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感情是种奇妙的东西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380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正如我说的那样,我需要留下你。”关俊勉轻声说。

韩柏亦听到这话后,身体一颤,但随即就微笑着打圆场:“既然如此,你们能和好的话,是最好的结果,清颜,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回病房休息吧。”

“不用。”

陈清颜与关俊勉两人竟拥有着极大的默契,同时对着韩柏亦开口否决。

只不过,他们的动机却完全不同。

“我还可以工作。”这是陈清颜的想法。

而关俊勉却是强行的抓住陈清颜的手腕,凝视着她的眼眸,像是用一生的时间来凝视她,“我可以允许你进入到他的公司中工作,但是我不能接受你顶着这样一幅身体去工作,你现在需要回家休息!”

“不,我还可以!”陈清颜避开他浓烈的目光,只不过语气却平淡了许多。

关俊勉挑起眉毛:“你现在即便是工作,也不会给他一个好的状态,还不如回家好好调整,等到你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再去做他的代言人。”

连冷酷大少关俊勉都放下了架子,韩柏亦现在若再执着不放,就实在是说不过去了,无奈下,他也只好浮现出一个笑脸,劝慰说:“他说的不错,你得先把身体调理好了,才能够做我的代言人。”

“好吧。”

听见陈清颜竟然在韩柏亦劝说下暂时放弃了工作,关俊勉的脸色不由一寒,揾怒道:“为什么你现在听他的,而不肯听我的?”

“他是我的上司。”忽然的,陈清颜脸上绽放一朵笑容,眼角轻轻的瞟着他,笑容中有着一股令人吃惊的残忍,“很嫉妒吗?”

关俊勉惊怔。

自从将这个女孩强行留在身边之后,与她也产生过不止一次的口角,但是没有一次,能像是现在这样令自己心痛的。

他以为她的脾气像是鹅卵石一样圆润,但现在看来,在她的身上,也有着许许多多的棱角,随便一个就能够伤害到自己!

“只要你在我身边,你听谁的,我都无所谓!”

冷冷的扫了韩柏亦一眼,关俊勉抓紧陈清颜冰冷的手掌,重新进入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的关上,韩柏亦痴痴的站在外面,眼睛里充满了不舍,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舍,现在的结局难道不好吗?

叮。

没有任何的变故,电梯下去了,伴随着那一股期待,也已经下去了。

韩柏亦看着紧闭着的电梯,心里没有任何的波澜,有的只是一抹空白,巨大的空白,除了陈清颜,没有一个人能够为这片空白添上光彩。

“侧脸上的巴掌印,是谁留下的?”离开了那座冰冷的大楼,关俊勉这才发现,在陈清颜的脸上,竟然有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陈清颜的脑海中闪现过姚薇微讽自己的样子,下意识的就想说出来,但她终究是没有说,她知道一旦自己说了,关俊勉一定会帮自己铲除姚薇,不管关俊勉是基于什么理由,她都不想欠他一点人情。

“是试镜的时候,合作伙伴一时失手打上的。”陈清颜淡淡的说。

“你喜欢他吗?”

坐在车里,陈清颜沉沉的低着头,看不出脸色,但是从她那平稳的呼吸来看,她心中好像没有一丝起伏。

波浪般的头发挡住了她的侧脸,神情若隐若现的看不清楚,关俊勉没有开车,而是伸出手去,将她垂下来的头发统统的拨到她的脑后,露出来她那洁白的面容,当看到嘴角勾勒起的一丝微笑时,他的气头彻底上来了。

几乎是咆哮般,关俊勉不再考虑到她微弱的病情,而是在她的耳边大喊:“陈清颜,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他?”

“你很在意?”

陈清颜的回答方式很刻薄,甚至,她那充满锋芒的眼神也同样刻薄。

似乎在面对关俊勉的时候,她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再拥有了。

“哼,我不在意,他是我的对手,即便是你们两情相悦,最终也是我赢了,他喜欢的始终是我用过的女人!”

关俊勉冷冷的说,嘴角撕扯出来的笑容,看不出一丝感情。

“你很喜欢赢得感觉?”陈清颜心底骤然抽痛,身旁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块忽冷忽热的石头,当他开始发热的时候,你觉得你就快要看到他的心了,但随即他就会无比冰冷的对待你,但不管如何,他的心都是一块石头,这是不会改变的事情。

呵,这是最好的结果吧,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放下心中的一切包袱,只针对于那汹涌的仇恨!

