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阿清生病

作者:皙白 字数:259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嫂子,你在家的话就应一声。”

牛大猛又敲了敲门,依旧没听到屋内有回应,他心里有些着急起来,生怕阿清不想搭理他,便朝那门缝里瞅了起来。

此时太阳已经落下,天边是昏暗无比,不过牛大猛还是靠着一点点光线,从门缝里面看到了一双绣花鞋,牛大猛一眼就认出来,那双绣花鞋就是阿清今天穿的。

但是那双绣花鞋的样子很是奇怪,竟然是鞋尖朝着屋顶,而鞋跟则是提着地面,再顺着那绣花鞋看去,隐约看见了一个脚踝。

那绣花鞋上是分明有人穿着,而从那样子来看,穿着鞋子的人躺在地上,牛大猛心中是咯噔一下,心里一个很不好的想法升起。

阿清虽然是一个寡妇,但是她还是非常的年轻,而且样貌和身材也非常的好,村子里面惦记着阿清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难免有人会想入非非。

现在这个情形,牛大猛第一反应就是,阿清出事了!

一想到这里,牛大猛就猛地踹起门来,村子里的门一般都是木门,很容易就被弄开,牛大猛又是年轻力壮,仅仅是一脚就把门给踹开来,随后冲进了屋子里面。

“嫂子!”

牛大猛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阿清,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口,连忙跑了过去,将阿清给抱起来。

在接触到阿清的皮肤时,牛大猛不由的缩了一下手,阿清的身体竟然是滚烫滚烫的,再看阿清那紧闭着的双眼,牛大猛知道阿清这是发烧了。

“嫂子,醒醒……”

牛大猛轻轻拍打着阿清的脸颊,然而阿清是没有任何一点反应,浑身都是软塌塌的,这让牛大猛可是急坏了。

“现在都天黑了,去县城也已经没有车,可是嫂子现在发烧可要怎么办啊。”牛大猛自语起来,心中紧张的不行。

这感冒发烧可不是什么小事,要是不去医院的话,到时候这温度烧的高起来,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可是现在牛大猛却不知道要怎么做。

忽然,牛大猛脑中想起了什么,露出一脸的喜色,抱着阿清就跑回了自己家里。

把阿清放在自己床上后,牛大猛便在从县里面拿回来的黑包翻找起来,嘴里喃喃着:“我记的就在这啊,到底是给放哪去了……”

好一会儿都没有找到他想要的,随即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愁眉的看着还在昏迷中的阿清。

“怪事,我记得我是买了一些药品回来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牛大猛是一阵头疼,明明记得自己在县城里面买工具的时候,顺便买了一些药品,里面就有着退烧药,可是现在那些药怎么都不见了。

起初他觉得是有人进了家里,把东西给偷走了,片刻他就放弃了这种想法,因为自己的钱还在呢,这没有哪个小偷会这么蠢吧,只偷药品不偷钱的。

但是这包里面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有找到那些药品的踪迹,既然没有人进屋,难道这东西还能够长腿跑喽?简直就是见了鬼!

又是搜寻了一遍没有什么结果,牛大猛已是没有办法了,看着那躺在床上的阿清,心中就是一股揪心的疼痛。

他知道肯定是自己昨晚上去找阿清,这才让阿清着了凉,本来阿清的身子骨就弱,又被自己这么一吵,弄成这么严重,心中愧疚的不行。

走到阿清边上,用手试了试阿清的体温,牛大猛吓了一跳,这比刚刚他将阿清抱回来的温度还要高一点,这可把牛大猛给急坏了。

“这……这可怎么办啊,退烧药又不知道去哪了,这现在又大晚上的,谁愿意去县城啊……”

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把牛大猛给吓了一跳,都大晚上的谁还过来找自己,便朝着门外大喊起来:“这么晚了,谁啊?”

“大猛,是我啊,陈才。”

陈才的声音在屋外响起,牛大猛看了看阿清,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给陈才开门,不过并没有让陈才进屋。

“这么晚了,你有啥事就赶紧说。”

牛大猛只是打开了一点点门缝,盯着门外的陈才说道,现在阿清在屋子里,这要是让陈才进来看到,以陈才这大嘴巴子,怕是明天全村都要知道阿清在自己这里过夜的事了。

“大猛,你倒是让我进去啊。”

陈才在外面嚷嚷着,不过牛大猛就是不给他开门,随后眼珠子一转说到:“你是不是在屋里藏了女人啊?”

牛大猛被陈才这么一说,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他很快就知道陈才只是在诈自己,绝对不能让陈才看出什么马脚,便故作镇定的解释起来。

“怎……怎么可能,我哪里会在屋里藏女人,你别想多了,哎,你怎么今天回来了?”

陈才丝毫不信牛大猛的话,眼睛斜斜的朝屋里瞄去,却被牛大猛连忙用身子给挡住,见牛大猛这反常的样子,陈才心里也是猜到了一些,便嘿嘿笑了起来。

“你还想骗我,隔壁阿清家的灯都是灭的,她肯定是在你这里,我说的没错吧?”

牛大猛这会儿心虚的很,虽然自己没和阿清做什么,况且阿清这会儿还是发烧昏迷不醒,自己不过就是给阿清解开了点衣服,可是这要是被别人看到,哪里还说的清。

这农村里面可不比城里面,村民的思想都还是那么保守,要是让别人知道,阿清在别的男人家过夜,哪怕是要被赶出村子的。

陈才这个人,虽然和自己很好,但是这张嘴巴却实在是太大了,什么事能说什么事不能说根本不知道,所以阿清这件事怎么都不能让陈才知道。

“你想什么呢,嫂子她肯定是睡下了,你脑子里天天净是想些什么!?”

牛大猛故作微怒,他很了解陈才,只要自己每次生气,陈才都不会再闹下去了。

果然,陈才话锋一转,正经的说道:“行了行了,不闹腾你了,对了,这是我今天在你家里拿的药,我刚刚才想起来,这给你送过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