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内心是拒绝的

作者:皙白 字数:254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牛大猛现在并不打算把自己有着系统的事情说出去,不管是陈才还是林媛,虽然说和自己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对了。”陈才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出声问道:“你弄农业公司的话,肯定不只是种麦子那么简单,别的农作物也是要种的,其他的你会吗?”

“这个问题,我觉得目前还是先把麦子给搞起来,其他的农作物我们可以以后再来研究。”牛大猛并没有说自己可以任何作物都能种植,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肯定是会露馅的。

林媛一直在边上听着,对于牛大猛说的这些,她心里是非常赞同,随即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牛小弟,我觉得你这个想法是可以的,现在县里面人口也多了起来,而且年轻人也是比较多,在吃的方面上非常舍得,你要是能够把农作物种的出色,那么你的那些农作物绝对有销路。”

“林姐,销路我倒是不怕,主要是在运输方面。”

对于在农作物的销路上,牛大猛只需要找杨晴就行了,可是以后在这运输问题上,却是有些难办。

“你上次不是叫泼皮张他们帮你运输的吗,你以后也可以继续叫他们啊。”陈才在一边提醒。

牛大猛叹了一口气,道:“泼皮张那个人,你也是知道的,现在是看在钱的上面,这要是以后中间出了什么幺蛾子,那就真的很难办。”

陈才思量了一会儿,说道:“但是现在来说,你也只能把这事交给泼皮张了。”

“可是,这泼皮张这个人……”

对于这个事,牛大猛也是非常的无奈,毕竟这以后的农作物都是需要大量运输,要是全部把这些都交给泼皮张的话,生怕中间会出什么问题,但是不交给泼皮张的,怕是以后一样会有麻烦。

“牛小弟,其实在生意上面,没有永久的敌人,你只要给他利益,他绝对不会站在那你的对立面,泼皮张就是这一类型的。”

林媛也是知道泼皮张的,而且牛大猛与泼皮张之间的事,也听牛大猛提起过,现在也略知一二,她现在就是打算帮牛大猛一把。

“大猛,林姐说的是对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陈才在一边附和起来。

听了林媛说的话,牛大猛也在心里考虑了一番,觉得这样做的话也是可行的,毕竟现在他最大的目标是牛村长,要是能把泼皮张给拉到自己手下,就算没有什么帮衬,起码少了一个捣乱的人。

“那行,你们两个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按你们说的这么做。”

皱着眉头思来想去好一会儿,牛大猛这才决定了下来,就按照林媛和陈才说的,以后农作物的运输就交给泼皮张,这对于泼皮张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也不怕他不答应。

陈才见牛大猛开了窍,心里也是高兴,便倒了两杯酒,一人一杯碰了起来。

“大猛,你真的决定好了吗?和这牛村长作对,恐怕以后你在村子里的日子更难过了。”想了一会儿,陈才皱着眉头看着牛大猛。

牛大猛一口将手里的酒喝掉,杯子朝桌子上狠狠的放,道:“决定了,这么多年我都没想过这事儿,但是现在他欺人太甚,不给他点颜色瞧瞧,真把他自己当成了土皇帝。”

陈才见状也是一口闷,喊道:“兄弟,冲你这句话,我跟定你做了!”

随即,两人又是几杯下肚,脸上均有些发红,牛大猛却是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紧皱起眉头。

“陈才,我们刚刚忽略了一个问题啊,我们现在说这么多,可是这公司要怎么开啊?”牛大猛问道。

陈才一脸懵逼的看着牛大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他们都还只是一个学生,哪里知道这开公司的流程,至于林媛,也不过是开了一个饭店,也没有开公司这方面的经验,顿时房间里一阵安静。

“那……那个,你们要是想开公司的话,你们可以找我堂姐问问。”小莉在一边开口说道。

“对对对,你就去找小莉堂姐,就上次的那个杨晴,我可听说她不仅仅是供销社的经理,而且自己在外地还开了一家公司呢,你去找她绝对没错。”

陈才听到小莉的话,眼睛一亮,附和起来,只是他还不知道牛大猛上次被杨晴下套的事。

一听到杨晴,牛大猛心里就有些来火,上次差一点就杨晴那女人给祸害一辈子,这次又要去找杨晴的,他是拒绝的。

“找杨晴的话,那还是算了吧,我和她没什么好说的。”牛大猛皱着眉头说道,现在小莉在场,他也不好当着她的面,跟陈才说上一次的事情。

“不是,大猛你这又是怎么了。”

陈才一听就急了,连忙说道:“你现在又不会开公司,你和杨晴又是有生意上的往来,你去找杨晴问问又不会怎么样!”

牛大猛都快憋死了,非常想现在告诉陈才,上一次他和杨晴发生的事,可是奈何现在不好说,眼神一阵纠结,却被陈才给看到,而且还想歪了。

“噢,你小子不会是和杨晴发生了些什么吧?”

陈才一脸坏笑的看着牛大猛,也不顾及林媛就在边上,又开始叨叨起来:“杨晴那身材是真的不错,胸大屁股圆的,我都特别想摸摸,只是也没听说过和谁有过什么,不会又被你小子给抢了先吧……”

牛大猛整个脸都黑了,不停的给陈才使眼色,陈才却会错了意思,反倒是越发的放肆,一边的小莉实在听不下去了,大步走到陈才面前,一把揪住陈才的耳朵,大吼了起来。

“陈才,你个王八蛋,你是不是看到哪个女的都喜欢!还敢当着我的面,说想和别的女人怎么怎么样,而且还是我堂姐,我看你是这两天皮痒痒了!”

陈才疼痛的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不停的求饶,然而小莉丝毫不松手,拽着陈才的耳朵就是上下左右,一顿胡拽起来,房间里充斥着陈才的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