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真相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429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蓝儿讶异的惊呼一声,突然一愣,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那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挂饰,在子弹的外衣之下,其中则是大有玄机,藏着一个小小的优盘。

“这优盘里,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吧?”白蓝儿引导式的问道,现在的关骏勉已经醉酒不醒,必定能够问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

但关骏勉天性之中的警惕还是首先浮于表面,他仔细的盯着白蓝儿打量起来,足足用了三分钟,才放松下来,“原来是你啊白蓝儿,你还没走?”

“我...我这不是担心您嘛。”白蓝儿哭笑不得的说,合着从一开始,关骏勉根本就分辨出来自己的身份啊。

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直接抢了那子弹回去找韩柏亦复命呢。

“这不是一颗普通的子弹,这里面实际上是一个优盘,而优盘里,则下载着我们公司所有的机密,换句话说,这是昊天集团的命脉所在。”关骏勉盯着手里的优盘,嘴角浮现出一丝骄傲的笑容,“我想,如果我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清颜保管,她一定能够意识到,在我的心中,她究竟是什么地位。”

白蓝儿瞬间呆滞住。

尽管这是得到那优盘的大好机会,但她却被关骏勉对陈清颜真挚的感情触动,轻声问了一句:“关先生,在您的心中,清颜小姐真的重要到这种地步了吗,这可是您所有的心血啊,一旦落于别人的手里,很可能会让您....”

话说到这,戛然而止。

她猛地想起,自己是韩柏亦的卧底,如果提醒的太明显,说不定自己反倒会功亏一篑。

不过关骏勉根本就不会想这么多,或者说,他实则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他将那优盘紧抓在手中:“我知道清颜其实就是生气.我一开始...强占她的身体,她害怕与我交流,因为她觉得在我心里,只有...金钱和地位,现在我把我的一切...都交给她,她就能够看到我的真心了,这就是...我的真心。”

“...我听说咱们昊天集团的命脉,不是一块水晶吗?”白蓝儿心中巨颤,但她仍决心将这个问题抛出来。

她虽然不相信有关水晶的传说,可对于韩柏亦的命令,她不会有丝毫的忤逆。

听到水晶,关骏勉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随口圆了过去:“那东西...不值钱的...左右不了我们公司的命运...”

见关骏勉实在不说,白蓝儿也不好再问,只好放轻自己的语气说道:“关先生,现在咱们快点回去吧,如果再晚一点的话,说不定这颗子弹,都没办法打动她的芳心了。”

“你说的有道理,我得快点回去!”

关骏勉将子弹紧紧抓在手里,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还没走两步,突然一斜,手里的子弹虽然没有掉在地上,但却打翻了旁边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的酒杯掉的满地都是,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立即就吸引来了一批保安。

“你们忙自己的事情吧,不要多管闲事,难道没有看见吗,叮叮叮!

急促的门铃声,让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陈清颜猛地激灵起来,她错愕了好久一会儿,才确定下来这不是个幻梦。

难道说,是关骏勉回来了?

想到这里,她心中竟闪现出一丝欣喜之情,快步走了过去,打开房门。

“你好,我是昊天集团的白蓝儿,关先生他在我的酒吧里喝醉了,所以我就只好把他送回来了。”

白蓝儿双手搀着醉醺醺的关骏勉,微笑着对陈清颜说,但她心中的困惑却更大了,这样看来,陈清颜不过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没有一点特殊之处,怎么会将关骏勉与韩柏亦两个大帅哥都迷惑的团团转呢?

难道说,在这些富家大少的眼里,只有这种平常的女人,才是真正有魅力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白蓝儿心中不由涌上一股苦笑。

“那真谢谢你了!”

陈清颜赶紧搀住关骏勉的另一只手臂,她吓了一跳,关骏勉的手臂火烫的厉害,像是他第一次占有自己时身上的温度,充满了撩人的气息。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的酒?”

当那刺激的酒气冲到鼻翼的时候,陈清颜终于还是蹙紧了眉头,不悦的在关骏勉耳边说道,一方面她是不想看到关骏勉酗酒,另一方面,她也想要确定,关骏勉究竟还会不会跟以前一样,与自己说话时小心翼翼。

“清颜,你不要离开我,可以吗?”

醉酒后的关骏勉出奇的安静,再没有之前的冷漠与刻薄,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等待惩罚的孩子般惶恐,他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所有的期待,都是能够得到陈清颜的原谅。

“清颜小姐,在酒吧里,关先生就一直念叨你的名字。”

白蓝儿在一旁附和着说,“甚至,他还一度要将自己身上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你保管,在他看来,那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的真心,他真的是想要得到你的原谅。”

胸口仿佛是有血气翻涌着要呕出,陈清颜的嘴唇变得煞白,僵硬的面容在努力维持着这最后一点的礼貌,脊椎笔挺的像是雕塑一样。

但眼泪却还是不听话的流了出来。

报仇,不行,我还要报仇!

心中另一把锯齿疯狂的磨刀霍霍,给她带来了无尽的痛楚,可依旧无法让给她回心转意,最起码,在这一刻,她根本就没办法放弃眼前的关骏勉。

“清颜,这是我的一切,从今天起....就交给你保管了!”关骏勉似乎清醒了一点,努力瞪大自己的眼睛,恍恍惚惚间,终于找到了她的手掌,将那枚子弹塞了进去。

看着手里的子弹,陈清颜不解的问:“这是什么?”

