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失踪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475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很深了。

在这样的时间段中,没有人会像陈清颜这样清醒的面对整个世界,在她的眼中,世界不再是黑的,而是虚无的,连黑暗都已经没有了。

她就那么睁大着眼睛,迷茫的看着天花板,窗外单弱的月光渗透进来,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天花板上的那些纹理,不过可惜的是,这些纹理对她都像是魔鬼一样的可怕。

猛地闭上眼睛,她像是孩子一样的用棉被蒙上自己,拼命的把自己隐藏在其中。

“清颜。”

身旁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陈清颜不自觉的转过头去,嘴角立即勾勒出一个欣慰的笑容,不管自己到了多么心痛的时刻,这个男人都始终呆在自己的身旁,用自己那温暖的臂弯保护着自己。

“你是我的。”

关骏勉睡梦中的呢喃,让陈清颜恍惚间又想起了之前这个男人交给自己那枚子弹的时候,她幸福的笑笑,心中的虚无稍稍填充了一丝暖意。

只不过,随即她的心情便变得沉重起来。

一丝残忍的记忆涌上心头。

她隐约想起来,之前自己刚刚从洗漱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好像是看见了白蓝儿操纵电脑,那个时候,她是不是在拷贝子弹优盘里的内容?

如果那是真的,那昊天集团的所有资料,不都赤裸裸的袒露在了韩柏亦面前吗?

不!

这不能是真的!

她突然害怕起来,世事经常如此,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在事成之后才发现,你根本就无法从中得到任何一点的乐趣,相反,你还会觉得这件事,自己做的多么荒诞,多么可笑!

现在她便陷入了这种心理状态中!

“骏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陈清颜这才明白,原来到头来,是她把自己深爱的男人给害了,而自己身上的伤口,在悄无声息之间,都已经愈合起来。

关骏勉翻了个身,根本就没有听见陈清颜都说了什么,而是继续沉迷的睡了过去。

半晌。

陈清颜终于横下心来,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收拾几件自己的衣服,走出了这一栋带给自己无尽伤痛,无尽幸福,无尽欢笑的别墅。

清晨的阳光铺洒在关骏勉的侧脸上时,他仍旧不想醒来,作为一家集团的总裁,他已经多久没有享受过清晨赖床的快乐了?

他抻开胳膊,想要拥抱住自己的枕边人,但那一刹那,他愣住了,紧闭的双眼像是装了弹簧一样的猛然打开。

陈清颜呢?

他的视线之中,自己孤独一人躺在床上,周围根本什么都没有,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衣柜,愕然的看着里面清一色的男士西装。

一件女士衣物都没有了!

“清颜!”

突然之间,他整个人陷入癫狂,一个箭步冲了出去,逢人必问:“你有没有见到清颜!”

但他得到的答案全都是不知道。

他俊冷沉默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直勾勾的愣在客厅中央,仿佛他可以永远这样冰冷的站着,如同雕塑,一动不动,沉寂永夜。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她这样决然的离开自己?

关骏勉心底一阵涩痛。

他努力地想着,昨天晚上的一切,在他脑海中如播放幻灯片一样的重复,但他找不到任何一点的蛛丝马迹,他跟她,不是已经和好了吗?

“子德!”

拿出手机,关骏勉迫不及待的给常子德去了电话,只不过他还没能说出自己的要求,就听见常子德的声音变得异常慌张,“老板,公司里的资料大幅度泄密,您快点来公司一趟吧。”

泄密!

关骏勉的心猛地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猛地炸开了,他呆滞了足够有五分钟的时间,这才伸手向自己的脖颈处摸出,突然,他的手指僵住了,那里本应该佩戴的子弹呢?

惊愕之后,他又猛地放松下来,自言自语:“差点忘记了,昨天晚上就交给清颜了....等等,清颜失踪了!”

