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493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可以让你见她,但我告诉你,若是再敢伤害她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好看!”韩柏亦冰冷的眼神,丝毫不输给面前的关俊勉。

这两个人的针锋相对,像是好看的港战大片,火花四射,气氛紧张!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虚弱的陈清颜竟然挣扎着走了出来,她的身体在楼道里像是一碰即倒的竹竿,每个人看到了都莫名的一阵心疼,可是陈清颜还执意的不肯让他们搀扶自己。

“你们看到了吗,那两个男人都好帅啊!”

身边经过的护士兴致满满的说,看她们的神情,好像在这走廊里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陈清颜眉头一皱,立即察觉到这两个男人的身份,其中一个是韩柏亦,另外一个是谁还不能确定,但能猜到的是,一定与自己有莫大的关联。

她努力的移动过去。

当关俊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当中时,她整个人都已经愣住了,他?他怎么会来到这里,他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

诧异之余,她也有些汗颜,在这之前,她并没有觉得关俊勉有多帅气,可与韩柏亦站在一起,关俊勉的绝世风采竟要比韩柏亦还要俊美许多,虽然脸上的刻薄与冰冷依旧令人讨厌,可这并不能抹杀他那众星捧月一般的气质!

陈清颜想把关俊勉遣走,可是自己的目光根本就无法从他的身体上移开,在他的身上有一股尊贵优雅的气质始终悬在那里,如同罂粟一般让人窒息。

“清颜!”

透过韩柏亦周围的空间,关俊勉能清楚的看见前方不远处呆呆站着的陈清颜,他的脸色瞬间苍白,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被抽空了,尽管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韩柏亦惊愕回头。

刚刚还在病床上休息的陈清颜,现在竟然出现在这里,他也一时慌乱起来,快步疾走过去,抓住陈清颜的手腕,近乎责备的命令道:“你的身体很虚弱,快点回去休息!”

“我要去找医生,我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

陈清颜没想到韩柏亦的语气会这么重,一时间紧张起来,身体发抖,眼底通红,颤颤巍巍的说了一句。

这一声脆弱的好像灵魂都已经崩碎的对白,让关俊勉的身体僵住,他紧紧皱眉,下意识间就想大发雷霆,可看到陈清颜那受尽了摧残的眼神,心中就不由一痛,只得匆忙间将眼睛里微微翻腾起的雾气逝去。

她应该只是说气话吧。

“清颜,他来了,你还要做这个手术吗?”韩柏亦开口问道,有关俊勉在自己的身后,他这般八面玲珑的言语,更能够带给陈清颜好的印象。

果然,陈清颜执着的点点头,眼里没有一丝闪烁。

“好,我带你找医生。”如果不是心情大燥,陈清颜一定会察觉到此时韩柏亦眼睛里流转的那一丝欣慰,他转过头,随便找了一名护士问,“负责做打胎手术的医生在什么地方?”

那护士也是第一次跟韩柏亦这种俊逸到逆天的程度的男人对话,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飘飘然,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出了正确的答案:“他好像在三楼的手术室里,不在这个楼层。”

“走,我们去找他!”

毫不犹豫之下,韩柏亦抓起陈清颜的手,冲向了通往三楼的电梯。

这一连串的动作,都真切的表现在关俊勉的眼皮底下,他怔怔的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行动,似乎在他的眼里,陈清颜根本就不可能跟随着韩柏亦离开。

直到惨白色的电梯门缓缓合上的一刹那。

关俊勉突然眼神转烈。

在视线之中, 电梯门越合越窄,像是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门,只要真正的合上了,陈清颜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永远不归自己了,他的凝视如此专注屏息,以至于楼道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察觉到他身上那不同寻常的变化。

两扇门之间的缝隙越来越狭小,连一个孩子的大小都已经不存在了。

可关俊勉却冲了过去!

