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下落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454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没有了陈清颜与姚薇,上官娱乐公司一整天都显得萧索乏味,而对于冉冉来说,则更加的无聊透顶,还没到下班时间,她就早早的收拾好自己,离开了公司。

刚刚走出公司的那一瞬间。

“就是她!”

一声厉喝划破天空!

冉冉愕然的转过头来,立即看见成群成群的粉丝朝向自己急匆匆跑来,如同漫画定格般,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完全没想到自己才出道没多久,竟然就遇到这种事情!

她看的出来,这些粉丝定是来者不善!

果然,最领先的那名粉丝还没靠近她,就大吼了一声:“你这个狐狸精,就是你强多了薇薇的位置!”

“没错,还有一个女人,是她们一起抢走了咱们薇薇的位置!”

“狐狸精,把尚音代言人的黑幕报出来,快点!”

“冉冉,我们鄙夷你,唾弃你,你快点滚出娱乐圈!”

姚薇的粉丝越聚越多,而且还有与冉冉拼命的架势,一个个根本就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最初几个脾气火爆的,都已经抡起了自己手中的提包,狠狠的朝向冉冉拍打了过来,没有陈清颜在自己的身边,冉冉完全愣住了,她紧紧咬住嘴唇,面容雪白,眼神倔强的望着那些激动的粉丝们,努力地维持着自己身为艺人的淡然姿态!

只不过,这种姿态对于她来说,却是太难了!

“冉冉,你快点跟我过来!”

人群拥堵之中,冉冉的耳边忽然传来了一声不一样的声音,她猛地转过头,却看见一名长相妖娆的女人站在自己的身后,不知不觉中,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掌。

“我是来救你的!”

妖娆女人淡然一笑,努力让自己的眼神变得友好,在这样的环境下,冉冉根本就来不及思考这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她下意识的跟在女人身后,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但妖娆女人并没有立即松手,而是不断地告诫她:“一定要跟在我的身后,这群脑残粉根本就没得救了,唯一的方法,就是离得越远越好!”

“谢谢你啊美女。”冉冉慌张之中,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些粉丝全都冲击过来,每个人都是一副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样子,她立即把视线收敛回来,脚下的速度更快了。

两个人在马路中三转两转,终于将那些粉丝摆脱掉,冉冉停下来,找了面墙靠着,呼哧呼哧喘着大气。

“咱们安全了。”

妖娆女人微微一笑,体力却很好,跑了这么久,都是面不改色的。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足足用了两分钟的时间,冉冉才恢复了些许体力,勾勒出一个笑容,对妖娆女人笑道。

“我叫夜玫瑰。”

冉冉主动伸出手去,再次诚恳的道谢:“谢谢你啊,夜玫瑰,如果不是你的话,说不定今天我就要被姚薇的粉丝们给围堵在公司门口了。”

“呃.....你先不要着急谢我,其实我救你出来,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的。”夜玫瑰妩媚一笑,眼底深处却闪现出一丝异样的目光。

“什么忙啊?”单纯的冉冉根本就看不出来这其中的阴鹜,依旧是一脸纯澈的问道。

“我想问问你,陈清颜在什么地方,我哥一直都很欣赏她的演技....想要主动请他吃一顿饭。”

夜玫瑰的问题像是一道闪电,狠狠的击打在冉冉心口,她错愕了一阵,终于叹息一声,说道:“对不起,我也在找清颜的下落,从今天早上,她就没有来公司,包括我,公司上下都一直在担心她。”

“这样啊,那我们也就只好对你说一声对不起了。”夜玫瑰似乎并没有觉得失望,反而笑容更加妩媚,在其中还多了一丝冷漠出来。

与此同时,在夜玫瑰的身后走出来两个彪形大汉,面容漠然,眼神冰冷,从他们的目光中可以看的出,这两人都是亡命之徒。

心头警兆忽生,可这个时候,冉冉也势单力薄,根本就没办法与夜玫瑰身后的彪形大汉抗衡,她战战兢兢的问:“你究竟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利用你的失踪,来引诱清颜出来而已,放心,到时候在我那,你跟清颜就能重聚了。”

夜玫瑰轻轻摆手,身后的两名飙形大汉立即走了过来,各自对冉冉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而他们的身后,则是一辆破旧的面包车。

无奈之下,冉冉只好跟着那两名彪形大汉上了面包车。

半小时之后。

网络上便疯传了一段视频,还有一则消息。

视频上,冉冉被蜂拥而上的粉丝群们围绕着,被他们口中的污言秽语辱骂的不能自已,表情一度僵硬。

在夜玫瑰出现之前,这一段视频便戛然而止,而那一则消息,则说冉冉在遭到围堵之后,就此消失在公司之外,没有在任何熟人的面前出现过。

也就是说,冉冉失踪了!

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陈清颜正坐在郊外的一家咖啡厅里,她的眉头紧锁,不知所措的看着手机。

她本想用自己的离开,来想通自己所遇的这一系列跌宕与转折,但现在,自己心中的愁云还未散开,就再添一道伤口!

“我要找到冉冉!”

她掏出手机,思索再三,终于按下了开机键。

玲玲!

接二连三的短信铃声几乎将她的耳膜贯穿,她错愕的看着上面那排成长队的未接短信,心中莫名的生起一股歉意。

若干条短信中,关骏勉的短信是最多的,她的视线在关骏勉三个字上停顿了即将一分钟的瞬间,却还是没有打开。

她担心自己打开那些短信的一瞬间,会选择第一时间回到关骏勉的身边。

就在这时,一条短信的出现,让她眉头大紧。

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不过短信的内容,却足以令整个娱乐圈震动,“陈清颜,以第一时间来到江北路二十三号,否则,冉冉性命不保!”

