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那孙子……

作者:小花 字数:361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景洋收拾完下了楼,夏羽已经在等她了,两个人坐公交去了车站。

刺猬已经在车站等他们了,她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拎着一个小巧精致的包,以一种既性感又羞涩的姿势坐在候车室,看到景洋和夏羽过来,她懒洋洋地站起来理所当然地把行李箱交到夏羽的手里。

“不用我提醒就知道带个给我拿行李的,不错,我们吃点东西去吧,我饿的肝都要抽了。”刺猬拎着小包走在前面,景洋其实很想问她饿了跟肝有什么关系,但是她怕得到让他们吃不消的答案,还是作罢了。

景洋领刺猬去吃了早饭,她突然想起来说要给余彦和田星送早饭了的。

“那个刺猬啊,你睡哪啊?跟我睡一起还是你在外面找个旅店?”

“姐妹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跟你睡一起要怎么睡?你睡梯子上还是我睡梯子上?我想象不到你那么小的床怎么才能挤下两个人。”

被刺猬羞辱的景洋半天没说出话来,她找了一个还不错的旅店,把刺猬的行李放进去。

“我要去医院给余彦和田星送饭去,余彦住院了,田星在医院照顾他呢。”景洋躺在床上说,“对了还没给你介绍呢,这是我男朋友夏羽。”

刺猬很淑女地把手伸过去,“你好我叫刺猬,余彦那孙子怎么了,怎么没人告诉我呢。”

夏羽尴尬地把手握上去……

见景洋没有说话,刺猬又补充了一句:“一会跟我去银行取点钱,给那孙子点。”

景洋知道刺猬出手很大方,她家大业大的这些小钱都不算啥,景洋突然特郁闷,为什么身边有钱的人这么多,出手就是几千几万的,而自己拿出一千这个月的生活费就不够了,要不怎么说这世上人和人的区别比人和猪的区别都大。

今天医院的气氛好像特别不对劲,景洋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总之有点不安,还有点慎得慌。

到了余彦的病房,景洋总算找到了原因,跟余彦挨着的那个病人刚刚去世,屋子里乱成了一团,病人家属哭的差点抽过去,死者跟余彦的年龄差不多,跟余彦的病情是一样的。

景洋走进去,顿时感觉心乱如麻,显然余彦被这个场面吓坏了,他捂着心脏,满脸不舒服的样子,田星也吓坏了,不是被死者,而是被余彦,他害怕余彦多想,不停地安慰余彦:“别害怕,你跟他不一样,你是不是不舒服,用不用叫医生?”

余彦只是摇了摇头,没有力气说话。

景洋赶快走过去,余彦直勾勾地看着旁边的床位,不知在想什么。

“余彦,余彦,你看看我。”景洋拉着余彦的手着急地说。

余彦转过头,神情悲伤地问景洋:“我会死吗?”

一句话把景洋和田星都弄哭了,景洋使劲握着余彦的手,眼泪掉在他的手上,“别瞎想好吗?你不会有事的,我求你别瞎想,我领你出去呆一会好不好?对了,刺猬来了,她来看你了,你们关系不是非常好吗,还有夏羽也来了。”

刺猬和夏羽走到余彦面前,夏羽不知道这种情况要说什么,但是刺猬什么都没管,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哥们,姐姐我来看你了,你可别吓唬我啊,我这人可不抗吓。”

余彦笑了笑,脸色缓和了点,手也不再捂着心脏了,“你一来我什么都好了。”

刺猬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余彦,“这个银行卡你收着,姐姐我赏给你的,留着给你妈买点吃的,你妈养你这么大不容易。”

夏羽和景洋翻了个白眼。

余彦也没拒绝,在刺猬面前他也不用有任何的伪装。

“我想出去,受不了这。”余彦虚弱地说。

“行,姐姐我带你出去,用不用给你借个轮椅啊?”刺猬认真地问。

夏羽和景洋又翻了个白眼。这么一会俩人的眼珠子都要翻出来了。

“不用,我还没有那么虚弱。”余彦说着就要起来,刺猬刚要去扶余彦却被景洋给挡住了。“姐姐,您就别动手了,就您那手劲估计能把余彦弄骨折了。”

景洋和田星扶着余彦起来,夏羽和刺猬跟在后面。五个人来到医院后面的公园里,这里有一些病人早晨出来透气,景洋找到一个长椅,把余彦扶到长椅上。

“我把早饭拿出来了,田星,余彦,先吃点饭吧。”夏羽说着拿出来了早饭放在长椅上,贴心的不像话。

“你比这两个女的贴心多了……”余彦拿眼睛横了一下景洋和刺猬,指望她们俩贴心,估计余彦都被饿死好几个来回了。

“余彦,你丫是夸他呢还是骂我俩呢?”刺猬说,她想了想,忽然激动地说,“不对啊,景洋,余彦原来不是你男朋友吗?我才想起来。”

