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哪个更爽

作者:皙白 字数:270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两人对视着都是有些尴尬,尤其是阿清脸都红到脖子根了,想到刚刚自己衣服被解开的样子她就没有办法面对牛大猛。

“你……,是你把我衣服给解了?”

半晌,阿清才张开嘴说道,眼睛始终不敢再看牛大猛。

牛大猛一听这话,心里有些发虚,他生怕阿清心里在厌恶他,连忙解释起来。

“嫂……嫂子,是这样的,昨晚上我去找你,发现你倒在屋子里面还发着高烧,我就赶紧把你给抱了回来,然……然后就把你衣服给……”

阿清心里猛然一抖,她没有想到牛大猛竟然会是这样的人,自己虽然是有那种想法,可是牛大猛这是趁自己之危,简直太不要脸了!

还没等牛大猛说完,阿清就跳下床摸着泪跑了出去,等到牛大猛反应过来,追着出去的时候,阿清已经是仅仅的把房门给关了起来,不管牛大门怎么敲门,都不再搭理。

见到这种情况,牛大猛心里很是懊悔,自己应该在帮阿清擦拭完身子,就把衣服也给人家穿起来。

随后他狠狠的抽了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对着屋里面的阿清说了一堆道歉的话,便从阿清家门口离开。

此时,天已经大亮,周围住着的村民都是早早的下了天,并没有人注意到牛大猛和阿清的事,这也是让牛大猛感觉到不幸中的万幸。

在家里做到了中午,阿清也没有再给自己送饭,牛大猛有些不放心,便又来到阿清家,敲门问候来。

只是阿清依旧不搭理牛大猛,无奈之下他只好回到家中,把昨天剩下的那些药,从阿清家的窗户里面丢了进去。

“嫂……嫂子,你昨天发高烧,这药你先拿着,以防万一。”

见阿清还是不搭理自己,就连窗户也猛地关上,牛大猛心凉了半截,暗叹了一口气后,便拿着手中的出头继续下田了。

虽然他心情很是不好,但是该做的活还是得做的,不然以后靠什么吃饭。

牛大猛在田里挥锄头的时候,陈才又跑来找自己,然后神秘兮兮的凑到牛大猛耳边说起悄悄话来。

“你……你说什么!?”

牛大猛在听到陈才的话后,很是惊讶,抬起头看着陈才,又问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陈才是一脸坏笑,轻声言语道:“看把你激动的,我不是说了么,我刚从县里面回来,林媛让我告诉你,她找你去县里有点事,还跟我打听你的消息。”

牛大猛整个人都有些懵逼,自己这才回来两天啊,林媛就想着要自己去找她,俗话说只有耕不坏的田没有累不死的牛,照林媛那种玩法,自己怕是要被玩死。

一想到那天林媛给他带来恐惧,牛大猛赶紧捂住陈才的嘴,说道:“你给我小声点,别把这事给说出去了,不让我还怎么混啊!”

陈才一把拽开牛大猛的手,吐了一口水,一脸嫌弃的说道:“你看你,不就说说,要这么激动吗,呸,你的手真臭。”

牛大猛尴尬的抹了抹手,然后凑到陈才边上,“行行行,不激动,那你可得千万记着,别把这事给我漏出去了。”

牛大猛现在就怕陈才不知道哪天就把自己和林媛的事,在村里广播开来,那自己真的没法在村里混了,到时候各个村民都要对自己指指点的了。

陈才又吐了几口口水后,皱着眉头道:“知道了,你看我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吗。”

“当然不是了,你可是我兄弟,当然不会做这种事了。”

牛大猛脸上笑着,其实心里就在埋汰陈才,这种事陈才又不是做的少了,信他才怪事了。

“对了。”陈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那林媛那里,我怎么跟她说啊?”

一提到这个问题,牛大门有些发愁,这林媛虽然太能玩了,但是一想到那柔软的肌肤,心里又是一顿燥热,仔细思量了一会儿,道:“你就跟她说,我这几天很忙,忙完就上去找她。”

陈才一听这话,扭头看了看四周,然后附到牛大猛的耳朵边上,嘿嘿笑了起来。

“我说大猛啊,你和林媛那啥了,感觉怎么样啊,和阿清比起来,哪个更爽一些?”

牛大猛一把将其推开,说道:“你瞎说什么呢,我跟阿清什么事儿都没有!”

“嘿,你还想瞒着我,我可告诉你啊,我是亲眼看着阿清从你家里跑出来的。”

陈才点了一根烟,在一旁吐起了烟圈,心灾乐祸的看着牛大猛那惊诧的神情。

牛大猛一下就慌了神,连忙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现在心里面很是焦躁,这自己昨天晚上才告诉陈才,阿清并没有在自己家里面,可这现在怎么又被陈才给看到了,说不准还有其他人也看到了,那就真的完蛋。

“你看你,昨晚上还跟我撒谎,小样儿。”陈才眉毛一扬,露出奸计得逞般的神情。

牛大猛一下就明白了,敢情这陈才就是在诈他,没想到自己还中的中招了,随即恼怒的让陈才滚蛋。

“你看你,还恼羞成怒了。”陈才扒在牛大猛的肩膀上嬉笑道:“快来跟我说说,到底她俩谁更爽一点。”

“滚。”

牛大猛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再这样的问题,你就别来找我了!”

“行行行,我不问了,我走行了吧。”

陈才一脸无趣的放开牛大猛,临走前还喊了一句:“记得林媛还在等你呢!!”

牛大猛是面色阴沉,越发的觉得陈才比以前还要不靠谱了,而且这段时间感觉事事不顺心,想到这林媛和阿清,脑子里就是一顿混乱。

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也不早了,牛大猛看着那还没耕好的田,长叹了一口气,便带着东西回家,经过今天这么一弄,什么事都没做成。

经过阿清家门口的时候,发现阿清正好是在外面打水,牛大猛刚想上去打个招呼,对方是一把丢下手里的东西,蹭蹭蹭跑回屋。

牛大猛十分的无奈,只好低着头回到家里,自己明明和阿清的关系有所缓解了,可经过这么一档子事,误会还越发的深了一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