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演戏如此,商战同样也如此

作者:灼灼其华 字数:436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颜,我真是佩服你,都跳了一个多小时了,你还是上气不接下气的,难道说你天生就有舞蹈天分?”

冉冉弓着身子,呼哧呼哧喘着大气,一脸艳羡的说着。

这时候,陈清颜也停下来,将额前凌乱的发丝拢好,嘴角勾勒起一个笑容,说道:“这倒不是,只是以前我做过服装店的迎宾,每天都需要站上七八个小时,所以体力还算可以。”

“真是佩服你,人生阅历真丰富。”冉冉牵起陈清颜的手,羡慕的说道。

陈清颜呵呵一笑,目光似乎变得深邃起来:“这算是什么丰富的阅历啊,难道你上大学的时候没有做过兼职吗?”

“没有唉。”冉冉叹了口气,“我一直都想做一名演员,家里努力把我供到传媒学院,可我却一点都不知道努力,到现在都做不成一个合格的演员,甚至连个平面模特都不行。”

“不会的,你很棒,真的很棒,只是不能唱歌而已,很多人都不可能做成影视歌三栖明星,但他们在某一个方面能够出人头地,也照样可以红遍大江南北啊。”陈清颜说完之后,自己都有些错愕,她那么一个冷酷的人,竟然会说出这样温暖的话。

冉冉欣慰的点点头,眼神比起刚才来,又多了许多坚毅:“嗯,我相信你,只要是你觉得我行,我就一定行!”

突然,冉冉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手机的时候,顿时错愕住,喃喃自语:“上官先生…..他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肯定有事情找你呗,难道还能是打错了?”陈清颜好笑着说。

冉冉的脸色却是一变,忧心忡忡问:“清颜,你说是不是上官先生打算要封杀我?我知道这些天我的表现很一般,可是我真的在努力啊!”

这个女孩的脆弱,这些天陈清颜都看在眼里,不知怎么的,她心里一阵抽痛,又将冉冉的手抓紧了几分,“放心吧,肯定没事的,如果是封杀的话,他何必要亲自打电话给你?”

“这….这倒是。”冉冉反应过来,又沉吟了片刻,终于按下了接听键,“上官….上官先生….”

“你不舒服吗?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上官皙清此时正坐在韩柏亦的旁边,听到这个语气,赶紧定睛观察起视频里的冉冉,可是左看右看,也看不出她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眼瞳有些发散,似乎很紧张的样子。

“我….我担心你会封杀我….”

冉冉没脑子的回答,让上官皙清不由得翻了好几阵白眼,就连一旁的韩柏亦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这傻丫头,我什么时候说要封杀你了,我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上官皙清温和的笑了出来,虽然他现在也承认冉冉还没有什么发展前景,但她是唯一一个能够与陈清颜打在一起的女孩,有陈清颜的天赋带着她,在未来,说不定她能够成为出色的演员,“你被韩柏亦先生看上了。”

“啊?不是吧!”冉冉的语气更显不解,甚至还多了一丝恐慌,“我可不可不嫁给他?”

“嫁给他?你做梦呢吧你!”上官皙清彻底受不了了,他看了一眼身旁笑的前仰后合的韩柏亦,自己心中有火,却也怎么都发不出来,只能苦笑着解释,“你这丫头,先自己冷静冷静,我不是说韩先生喜欢你,我的意思是说,他打算给你个机会,让你来试一下尚音代言人的试镜。”

“试镜?”

冉冉满脸怔然的重复着这两个字,似乎还没体会到这两个字带给她的冲击,而一旁的陈清颜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眉开眼笑的看着她,轻声提醒,“冉冉,你可以去试镜了,跟姚薇一样。”

“试镜!?真的吗,我有这个机会?”冉冉惊喜过望,不小心竟喊得这练舞房中每个角落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还好的是,姚薇现在已经出了练舞房,作为试镜的热门人选,她并不知道冉冉也得到了这个机会。

上官皙清差点被她聒噪的声音震聋了耳朵,将手机放的越来越远,无奈地说:“不都已经告诉你了,可不可以冷静一点?还有跟在你身边的陈清颜,让她也一同过来,也算是给韩先生考核一下成果。”

“嗯,我知道啦,保证完成任务。”冉冉俏皮的挂断电话,满心欢喜的与陈清颜抱在一起,两个性格完全不相同的女孩,此时正因为同一件事而兴高采烈,虽然他们的表达方式不同,可她们都能够体会到对方心里由衷的开心。

看到陈清颜脸上那灿烂的笑容,韩柏亦的嘴角竟也浮现出一丝温暖的笑容。

一个小时后。

能够参加试镜的演员全部到位,姚薇早早的坐在化妆间里补妆,所以根本就没有在意到游走在化妆间外的冉冉与陈清颜。

这时,姚薇的助理小方走到她的身边,与她耳语几句。

姚薇脸色不由得一变:“什么,还会有另外一个演员进行试镜?”

小方赶紧做出噤声的手势,低声说:“是冉冉,一想她就是个炮灰,谁知道她是怎么争取到这个机会的,我估计是陈清颜在其中捣的鬼,但不管怎么说,尚音方面是很看重你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这第二个代言人,不,甚至还有可能把第一代言人陈清颜给排挤出去!”

“什么意思?”姚薇心中一喜,赶紧问道。

小方神神秘秘的凑到她的耳朵旁,声音更低了几分:“我听上官说,好像让陈清颜也去试镜一次,说是要验收训练的成果,你想想看,她才在这里训练了不到半天,哪里会有什么成果,到时候韩柏亦一看,铁定pass!”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姚薇刚才那瞬间揾怒的面色立即缓和下来,微笑也是羞羞涩涩的,“我看那个新人以后还有什么能力跟我争这个争那个,才来不到半天,就敢给我下马威,哼,当时在选拔赛上被她抢去的风头,我现在要一一的全都抢回来!”

