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心脏病

作者:小花 字数:339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天放学后田星把景洋堵在座位上,还没开始说话,田星的眼泪已经忍不住要掉下来了。景洋从未见过这样的田星,他们在一起做朋友已经有近两年了,但是她没有见到田星这样过。过了一会,田星稳定了一下情绪才能开口说话。

“景洋,余彦在医院呢,去看看他吧。”说到这田星已经是泣不成声。

景洋的脑子一下子就短路了,“你说什么?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他心脏病犯了,景洋,我不知道他能活多久,我求求你,去看看他吧。”田星努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可是我从来就不知道他有心脏病。”景洋哆哆嗦嗦地说。

是啊,这一年多的相处,她对余彦又了解多少呢?仅限于他是一个放浪的人,他会玩弄人的感情,但是她却没有仔细地去看看他。

“他不是能打篮球吗?不是能打架吗?你为什么说他有心脏病?”景洋大声地喊着。

“别问了,你去看看他好不好,他好想见你,却不敢对你说,也一直不让我说。”

“好,我跟你去,我跟你去。”

那一刻景洋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脚步了,她已经忘记了放学后跟夏羽的约会,她此时此刻只想看见余彦,她希望能看见健康的他,活蹦乱跳的他。

景洋已经忘了她是怎么走到医院的,她站在病房的外面,看着余彦的母亲在喂余彦吃饭,景洋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哗哗地淌下来,她记得就在不久之前,余彦还出现在食堂,那是她最后一次看见余彦,他跟田星一起说说笑笑地打饭,那时候中午食堂的人特别多,余彦就站在一个姑娘身边,一直看着她吃完才等到座位,等到后余彦便调皮地大笑。

那时候的余彦哪去了?取而代之的为什么是躺在病床上,连吃饭都要母亲来喂的他?

从门口到病床,这短短的距离,景洋却不知道要怎样走才能到达。

“我还是不要进去了,田星,我不知道怎样面对,真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妈妈也在那。”景洋颤抖地说。

“没关系,如果你出现了他可能会好点,他每天都在等你。”

景洋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病房的门,以余彦的家庭条件是住不起高级病房的,所以这个病房很普通,里面有六张床位,景洋看着病床上的病人们,看到有的人在为了命运挣扎,有的人则是一种放弃的状态,她觉得自己简直要透不过气来。

余彦看到景洋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以为是幻觉,不然为什么会看见景洋,那么清晰地站在自己面前。

尽管景洋已经不哭了,可是红肿的双眼还是能让别人看出来她刚刚凶猛的哭过。

“阿姨,对不起,我刚知道。”

景洋知道余彦的妈妈一直很喜欢她,跟余彦在一起的时候她们也通过几次电话,余彦妈是特别淳朴的农村人,为了生活为了孩子任劳任怨,她的热情可以感染身边人更好的生活下去,而现在,这位好母亲脸上已经有了很多皱纹,但是她仍然用最热切的眼神看着景洋,“没事,你能来,我们就已经很高兴了孩子。”

“阿姨,让我来吧。”景洋拿过阿姨手里的饭盒,“您歇会吧,这些天一定很累吧。”

景洋坐在余彦面前,这是她进来后第一次直视余彦,她发现余彦瘦了好多,有气无力地半躺在床上,眼睛红红的,景洋不想把这场见面弄的像一个悲剧,所以她开始调侃起来,“哥们,才离开我多久啊,就这样了,你让我情何以堪啊。”

余彦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温柔地看着景洋,景洋有些读不懂那眼神中的含义,心痛,疼爱,后悔……

“好啦,大老远跑来看你,你也不说跟我说句话,来,我喂你吃饭。”

景洋用勺子盛了一口饭送到余彦的嘴边,余彦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了嘴,他一边咀嚼饭,眼泪一边掉下来,他这一哭反倒让景洋乱了阵脚,她怕余彦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会对身体不好。

“喂,是不是饭太好吃了你激动的哭了?别哭啊。”

可是任景洋怎么说,余彦的眼泪都止不住,他把景洋的心都哭碎了。

“景洋,谢谢你能来,谢谢你喂我吃饭,你能来我就知足了。”