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弄成了内伤,的确,景洋已经很久没有跟刺猬分享这边的生活了,她知道以刺猬的想象力一定会把他们的故事写成科幻片。

“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余彦尴尬地说。

“那你丫哪壶是开的?”刺猬不依不饶。

“你们去上课吧,我妈一会就能回来了,现在都耽误一节课了。”余彦一边吃饭一边说。

“你们先去吧,我等阿姨回来再去。”田星说道。

“好吧,我们去了,好好照顾他啊。”

说完三个人离开了医院。

“你要带我去上课啊?”刺猬兴奋地说。

“不然呢?”

“好久没看见那些同学了,正好今天看看。”刺猬越发地兴奋。

“我可不敢保证他们愿意见到你。”

景洋说的没有错,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看见刺猬,她给每个人的印象都深刻地要命,虽然她只在学校呆了短短两个月,但是她带给他们的灾难却让每一位同学甚至老师记忆犹新。

刺猬有一个很狂野很符合她自身特点的外号,叫“大魔头”,事实上这个外号简直就是给刺猬量身定做的,再也没有人能像她一样担得起这个外号了。

所以当刺猬出现在班级的时候,同学们都沸腾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是她,有一次喝多了下课跑进男厕所,还对我们大吼大叫地,说我们不要脸,走错了还偷看她上厕所。”

“你还记不记得她军训的时候把教官打了,结果教官罚咱们全体蹲军姿,蹲倒了好几个。”

“刺猬,想不到你人气还是那么高啊,佩服佩服。”景洋打趣地说道。

“你好的一面不能被所有人记住,那就用你不好的地方去征服他们。”刺猬骄傲地说。

“这节是孙老头的课,你还记得孙老头不,就是跟女体育老师偷情被你逮到了,把他气出心脏病那个?你最好一会别说话啊,我怕他再出点啥事。”

“不能够,姐姐我心里有分寸。”

景洋又翻了个白眼,她害怕今天自己会缺氧而死,分寸?刺猬根本就不知道分寸俩字咋写。

进了班级第一个认出她的是刘玉雯和牟雪,他们见了刺猬特激动,纷纷扑进她的怀里,“你终于来啦,我们等你好久了,想死你了。”牟雪吊在刺猬的脖子上。

“牟雪,做人要诚实。”景洋白了她一眼。

“你们都变漂亮了,不像景洋,还是原来那爷爷奶奶样。”刺猬仔细端详着两个人,还没亲热够呢,老师拿着课本就进来了,老头显然岁数大了但是记忆力还是很好,他一眼就认出了刺猬,那么扎眼的想让人认不出来都难。她染了一头红色的头发,烫着时尚的大卷,穿着性感火辣,天还没有完全热起来,她的服装薄的几乎可以过夏天了。

“嗨,孙老师,我们又见面了。”

孙老头捂着心脏,显然受到了刺激。

“老师你别怕,我会很老实地听你讲课的,你就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老头没有说话,颤颤巍巍地喊:“上课!”

为了迎接刺猬的到来,牟雪又在酒吧留了个包间,她特意咨询了医生能不能让余彦过来,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医生说余彦恢复地很好,也就放他来了,保险起见还是让余彦签了字。

“现在的医生胆都小的要死,病人不管干什么,他们的原则都是后果自负,与医院无关。”刺猬愤愤不平。

“现在的社会不就是这样吗,根本不可能做到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你生下来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想不开吗?”芳姐回答到。

说来也怪,芳姐见到刺猬后迅速跟她成为了好姐妹,速度快的惊人,就像认识了五百年那么熟。

“景洋,你男朋友呢?”芳姐问景洋。

“他去接余彦了,他说不放心,去看看。”

“余彦也来吗?他身体吃得消吧?”芳姐关切地问。

“应该没事,医生说快要能出院了。”

所有人都到齐了,就等着余彦他们了,说说笑笑时间过的也快,不一会的功夫他们就来了,当他们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跟在他们后的那个女生竟然是周莉。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周莉了,如果她不出现,这些人几乎都忘了她的存在,刺猬又开始晕了,明明之前田星是刘玉雯的男朋友,怎么全乱套了。

大家坐好了,一人满上一杯酒,当然除了余彦,他估计以后都不能喝酒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