像是猎豹一样,机警,疯狂。

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会觉得他有可能阻止电梯的上升,电梯里的韩柏亦也是如此,他紧紧的抓住陈清颜的手臂,低低叹了口气。

看来,自己成功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现在的灵魂很肮脏,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缺少任何一个优秀的女人,甚至来说,只要他想要,几乎这个城市中每个角落的女人都能出现在他的眼皮底下,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对身旁这个已经怀上别人孩子的陈清颜情有独钟。

甚至,他都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喜欢,他只知道,在心底那个自己都不曾触碰的地方,在回味着一个声音,那就是得到她!

不管耗费多少精力,都一定要得到她!

叮!

本应该上升的电梯忽然传来了一声尖锐的提示声。

韩柏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保护住陈清颜,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那扇几乎已经合拢了的门。

怎么回事?

包括电梯外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发自心底的问了一句。

电梯竟无法合拢,尽管中间那条缝隙,韩柏亦觉得根本可以忽略不计,可是刺耳的警笛声却是真实存在的,一双手掌用力的从电梯门中间将电梯狠狠扯开,只要有稍微一点缝隙,就足以干涉电梯的正常运行。

警笛声慢慢变弱,电梯门终于分别向两旁迅速开缩过去,关俊勉的身影出现在电梯门外,手背上还留有被门夹到的痕迹,他的眼底仿佛有着暗烈的火花,足以燎尽所有抵触他的人。

走廊里此时已经站满了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一个气质洒脱的背影出现在电梯门外,然后,他走了进去。

电梯正常运行。

电梯里的空气似乎有着流动的压抑。

陈清颜愕然的望着他,嘴唇略显苍白,眼珠是失神的琥珀色,她所有的抵抗力,都已经被病痛折磨的消耗殆尽,根本没办法回击关俊勉即将要说给自己的任何话语,忽然她转过眼神,脸上闪过一丝决然的神情,用最后一点努力来试图拒绝关俊勉:“对不起,我受够了!”

“为什么?”

关俊勉低沉的声音默默传递。

陈清颜不想理他,仿佛是没有听到一样,可她紧紧抓住韩柏亦的手,却透露了她心中的极度不安。

电梯里的昏暗灯光照在她的背影上,有种冷冷的阴影和绝情的味道,就像是她噩梦中那反复出现的场景,心口骤然疼痛的难以忍受。

“清颜…”韩柏亦微微怔然的转过头,仔细的看着陈清颜,此时,他的手臂已经被掐出了些许红痕,指甲深深的陷在肉里,阵阵刺痛好像在告诉他,在陈清颜的心里,关俊勉的地位或许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卑微!

“没有为什么,从你强行霸占我的那一刻,我对你产生的就只有恨!”

叮咚!

伴随着这冰冷的话语落地,电梯终于走到了三楼,所幸的是门外并没几个人等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出口,陈清颜顾不得自己的眼前仍盘旋着眩晕感,用力的抬脚走了出去。

“陈清颜!”

关俊勉反应很快,在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猛地回头,抓住了陈清颜的肩膀,瞬间,他的身子僵住。

天哪,她的肩膀竟这般冰冷,似乎已经什么生命气息,他的手掌不自觉的在她肩头收紧。

“你可不可以….放弃这个手术?”

这一刻,就连关俊勉自己或许都难以解释自己的冒失与冲动,即便自己霸占她的念头再深,也不可能致使自己在先前那么多人的面前莽撞行事,这样的他,根本就不是他,起码,不是一个理智的他!

可是,在什么时候他才会不理智呢?

这种巨大的矛盾感,让他觉得自己十分可笑,可他就是不容许她再一次的忤逆他的意思!

“请你放弃那个手术!”

即便是用了请这个字,但关俊勉的声音依旧恢复了冷漠。

无穷的理智,在拼命的回涌到他的体内,只要他能够压制住陈清颜,他就不会再出现刚才那种冲动的行为。

陈清颜的身子却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撞击了,她猛地回头看他,眼睛里充满了惊诧,目光愕然的从他的身体上游走而过,似乎想象不到,这么一个冷酷到了极点的男人竟然也会对自己说请这个字,她微微眯起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是听错了。

可即便如此,又能改变什么呢?

