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偷食供品的结果

作者:游牧 字数:296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祠堂里阴沉沉的,窗外的夕阳也变了,血一样的颜色,让人觉得不是个好兆头。

这二夫人事先计划了一场好戏,这话里话外,直指紫晴和玉竹,显然这是要往死里整她啊。

“成何体统!”老虎终于发威了,阳石青成脸色铁青,像是暴风雨快要来的节奏。

玉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老爷,是玉竹吃了点心,都是玉竹的错。”

二小姐尖着嗓子揭发,“包庇主子罪加一等,你瞧瞧她嘴角的糕点渣子还在呢,狡辩什么?”

“老爷,这一切都是玉竹的主意,玉竹愿意接受惩罚。”玉竹十分害怕,连肩膀都在簌簌发抖。

她年纪也不过十五六岁,盘着两个发髻,看起来机灵乖巧。

但因为常年受压迫,肩膀总是缩着,神情里带着几分凄苦,最重要是年纪轻轻手掌心里竟然有那么厚那么多的老茧,想必是吃了许多苦。

想到这里,紫晴的心里微微有些酸楚。

过去这丫头肯定没少替她挨打,受罚,也没少被那母女二人欺侮。

阳石青城脾气暴躁,听到这里不由分说,上去冲着玉竹胸口就是两脚。看到玉竹捂着胸口闷哼一声,却不敢发出叫声,紫晴下意识地双手捂在胸口。

“卑贱的奴才,不教小姐一点好的,她可是凤如公主的嫡女,你竟然让她吃祠堂供品,这跟那街上的叫花子有什么区别?”阳石青成语重心长,言语里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悲愤,说话的时候抬脚又要踢去。

事情到了这地步,紫晴也不想再忍了,是死是活豁出去了。

“爹!是不是饿死就配当凤如公主的嫡女了?”紫晴同阳石青城对峙,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这让二夫人、阳石小月还有身后诸位丫头都吃了一惊,难不成,是吃了供品撑大了胆子?还是吃坏了脑子?

“紫晴,你怎么能这么对你爹说话?再怎么说,你爹也是堂堂一丞相。”二夫人典型的狗屁精,这话点的恰到好处,阳石青城这种人最好面子,如此一说就如点了炮仗。

“看来,你真的是长大了,翅膀硬了,不需要你这个爹爹的管教,今天若是不请家法,对不起你那去世的娘亲。”阳石青城的眼睛一红,年迈的声音里竟然有几分哽咽,这让紫晴多少有些意外,难不成这老头心里确实是为了这个女儿好?

一听家法二字,玉竹从地上爬起来,跪爬到阳石青城和二夫人的身前,“老爷,二夫人,今天这事都怪玉竹不是,大小姐自幼丧母,许多规矩都不懂,这都怪奴才平日里没有对大小姐说清楚,今天就让玉竹受罚吧。”

“当然少不了你,你要比主子罚的更重,这样才能让你牢牢记住这个教训,不至于总是忘记。”二夫人从牙缝里挤出这几句话来,随后挥手让身后的翠儿去请家法,一时玉竹面色如纸,扯着紫晴的裙脚哀求,“大小姐,快求求老爷原谅你吧,你这身体,怎么能受得了家法。”

紫晴对玉竹心里满是抱歉,如果不是她硬塞给她一块糕点,她也不必受那些罪。

“这事是我的主意,糕点也是我塞给玉竹的,要罚就罚我,爹爹,一人做事一人当,这说法没错吧。”紫晴根本不知道家法为是什么,这时翠儿捧着一条很粗的马鞭走到阳石青成面前,“老爷,家法!”

紫晴瞪大眼睛,想着那鞭子落下时候的声响,到时候定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吧。也难怪这祠堂里阴森森的,除了鬼气,还有些血腥味道,原来是因为阳石家会在这里执行家法。

一想到这里,紫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老爷,您就看在小姐自幼失去娘亲的份上,就饶了小姐吧!”玉竹哀求。

二夫人上前冷声说,“就是因为她自幼缺乏管教,才更要管教管教她。”

阳石青城抿嘴不言,握紧马鞭,厉声说,“转身,受罚!”

