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心痛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446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不相信!”陈清颜努力地摇着头,她根本就不相信常子德所说的话,在她看来,这些全都是幻象,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然而,常子德却依旧笃定:“我很肯定,老板对您的感情,是非常真挚的。”

“真挚?他也会对一个女孩子拥有真挚的感情吗?”陈清颜苦笑着自言自语。

“是的!”

喉咙处突然一阵腥气上涌。

她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残忍,即便关俊勉身上的缺点数也数不清,但光凭借他对自己的这一腔感情,自己的做法就已经太残忍太凶狠了!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要与他拥有想不通的深仇大恨呢?

那一刻,她选择不了决裂与遗忘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罪人,无法原谅的罪人。

“常先生。”陈清颜突然抬起头来,两个眼眶都已经渗满了红色,“在他的公司里,有一个新职员,叫做白蓝儿,你知道吗?”

常子德明显的愣了愣,旋即脸上浮现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是的,我知道,今天公司内关于新款香水的发布活动,还是我推荐的她....”

说到这里,常子德脸上的温暖突然变得苦涩起来,似乎像是吃下了黄连一样,语气之中尽显无奈:“虽然今天香水的销售情况并不太好,但既然是败在您的手里了,我们全公司也都没有什么好说的,就连老板都没说什么,只是让我们再努力而已。”

虽然常子德没说这些话背后的深意是什么,可陈清颜还是听了出来,他在惋惜自己帮助韩柏亦。

“我明白,我去做尚音的代言人,是一个很伤害他的决定。”陈清颜神情黯淡下来,突然心中一痛,似乎是浮现起了跟舅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但那是我的工作,也请你们理解。”

“放心吧陈小姐,这些商业上的事情,我们不会把所有的怨气,都放在对方的代言人身上,最主要还是我们的方法不对。”

看着常子德那淡然的笑容,陈清颜突然想要告诉她,其实白蓝儿就是韩柏亦派过来的卧底,可是在心里,却好像响起舅舅的声音:“不可以,你绝对不能够打乱韩柏亦的计划,只有让白蓝儿深入昊天公司,才能够彻底的瓦解昊天集团!”

仇恨,与感情,像是两把锯齿,游走在心脏的两端,同时威胁自己,只要自己不遂着其中一把锯齿的命令,就一定会受到强烈而难忍的痛楚!

这时候,常子德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拿起桌上的资料,微笑着说:“好了,陈小姐,我该离开了,在公司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您需要多休息,在家里呆着吧,如果老板今天晚上还没有回来的话,请您联系我,我亲自出去找。”

“嗯...那好,你路上慢点。”

“多谢陈小姐关心。”

随着屋门砰的一声关上,这空荡的客厅中,就彻底的剩下了陈清颜一个人,她孤独的站在那里,手里的红酒像是血液,不断地散发着腥气,令她喉咙发干,嗓子发涩。

突然,一阵巨大的眩晕感充斥在她的脑海。

她倒了下去。

她能够看到周围向着自己走来的慌乱的佣人,但她却执着的不肯要他们送自己去医院,她只是对那佣人下了死命令:“把我扶在沙发上,我要等着俊勉回来。”

俊勉?

这个称呼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别扭,相反,在说出来的那一刻,她竟然还觉得有些幸福,有些开心。

难道说,自己真的已经爱上她了么?

如果将汽车的速度加到时速一百之后,还能不能将伤心彻底的甩在自己身后?

关俊勉不知道。

他只知道不断地加快,不断地超越,敞篷跑车之外,风声猎猎,甚至吹的他都快要睁不开眼睛,但他始终都没有选择要关上车篷,他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一点都不!

在他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眼泪的。

“为什么,为什么!”

关俊勉的质问声越来越大,怒吼的狂风都充斥在他的喉咙里,令他难以呼吸,可他依旧不肯闭上嘴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觉得舒服一点。

嘎吱一声!

车子猛然停下。

他抬头看着面前的那一家酒吧,心中充满了冷笑,多少次,这里充斥的醉生梦死都是自己最鄙夷的生活状态,但现在,自己竟然也需要醉生梦死来麻痹自己,以免自己再被心中的剧痛折磨。“关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

身边一声清澈的声音惊醒了他,刚刚停好车的关骏勉愕然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有些眼熟,叫什么?”

“我叫做白蓝儿,是前两天刚刚来到公司的运营总监,全权负责昊天柔媚香水的发行和宣传,还有这家酒吧的运营。”

“这是我的酒吧?”关骏勉有些怔然,旋即苦笑起来,自嘲的说,“是啊,名爵酒吧,我竟然连自己的产业都忘记了。”

正说笑间,他忽然又转过头来,好奇问道:“这家酒吧也是常子德交给你的?”

在公司当中,关骏勉实际需要处理的事情并不多,只有那么常子德没办法拿主意的合同才需要他的出面,而大部分的事务,都只需要常子德一个人来处理就可以了。

“嗯,常秘书看过我的简历,说我可以兼顾这两项工作,所以就交给我了。”白蓝儿丝毫不觉得胆怯,相反,她那沉稳自信的笑容,也颇受关骏勉的欣赏。

“看来常子德很欣赏你的办事能力,那就好好干吧!”

关骏勉随手一挥,似乎不想再与白蓝儿多说,一心前往酒吧买醉,他迈动步伐,直接冲入酒吧。

看着关骏勉那迫不及待的样子,白蓝儿不由得凝重眉头,难道说,香水的发行和销售惨遭滑铁卢,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打击吗?

不!

不会!

