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大猛你问什么都行

作者:皙白 字数:258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田嫂在看到牛大猛后,第一个跑了上去,扭捏着身子来到牛大猛的身边,只不过假装没有看见牛大猛,整个人便朝牛大猛身上撞了过去。

“哎哟,这不是大猛么,怎么今天又空来外面坐坐啊?”撞了牛大猛一下后,田嫂便张开那红艳艳的嘴唇。

牛大猛本来就是心急,看到田嫂后就想起了上一次在县里的事,随即是想躲开田嫂,只不过脑中灵光一闪,便抓着田嫂问道:“田嫂,我问你个事!”

被牛大猛这么一抓,田嫂一个踉跄,整个人都是倒进了牛大猛的怀里面,感受着那健壮的胸肌,还有那股冲面而来的阳刚之气,她整个人都软了起来。

“哎哟,大猛啊,你要问什么,我要是知道的话都告诉你,你想问什么都行。”田嫂朝牛大猛眨了下眼,娇滴滴的说道。

牛大猛是不由的抖了一下,这田嫂酥麻酥麻的声音,让他一下就有了反应,随后是连忙将田嫂给扶好,说道:“田……田嫂,我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见到阿清啊?”

田嫂顿时就站直了身子,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牛大猛,尖声说道:“没有,我哪里见得到那个寡妇阿清,见了她都是晦气。”

说完用埋怨的眼神盯了牛大猛一眼,便扭着屁股径直走开,牛大猛有些无奈,他怎么会看不出田嫂刚刚是想干嘛,只不过他根本就不喜欢这种,就算他想也不敢找村子里面的,要是被对方男人知道了,怕是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叹了一口气,牛大猛又把目光放在了那群看热闹的妇女身上,咬了咬牙走了过去。

“各位嫂子们好。”

牛大猛有些尴尬的打了个招呼,以为众妇女都不会搭理他,谁知道妇女们却猛地就把牛大猛给围了起来,然后上下打量起来,甚至还有趁乱把手伸向他的裤裆。

“嫂……嫂子,你们这是干嘛啊?”牛大猛在妇女中间呆呆的站着,是大气不敢出,生怕这些妇女等会把他给就地扑到。

“啧啧,这大猛的身体就是好,哪里像我家那个烟鬼,瘦啊吧唧的。”

“对对对,我家那个死鬼,不说瘦吧,可是那个肚子,就跟是怀了孩子的女人一般。”

“你家大肚子算什么,我家那个在床上还坚持不了一分钟呢!”

“不是吧,真的假的,你家男人看起来很壮啊,怎么会这么不行?”

……

根本就没有人回答牛大猛的问题,这些妇女在看了牛大猛之后,都是聚在一起叽叽喳喳讨论起来,直接就把牛大猛给无视掉。

牛大猛一脸苦相,只好是大声喊道:“各位嫂子,你们有没有看到阿清啊!?”

顿时,叽叽喳喳的妇女们都停下了声音,一脸见了鬼的样子看着牛大猛,接着个个都是破开大骂起来,随即远离了牛大猛,愣是没有一个人说看到了阿清的。

牛大猛心里很是无奈,对这些妇女们的样子觉得是悲哀,农村里面的思想实在是太老旧了,总觉得阿清是一个寡妇就会给他们带来不详。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种东西,唉。”喃喃了几句,牛大猛离开了空地,继续寻找起阿清来。

直到半夜,牛大猛这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了家中,直接就瘫在了床上,两眼无神的盯着屋顶。

这几个小时来,他几乎是把整个村子都给找遍了,而且他还在村子里面大声呼叫,愣是没有找到阿清,也没有人看到阿清,反倒是自己的行为让村民议论纷纷。

但是他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这些,阿清可是他的女人,现在莫名失踪,他怎么能够不担心,就连小树林的木屋他也是跑去看了,同样没有找到阿清。

“嫂子,你到底在哪里啊?”

牛大猛无力的喊了一声,声音之中尽是疲惫之色,两只眼睛在快速奔跑着,是已经红肿起来,现在这一脸就是惨白之色。

他现在实在是想不出来,阿清会去哪里,这么多年来阿清就一直待在小屋里面,也不刻意的去与别人交谈,就连她的田地也是租给了别,几乎一年就不会出去几次,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是破天荒第一次。

忽然,一个不详的念头,出现在了牛大猛的脑海之中,他觉得阿清很有可能是被人给拐走了,而这个人绝对是和牛村长有关。

“要真的是牛村长的话,那阿清岂不是有危险,不行,我得去找他问问!”

牛大猛一想到这儿就从床上坐起来,回想着下午阿清对他说的那些话,所有的可能都是指向了牛村长,但是他现在根本就不敢去找牛村长质问,因为手里面是一点证据都没有。

刚聚起来的念头有这么一下给打消了,正想要继续倒下,却是突然想起了江婶,他记得今天白天就是江嫂给自己下药,而江嫂的后面就是牛村长,肯定是江嫂后来去告诉了牛村长,然后这牛村长便把阿清给绑走了。

“玛德,肯定是这样!”

牛大猛吼了起来,抓起边上的衣服就朝外跑去,他现在要去找江嫂给问个清楚!

……

“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在寂静的夜空下很是响亮,江嫂在睡梦中也是被惊醒,迷迷糊糊的朝门口走来,嘴里还问道:“谁啊,这么晚了,谁在外面?”

并没有人回应,这让江嫂清醒了过来,随后又是习惯性的走过去把门打开,还念叨着:“死鬼,这么晚了,你还走过来干嘛,我的脸都被你打肿……”

在看到门外的人影后,江嫂失声大叫起来:“牛大猛!?”

江嫂很快便反应过来,用手去关门,却被牛大猛给挡住,无论她怎么使劲,门都是关不上,只好是紧张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牛大猛没有说话,一把将江嫂的嘴给捂住,然后推进了屋子里面,冷声说道:“我来找你问点事,你要是不给我说实话,我立马就给江叔打电话,把你和牛村长的事,给说出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