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失踪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362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个是我爸,这个就是陈叔叔,他们各自牵着的,就是我妈还有陈阿姨了。”关骏勉的介绍声从旁响起,狠狠的敲击在陈清颜的心口处。

难道说自己真的错了?

她不信,她不敢相信,她不能相信。

再次掀开一夜。

依旧是自己的父亲,怀中抱着一个小男孩,两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是那样的灿烂,像是一对父子。

只不过,父亲是她的父亲,而小男孩,却是关骏勉。

证据!

这一张照片,足以击败她心中所有的世界,那一瞬间,她便看的呆住,手指握的疼痛入骨,眼神冰冷空洞。

“清颜,你怎么了?”

这时候,她听见关骏勉柔和的声音在一旁小声的响起,她没有回应,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应。

难道要告诉他,自己的父亲,其实就是这个陈叔叔吗?

到时候,自己伤害的一定会是自己的舅舅!

第三页。

她的睫毛颤了颤,她的眼底迅速潮湿,无数湿润的液体从中滚动而出,划过她的脸颊,沾湿她的嘴唇,掉在她的腿上。

关骏勉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同时低下头,看向了那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陈叔叔笑容依旧灿烂,只不过他怀中抱着的孩子却不再是自己,而是一个身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眼神清澈,像是一泓清泉,脸上浮现的婴儿肥,令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捏,最重要的,是那浑身上下镇定的气质,像极了一个人!

关骏勉也同时愣住。

这个小女孩,竟然跟自己身旁的这个女孩,长的几乎一模一样!

“清颜,她长的...好像你。”关骏勉忍不住转过头,对着陈清颜说了一句。

可他随即错愕起来。

陈清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她的眼眶红润的令人心疼,而她的视线,则是紧紧的凝固在那一张照片上,根本无法转移出去。

难道说?

一个荒诞不经却无法怀疑的念头,忽然从他的心中闪现,他紧张的抓住陈清颜的双手,用了百分之一百的认真:“清颜,你告诉我,你究竟认不认识陈叔叔?”

“他....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是我的爸爸....”

几乎是从喉咙最深处说出来的,陈清颜根本就没有动嘴唇,这一句话,却清晰的从她口中说了出来。

“什么?”

关骏勉再也无法镇静,他身体里的酒意统统消失,双眼瞪得很大,其中全都是不能置信与惊喜欣慰。

难道说,自己误打误撞爱上的这个女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娃娃亲,就是自己最亲近的一个叔叔的女儿?

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了的轮回吗?

“清颜,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为什么你没有来这里找过我,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的身世?”对这一切,关骏勉全都明白了,他只想知道,为什么陈清颜选择呆在他的身边伤害他,而不是嫁给他,“你为什么要这么一遍一遍的伤害我呢,难道在你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想过,如果这个真相被揭穿出来,我们两个人都将要蒙受多大的懊悔吗?”

“我不知道....我心中的真相,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

不是这个样子的..... 这句话说的陈清颜自己都想笑,她在得知自己深爱的男人根本不是自己的仇人之后,却意外的发现,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戚,成为了欺蒙自己十年的罪魁祸首!

她在心中不断地想,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舅舅这样期满自己?

“清颜,你告诉我,你一直认为的真相是什么样子的?难道我们两个人不是娃娃亲吗?”关骏勉越发好奇,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陈清颜听到陈海生这个名字的时候,会那样的震惊,会那样的无法置信。

原来,两个人是生活在不同的过去中的!

“我.....”陈清颜停顿住,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难道要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到了最后才告诉他,其实这一切,都是自己想要对他的陷害?

不,那样的话,自己就太残忍了!

“骏勉,你知道吗?”陈清颜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我知道的过去,跟你知道的的确不太一样,我不知道我其实还有一个娃娃亲的对象,我真的不知道,所以当你对我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的时候,我对你产生的就只有仇恨!”

