你也没有别的选择,难道还能让她生下来吗?明天你去陪她一起把孩子打掉吧,好吗?”

田星默默地点了点头,好像也只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呢?

在谁都看不到的出租车里,周莉从上车开始眼泪就没断过,司机识相地除了‘你要去哪’什么也没问,周莉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跟田星在一起,虽然他们都失去了一些东西,但是自己却是最惨的那个,田星只不过失去了刘玉雯,而自己呢,她为了田星,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朋友,他们把她远远地扔出了这个圈子,从前的快乐都不在了,她剩下的是心里上的伤害,还有身体上的伤害,她为她的爱情哭,为了友情哭,为了肚子里还没出生就要死去的生命哭,为自己的不值得哭。

也许明天开始,自己就要寻找另一种生活了。

下雨了,从零零散散的雨点到滂沱大雨,只用了3分钟不到的时间,原来永远不变的就是改变,改变是顷刻间的事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