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酒吧买醉

作者:天天 字数:432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萧夜生坐在酒吧内,一旁的林一凡和楚天恒见状不禁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是个什么情况?咱们的萧二少居然也有闷闷不乐的时候啊!还真的是稀奇啊!”

萧夜生直接喝了一口酒,嘴里不禁呢喃,“该死的女人,居然还说我过分!难不成还真的想让我和那个女人上床啊!”他还因为江雅文说的话心里不舒服呢!这才叫了两个人来陪自己喝酒!

“喂喂喂,我说你自己一个人这样喝有什么意思啊!”林一凡拦住了他,却没想萧夜生看了他一眼,直接就拿了个杯子过来,给他倒了酒,林一凡看了眼楚天恒,只好撇了撇嘴,“行,我奉陪,可以了吧?”

楚天恒自然也加入了其中,三个人喝的还挺畅快的,萧夜生过了好一会才说话,“你们还记得苏眉那个女人吗?”

“苏眉?”林一凡皱了皱眉,似乎是没有什么印象的,倒是一旁的楚天恒说话了,“苏家的那个小女儿?”

林一凡听到这个才恍然想起来,“哦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女人啊!我记得有一次我们还在酒吧看到了那个女人,当时她正玩的嗨,和一群男人玩的不亦乐乎啊!”林一凡这话自然是带着一丝嘲笑的,“不过你怎么突然提到她了?怎么,她缠上你了?”

萧夜生冷笑了一声,他之所以知道苏眉是个什么样的人,就是因为之前在酒吧看到了那一幕,和几个男人玩的不是一般的嗨,旁若无人,试问谁看到一个平时装的文文静静的大小姐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居然会是这样一副鬼样子,谁会稀罕。

可是自己的那个母亲偏偏还生出了让苏眉那种女人进入萧家的打算!他也没有直接点明,可是那女人居然还想爬上自己的床,那就真的是动到了自己的底线了!那他自然也不介意再给她送一个男人过去!

他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诉了林一凡和楚天恒,林一凡直接就笑着说道,“你小子还挺狠的啊!我估计,那个苏小姐顾及现在应该悔到肠子都青了吧!得罪了你萧夜生,还真的是不好受啊!”

“谁让她想要上我的床的!”

“这想要上你的床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多,不过真正能够上的估计也就只有你老婆和……”林一凡的话点到为止,萧夜生也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还是一旁的楚天恒说道,“只是这样真的好吗?苏家难道不会找你的麻烦?”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要知道跟她上床的可不是我,虽说这是在萧家发生的事情,苏家的人也只会说教女无方,居然让自己的女儿鬼混混到别人家去了!要知道,这苏眉在苏家的地位可不怎么高!单单是那个苏夫人就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人!苏眉这样损了苏家的面子,你们觉得苏夫人会这么容易的放过她吗?”

“可是,这苏眉好歹也是苏家的女儿吧!难道这苏父真的会置之不理?”

林一凡这时插话进来,“这个我知道!我来说,这苏眉嘛,毕竟是苏父和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想当初苏父可是因为这件事情不知道有多蒙羞,所以自然就不怎么待见苏眉了!不过毕竟苏眉也是苏家的骨血,当初的苏老太爷哈还是让苏眉进了门!苏父当她是个耻辱,而苏夫人嘛,自然是恨透了她的,连带着苏家的大少爷和大小姐都不喜欢她,你说,她在苏家又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呢!”

“想不到,这个苏小姐还是挺可怜的啊!”楚天恒的话引来的萧夜生的嗤笑,“这种女人会可怜?如果你也看到了她在酒吧里面玩的有多疯狂,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是啊,我估计就连夜店的那些个女的都没有她会玩!”

楚天恒听了这话不禁皱眉,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个苏眉会是这种女人!“那看来你母亲这次还真的是看走眼了!那,雅文呢?你怎么不如实把苏眉的事情告诉她呢?”

萧夜生不禁翻了个白眼,“笨女人,我才不会告诉她!”

林一凡和楚天恒都笑了笑,“看来你今天喝酒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为了那个苏眉的事情,原来是因为和自己的老婆生闷气啊!我说我们的萧二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幼稚了?”

“我幼稚?是那个女人幼稚好不好!”

萧夜生这话引来了林一凡和楚天恒的大笑。

酒吧的另一处包厢,苏眉正和人在拼酒,一群人正在起哄,苏眉直接就将一瓶红酒给喝完了,一坐下来身旁的男人就开始对她动手动脚的,她也没有怎么在意的,男人的手直接就伸到了她的裙子里面,倒是引来了苏眉的一声娇喘,听的男人心痒痒,苏眉直接就按住了他的手,还不忘抛了个媚眼,“你猴急什么?”

此时的苏眉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大小姐的做派,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苏眉直接就坐到了男人的身上,对着他吻了下去,男人也是在外面玩惯了的,丝毫不在意别人的起哄,对着苏眉就是一阵乱摸,让现场气氛到达的高潮,两个人差点就在众人面前上演了一出活春宫!

苏眉玩够了之后靠在男人的怀里,但是心里的怨气不是一般的重,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闹成这个样子,本来还以为自己可以攀上萧夜生这棵大树,没有想到最后和自己上床的居然会是另一个男人,而且还被苏家的人给抓了个正着,这可让她着实的被苏家人给狠狠的整治了一番,她也越发的恨那个江雅文了!