一连串恐怖的念头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他回到自己的卧室,努力地寻找着什么,突然,他的眼神定格在那一刻,在床头柜上,安安静静的放着一颗子弹,他走过去,凝重的拿起那颗子弹。

赫然正是自己的优盘。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关骏勉有一种感觉,好像在自己的四面八方,有一种无形的漩涡,正朝向自己猛烈的涌来,无数的涡卷,让自己无所适从,即将就要被卷入其中。

.......

“皙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今天还有一场广告拍摄吗,为什么清颜没有来公司报道?”

韩柏亦的面庞上露出罕见的不满表情,他面前的上官皙清冷汗直流,却根本给不出来陈清颜的下落。

“我真的不知道,韩先生,昨天拍完了广告之后,清颜的心情也还不错,但是今天就突然联络不上她了,我现在也在利用各方面的资源,如果再找不到的话,那我们就只能报警了。”

“报警?”

眉头瞬间蹙成了一个川字,韩柏亦的声音冷若冰霜,“对于她来说,报警就意味着通知大众,难道她的星途就此毁于一旦吗?”

现在的陈清颜在娱乐圈刚刚算是站稳脚跟,突然就玩失踪,外界一定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负面新闻,即便是她最后再出面澄清,也根本不可能消除大众心理既有的坏印象,久而久之,她会慢慢的淡出大众的视野,甚至于最终销声匿迹!

虽然韩柏亦并不太喜欢看到一个在娱乐圈中混迹的陈清颜,但他现在更加不想坏掉陈清颜的前途!

“是是是,我们这也只是一个最坏的打算,韩先生,您觉得她会在什么地方?”上官皙清也眉头不展,他刚刚因为陈清颜与姚薇对立起来,现在陈清颜突然消失了,那自己可以说是一瞬间失去了两个女星,这两颗大树一倒,自己的娱乐公司,几乎就没有什么立足之地了!

韩柏亦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努力地遏制住自己心中的怒气,他摇摇头,紧紧闭住眼睛,不耐烦的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

自己刚刚得到击垮关骏勉的方式,结果陈清颜就失踪了,这让自己如何按照既定的计划来对付关骏勉呢?

“皙清,你先出去找找吧,我发动一下个人资源。”

突然想起一事,韩柏亦立即招招手,将上官皙清打发了出去,随后他拨通了白蓝儿的电话,“蓝儿,你知不知道清颜在什么地方?”

“清颜小姐?我不知道啊,昨天晚上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在关家呆着,只不过那个时候,我发现她的情绪不算太稳定,所以我就抓紧回来了。”

白蓝儿的回答很拘谨,尽可能的将自己跟这件事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

“情绪不稳定!”但韩柏亦还是怒火中烧,抓住其中一点不放,“既然你看出来了她的情绪不稳定,为什么不抓紧带着她来我这儿,如果今天她出了什么事情,跟你有直接的关系!”

“韩先生,我当时担心清颜小姐会留下我手里拷贝的资料,如果真的被她给拿走了,说不定咱们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你...”韩柏亦一时也急的说不出话来了,狠狠的将手机挂断,目光转移到别处,焦灼火热。

是不是关骏勉发现了自己对昊天集团的攻击,然后牵连到了陈清颜?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阴冷下来。

“安晨凡,你以最快的速度,联系到移动公司的高管,让他们利用GPS寻找到陈清颜的手机信号,我现在一定要找到她的下落。”

坐在她对面的女秘书安晨凡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提醒道:“韩先生,如果动用这方面的力量,是有违法规的,清颜可能只是想独自一个人去散散心,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劳师动众了?”