小方点头称赞。

他不但身为姚薇的经纪人,也同样是其他几个艺人的经纪人,唯独陈清颜不是他手底下的艺人,这让他一度受挫,因为在这个公司中,负责陈清颜的经纪人,竟然会是上官皙清本人!

在小方的眼中,陈清颜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成为师傅上官皙清的艺人,哪怕是一天,都不行!

所以他要帮助姚薇将陈清颜从这个公司排挤出去!

而此时,陈清颜正在化妆间外对冉冉交代着注意事项:“冉冉,我也不知道究竟该教你些什么,不该教你些什么,我只是把我能想到的都告诉你,究竟怎么样发挥,还是需要你自己领悟。”

“我明白,你说吧。”冉冉一本正经地问,但她手心里噙满了的汗水,却凸显了她现在的高度紧张状态。

陈清颜察觉到她手心里的濡湿,心中暗暗叹一口气,随即认真说:“尚音公司这次要征选的代言人所要代言的香水,在我看来,代表的是一种轻松休闲的生活状态,那种香味,并不高贵,而是有一种小清新,让人觉得很活泼,恰好,我觉得你就是这个代言人的最佳人选,虽然你并没有多少演技可言,可我知道,你的天性就是快乐,所以那一款香水,简直就是为你而准备的!”

冉冉苦笑一声:“好了清颜,你不用在这激励我了,我知道我并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只要一会儿我不会被大家笑,我就觉得很不错了。”

“你怎么又没信心了,是不是我说得不够好?对不起冉冉,我能理解到的就是这些,没办法帮到你,谁知道还把你的自信给说没了。”陈清颜一愣,赶紧道歉起来。

冉冉抓紧摇头,露出一个灿烂如同阳光的笑容:“当然不是你的事情啦,是因为我听了你夸赞我的话,就觉得我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然后就越来越觉得自己笨,然后….就这样了。”

“你千万不要没自信,你知道吗,当你拥有自信的时候,笑容很甜,就像是那香水的味道一样!”

陈清颜微笑着说。

“嗯….是吗?”冉冉一愣,她努力的回味着陈清颜说给自己的话,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但在她的心中,已经逐渐有了些许套路,她的嘴角勾勒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真谢谢你,我想我现在准备好了!”

“嗯,我们走吧!”

话音刚落,却立即听见化妆间的房门打开,姚薇如同天女下凡一样从中走了出来,一时间,冉冉跟陈清颜两人都同一时间看的愣住了。

凝脂赛雪的肌肤,高挑的身段,穿着一袭黑色贴身剪裁的长裙,优美的脖颈上还带着一条莹莹闪闪的项链,看上去华贵至极,她从头到脚,全身上下,都一尘不染,那一瞬间,站在陈清颜和冉冉两人身前的她,就如同是一名女王,而陈清颜与冉冉两个人,就像是女王面前的两个卑微的仆人。

三个人站在这狭小的楼道中,呼吸着为数不多的空气,不一会儿,就开始觉得憋闷,姚薇皱眉道:“我说你们来这儿做什么,冉冉你要来参加试镜?我真怕你如果在我的前面,会不会令韩先生不悦,然后会影响我的试镜,还有你啊,陈清颜,你不是都已经成了代言人了么,为什么还会站在这里参加试镜,难不成你还打算一人分饰两角,把两个代言人的机会都抢走吧!”

“这不是抢,是凭实力争取得来的!”若这话是陈清颜说的,姚薇不会觉得有一点意外,毕竟陈清颜可是在刚来公司的时候,就给了姚薇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可这句话偏偏就是冉冉说的。

一瞬间,她有些恼羞成怒,再也没了女王的气势,反倒像是一个街头泼妇:“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就凭你,就凭你们,还有实力,我呸!”

“你不要欺人太甚!”陈清颜冷冷的说,她从不会给不尊重自己的人以足够的尊重,相反,她会反击,而且,比起冲动起来的冉冉还要更加的可怕,“相对来说,我更担心你的出现,会不会影响我们两人身上本来的味道,因为你的香水味,实在是太大了!”

“哼,傻瓜,这都不懂,我们是来为香水广告试镜的,如果身上没有香水的味道,又要怎么去呈现一个香水广告呢?”

姚薇冷笑着说,刚刚语毕,就听见里面念道,“姚薇,进来。”

“哼,现在我就要进去参加试镜了,冉冉你现在基本上就可以走了,因为这个代言人,必定会是我的!”

她像是高傲的孔雀,举手投足间,都释放出强大的自信。

当然,在陈清颜的眼中,完全不是这样。

“冉冉,放心吧,她犯了一个大忌!”察觉到一旁冉冉再度紧张起来,陈清颜微笑着揽住她的肩膀,“所以说,她根本就没有希望为自己争取到代言人的机会!”

“大忌?是什么?”冉冉一头雾水。

“你难道没有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吗?”陈清颜饶有深意的笑了笑,眼睛里闪现出一丝丝的狡黠,似乎在暗暗指引着什么。

突然,冉冉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这次香水的主题是小清新,可她身上的香水,却是贵妇人才会使用的味道,不管她将香水演绎的多么出色,都没有可能得到大家的欣赏,因为从一开始,她就错了。”

“嗯,上官跟我说过,基本功最重要,事实上,了解自己所要表演的是什么,才是真正的基本功。”

陈清颜若有所思的说。

演戏如此,商战同样也是如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