如果没有江雅文的存在的话,也许她早就已经风风光光的和萧夜生在一起,成为了萧家的少夫人了!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是徒劳的了,自己的名声已经臭了,萧家又怎么可能接受自己呢!所以她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既然自己不能好过,她也绝对不能让那个江雅文好过!她一定要想个法子败坏了江雅文的名声不可!

萧夜生喝了点酒回到了家里,直接就去了卧室,但是并没有看到江雅文的人影,不禁把保姆给叫了过来,“少奶奶呢?”

保姆直接说了一句,“少奶奶在客房呢!”萧夜生还没听保姆说完就直接奔着客房去了,江雅文正在洗漱,并不知道萧夜生过来了,萧夜生也是有点酒气的,直接就冲进了客房,听到了浴室有动静,就想也没有想直接走了进去,看到浴室里面的一幕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江雅文直接尖叫了一声,连忙用浴巾遮挡住自己的身子,看着萧夜生呆住的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萧夜生回过神来,赶紧转过身去,走了出去,他还不忘关上了浴室的门,一想到刚才香艳的一幕,不禁撇了撇嘴, 呢喃了一句,“身材还挺好的嘛!应该有C吧!”

江雅文匆忙洗漱好,穿得严严实实的出来了,萧夜生见状不禁皱了皱眉,怎么没见她平时穿这么严实,看来这是防着自己了,不禁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你是在里面洗澡!对不起!”他说完这话还有点脸红。

江雅文自然是有点生气的,可是见他这么说了,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还是觉得有点不自在,看到他的眼神,还捂紧了自己的衣服,“你这么急急忙忙的冲进来干什么?”

萧夜生这才想起了自己过来的目的,扬了扬眉,“保姆说你搬到客房来了,什么情况?”他以为她还是在跟自己怄气,自己都还没有消气呢,她倒好,先搬到客房这边来了!

江雅文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随即就坐了下来说道,“也没有什么,可能保姆忘记跟你说了吧,我打算把这间房间做卧室算了,毕竟那件卧室还是有点脏的,我可不想在别人睡过的床上继续安心的睡下去!”

萧夜生想了想觉得也对,不禁呢喃了一句,“这保姆说话怎么只说一半的!”早知道他就不那么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还看到了她的身子!一想到那个场景就有点尴尬了。不禁咳嗽了一声,“行,那就搬过来吧!”萧夜生说完就直接在客房的床上躺了下来,江雅文也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房间里面的氛围顿时有点尴尬了,江雅文到一旁吹头发去了,萧夜生看着她坐在梳妆台前吹着头发,又想到之前那一幕,不禁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了,站起身来脱了外套直接进了浴室,江雅文回头看了一眼,听到浴室传来的水声,他这是在洗澡吗?不过也没有太过于在意,继续吹自己的头发去了!

待萧夜生出来了之后,他直接就睡到了被子里面去了,他的样子变得有点古怪,江雅文觉得挺奇怪的,但是也没有多想,吹完头发也睡到了床上,但是她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转了个身睡了下去,一旁的萧夜生并没有睡着,也有点翻来覆去的,最后还是江雅文先说话了,她直接转过身来看着萧夜生,“你怎么了?睡不着?我看你一直翻来覆去的!”

萧夜生正好也转过身来,两个人互相对视着,过了一会儿萧夜生才撇了撇嘴说道,“没什么,是有点睡不着!”

“那怎么办?难不成还要人哄你睡觉啊?”江雅文也只是开了一句玩笑话,却没想萧夜生直接来了一句,“可以啊,反正这个房间也就只有你了,那就由你来负责哄我睡觉吧!”

“那你还不如直接闭上眼睛数绵羊呢!”江雅文从来就没有哄过人睡觉,一般也只有别人来哄她的好不好!

“你,真的打算去大哥的公司上班吗?”萧夜生突然提到了这个,倒是出乎江雅文的意料,“还在考虑啊!怎么,你有意见?”

萧夜生侧了个身子横躺着,两手搭在自己的后脑勺上,“我当然有意见了!再怎么样你也应该去我的公司,不应该去大哥的公司的!”

江雅文倒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的,倒是生出了几分恶趣味,“我说,你这是邀请我去你公司的意思吗?”

萧夜生扬了扬眉,“如果我说是的,你当如何?”

江雅文愣了愣,“你,怎么会突然又要我去你的公司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还挺适合管理公司的!你就说你到底去不去吧?我这可是诚心诚意的邀请你!”

江雅文过了一会儿才说话,“我去不去呢,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她一想到之前这个家伙在公司对自己说的那番话,心里就还是有点不是滋味。现在他突然又想让自己回公司,她还真的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说了几句就睡下去了,萧夜生哪里是需要哄着睡的人,他看着江雅文缓缓的睡了过去,自己也闭上眼睛睡了,嘴角不自然间就露出了一丝笑意。

第二天一早起来,江雅文直接睁开眼睛就伸了个懒腰,但是力度有点大,不小心就打到了正在一旁睡得正香的萧夜生,只听见萧夜生一声闷哼的声音,江雅文不禁挠了挠自己的头坐了起来,看着萧夜生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没有想到会打到你!”

萧夜生本来准备发怒的,可是看着江雅文的模样,带着一脸歉意的小脸,她也才起床,直直的长发披下来,就像个居家小女人的样子,他居然会觉得有那么一丁点的可爱!他这是怎么了?

江雅文不知道萧夜生在想些什么,“你,怎了了?怎么你说话?”

萧夜生随即就回过神来,撇了撇嘴,“没什么!还不快去洗漱,待会儿妈又要说了!”他说完就下了床去洗漱去了,弄得江雅文有点云里雾里的了!根本就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