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气急败坏,恼羞成怒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366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愤愤的撕成了碎片,然后一脸冰冷的看着上官晳清:“在挖人之前先搞清楚,这是我女朋友。”

虽然对陈清颜的不矜持感到生气,但是却率先把这种怒火牵扯到了自己的这位好友身上。

上官晳清不怒反笑,几天没见怎么变得这么小气了。

装作没事的样子,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这个兄弟的肩膀,倒是没有想过他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关俊勉则不吃这一套,浑身血液有些逆流,狠狠的抓住陈清颜的手腕摔门而出。

一直把她拖到了车边,陈清颜吃痛,却怎么也甩不开那死死抓着自己的手掌。

只得一眼雾气的看着他,然后轻声诉求:“你抓的我好痛。”

说着,咬着嘴唇的贝齿更深了深。

而关俊勉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这般的气急败坏。

陈清颜的眼神恶狠狠的瞪着他,以前的仇恨连同现在的冷暴力,让她恨不得将这个男人千刀万剐。

该死的占有欲,发作起来让关俊勉这样一向沉着的人都不能冷静:“你是属于我的,不用去工作,也不能属于别人的公司。”

命令的口吻,天生王者的霸气,一句话带着让人不得不服从的意味。

而即便再怎样伪装,天生的性格在这样的时刻,都不免有些藏不住。

装一只乖巧的小白兔,似乎不是陈清颜的风格,只见她高傲的一扬头,仿佛不把男人刚才的话放在眼里。

“这么好的机会,我才不会因为你的一句话就放弃的。”倔强以及叛逆,在她的身上展现无遗。

而关俊勉却冷笑了两声,心中自语,当初自己用那么高的金额都没诱导来的女人,今天竟然被上官晳清一句话便给蒙骗。

是自己没有魅力吸引不到那女人,还是怪女人太过大脑简单?

“你是我的女人,我说的话你必须服从。”不管陈清颜的抗议,在他的管制下,他相信这个女人是不会跟上官晳清有合作关系的。

再想到自己这个朋友,他的牙齿之间摩擦出丝丝的声音。

真是不识好歹。他的女人他也敢打主意。

陈清颜如同黑宝石一般的眼睛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关俊勉,眼神中散发的则是明显的不屑:“我还没有怀孕,也就证明我不是你的女人。”

并非对明星这个头衔有多么的着迷。

只不过,她就是不喜欢顺从他而已。

“叮——”一连串的手机铃声作响,关俊勉正在飙升的脾气只好暂且压制下来,接通电话。

“勉。什么时候回来。”刚才的玩笑开的似乎有点大了,所以上官晳清主动打电话算是服软。

不过近距离的观看陈清颜,在他内心中就更加想要签她做自己旗下的艺人。

毕竟单单是这样的美貌和气质,便足够她走红的了。

“我们回家了。”说完,便等也不等就挂断了电话。

我们,回家。

这一句话极其的暧昧,让上官晳清不禁眯上了自己狭长的凤眼,若有所思的琢磨着。

回到别墅。

关俊勉将她沉沉的摔在了床上,满脸写的尽是不满。

而陈清颜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和服从,这样自大的男人,反而让她愈加的想要反抗。

本不应该是装作柔弱博得他的欢心么?

可倔强的脾气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你是我的女人,所以不能做我不喜欢的事情,知道吗?”王者般的命令,那语气似乎让人必须服从。

“暂时的。”陈清颜没有忘记提醒她当初的赌约。

她是自己的,不归属于任何一个人。

“你肚子里会有我的孩子,你是我孩子的妈。”这句话似乎霸道了一些,可是从关俊勉的嘴里说出一字一句却是那样的必然。

关俊勉并不在乎陈清颜说的话,反而一个翻身压在了陈清颜的身上。

她并不畏惧,银铃般的一笑,仿佛是跟关俊勉叫嚣。

“早就说过了,别当自己是百发百中。”这样的男人好像过分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关俊勉则不以为然,面色如水样柔情但是手下的动作却未免有些粗鲁了一些。