紫晴冷冷地看了一眼阳石青成,默然转身,脊背挺直。

祠堂里一片死寂,先前看热闹的人也噤了声。紫晴的心呯呯直跳,脑海里不停地想象着鞭子下来时那种巨痛,这时,她紧紧咬住了牙关。

“刷……叭!”鞭子起落,听到玉竹“啊”地一声惨叫,紫晴回头,看到玉竹脸色惨白如雪,身体如风中抖动的蝴蝶,突然跌落在地上不省人事。

第一鞭子被玉竹受了,侧目的时候看到二夫人和阳石晓月脸上那种快意,心里突然觉得这两个女人简直就是心如蛇蝎。

紫晴紧闭眼睛,等待着第二鞭子,第三鞭子,既然在这地狱没有办法苟活,到不如来个痛快。

反正现在连自己是谁都记不得了,活活在阳石家受这份气,到不如做个鬼逍遥。

这个念头刚起,脑海里突然想起了那个婆婆说的话,不觉得的忧伤起来,现在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担什么大任?

心里正伤感,听到鞭子声音,紫晴头皮都紧了,可是鞭子落下来轻飘飘的,正怀疑是不是阳石青城慈悲心肠,手下留情了,突然听到阳石晓月杀猪一般的嚎叫,“啊!好痛,痛死了。”

所有的人都以为阳石晓月恶作剧,故意嘲弄紫晴。

未料到她好看的脸色变得惨白,嘴唇哆嗦,眼泪哗哗地淌下,最重要的是杀猪一般的嚎叫叫人听了份外惊悚,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

“晓月,你怎么了?”二夫人刚转头,正好将晕倒的阳石晓月抱在怀里,一时间悲悲啼啼哭起来,连紫晴也觉得莫名其妙。

阳石青城看到这清形,脸色更加难过,正要发作,听到外面有个禀报,“老爷,有一位贵客来访,已经到书房等候。”

阳石青城看了一眼紫晴,又吩咐翠儿,“把二小姐扶回闺房,请大夫来瞧瞧是什么毛病。”

“那大小姐呢?”翠儿急急地问,似乎生怕错过了这场好戏。

阳石青城冷冷看了一眼紫晴,“先让她回闺房,省得她在这里闹的阳石祖先都不得安宁。”

“爹,玉竹受伤了,需要请大夫来瞧瞧。”紫晴的话刚出口,就听到二夫人尖声说道,“去过祭坛的人,还需要看大夫?有巫术,什么事情不能干,我看这晓月晕倒八成也跟巫术有关。”

提到巫术二字,阳石青城的脸色突然变得铁青,像是被人触到了禁忌之处。

“门上来了贵客,你们都给我消停点,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若谁敢再惹事生非,我就将她赶出家门,从此以后别想再进阳石家的门。”说完,阳石青城拂袖而去。

这时二夫人站起来,阴着脸指着紫晴说道,“紫晴,若是让我查到你懂得巫术,一定会叫老爷赶出这个家门,从此以后你别想进这家门一步。”

看着二夫人美丽的脸上几近狰狞,脂粉都被挤得掉渣,紫晴内心咕哝,如果真能如此,那是天赐福音啊。

待二夫人一群人扶着阳石晓月离开,紫晴忙扶起玉竹查看她的伤势。

玉竹被上的衣裙已经破了,血迹渗出衣衫,染红了鞭痕的周围。

紫晴拂开凌乱的发丝,玉竹那张苍白的脸露出来,额头上的伤还未痊愈,现在又添了新伤,紫晴心里的愤怒之焰越烧越旺,最后指甲深陷手心,掐出血来都没想松手。

“傻丫头,你这是干什么呢?”那个老婆婆的声音突然传至耳边,接着紫晴的手被拽出去,听得一声咕哝,那道血迹转眼间神奇消失,伤痕立刻愈合。

“婆婆,婆婆,那你也替玉竹治治伤,求您了。”喉咙如被棉花塞堵,连声音变都有几分模糊,紫晴环顾空荡荡的四周并不见人影,但她确定,刚才说话的声音一定是那位婆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