我与你之间的问题,不是单纯的讨厌,而是仇恨,深深的仇恨!

“如果你放弃了手术,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关俊勉又说了一遍,这一次,他用的依旧是来自于他高傲帝王般的允诺,似乎在他看来,只要对方有需求,他就可以满足。

只不过,越是冷漠的关俊勉,就越会遭受到陈清颜的不屑!

她觉得这实在是有些荒诞,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淡淡的笑了笑,再抬起头看他的时候,神情就如同往日般宁静漠然。

“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一切?”

关俊勉的瞳孔收紧。

“对待我的时候,你一定要不留一丝情面吗?”

他想不通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难道说,这么多天的关切和给予,都还不足以弥补他对她的占有吗?

关俊勉凝视着她,看着她那洁白的面容,灵秀的眉毛,醇和的双唇,尽管她的脸色已经苍白的如同医院的墙面,都没有丝毫要依托于自己的情愫。

难道说在她的眼里,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一文不值?

陈清颜皱眉。

她有些撑不下去了,与关俊勉的对峙永远都像是在玩火一般,滚烫的火焰不但烧尽了关俊勉的身体,也同时摧毁着自己的肉体。

她伸出手,努力将关俊勉的手掌拍掉,然后,望着他,静静地说:“你无非是想要保住你的孩子,可我不想,如果你想要孩子的话,大可以发挥你的个人魅力,我想,一定会有成百上千的女人想要挤上你的床!”

冰冷的语调,让她成功的说服关俊勉,起码在这一瞬间,关俊勉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

“韩先生,请你带我过去。”

陈清颜回过头来,对着一旁的韩柏亦轻言微笑。

“好。”

韩柏亦在经过关俊勉的一瞬间,悄无声息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胜利,不过在他的心里也同样有一抹苦笑,自己有什么好胜利的呢,谁能够保证那个冷酷如斯的女孩,会喜欢自己呢?

或许,充其量自己就是个替代品,她用来遮挡自己破碎感情的替代品而已!

“陈清颜,如果你觉得我是单纯的想留住孩子,我无话可说,但我一定要告诉你…我想留住的…是你!”

在陈清颜越走越远的时候,忽然,关俊勉大声喊了一句。

他的声音飘渺无痕,在这空荡荡的走廊里,不断回绕,回绕。

他绷紧下巴,还想再说。

可是,还能再说什么呢?

自己今天所做的一切,都已经严重超出了自己所能够接受的范围了!

就在他以为事情已经不可能有转机的时候,忽然,陈清颜停了下来,转过身子,轻声问:“如果我告诉你,我想成为上官娱乐文化公司的艺人,我想要成为韩先生的代言人,你还能接受吗?”

话音未落。

她便看见他震惊的抬头。

眼睛里似乎充满了不可思议,她不由得思考,他是在不可思议什么呢,是在耻笑自己的无知和胆大,还是在震彻自己给出的条件呢?

然后,他的声音低哑却浓烈。

“好,我接受。”

这一次,不单单是陈清颜了,就连韩柏亦都同样愕然,甚至倒抽了一口冷气,在这个城市里谁不知道,关俊勉的高傲是绝对不容许抵牾的,而眼前这个女孩,竟敢这样对他说话,更重要的是,关俊勉竟然答应了。

走廊里鸦雀无声。

三人如同永远不可能构成三角形的三条线段,在那里僵硬的各自为营,韩柏亦的脸色十分难看,他本以为自己要赢了,谁知道竟被关俊勉翻盘,而陈清颜则是完全的诧异,站在那里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阳光洒照在他们三人每个人的身上。

可是三个人都能感受到异乎寻常的冰冷。

“为什么要答应我呢?”陈清颜喃喃问道,她不知道关俊勉说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不确信对方是不是已经在潜移默化之间真的对自己出现了某种感情,如果是那样,自己还能理智的报仇吗?

能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