“这是昊天的一切机密,我都交给你,好不好?”关骏勉微笑着说,那迷迷蒙蒙的眼睛,充满了无尽的魅惑力,似乎一瞬间,就能够勾动陈清颜的魂魄,让她与他,两个人彻底的交融在一起,“从今天起,你就能够左右我的一切了。”

陈清颜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试图将纷乱如麻的心绪整理出最理智的判断,但心中的那两把锯齿根本就不肯放过她,在这一瞬间的思考当中,仇恨与感情又一次的相互撕绞着她的心口,让她无所适从。

突然,关骏勉手指一紧,猛地抓住她的手掌,她痛的睁开眼睛,触碰到她那倔强懊恼的眼神,那目光逼着她,虽然有些混沌,但却不给她任何一点喘息的机会。

她猛地怔住。

关骏勉已经拥抱住了她。

“忘了吗....我说过,我要给你我的一切....只要你能想得到,我都可以给你...我只需要你给我一样...把你的自由给我可以吗....就算你现在不喜欢我...我也能让你喜欢上我,真的!相信我!”

若是平常,她会觉得他是在演戏。

但现在,他喝多了,喝醉了,喝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尊是什么了!

他的话语当中,有太多太多的沙哑,让自己根本就无法鼓足勇气去推开他,甚至连说一句残忍的话都说不出来。

“从今天起,你随时都可以左右我的命运,难道这还不是真爱吗?”

“对了,白蓝儿告诉我,外界都觉得我们昊天集团最大的命脉,是一条水晶手链,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给你!”

水晶手链!

就是因为这一条水晶手链,父母才付出了自己的性命吧?

陈清颜眼前突然变得一片黑暗,仿佛是在寒冬的深夜,没有光亮,寂如死亡。

从小到大,自己的身边,就只有舅舅,根本就没有其他亲人的存在,甚至来说,在她的眼里,那些亲人根本就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生命。

而这些生命,又转变为了她心目中最无法原谅的仇恨!

水晶,则是这源源不断的仇恨之根源!

极致的痛苦之后。

逐渐是冰雪一般的麻木。

而极致的麻木之后。

一股股新生的仇恨,又从自己的血液中渐渐的发出新芽,长成新枝,最终,变作一颗颗的参天大树。

无论再凶狠的锯齿,也无法与它抗衡!

“我先带你去休息!”

最后一点光明似乎从陈清颜的眼中熄灭,她的声音变得冰冷如铁,那句话仿佛不仅仅是对关骏勉的审判,更是对自己的审判。

她再也不打算给他一点机会!

关骏勉怔住。

他似乎是听出来了陈清颜话语中的冰冷,还有那刻骨的恨意,他惊愕的想要瞪大眼睛看清楚陈清颜,只是陈清颜却协同着白蓝儿,硬生生将他拖到了自己的卧室中。

“清颜,你不要走,可以吗?”

躺在床上的关骏勉,像是一具没有气力的尸体,整个人都颓靡在那里,无论怎样用力,都爬不起来。

“清颜小姐,要不然,你还是在这里陪老板一会儿吧。”白蓝儿小声嘀咕了一句。

“不了,我还有一些自己的事情要做,你帮我照顾他吧!”

陈清颜走了出去。

那冰冷的脚步声让关骏勉的心底阵阵刺痛。

砰!

门关上了,剧烈的声音让关骏勉在床上猛地一颤,不能置信的瞪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

“她走了么?”

关骏勉问道,声音却小的可怜,白蓝儿能够清楚的看见,在他的眼睛中,有着消除不掉的剧痛。

这个男人,似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还没有,似乎是去洗漱了,关先生,清颜小姐似乎不是很能接受您身上的酒味,所以她就先出去洗漱了。”

“真的吗?”

白蓝儿婉约的一笑,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了,在清颜小姐的眼中,您一直都是很重要的,我能看得出来,这样吧,我先帮您把子弹交给她,等她回来了,她也许就亲自跟您说了。”

“那...”关骏勉迟疑起来,白蓝儿则是紧张的屏住呼吸,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忽然,关骏勉的手掌松开了,“好吧。”

子弹优盘,就那么平静的躺在他的手掌里。

白蓝儿伸过去的手指,几乎都在剧烈的颤抖,她拿起子弹优盘,几乎不敢相信这竟然是真的。

这可是左右昊天集团命脉的子弹!

“舅舅,我这样做,真的对吗?”

呆在洗漱间里的陈清颜,眼神呆滞,愕然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来越不能相信,现在的自己,竟然会心狠到这种地步!

手机里传来舅舅的声音:“清颜,你给我记住,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够对关骏勉产生真感情,我看到你跟韩柏亦拍摄的广告宣传照了,多漂亮啊,舅舅觉得,你跟韩柏亦才是神仙眷侣,加快我们的计划,等水晶到手,咱们就离开昊天集团,然后舅舅就通知韩柏亦,让你们两个人结婚。”

韩柏亦吗?

那和煦的笑容、温柔的声音、还有无微不至的心思,都幻化为一个个清晰的影像出现在陈清颜的脑海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