如果关骏勉是这样小家子气的老板,还怎么会放任自己这个香水失败的罪魁祸首去运营一家如此恢弘的酒吧呢?

那就只有另一种可能了!

在关骏勉的眼中,韩先生与陈清颜的那张宣传照,一定占据着很重的位置,说不定,给他毁灭性打击的,就是那一张宣传照。

想到这里,白蓝儿勾勒起一个冷峻的笑容,拿出手机给韩柏亦打了过去:“韩先生,我在昊天旗下的名爵酒吧内,见到了关骏勉,他的情绪似乎很消极,我想,这不应该是今天香水的惨败,十有八九,是因为您与陈清颜的那一张宣传照。”

“你说的不错,关骏勉不是一个因为生意而影响情绪的人物,何况,今天的失败,对他来说,损失不过是九牛一毛。”韩柏亦温煦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看来我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陈清颜的身上,并没有错。”

“嗯。”一开始,白蓝儿还很担心,如果让陈清颜作为尚音的代言人,会不会窃取尚音的某些内部资料,但现在看来,陈清颜是铁了心要帮助韩柏亦对付关骏勉了!

她突然有些好奇的问:“韩先生,为什么陈清颜会这么憎恨关骏勉呢?”

“这件事你就不需多管了,你在那里好好看着关骏勉,如果他喝醉了,你记得把他送回家,但有一点,要帮陈清颜照顾他,绝对不能够让关骏勉酒后乱来。”韩柏亦的嘱托让白蓝儿嗅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她本该挂断电话,却多说了一句,“韩先生,难道说您也对陈清颜产生了某种爱恋吗?”

“这件事不是你能问的,你只需要记得,不能让陈清颜受到任何的伤害,知道了没有!我要检验一下,在关骏勉喝醉痛苦的时候,陈清颜会不会表现疼爱他的情绪。”

啪!

随即电话里传来了一阵阵的忙音,白蓝儿怔然的站在那里,心中越发的肯定,在韩柏亦的眼中,陈清颜的位置也开始越来越重!

“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竟然能把两家豪门的大少爷都迷得神魂颠倒?”

白蓝儿自顾自的说了一句,随后走进了酒吧。

当她看到坐在角落中一杯接着一杯的关骏勉时,心中不由惋惜,这么一个叱咤商界风云的传奇人物,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一败涂地到这种地步。

她稳了稳心神,走到了关骏勉身前,小声的说:“关先生,您是不是喝的太多了,这样对您的身体不好的。”

“你管不着!”酒吧内的视线并没有外面那样敞亮,仅仅凭借声音,关骏勉根本就分辨不出眼前站着的这个女孩是谁,“给我走开!”

“可是我不能看着你在这里买醉啊,关先生,你的身体是我们公司的支柱,还是回去吧,陈小姐还在家里等着您呢。”

白蓝儿试探性的说着,她想要知道,在关骏勉的心中,陈清颜究竟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

“陈小姐?”

这三个字像是黑暗中的明灯,一瞬间就照亮了关骏勉的心窝,他猛地抬起头,眼睛里面透射出一股股的精芒来,仔仔细细的问道:“你快说,是哪个陈小姐?”

“当然是陈清颜了。”白蓝儿苦笑着说,同时目光扫过关骏勉的脚下,不由吃了一惊,只不过几分钟的功夫,他竟然就独自喝下了两瓶白兰地。

看来这个男人不仅仅在商业上叱咤风云,在酒场上也是英雄了得。

“陈清颜?”

关骏勉坐在那里,不知道是在问白蓝儿,还是在问自己。

时间仿佛定格在一瞬间,两个人进入了相互沉默的阶段,谁都没有再说话。

忽然间,关骏勉歇斯底里的重复起来:“对,清颜,清颜还在家里等着我,我不能喝多,如果被她知道了,她一定会不高兴的!”

或许白蓝儿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在喝醉了酒之后,关骏勉竟会像是个孩子一般脆弱,只要自己稍微抛出来一个关于陈清颜的话题,他就会瞬间手足无措。

看来,自己的推测是不假的了!

“是啊,关先生,在家里清颜小姐一直都等着您呢,如果您喝得太多了,她一定会不高兴的!”

白蓝儿试图用这种方式来换取关骏勉的信任,只要自己今天帮了他,以后不管在公司里做出多差的业绩,都能够得到他的原谅。

“可是...我出来之前,就已经跟清颜吵了一架了,我现在回去,她也不会原谅我的,我该怎么办呢?”关骏勉眉头紧皱,双颊透过一丝绯红,即便是白蓝儿这种心冷残酷的卧底,也有些恍惚失神。

这样的男人,身边一定不会缺少女人吧,为什么他会对陈清颜情有独钟呢?

白蓝儿不由陷入了一阵思索之中。

“我有办法了!”

突然,她被关骏勉一语惊醒,错愕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关骏勉,打趣着问:“关先生,您想出来什么招数了,一定很浪漫吧?”

只见关骏勉小心翼翼的将项链摘下来,炫耀一般的放在白蓝儿眼前,生怕她看不清楚。

那是一颗子弹。

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却一点都凸显不出金色的奢华,相反,有一种无形的霸气隐于其中,似乎这子弹冲刺时的锋芒,还无从渐弱。

“好漂亮的子弹。”

白蓝儿脱口而出,她并不喜欢小女生喜欢的那些东西,在她的眼里,这种充满着阳刚之气的挂饰,更能够取悦她的芳心。

然而关骏勉却只是神秘一笑,将子弹拿过来,两手把持住子弹的头和尾,稍一用力,那子弹竟被掰开。

“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