“让你去你就去,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韩柏亦怒不可遏,声调猛地就提了上去,把安晨凡的心脏都差点吼了出来,等安晨凡落荒而逃之后,他才重新镇定下来,眼神阴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威龙哥,听说现在昊天集团在韩柏亦的手中受到重创,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这个城市的某一角落里,却发生着另外一番对话。

早先生意败露的威龙现在可谓是混的越来越差,他的藏身之地,也不过是眼前这一间简陋的木屋,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一种荒凉衰败的可怜。

而威龙的眼前,则站着一名婀娜多姿的妖艳女人,她身上只穿着一件清凉的吊带背心,胸口前伫立两座浑圆山峰,令周围的几个小弟看到了都欲火焚身,但他们无人敢动,因为站在木屋中央的这个女人,是威龙的人。

“玫瑰,你说这些有什么用,这已经是韩柏亦跟关骏勉之间的斗争了,跟咱们实在是没什么关系。”威龙走进夜玫瑰,双手自然的搭在她的小蛮腰上,轻轻捏了一把,嘴角牵动出来的邪淫笑容,令周围的小弟们更加心神慌乱。

这样的女人,是每个男人心中的尤物。

“哎呀龙哥,你真是让我又气又恼,虽然现在昊天集团的机密资料大量外泄,但这影响的都只是它的市值,就算在股市里也颇受动荡又怎么样,那毕竟是昊天集团,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关骏勉又是极其狠辣的人物,即便是韩柏亦,也绝对不敢随便跟关骏勉死磕的!”夜玫瑰媚眼一眨,直令人肝肠寸断,只不过她口中所说的,却是一字比一字凶狠,一句比一句残忍。

威龙恍然大悟:“你是说,现在韩柏亦缺的是咱们在后推波助澜一把?”

“龙哥你真聪明。”夜玫瑰任凭威龙那不安的双手抚上自己的翘臀,平稳的语气丝毫不变,“而且我打听到,当初把关骏勉救下的那个女人陈清颜也失踪了,我想这件事十有八九跟她有关。”

“陈清颜?那不是前两天跟韩柏亦打的火热的女人嘛,俩人还一起拍了广告,小妞脸蛋还可以,就是身材太平常了,跟咱们的玫瑰差的远了!”

威龙轻轻一捏,传递到指尖的柔软令自己心神大动,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讨厌!”

夜玫瑰脸上浮起一丝霞红,却更令人喉咙干痒,“依我看,陈清颜十有八九,是韩柏亦的人,你忘了,在这些个总裁里面,就韩柏亦最懂得玩无间道这招。”

“....你不说我还忘了,早就听人说,关骏勉的狠辣,韩柏亦的阴损,虽然外界都觉得关骏勉是人中龙凤,但在我看来,倒是这个喜欢以柔克刚的韩柏亦更厉害一点。”威龙若有所思的说。

“没错,现在陈清颜失踪了,十有八九是关骏勉发现了她的目的,所以才故意把她给藏起来了,为的就是让韩柏亦尽快收手.....”

看着夜玫瑰那深意流转的眼眸,威龙心生一计,冷笑说道:“咱们的活儿来了,只要找到陈清颜,一定能让韩柏亦放手大杀,到时候昊天集团倒的连根渣都不剩,就没人再敢管咱们做白货买卖了,玫瑰,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龙哥,跟你比,不管是关骏勉还是韩柏亦,都根本不是对手啊!”夜玫瑰扑到威龙怀中,声音甜腻,胸前的两座玉峰,已经挤压变形,这一连串的攻势,终于引得威龙心火大燥,再难以把持,拦腰一抱,直接将夜玫瑰整个人抱在空中,“弟兄们,今天大哥得开开荤,你们先出去吧,记得给我把陈清颜找到,听见没有!”

周围的小弟们看到这一幕,都脚下生铅一样,可威龙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又是不容置疑的,只能不情愿的挪动脚步,慢悠悠的走出木屋。

“龙哥,我是不是影响你们兄弟间的感情了啊?”夜玫瑰的观察力尤其仔细,一瞬间就意识到了那些个小弟心中想的什么,她勾起一丝挑逗般的微笑,猩红的香舌在唇上来回翻动, 令威龙越加不能自抑。

“管他呢,都是男人,还能不明白我现在需要什么吗?”威龙已经急不可耐,双手在夜玫瑰的身上随意揉搓,山一般的身体,已经压了下来。

而夜玫瑰的眼神却在这一瞬间变得异常冰冷,她喃喃自语:“关骏勉,当你落魄到只能仰视我的时候,我看还能不能征服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