“我早已麻木了!”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但你的出现,让我重新燃烧起了对赢的期待,陈清颜,我告诉你,不管你怎么配合别人,都不可能赢过我,从小到大,我就没有输过。”

“包括一串仅仅只拥有传闻的水晶么?”陈清颜冷笑着说,心里再次被剧烈的仇恨沾满,父母的死像是两根针,狠狠的扎在她的心口上,无法治愈。

关俊勉一怔,下意识问:“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陈清颜转过头去,将自己的视线挪向窗外,似乎不想再理会旁边的这个男人,对于她来说,现在时机还太不成熟,如果现在就挑开了一切,胜利不会靠在她这旁。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执着于做尚音的代言人吗?”关俊勉思索了一阵,却不知道陈清颜所说的水晶是怎么回事,他只好将话题回绕到自己心里纠结的事情,凝视着她,仔细的发问,“我同样可以给你一个代言人的名分。”

“不知道。”

她的回答很简单,甚至来说,没有一丝说服力。

这种回答,对关俊勉来说,只会挑起他的怒火。

果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可他没有发作,而是压抑着问:“他钦点你为代言人,让你很有成就感吗?还是你觉得,在他那里,你能够飞黄腾达?”

她若有所思的回视着他,“或许吧,在他那里,至少我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得到我要的东西。”

“你要什么,我不都能够给你么?”关俊勉有些着急的问。

“对不起,我跟你之间,除了都是孩子的亲人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关系了,你给我的,我不会要。”

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陈清颜嘴角浮上一丝微笑,笑容清清淡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抓在自己手里,才是最牢靠的,这一点,她知道自己不说,关俊勉也能理解。

“好吧。”

关俊勉发出一声叹息,很悠长的叹息,虽然看上去她对待什么都是云淡风情的,但实际上,她心里也是有欲望的,只是她比起一般的女孩都要更加的理智,更加的可怕,一旦想要某种东西,就不会放手。

某种意义上来讲,他,陈清颜,韩柏亦三个人,实际上是同一种人,太过相似的性格,致使他们三个人的命运就这么看似不可能的纠缠缭绕在了一起。

“你会喜欢上他的。”

车子开得很平稳,但在关俊勉的心里,却是波涛汹涌,在快要到家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了出来。

陈清颜有些好奇的转过头去,不由怔住。

他那乌黑的眼眸里似乎有些悲伤,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不想说出来,可偏偏不说又觉得难受,这句话像是一个诅咒,不管是对谁来讲。

“那对你来说,或许是个好事。”如果最终关俊勉因为这件事而恨上自己,起码能够安心的与自己对抗,而不会饱尝被心爱之人伤害的痛苦。

当这些想法在心里出现的时候,陈清颜忽然有些好笑的想,难道说自己是在为关俊勉想吗,难道说自己是喜欢上旁边这个心如磐石的男人了吗?

“是吗,对不起,我从不喜欢好事。”猛地一踩油门,陈清颜随着巨大的惯性而猛地靠在车座上,也因为此,他并没有给她看到眼角起雾的事实,“我只喜欢挑战,不断地得到我要的东西!”

相反,在城市的另外一个角落,韩柏亦也同样在考量着自己的夺艳大计。

“蓝儿,这次给你安排一个比较特殊的任务。”

韩柏亦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脸上浮现出往日和煦的微笑,但在白蓝儿看来,这种微笑,却暗含着巨大的杀机。

“老板,您说。”

白蓝儿身为尚音集团最出色的大客户经理,拥有着常人望而不及的业绩,最重要的是,她拥有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能力,那就是表演。

这也是韩柏亦找她来的动机。

“很简单,我要解雇你。”

白蓝儿的面色闪过一丝讶异,旋即就明白过来,平静问道:“老板要我跳槽到什么地方去?”

“关俊勉的昊天。”

白蓝儿似乎早已猜到这个答案,轻轻地点了点头,眼睛里闪过一丝必胜的的决然,虽不说话,但韩柏亦已经从她那里得到了信心。

“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不来上班了,这里的薪金照发,回去收拾收拾吧。”

“谢谢老板。”

这种事情白蓝儿早已做了不知道多少次,虽说这一次去的昊天集团是她经历过的最大一次任务,但对她来说,与以前那些事情终究没什么两样。

“看来老板是真打算把昊天从这里根除了!”

等白蓝儿离开之后,韩柏亦那邪魅的眼神终于消散,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他转过头去,看着那灰蒙蒙的窗外,一如看着自己灰蒙蒙的心情,许久,才缓缓而出:“看来爱情这种东西,真是个奇妙的东西,能让你三年前迟迟疑疑下不来的决定,在今天狠下心来。”

人们都说爱情是有毒的,但从今天看来,爱情不但没毒,而且还有着巨大的激励效果!

疲惫只是转眼即逝,韩柏亦的笑容,再次变得棱角分明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