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自己真的爱上他了么?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386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知道了!”

半个小时后。

陈清颜从出租车内钻了出来,她的神情依旧紧张,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拼命地想要跑回家,似乎只有那里,才是能够给她带来安全感的地方。

可是,她来的竟然是关俊勉的家。

看着面前那气势恢宏的大房子,她心中突然质问自己:“你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在你看来,这里才是你的家吗?难道比起温柔的韩柏亦来,你觉得关俊勉更适合你吗?”

她找不到答案。

她只是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回来,一定会在韩柏亦的面前,表现出自己最无助最狼狈的一面的!

那对她的计划不利!

对啊!

计划!

这个词,像是一道灵光,立即钻入了她的脑海,自己在心中一直都有一个庞大的计划,那就是依靠韩柏亦的势力,将自己的宿敌关俊勉击溃!

对,就是因为这样,自己才回到关家的,自己并不是因为心中一直都惦念着关俊勉的感觉才回到这里的!

她终于找到了能够解释自己荒唐行径的方法,稍稍心安理得了一些。

正想推开门,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汽笛声。

一个不好的念头猛地闪现出来。

陈清颜像是听见了尖啸一样,猛地回头,眼神惊恐。

在自己的身后,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停在那里,透过车镜,能手机的页面逐渐变的黯淡下去。

那张照片在陈清颜的视线中,逐渐变得模糊,甚至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块黑色的屏幕,可她却无法忘记照片上的一切,她与韩柏亦两个含情脉脉,看上去都沉浸在对方给予的幸福之中,这对她来说,本是一种奢望,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奢望的,却会换来如今的痛苦!

“即便让我离开,我也能接受,但你为什么,要带着我的骨肉,去跟别的男人好!?”

静谧的别墅之外,空气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紧绷味道,关俊勉冷漠的站在陈清颜身前,看着她眼中那惶然的眼色,眼底因为被欺骗甚至说是背叛而变得黯绿震怒,其中,还有那么一丝痛苦。

他无法相信,自己竟然有输的一次!

“我早已说过,你是我的,我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可现在呢,你究竟都给了我什么?无数的威胁,无数的伤害!”

关俊勉说的越发激动,眉头上的那个川字几乎像是篆刻在那的一样,令人心头发紧。

陈清颜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你听我说,可以吗?”

她突然发现,这是保持平静最困难的一次,她站在原地,从头到脚都在变冷,颤抖,几乎没有知觉。

“那你说,我倒要看看,你能给我一个什么样的解释!”关俊勉声色厉荏,“这不单单是对我的解释,更是对孩子的解释!”

孩子!

一瞬间,这个词,像是一根利剑,狠狠的刺在了陈清颜的心口,她一瞬间就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怎么又不说了,你不是要给我一个解释吗,你说话啊,你给我说话啊!”关俊勉整个人都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双手紧紧地攥紧陈清颜的肩膀,几乎将她的肩膀都掐的发红,狠狠的摇晃着。

这个时候的关俊勉,已经忘记了陈清颜还怀有身孕,他只知道,陈清颜狠狠的摆了他一道,让他蒙羞,让他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痛苦!

看着怒极的关俊勉,陈清颜只能够像是雕塑一样的站在那里,她全身上下蔓延着的是无尽的疼痛,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开口,甚至来说,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是哭,还是笑?

应该是该笑的吧!

自己跟关俊勉之间有着说不清的深仇大恨,自己利用与韩柏亦之间的关系,不正好狠狠的给了关俊勉一刀吗,现在看到他这个痛不欲生的样子,自己不应该开怀大笑吗啊?

可为什么自己真实的感觉,却是想哭般的疼痛呢?

她心中痛极,失神的看着他,那一双深棕色的眼睛仿佛变成了透明的颜色,里面再也没有标志性的纯澈,飘渺不定,难以捉摸,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那其中,有着无穷无尽的痛苦,还有无数缤纷纠缠的情绪。

无措,怜惜,不忍,抽痛,企盼....

这些情绪都交织在她的眼神之中,却无从表达,甚至于,连她自己都完全读不懂自己的心了。

“我...对不起...”

千言万语,在一瞬间交织成为这么一句话,哽咽在陈清颜的口中,听上去,像是久未涂抹润滑的发条,竟透着一股沙哑,令人心碎。

“对不起?”

关俊勉从未觉得如此的荒唐,自己竟然会被别人对不起,从始到末,都是自己在对不起别人,而现在,竟然也会被别人说对不起!

“光是对不起管用吗!”

