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江嫂下药

作者:皙白 字数:263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哟,大猛,你这房间还真是干净啊。”

江婶一进牛大猛的物资里,就开始到处看,还不停的大呼小叫着,让牛大猛是一阵头痛。

“呵呵,江婶你坐这吧,我给你去倒水。”

牛大猛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却在想着办法,只要是能够把江婶赶出去就行了。

“哎,你等等。”江婶叫住牛大猛,说道:“你把我给你带的茶,泡一点吧,我在家都还没喝呢。”

牛大猛应了一声,便走到偏屋里泡茶,心中是极度鄙夷江婶,这拿着东西到了人家家里,反倒是自己要品尝一下,还好意思说别人不懂礼节。

不一会儿,两杯热茶便泡好了,牛大猛端着茶放到江婶面前的桌子上,道:“江婶,茶给你泡好了。”

“大猛,你觉得这茶怎么样?”江婶拿起面前的那杯茶,看了一会问道。

“呃,还好吧,闻着挺香的,肯定是江叔弄到的好茶。”

牛大猛愣了一下,他平常都不怎么喝茶的,要不是江叔说是给他的,他看都不会看一眼,不过现在江婶问起来,他也只好是随便含糊几句。

“哎,大猛啊,你这里有没有风扇啊?”

江嫂扭头看了一圈,又是问了起来:“我这感觉你屋子里也太热了。”

牛大猛眉头一皱,恨不得马上就把江婶给撵出去,只是碍于一些事情不好发作,只好是跑到屋里去拿风扇。

话说江婶看到牛大猛走了之后,快速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纸包,朝牛大猛的方向看了看,就将按小纸包里面的白色粉末倒进了牛大猛的茶里。

正是牛村长给江婶的春.药!

牛大猛抬着风扇出来,自然是没有看到刚刚的那一幕,只是把风扇给插上,顿时感觉口渴,一把将自己的那杯茶给喝掉。

江婶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兴奋起来,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后便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说道:“这个天真是奇怪,怎么最近还越来越热了。”

牛大猛有些诧异,这江婶竟然如此开放,就这么穿着一个小背心坐在他面前,刚想开口说道起来,却是突然感觉有些头晕,身形是一阵踉跄。

一心中暗喜的江婶连忙起身,将牛大猛扶住,说道:“ 哎啊,大猛,你这是怎么了?”

在说话间江婶的酥胸无意间蹭到了牛大猛的手臂,顿时就让牛大猛有了反应,浑身燥热起来,眼睛紧紧盯着江婶的那小背心里面看去,却是发现空空如也,顿时就立起了小帐篷。

江婶清楚这是药效开始作用了,随即是越发的刺激牛大猛,借搀扶着牛大猛,有意无意的用身子在牛大猛身上磨蹭。

而牛大猛在药效的作用下,双眼开始迷离起来,江婶在他的眼睛里,缓缓变成了阿清的样子,顿时就朝江婶身上扑了过去。

“砰!”

忽然,门外传来一道响声,阿清一脸阴沉的跑了进来。

看到阿清的出现,江婶是猛然吓了一跳,一把将牛大猛给推开,一脸的难堪,嘴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是说不出来。

她现在内心是在祈祷着阿清不要呼喊,她虽然和牛村长有一腿,别的村民看在牛村长的面上不敢当面说什么,可现在她却是跟牛大猛,她自己清楚事情缘由,可是别人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议论起来,要是传到江叔耳朵里……

一想到这些,江婶心中就是忐忑不已,连忙朝阿清说道:“阿……阿清,你……你怎么来了,我和大猛他什么都没有。”

只是江婶不知道的是,阿清其实早就知道了牛村长的计划,而且是一路跟着她。

阿清看了江婶一眼,没有搭理对方,便走到牛大猛的边上,将其扶起朝外面走去。

牛大猛这会虽然是处在药效中,但是刚刚的那道声音让他清醒了一些,看到阿清进来,心中不由的火热起来,便跟着阿清出了门。

“哎哎哎,你们……你们干嘛去啊!?”

江婶是不由的跺了一下脚,又不敢追上去,只好是穿好衣服,匆匆跑出门去找牛村长。

阿清扶着牛大猛并没有回家,而是朝屋后的树林里面走去,她很清楚牛大猛现在是吃下了春.药,她心里却是有了一个打算。

“嫂……嫂子,我们这是去哪啊?”牛大猛迷迷糊糊的问道,他的手却是不自觉搭在阿清的胸上。

“嫂子带你去个地方。”

阿清这会儿有些吃力,牛大猛的药效越来越重,身体也是随之软了起来,阿清哪里承受的住牛大猛的重量,又是走了没多远,便跌倒在树林里面。

阿清努力的站起身来,朝牛大猛的脸上拍了拍,说道:“大猛,清醒一下,就快要到地方了,到时候让你怎么样都行。”

她在看到牛大猛被江婶扶着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打算,这一次她一定要帮牛大猛躲掉这一次算计,这样一来的话,那么她就得牺牲自己了,而这也是她的梦。

牛大猛强撑着意识站了起来,现在他也是明白了,自己肯定是又被下了药,只好是跟着阿清朝树林深处走去。

过了没多久,阿清便带着牛大猛来到树林中的一处小木屋中,这木屋是阿清死去的丈夫留下来的,在这里面东西不多,一张床便占了大半,从上面的灰来看很多年都没有人来过。

牛大猛一进到屋子里面,便迫不及待的亲吻起了阿清,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忍不住了。

“大……大猛。”

阿清咬了咬嘴唇,始终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就感受着牛大猛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身体也是随之火热起来。

两人拥吻了一会儿,牛大猛便一把将阿清抱上了旁边的床上,将阿清的衣服一一脱去。

此时两人的眼神都已经迷离起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纠缠在了一起,在那木床上滚动起来。

木床有些承受不住两人的重量,不断的‘咯吱’作响,在这寂静的树林里面很是响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