陈清颜的衣服此时已被关俊勉褪去了一半。

“一次没有,那就再来一次,带有为止不就好了?”不知怎的,眼前的这个女人好像总比以前围着自己的女人更能让他兴奋。

她,有些惊慌的看着他。

男女之事,虽然她笃定了愿意付出一切,但终究还是眸中暗含羞涩。

“拿开你的脏手。”不知怎的,面对这种事情,她的声音不自觉的稍有柔弱,而拨开双峰上的那双手却还是坚定的。

关俊勉又怎么会乖乖听话呢?一双手游离了那里,却又在另外的一个地方不安分。

两个人身体的摩擦,足够让气氛变得极其的暧昧。

再多的挣扎都似迎合的举动。

即便意念再坚定,却还是未能逃脱这个散发着迷人气息的男人。

一番运动后,两个人阵阵香汗。

陈清颜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有些恼怒,短短两日,大仇未报,却让愁人在自己的身上享乐了两次。

钻得紧紧的拳头砸在旁边男人的身上,却如同被吸收了力量,变得软绵绵的。

“嘘,不要闹,休息一会。”关俊勉眯着眼睛并未有太大的举动。

很少,关俊勉会让一个女人在自己的身侧,并且安稳的想要入睡。

许是对她,第一眼便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而她,瞳孔一缩,付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也算是赢得这场复仇更大的筹码。

“我去浴室。”松了手,不温不火的吐了这么一句,陈清颜便拿起手机往浴室走去。

手机,是关俊勉特地配给她的,上一个手机丢在了公寓,而关俊勉为了方便不在别墅时跟她的联系,便又送给她了一个。

一层磨砂玻璃阻隔着室内的视线,陈清颜发了条信息给舅舅:“关俊勉近日会查抄龙威的毒品交易,通知,收拢。颜。”

发送成功,快速的删除,陈清颜此时眯着狭长的凤眼。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用这一条重要信息收买龙威,再而找机会联合他另外一死对头,搞垮关俊勉,想必不在话下。

打开喷头,温水滴打在陈清颜的身上,而满室朦胧着氤氲的水汽。

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很沉重,这是一场隐藏了十多年的厮杀,步步为营走到今天,终要见到胜利的光亮。

胸腔内一股复仇的气息涌上来,而耳膜处却又传来一句暖暖的话语。

一时之间,两种情绪在身体里碰撞了起来。

“换洗的衣服,我已经吩咐人准备好放在床上了。我走了你休息吧。”短寐过后的关俊勉,难得体贴入微的为一个女人准备妥当一切。

三秒钟的呆愣。

然后陈清颜从沉溺的温柔中清醒过来。

该死,怎么会对那个男人假惺惺的一句话而产生其他的感情呢。

等走出浴室,早就没有了关俊勉的身影,而床上那一套衣服,不管是尺码还是款式,都很符合自己。

不知道是有心,又或者是凑巧了。

没有那个男人霸占自己的半边床,陈清颜难得想到休息一番。

里应外合的这场计划,一定会打垮这个嚣张的男人的,瞳孔中闪现了一抹阴狠,然后美眸缓缓闭合。

******

转眼,已是几日后。

在陈清颜纠结于自己怎样能进一步发展计划而不被关俊勉阻拦的时候。

门口关俊勉便带着私人医生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你!进别人的房间怎么不敲门。”神游的她被吓的一个机灵,有些恼怒,眉头扭着像个麻花。

“你和这个房间都是我的。”霸道中又带着一些理所当然,关俊勉一屁股便坐在了旁边的藤椅上,一本正经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随后,宽厚的手掌在那私人医生的面前摆了摆。

“去给她检查一下。”眯着的一双眼,盯着陈清颜,不知在酝酿些什么。

而未经允许被陌生人抓住手腕,陈清颜自然不从,胳膊一抽,便滑离了医生的手腕。

几日以来的不满,积压在一起仿佛要喷发:“关俊勉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我想出去散步你都拦着,现在又假惺惺的给我检查身体。我又不是你圈养的宠物,你最好不要太过分。”

原本拟定好的计划,却在关俊勉规定的外出范围内,几次破灭。

关俊勉倒不生气,不温不火的来了一句:“女人,你可记得跟我的协议,陈医生是我带来给你检查的,一管血抽出来,你要是未孕那么便可以离开... ...”

话未说完,停顿了几秒,手指谈着旁边的桌案继续说道:“当然,如果你怀了我的孩子,那么,别忘记你下的赌注。”

此刻的男人,表面优雅却暗地腹诽。

自己早就吩咐过陈医生,如果她怀有身孕最好,若是没有,这其中也还是可以加以手脚的。

陈清颜轻咬嘴唇,妥协的把手臂伸了过去,这个赌约她倒是记得,只是这几日的悠闲恐怕让她有些疏忽自己的使命了。

不禁为自己的恍惚而感到可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