关俊勉的声音显得更加嘶哑,他突然看见,在陈清颜的眼中透射出一股剧痛,这股剧痛,令关俊勉心中也莫名的抽痛起来,他内心静了静,努力让握住她肩膀的手指能够变得温柔些,也努力的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清颜,如果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他在设计害我,我一定会原谅你,相反,我还可以给你你本应该得到的。”

陈清颜心底暗痛。

难道说真的是韩柏亦在设计害他吗?

当然不是!

而自己的身上还背负着难以形容的深仇大恨,无论她心中的痛苦有多么的庞大,她也一定要压抑住这一股剧痛,而且自己从小就受到舅舅的培养,一定能够熬过这一阵的!

一定能够!

她抬头,当目光触碰到关俊勉那俊冷的面庞时,不由恍惚失神,在那一刻,她忽然觉得,关俊勉竟然长的这么好看,好看到不忍去伤害,但她还是要说,为了舅舅从小灌输给她的梦想,为了自己的父母。

“不是,这是我们双方自愿的。”陈清颜唇角一抹苦涩,眼神又一次的黯淡下来,勇敢却痛苦的说了这么一句。

她并不想让自己跟舅舅的生活,变成以前那样,他们是依附着仇恨生活的,当这种仇恨一夜之间,变作爱情时,会立即吞噬掉她所熟悉的一切,甚至于吞噬掉她的舅舅!

这一点,她深深明白!

“为什么....”

关俊勉步步后退,他觉得他自己的脊背都变得僵硬起来,目光瞬间冰寒:“自愿的?难道说,在你的眼里,他就那么的美好,而我就那么的不值一提?”

胸口阵阵冰冷。

那本来沾上些许爱情的心口,突然变得无比空旷,什么都没了,甚至连自己的灵魂都没了!

关俊勉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小丑,用所有的气力和能力来给予这个女人自己的一切,到头来,竟然会被她伤的伤痕累累。

原来,他给予的生活,一直都是她为了要嫁入韩家的踏脚石?

望着关俊勉那沉郁暗痛的表情,陈清颜的心里忽然变得空落落的,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算是报仇雪恨了?

她有些怀疑,如果彻底离开关俊勉,他的事业,他的一切,会不会就此消寂掉?

“我真是一个傻子,一个可笑的傻子!”

扑通!

脚下一划,关俊勉摔在了地上,他手忙脚乱的站起来,生怕被陈清颜再多看一点自己慌乱的样子,猛地一下,他钻进车里,像是避之灾祸一样,疯狂的转过车头,呼啸一声,游离远去了。

看着地上残留下来的两道车痕,陈清颜的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在她的口袋里,手机突然不安分的震动起来,将她那神游物外的思绪瞬间抽拉了回来。

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赫然击中她的心口。

韩柏亦。

她的手指突然僵住,不知道该不该按下接听键,一直到手机铃声消失,那三个字变作了四个字“未接电话”的时候,她才重新将手机放回口袋。

依旧震动。

可她不想再理会,任凭口袋传来的轻微酥麻感,她的所有目光,都已经焦灼的定格在别墅内的每一个角落。

她想要从这些地方找到关俊勉生活过的痕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她觉得稍微心安一些。

“为什么要那样对老板呢?”

身后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把陈清颜吓了一跳,她猛地回过头来,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常子德,足足用了三秒钟,才怔怔的回归平静,苦笑着说:“你都看见了?”

“我回来取一份很重要的资料,还没来得及走,所以看见了你跟老板在外面发生的一切。”常子德抱歉的说,同时微微颌首,即便陈清颜与关俊勉之间看似已经决裂,他依旧对陈清颜保持了最大的谦恭,“我很抱歉刚才偷听你们讲话的举动,对此,我向你们道歉。”

“不用的,我知道,其实你并不是故意的,而且....你完全没有必要对我这么谦恭,今天或许是我出现在这里的最后一晚了。”

“陈小姐,我能拿我的工作保证,今天肯定不是您在这里的最后一晚,老板只是生气,但还没有到要与您分居的地步,而且,他要给您的,依旧还会给您。”

“什么?”

陈清颜大吃一惊,她不知道常子德说这些话的动机是什么,但是光凭这些话,她就能吃惊到这个程度了。

难道说在关俊勉的眼中,即便自己伤害他成了那个样子,他依旧不会对自己产生痛恨的感情?

“你为什么这么说,你凭什么这么说?”

陈清颜立即反问,她不知道自己听见这些话究竟是高兴还是难受,但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好像并不排斥常子德所说的。

将手中的资料轻轻放下,常子德转身走向酒柜,倒了两杯红酒,递给陈清颜的手中,微笑道:“因为我能看的出来,在老板的心中,您一直都是很重要的人,他喜欢您,他想跟您拥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