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魂遇

作者:游牧 字数:322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紫花翻飞,落花如蝶,整个世界弥漫着紫色的印迹。

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立在紫色的阡陌里,静默不语,凌逸辰移着步子想看清楚她到底是谁,可是不论他怎么喊,她都不回头。

耳边似有笛声,那笛声婉转,缠绵悱恻,竟像是在诉说一个悲凄的故事,凌逸辰心里越听越悲伤,似有某个记忆被唤醒,然后他似乎想起了十分久远的一件事情。

“逸辰……逸辰你做恶梦了,你醒醒!”有声音在耳边轻唤,凌逸辰忽地睁开眼睛,看到紫阳穿着一身紫衣,披着一头青丝焦急地喊着他,妖娆的眉目更显得份外的动人。

“哦,我又做那个梦里,梦里有一个穿着紫衣的女子……”凌逸辰的声音略有一丝苍凉,一旁的岳紫阳神色一动,披衣起身,挥手将寝宫里所有的蜡烛都点燃,这种白光给人一种安宁和安全感,驱散了凌逸辰刚才心中的幻象。

岳紫阳走到桌边,端起一碗浓浓的汤药送到凌逸辰的面前,“皇上,你该喝药了,喝了药,就不会再做那个梦了。”

凌逸辰喝了药,才皱眉问紫阳:“这药太苦,朕不想再喝了。你懂巫术,难道就不能消除这个记忆?”

岳紫阳稍一停滞,眉目间暗藏隐晦,“使用巫术是有界限的,有些事情不为巫术而改变,尤其是记忆。”

“那个紫衣女子到底是谁,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朕的梦里?”凌逸辰还想继续问下去,看到紫阳已经更衣梳妆,铜镜反照的眉目里多了一丝忧虑,凌逸辰没有再问。

“皇上,你要相信紫阳,回忆起过往之事对你并没有任何的好处,只会徒增你的痛苦。你可以想想,每次你梦到这样的场景,心情是不是都要变得份外沉重?”紫阳换了笑脸,俯身亲了亲凌逸辰的额头,安慰道,“皇上再小睡一会,我先去祭坛。最近新增了许多的成员,祭坛那边的事情也比较多。”

刚才的梦境确实让凌逸辰伤感,那是一种如坠深渊的感觉。他翻起墨绿锦被,猛得贴近岳紫阳,双手环着她的纤腰轻声说,“朕命令你,每晚都要来皇宫陪朕……”

“皇上如今虽然坐拥江山,但周成王的残余势力还在兴风作浪,若是让他们死灰复燃,那周国恐怕又要陷入动乱之中。”岳紫阳略显沉重,好看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虑,这让凌逸辰一阵心疼,拥得她更紧了,“江河之事本该男子劳心劳神,怎么能让紫阳费心?你乖乖做我的皇后岂不是更好?”

紫阳挣脱怀抱,把手掌放在凌逸辰的心口,“逸辰,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我希望我能配得上皇后这个宝座,你也知道朝中大臣都在反对我当皇后,尤其是阳石丞相!”

说到这里,紫阳一阵停顿,凌逸辰显得份外恼怒,“不过全是些朽木,你又何必在意他们的话,只要朕一道圣旨,谁敢不从?”

岳紫阳穿好了祭坛的黑袍,站在正阳殿的门槛处向外凝望,“话是这样说,但皇上心里清楚,江山稳固绝不是靠强权得来!”

说完,岳紫阳离开。

凌逸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的深情却如海洋泛滥,连他自己心里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被她这样的女子迷的神魂颠倒。

还未回神,听得殿外有人恭敬说道,“皇上,该上早朝了。”

门外进来几个宫女内监,簇拥在凌逸辰左右替他更衣梳妆,准备早朝事宜。

黑巫祭坛位于周国京都的最北靠山地带,两面的黑色山体如巨人一样守在通往祭坛的道路上。

除此之外,山体上都刻着巨大的黑巫守护灵,巨瞳、大嘴、獠牙,最重要的是每个眼睛里透露出来的阴暗之意足以把天地万物吞噬。

道路两旁别无他物,只有丛生的鸢尾花。

这些鸢尾花被施了巫术,紫色的花大巨大如碗,每一朵都似一个邪魅的女巫。风一来,那些花朵如妖的脸一样不停变幻,份外诡异。

岳紫阳站在祭坛最中央,手里握着黑巫女坛主特有的法杖。

她的眼睛泛着紫光,凝视着祭坛里所有的女巫,祭坛变得死一样的寂静。

“坛主,昨天新收六名女弟子,京都有巫骨的女子越来越少,我们是不是去别的地方……”穿着黑色斗篷的手下小心地看了一眼紫阳,却被她的散发出来的气势压了下去,不敢再说下去。