“也就是说,你从没有听家里说过,我们两家的友好关系?”关骏勉错愕的问道。

陈清颜紧闭住眼睛,努力的不让自己的眼泪掉落下来,随后,她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关骏勉苦笑着自言自语,“陈叔叔实在是太老实了,他告诉我,十岁的时候,我才能认识你,原来就真的要等到十岁。”

语毕,他的眼神忽然又变得哀伤起来,声音哽咽的说:“可是....他却没有能看到我十岁的生日,更无法看到我们结婚的那一天。”

“.......嗯。”

陈清颜点点头,她将心中的那一段过去掩埋下来,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因为她现在还没有想明白,究竟自己要怎样取舍。

是帮助舅舅完成他心中的仇恨,还是与关骏勉呆在这里,白头偕老?

望着她,关骏勉却率先放弃了伪装自己,任由自己的眼神变得温柔怜惜起来:“清颜,其实我并不想那样冰冷的面对每一个人,可是陈叔叔走后,我的父亲变得郁郁寡欢,每天都守着这一串水晶生活,他还说一定要找到你,但是直到他临走的前一天,都没有能够找回你,我知道,他想让我更加幸福的生活,但是我不能没有父亲,所以我变了,变得喜欢伪装自己,其实,我只是没有安全感。”

“嗯,我明白。”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父母究竟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会比陈清颜了解的更加透彻!

“不过,现在我不会了。”

他突然笑了。

吻住了她。

轻轻地,就像是清晨早上,花瓣上垂扬着的露珠。

干净,透彻。

就只不过,是轻轻地一吻,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十岁那年,他对着自己心中期盼了许久的小公主,献上了自己最深情最绅士的一吻。夜很深了。

在这样的时间段中,没有人会像陈清颜这样清醒的面对整个世界,在她的眼中,世界不再是黑的,而是虚无的,连黑暗都已经没有了。

她就那么睁大着眼睛,迷茫的看着天花板,窗外单弱的月光渗透进来,隐隐约约能够看见天花板上的那些纹理,不过可惜的是,这些纹理对她都像是魔鬼一样的可怕。

猛地闭上眼睛,她像是孩子一样的用棉被蒙上自己,拼命的把自己隐藏在其中。

“清颜。”

身旁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陈清颜不自觉的转过头去,嘴角立即勾勒出一个欣慰的笑容,不管自己到了多么心痛的时刻,这个男人都始终呆在自己的身旁,用自己那温暖的臂弯保护着自己。

“你是我的。”

关骏勉睡梦中的呢喃,让陈清颜恍惚间又想起了之前这个男人交给自己那枚子弹的时候,她幸福的笑笑,心中的虚无稍稍填充了一丝暖意。

只不过,随即她的心情便变得沉重起来。

一丝残忍的记忆涌上心头。

她隐约想起来,之前自己刚刚从洗漱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好像是看见了白蓝儿操纵电脑,那个时候,她是不是在拷贝子弹优盘里的内容?

如果那是真的,那昊天集团的所有资料,不都赤裸裸的袒露在了韩柏亦面前吗?

不!

这不能是真的!

她突然害怕起来,世事经常如此,当你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的时候,往往在事成之后才发现,你根本就无法从中得到任何一点的乐趣,相反,你还会觉得这件事,自己做的多么荒诞,多么可笑!

现在她便陷入了这种心理状态中!

“骏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陈清颜这才明白,原来到头来,是她把自己深爱的男人给害了,而自己身上的伤口,在悄无声息之间,都已经愈合起来。

关骏勉翻了个身,根本就没有听见陈清颜都说了什么,而是继续沉迷的睡了过去。

半晌。

陈清颜终于横下心来,从床上慢慢的爬起,收拾几件自己的衣服,走出了这一栋带给自己无尽伤痛,无尽幸福,无尽欢笑的别墅。

清晨的阳光铺洒在关骏勉的侧脸上时,他仍旧不想醒来,作为一家集团的总裁,他已经多久没有享受过清晨赖床的快乐了?

他抻开胳膊,想要拥抱住自己的枕边人,但那一刹那,他愣住了,紧闭的双眼像是装了弹簧一样的猛然打开。

陈清颜呢?

他的视线之中,自己孤独一人躺在床上,周围根本什么都没有,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衣柜,愕然的看着里面清一色的男士西装。

一件女士衣物都没有了!

“清颜!”

突然之间,他整个人陷入癫狂,一个箭步冲了出去,逢人必问:“你有没有见到清颜!”

但他得到的答案全都是不知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