她这才意识到,冉冉的失踪根本就不是那些粉丝伤人的言语所致,这根本就是一起精心策划的绑架案!

毫不犹豫之间,她拨通了那个陌生的号码,出乎人意料的是,接电话的人竟然是个女声:“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怎么样,考虑清楚没有,要不要来这儿跟可爱的冉冉一聚呢?”

“我凭什么相信你,冉冉就在你那里?”出于对自己安全的考虑,陈清颜多了一个心思,凝重问道。

“那好,我让冉冉接听你的电话。”

过了没有几秒钟,冉冉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清颜,你千万不要过来,她们的实际目标是你,只要你不出现,他们是不会伤害我的,你放心就好!”

嘭的一声。

她似乎是听见了打人的声音,心中一紧,赶紧喝问道:“你们把她怎么样了,为什么我听见了有打人的声音!”

这个时候,对方接听电话的人再次变为了之前的女声:“清颜,对不起哦,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护着她了,这些个壮汉根本就不管绑架的是男人还是咱们这种弱女子!”

“你!”

陈清颜怒火中烧,可无论自己怎样逼问,都不可能给予对方任何一点威胁,无奈之下,她只好答应下来:“那好,我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你们提供的地址,如果我到之前,你们再对冉冉动手动脚,小心我对你们不客气!”

“当然不会了,清颜你都这么配合了,说什么我都要帮你护着冉冉点,她这么可爱的姑娘,哈哈哈.....”

对方那妖娆的笑声,令陈清颜心中的怒气不减反增,她放下电话之后,飞速的冲出咖啡店,拦下一辆出租车。

“冉冉,等着我!”

与此同时,尚音彩虹广场内,安晨凡急匆匆的冲进了韩柏亦的办公室,连门都顾不得敲:“韩先生,我们追踪到陈清颜的手机讯号了,她刚才在郊区的一处咖啡店,现在出了咖啡店,移动的速度很快,应该是坐着车,我们要不要派人跟踪?”

“我亲自过去。”

啪的一声,将笔记本电脑合上,韩柏亦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安晨凡无奈地耸了耸肩膀:“这个陈清颜真是好运,竟然能得到韩先生的宠爱。”

另一方面,早已陷入混乱的昊天集团内,关骏勉正忙得焦头烂额,突然,办公室的门被猛烈推开,他正欲发作,却发现前来的人是常子德,这才强自镇定下来,沉声问:“怎么了?”

“找到清颜小姐的下落了,她现在正前往江北路,我们要不要追过去。”

“现在仍旧拥护我们的人还有多少?”

关骏勉皱紧眉头,声音愈演愈沉。

从早上开始,他们昊天集团的机密资料就以文档的形势,从网上蔓延开来,几乎从每一个网盘上都能下载得到,包括他们与各大集团签订的各种保密协议,全都一字不落的被曝光出去,甚至于,那其中还有一部分关骏勉与黑道人员签订的合作书,这些东西的面试,完全不亚于原子弹的破坏力,这个城市里,跟昊天集团有关的每一个地方,都在遭受着严峻的考验!

他们的口碑在一瞬间降为冰点,这还不是最致命的,可怕的是,与昊天集团关系密切的各大集团公司,联合发表声明,从今天开始,与昊天集团分道扬镳,之前签订的各种合同书也瞬间转为无效!

才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昊天集团竟频临破产!

常子德面色沉重如土,保持着自己僵硬的站姿,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一个字来,看到他这个样子,关骏勉的心情就莫名的更差了些:“子德,不管怎么样,咱们都不能自乱阵脚,你快点想想,究竟还能动用什么势力的人?”

“老板,咱们现在谁都请不动了。”常子德抬起头来,眼神中闪现一丝无奈,“以前所有值得信赖的人都离开了我们。”

“那...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一定要去找清颜!”

关骏勉一愣之后,旋即走了出去。

“老板,我跟你一起去。”

常子德紧随过去,但他还没走多远,就被迎面走来的白蓝儿拦住,望着白蓝儿那张疲倦的脸庞,他心中蔓延起一丝不忍:“蓝儿,要不然你还是去休息休息吧,都工作了一上午了。”

“不行,大家都没有休息,我怎么能够独自休息呢,你这要是去什么地方啊?”虽然才来昊天集团没多久,但白蓝儿处处都受到常子德的照顾,现在在这集团中也有着某种举足轻重的位置,所以她一旦休息,会致使许多流程停顿下来。

“蓝儿,公司已经这样了,你能休息还是休息一会儿吧,咱们可能已经翻不了盘了。”尽管心中不愿承认这个事实,但常子德一看到白蓝儿那张俏脸上刮着的两个黑眼圈,他的心情就莫名的烦躁起来,还是把这个狠话说了出来。

周围有不少的员工都侧耳听见了,错愕了一阵,变得更加消糜。

“子德,你不要乱说话了,现在大家都在敏感期,如果你这个大秘书再在这里说这些个消极的话,咱们公司的士气就涨不上来了,我在这里带着大家,你跟老板去忙吧,记住,不到最后一刻,咱们绝对不能够放弃。”

常子德微微一怔,旋即牵扯出一个微笑,认真的点点头:“嗯,我听你的!”

“行了,快走吧!”

望着常子德离开的背影,白蓝儿那娇弱的面容上,逐渐浮现出一丝喜色,连常子德都这样说了,看来这昊天帝国的倒塌,是必不可免的了!

只是,为什么在看到常子德脸上的脆弱时,心中会有一种淡淡的疼痛蔓延呢?

一时间,白蓝儿想着这个问题,竟然想的痴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