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令人迷恋的向阳

作者:小花 字数:351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网络在带给人们方便的同时,也带来了爱情,我们称之为网恋。

景洋跟向阳就是在网上认识的,但不同的是,他们那时候还没有产生爱情,产生的,只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向阳在青岛的一家酒吧当驻场歌手,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很多人便会来这家酒吧,倾听向阳的声音,向阳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

景洋是一名大一学生,像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一样,每天上课,下课,吃饭,睡觉,生活乏味,没有一丝新意,但是又不得不坚持上完,于是每天混吃等死,对于景洋来说,认识向阳,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让她在乏味的大学生活里有了一丝味道。

向阳是北方人,只身一人来到举目无亲的青岛,开始寻找自己的梦想,他先从酒吧歌手做起,每一天,变换着各种颜色的彩灯打在他脸上,生活既简单又幸福,这是他梦想的第一步,他在等待一个机会,能让他在众多的歌唱爱好者中间脱颖而出,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如今的社会只要拿钱,只要后台够硬就可以实现梦想,而一些有实力的人只有看着的份。

向阳在认识景洋后,在网上给景洋发过他跟明星合唱的视频,景洋在电脑那边一遍一遍的看,怎么看都看不够,向阳虽然个子不高,但是唱歌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都是那样令人迷恋。

“向阳,你冬天会回来吗?”景洋在电话这头小心翼翼地问,其实她一直都想见一见向阳,这个未来可能成为大明星的人,她曾经跟向阳说过,等向阳成为大明星的时候,她要在房间里挂满他的海报。

“肯定会回来的,等我回去了,就去看你。”向阳就像一颗糖,景洋每次跟他说话的时候都觉得甜的像要溢出来一样。

于是等待在景洋心里发了芽,她每一天都有一个盼头,盼望着向阳快快回来,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等待的人,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属于自己,但是等待的滋味其实很幸福。

“景洋,电话!”

景洋睡梦中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到手机屏幕上余彦的名字一直在跳动。

“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干嘛?”景洋不耐烦地说,她知道余彦找她不会有好事。

“借我200块钱,我有急用。”虽然嘴里说有急用,但是并没有在余彦的口里听到任何着急的意思。

“余彦,你能不能别这样,我是你女朋友,你除了要钱,还有什么时候能想到我?”景洋说完挂断了电话,心里满满的不知是愤怒还是失望,她迅速爬起来洗了把脸,还是带着银行卡去了银行。每一次都是这样,不管心里怎样不爽,多么不想理他,可是都没有办法拒绝他所有的要求。

取完钱景洋直接去了班级,余彦果然已经去了,见到景洋的时候嘴角高高的勾起来,一边揽着景洋的肩一边说:“宝贝,我就知道你不舍得不给我钱。”

景洋挣脱开余彦,什么都没说便回到座位上,她突然开始想向阳,于是拿出手机给向阳发了一条短信:“在干嘛?”

很快向阳的短信便回了过来:“我在回家的途中,快要见到你了。”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每天都在盼着一件事,但是当这件事马上要发生的时候,会让人觉得不知所措。

景洋握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赶快删掉了短信,这些日子以来,只要想到向阳,她都会觉得安心,但是心里也有隐隐的不安,总觉得现在的行为是在偷情,不过她时常安慰自己,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很快,班级里的同学来的差不多了,刘玉雯在景洋身边坐下,景洋发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老大,你怎么了?”

“老二,田星好像外面有人了。”刘玉雯一边说着,眼泪一边在眼眶里打转。

“不会吧,你怎么发现的啊?”刘玉雯和田星一直是景洋眼中的模范情侣,她怎么都不愿意相信刘玉雯的话。

“他今天早晨给我发信息问我宝贝昨晚聚会玩的嗨吗,可是你知道,我昨晚哪都没去,是他送我回来的。”刘玉雯说着说着眼泪开始往下掉。

“那你怎么回的?拆穿他了吗?”

“没有,我什么都没回,我要再观察观察。”

刘玉雯是她们寝室的老大,她之所以能当上老大,不只因为她的年纪,她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与稳重,她遇事不骄不躁,享有“天下第一憋”的称号,因为她对待任何事都很淡定,也能沉得住气。但是她有一个死穴,那就是田星。

“老大,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田星跟余彦玩的时间长了也开始学坏了,今天开始我们成立一个捉奸小组,好不?”