紫阳冷冷道,“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提醒。”

“是!属下知错。”

“让你调查阳石家的大小姐,有什么进展?”紫阳坐到了一把刻着巫灵的石椅上,扶手正好是一条蛇身,蛇头被摸得溜滑,眼睛是用一颗红宝石做成的,活灵活现。

“坛主,是不是阳石丞相又在皇上跟前说您什么坏话了?”黑袍女子讨好地谄媚,没料到紫阳并不回应,只是端坐在那里,她只好继续回答,“紫晴是阳石青城和凤如公主的嫡女,在十年前,凤如公主意外死亡,后来这位大小姐就足不出户,成天呆在闺房里绣花,身体越来越羸弱,性格也不讨巧,所以阳石青城并不喜欢她。”

“继续……”

“在阳石府上,紫晴就是个受气包,常受二夫人和那位二小姐的打压,经常吃些亏,她也不争不辩,逆来顺受……”说到这里,黑袍使者有些说不下去,为难地看了一眼紫阳。

紫阳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这一点,根本不像她。我让你继续相着阳石家的动静,如果有什么及时汇报……”

“那西疆那边的白巫家族……”

“不过是僵死之虫,暂时别管她们。”紫阳说完,眸子愈发变得深邃,幽深的紫仿佛是一条看不见底的深渊。

阳石丞相府祠堂内,紫晴和玉竹饿得奄奄一息,连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弱。

玉竹不时地上前推推紫晴,以确保这个一向身体羸弱的大小姐还活着。

“别推我,睡得正香呢。”紫晴不耐烦的咕哝,真搞不清楚这个丫头为什么总是这么一惊一乍,连睡个觉都不让安生。

玉竹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太阳,愁眉不展,“大小姐,我都快愁死了,你竟然还能睡着?”

“你饿吗?”紫晴摸着肚子问玉竹。

“饿啊,都两天没吃东西了,我看到手都像馒头。”玉竹咽了一口唾沫,饥饿显而易见,眼睛都泛绿了。

紫晴撇了撇嘴咒骂,“是啊,我好不容易睡着,梦里正吃叉烧包子呢,你个死丫头还要把我吵醒?”

玉竹睁大眼睛,一脸惊讶,“大小姐,我觉得自从你醒来之后,和以前判若两人……”

肚子里饿的叽里咕噜乱响,紫晴一只耳朵听玉竹分析,用眼睛在祠堂寻找食物,环顾一周后突然眼睛一亮,嘴里却说,“怎么不一样了?”

“以前大小姐对二夫人十分恭敬,对二小姐也是敬而远之,从来不会跟她们作对的……而且,而且以前大小姐也没有这么闹!”玉竹看到紫晴吧嗒嘴巴,有些紧张地盯着紫晴的脸,不知道她又会玩出什么过份的花样来。

紫晴站起身来,走到祠堂最末的牌位供奉桌前,拿起一块糕点就要下口,突然想到身后的玉竹,顺手拿了一块递给玉竹说,“吃吧!”

刚说完,就看到玉竹被吓得面无血色,结结巴巴地说,“大小姐,这些食物都是供奉阳石家历代祖先的,况且,况且这些都是二夫人一手布置,如果被二夫人发现,我们又多一个罪名。”

紫晴看看糕点,又看看玉竹的脸,片刻后毫不犹豫地张大嘴巴将糕点一口吞了下去,一边吃一边喷着绿豆糕的粉末说,“此一时彼一时,总不能做饿死鬼!”

玉竹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一边说一边从紫晴手里抢,“大小姐,真的不能吃,吃了我们就死定了。”

紫晴饿的发慌,本来多吃几个,玉竹碍手碍脚的,眼睛一转,她趁着玉竹说话的时候,顺手将手里的另一块糕点塞到了玉竹的嘴里,“你还是先吃饭再说吧,瞧你饿的眼睛都在泛绿了。”

这下,玉竹的眼睛终于落下来了,神色悲伤的就像是死了双亲一样。

紫晴安慰,“别怕,一切有我在呢,若是二娘问起来就说是阳石祖先吃了,不过是一盘子糕点而已。”

正说着,门被哐当一声推开了。

二夫人脸色青黑站在门口,背后的夕阳笼罩,紫晴眼里她就是一个青皮青面的女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