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醒了

作者:皙白 字数:277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牛大猛看着陈才手里的塑料袋,那里面装着的就是自己找了老半天的药品,难怪找不着,原来是被陈才给拿走了,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拿我药干嘛,你这叫做偷!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死人啊!?”

说着一把抓过陈才手中的塑料袋,牛大猛这会儿很恼火,要不是陈才把这药品拿走了,那么他早就给阿清吃下了药,也不至于让阿清变得更加严重。

“怎……怎么了,什么害死人?”

陈才被牛大猛这一顿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牛大猛怎么就说自己会害死人。

“没什么,你赶紧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牛大猛现在丝毫不想搭理陈才,说着就要把门关上,却被陈才用脚尖给抵住了门缝。

陈才盯着牛大猛的眼睛,说道:“牛大猛,你给我说清楚点,我怎么就害死人了?”

陈才看上去非常的瘦小,不过性子倒是有些硬,在听到牛大猛莫名其妙说自己,心里就很是不舒服,自己不就是借了一下牛大猛的药么,怎么到了牛大猛嘴里就成偷了。

“我们以前的事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哪一次不是直接拿对方的东西,怎么就成偷了?”

看着陈才咄咄逼人的样子,牛大猛心中懊悔,他一激动就把这茬给忘了,陈才最恼火别人说‘偷’字,还总是说什么什么的人,那不叫偷是叫借。

“好好好,今天是我错了,陈才你就别再这喊了。”

牛大猛扭头看了看屋外,刚刚陈才这一声喊,把边上的一些村民都给吵到了,那些本来熄灭了的灯,都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

这村子里的人,就是喜欢凑热闹,而且还是不嫌事大的那种,这要是把他们给惊醒了,到时候再看到自己屋里的阿清,那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行,要我不喊也可以,那你给我说清楚点,不然我就跟你绝交!”陈才狠狠的说道。

“好好好,我说还不行嘛!”

牛大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今晚要是不给陈才说清楚,对方也不会罢休了,只好是找了一个借口把陈才和含糊了过去。

“真的?仅仅是你发烧了,需要退烧药这么简单?”

听完牛大猛的解释,陈才还是有些不相信,两只眼睛上下扫视着牛大猛,把牛大猛弄得是一阵冷汗直冒。

“那肯定啊,你觉得我还能骗你吗?你看我那谷子的事,我都没有瞒着你,还带着你去吃饭喝酒……”

牛大猛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他现在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够把陈才给打发走,要知道阿清还在床上等着自己的退烧药呢。

“行了,行了,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陈才连忙摆手,把牛大猛的话给打断,他收起门缝的脚,说道:“行了,我也没啥事了,那我也就先走了。”

“好好好,那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再去找你。”

见陈才要回去了,牛大猛松了一口气,终于把陈才给打发走了,正想要关上门,谁知道陈才又出现在他的眼前,刚掉下去的心再一次给提了起来。

“你……你还有什么事吗?”牛大猛神色紧张的问道。

“没啥事,我就是回来提醒你,以后不准再说我偷你的东西,不然我就跟你绝交!”陈才说完再一次回头走了。

牛大猛拍了拍胸口,还好是虚惊一场,在确定陈才这次真走了之后,他快速的关上门,朝阿清跑去。

“怎么越来越烫了……”

牛大猛试了一下阿清的体温,心中一惊,也不敢在耽搁,抠了几粒退烧药便放在阿清的嘴里,然后灌了一点水进去。

见阿清的喉咙动了动,嘴里的水和药片都一起吞了下去,牛大猛才松了一口气,之后打了一盆水放到床边。

此刻阿清静静的躺在床上,两边脸蛋通红,眼睛紧闭着,再看那身上,衣服早就被解开,搭在了一边,露出了里面白嫩的肌肤。

牛大猛看着阿清曼妙的身躯,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他和阿清本来有好几次都可以办事了,谁知道每一次都被打断,如今再看到阿清的身体,牛大猛感觉浑身燥热起来。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却是牛大猛自己挥动着大手,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扇了一个巴掌,五道红印随即浮现在脸颊上。

“牛大猛啊牛大猛,你还能不能要点脸,嫂子现在这么难受,你还想着种事情,你简直是个畜生啊!”

牛大猛狠狠的骂着自己,控制住了心中的不良想法,他觉得自己这样想,实在是有些乘人之危,现在阿清还在生病中。

待到冷静下来后,牛大猛这才拿着手中的帕子在盆里弄湿,随后拧干,再一点点的擦拭着阿清的身体。

盆中的水由凉变暖,阿清的体温也是开始降了下来,也不知道是退烧药的效果,还是因为那冰凉的帕子在身体上擦拭的效果,至少阿清的呼吸是平稳了下来。

“喔喔喔……”

一阵鸡鸣声响起,阿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陌生的屋顶很是疑惑,刚想爬起来却感觉到身体上凉凉的。

阿清猛然低头一看,却看到自己的衣服被全部解开,而且在一边还有着一个男人,她顿时就急的快要哭了出来。

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就这么被一个人男人给占有了,而且还是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想到牛大猛,阿清有了强烈的羞耻感。

牛大猛这会儿趴在床上,手里还捏着那块用来给阿清的帕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了过去,还不知道阿清现在想用剪刀戳死自己呢。

阿清手里紧紧的握着一把剪刀,就想对着那个男人戳下去,心想只有这样才能够清白的面对牛大猛。

“呃……”

熟悉的声音响起,阿清愣了一下,紧紧的看着那个趴在床沿边的男人,只见那人转动了一下头,阿清猛然惊到了,手中的剪刀也随之掉落。

那个趴在床沿边上的男人,赫然就是牛大猛!

牛大猛被掉落在一边剪刀碰到了,猛地惊醒过来,恰好与阿清对视起来。

“嫂……嫂子,你……你醒了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