老大看着景洋特务一样的表情,破涕为笑,“好,不抓住田星,誓不为人!”

北方的冬天,冰冻三尺,呵气成冰。

景洋走在铺满雪的大街,双手放在衣服口袋里,一个硕大的围巾几乎要覆盖了她整张脸,尽管在北方生活了20年,但是这寒冷的气流还是让人受不了。

景洋打了个出租车,直奔车站,她既兴奋又紧张,她终于要见到向阳了,这是她日思夜想的见面。

尽管是冬天,车站的人一点都不少,景洋走进候车室却没有看到向阳,她拨通了向阳的电话,“你在哪?穿什么样的衣服?”

“我穿一件鸡屎颜色的衣服,我在候车室里面的一个屋子里,我…我不敢出去。”景洋听到了向阳颤抖的声音。

“别闹了大明星,你什么市面没见过,还怕看见我?”

“那我出来了。”说完挂断了电话。

景洋感觉身后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一回头,一个金色头发,小眼睛,穿着鸡屎色羽绒服的男孩站在她身后。

向阳确实不高,身高跟景洋相差无几,景洋的心里不小心空了一下,但是她掩饰的很好,没有让向阳看出任何的不妥。

“你找地方安顿一下我吧,这么冷的天。”向阳扯出一张大大的微笑。

景洋把向阳带到学校旁边的一家旅店,“大明星,委屈一下吧,先呆着这。”

这是景洋第一次跟男人开房,虽然她不见得要跟向阳做什么事。景洋跟余彦交往已经有大半年了,但是却从来没有跟余彦开过房,也许是这个原因,给了余彦沾花惹草的理由吧。

旅店里有一台电脑,向阳把电脑打开,找了一部电影跟景洋安静地看了起来,谁也不说话,气愤有些尴尬,终于还是向阳打破了沉默。

“你还记得跟我承诺的事吗?”向阳的脸突然靠近景洋的脸。

“什么事?”景洋明知故问。

“你不是说等我来了让我亲你吗?”向阳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给人一种毛茸茸的温暖,不知道为什么,景洋总是用‘毛茸茸’来形容向阳,向阳留在景洋脑海里的样子,总是眯着眼睛,灯光打在他脸上。

见景洋不说话,向阳有些失落,“是因为你男朋友吗,所以你不想?还是……”向阳想了想接着说,“还是怕我对你干些什么?你放心,我不是那样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景洋也不好再拒绝,毕竟是答应人家的,怎么能反悔,于是她轻轻点下头,闭上眼睛,很快,向阳的气息弥漫了身边的空气,向阳的每个吻都是那么温柔,他就像对待一样珍宝一样对待景洋。而景洋,已经完全沉沦在向阳的温柔之中。

漫长的吻过后,向阳握住景洋的手,表情痛苦地低下头,“景洋,我好像爱上你了,等我长高了,你可不可以跟我在一起?”

向阳的话狠狠地刺痛了景洋,景洋没有想到这样有尊严的向阳会说出这样的话。

向阳走的时候并不开心,他的心情很复杂,他甚至没有想到爱情会来的这样容易,他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景洋,不知道怎样面对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晚景洋几乎一夜未睡,半夜周莉起夜路过景洋的床铺,看见她睁着眼睛,不知在看什么。

“搞什么!大晚上不睡觉吓唬谁呀?!”

景洋没有说话。

“喂,你还健在不?”

景洋没有说话。

“你别吓我啊!”

景洋眨了下眼睛,看到景洋还活着,周莉才离开,一边走一边还嘟囔着些什么。

景洋看着外面的天空渐渐泛起白光,屋子里面也有了光线,坚持不住,沉沉睡去。梦里她又看见向阳的笑容。

这天是牟雪的生日,牟雪是寝室里最小女生,排名老四,她热情开朗,没心没肺,良民一枚,所以三位姐姐对她宠爱有佳,牟雪生日前几天,姐姐们就迫不及待地为她准备了礼物。

因为这天是礼拜天,一整天没有课,早晨姐妹们起来后就开始梳妆打扮,准备给牟雪过生日。

“景洋,把余彦带去啊,还有大姐,把田星带去,人多热闹。”牟雪一边刷牙一边含糊地说。

“哦,好的。”提起田星,牟雪心里一沉,至今为止她跟景洋还没有找到田星出轨的证据,可是究竟是找到了好呢,还是找不到好,牟雪色完全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