景洋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余彦一直不说话,不是因为不想说,而是因为他没有力气说,他是那样虚弱,连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好好好,我来了,我不会走的,你放心吧,你赶我走我都不会走的,你不要说话了,好好吃饭,来,慢点吃。”景洋像照顾小孩子那样哄着余彦,现在在她眼前的不再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大男孩,而是一个让人忍不住心疼,最需要温暖需要关怀的病人。

“阿姨,你这些天都住哪呀?”景洋一边喂余彦吃饭一边问。

“我啊,大多数都在医院,有时候田星晚上来照顾他,我就去旅店。”阿姨笑着回答道。

“阿姨,你要是信的着我的话,今晚就让我留在这照顾他吧,这些天你也没少劳累,好好休息休息吧。”

“那怎么行,你一个女孩子在医院多害怕呀,不行不行,你回学校去,我留在这就行。”

“阿姨,没事,你休息吧,我跟景洋留在这。”一直没说话的田星终于说话了。

阿姨看到两个孩子这么真诚也就没说什么。

余彦吃完饭阿姨把他身后的靠垫拿走,让他躺下来歇一会,景洋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握着余彦的手,余彦的手是景洋见过的最好看的,有细又白又长,当手模都绰绰有余,她没有想到这辈子还能握到他的手。

“你看你都瘦了,要多吃点饭知道吗?”余彦用尽力气回握着,生怕一松手景洋就会离开他。

好像读懂了余彦的意思,余彦把余彦握的更紧了,“放心,我不会走的,我一直在这陪着你,你累不累?要不要睡一觉?”

余彦轻轻摇了摇头算是回答“景洋,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余彦艰难地说。

“祖宗啊,我求求你了,等你身体好了再跟我说好不好?你先睡一觉,养好精神。”

余彦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很快便睡去了,景洋趁他睡着的时候走出病房,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她拿出电话,有7个未接来电,都是夏羽的,她才猛然想起来跟夏羽还有约会,现在的情形哪还有心情约会,她只好给夏羽打电话解释一通,幸好夏羽一直就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这也是景洋最欣赏他的一个地方。

挂了电话,景洋才发现田星已经在她身边坐了很久了。

“在跟男朋友打电话吧,景洋,这些日子余彦改变了很多,他也想开了,我来找你不是因为想让你跟他怎么样,而是这个时候他需要你,而这种需要,未必与爱情有关,余彦知道自己的处境,他也知道了你有男朋友的事实,他也不希望因为他你跟你男朋友有任何的误会,你懂吗?他长大了,他再也不是以前的余彦了。”

景洋低着头,良久才回答田星,“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夏羽很通情达理的,他是个很热心的人,刚才还说如果可以的话他要来看看余彦,可以吗?”

田星听了心里也算有点安慰,因为他们都不想让事情变的更糟了。“当然可以,我想余彦也很想看到给你幸福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

当晚余彦妈没有留在医院,而是去了旅店住,真是难为了她,这么多天来无微不至地照顾余彦。

景洋把余彦生病的消息告诉了刘玉雯他们,毕竟朋友一场,若不是因为跟景洋的事,也不会生分至此。

听到这个消息他们还是挺惊讶的,没想到平日里活蹦乱跳的余彦会有这么严重的病,当晚牟雪组织了圈里的人一起来到了医院。

一起来的除了牟雪和刘玉雯,还有向阳、芳姐、还有夏羽。

余彦表现地相当镇静,也许他真的想开了,人在经历了生死边缘的时候是会想明白很多事的,所有的爱恨情仇也许都没有彼此幸福来的重要。

即使余彦很镇静,但他还是没有想到向阳跟夏羽会来,他心里已不是从前的吃醋,愤怒,取而代之的是感动,他在想,人生太短暂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世上,如果没有这些负面的情绪该有多好,如果身边的这些人都成为自己的朋友该有多好,那么自己拥有的岂不是比自己失去的更多吗?

一群人围着余彦,他们买了一些水果给他,也不知道他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便没有乱买。

“那个,余彦现在身体非常虚弱,你们来了他心里一定是很感动的,但是他不能说太多话,见谅哈。”景洋嬉皮笑脸地说,她倒是成了翻译员了,好像余彦想说什么她都知道一样。

“都朋友客气啥啊,用你说啊。”牟雪说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