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祠堂

作者:游牧 字数:291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谁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所有的人都不认为是紫晴懂得巫术,因为刚刚,她明明闭着眼睛束手待毙。

“紫晴,你在找死!”二夫人不顾身份,决定亲自动手,她像一只母老虎一般狠狠地向紫晴扑过来,看起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一旁的晓月见此景,也替二夫人助威,“娘亲,抓住她,抓住她……”

紫晴知道,现在阳石府是这位二夫人当家,自己万万惹不得她。正不知所措的时候,眼看着二夫人冲着湖水扑过去,一时间水花四溅,青蛙纷散。

二夫人落入水里喝了两大口又绿又臭的湖水,才唤出声来,“救命,快救我!”

阳石晓月看到娘亲掉落水里,也顾不得许多,跑到湖边伸手要救人,不料岸边有水太滑,整个人滑进水里不说,还重重压到了已经喝了好多水的二夫人身上。

“救命啊,狗奴才们,快……快……”阳石晓月扑腾几下,也沉下了水,眼看就要淹死,紫晴觉得如果她们死了,那自己肯定要受很重的惩罚。

看到岸边的角落里立着撑船的竹篙,忙跑过去取了一根伸到水里,把二夫人和晓月都救上来,指挥着那些婢女们,“还不快扶你们的主子回房间休息,喝碗怯寒的汤……”

“紫晴,我和你势不两立……”

“紫晴,我一定要请用家法,好好惩治你这个巫女,竟然用巫术对付我们。”

二夫人和晓月像是发了疯的母狗四处乱叫,这时候,被玉竹请来的阳城玉城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待他走过来正要询问,就看到二夫人和晓月眼睛一红,流出两行清泪。

“老爷,你一定要为我们母女做主啊!这家没法呆了。以前这晓晴就不把我当娘看待,这一次她成了女巫一定会处处针对我这个娘亲,叫我在这个家里还怎么活啊……”紫晴看到二夫人的大变脸,从狰狞突然变成了悲惨,刚才还怒目圆睁的双眼眨眼间就流出两行清泪,这变化还真是大啊,实在叫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爹,您瞧瞧我,让人看到我这副样子,以后我还怎么见人?”晓月哭哭啼啼地走到阳石玉城面前,头上还挂着碧绿的水藻,像是挂面一样淋淋滴着水,样子看起来份外的可笑。

阳石玉城的脸色本来就不好看,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铁青,“来人,把大小姐给我带到祠堂里,叫她跪三天三夜,不准吃喝,让她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大逆不道的行为。”

“爹……”紫晴失声喊,“这一切不是我的错,是阳石晓月她在寻事,刚才她们落水,也是咎由自取。 ”

“你还敢反驳?”阳石玉城气得胡须发抖,“来人,把她给我拖到祠堂,饿五天!”

随后而来的玉竹听到此,脸色一白,跪到阳石玉城面前,“老爷开恩,这不怪小姐……”

“还有你,贱婢一个,挑唆主子忤逆,连你也一起去祠堂罚跪!”阳石玉城说完,吩咐左右扶着二夫人和晓月,离开了园子。

紫晴扶起玉竹,被几个家丁押着到了阳石家祠堂罚跪。

天色已黑,外面秋风瑟瑟,更显得祠堂里份外冷清。漆黑的祠堂里,那一个个灵位泛着森森冷意,紫晴觉得祠堂就像是地狱一样。

她环着双臂,心里满含敬畏和惊恐道,“玉竹,我娘的牌位是哪个?不如我们求求我娘,保佑我们平安无事吧!”

玉竹感觉到了紫晴的害怕,脸上也满是害怕,“小姐,夫人是先皇的女儿凤如公主,她去逝后,灵位就被迁回了皇陵,这里没有她的牌位……”

“娘亲在天有灵,保佑女儿……”紫晴刚说到这里,突然祠堂里生出一阵凉风,一个苍凉的声音陡然在祠堂上空响起,“她不是你的娘亲,你的娘亲是巫界白巫始祖的女儿灵安……阳石家的各位祖宗莫要见怪,紫晴魂灵已经升天,就让我揭开这个真相吧!”

“你是白天的老婆婆?”紫晴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脸上一喜,环顾四周想寻找老婆婆的身影,却无果。

一旁的玉竹却被吓个半死,幽幽问,“老婆婆,你是人是鬼啊?”

这时,一缕白眼在眼前一恍,一个白发白眉的老婆婆站在紫晴和玉竹面前,“现在黑女巫太猖獗,我躲无可躲,只好躲进这阳石府的祠堂里苟延残喘。丫头,你也该醒醒了,你身上的责任重大,还有很长的路要你走呢!”

“责任?老婆婆,你刚才说我不是紫晴?那我是谁?”紫晴回想起刚才老婆婆的话,不由问道。

老婆婆叹息一声,抬手一捻,立刻,整个祠堂的蜡烛都燃烧起来,原本漆黑的祠堂如今亮如白昼。

“巫术……”紫晴睁大眼睛,十分惊羡地叫了一声,“老婆婆,教教我好不好?”

想到有了巫术就可以不受阳石晓月的欺侮,就不必挨饿,就可以带着玉竹离开这个没有人情味的阳石府,就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老婆婆转头十分心疼地看着紫晴,怜爱地说,“傻丫头,这些算什么呢?要知道,原来的你是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整个巫界说起你来都要畏惧三分,那些黑巫见到你更是耗子见到猫一般……”

“原来的我?那原来的我哪去了?”

“死了!”

“啊?那么厉害还会死啊,谁杀的?”紫晴对老婆婆的话深信不疑,她相信,自己现在记忆全无一定是有原因的。

可是玉竹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小姐死了,而且眼前这个人并不是自己家的小姐,“小姐,你不要相信她的话,谁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疯婆子,乱说呢……我们家小姐好好的,怎么就会死?”

“紫睛,你要记着,今生今世,万不可以再轻信别人,尤其是男人。”老婆婆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紫晴,叹息一声,“要想知道你是谁,前生前世是怎么回事,你要去寻找你的封存记忆的记忆琥珀……呵……好困啊,我再去睡一会啊,别吵我!”

“喂,喂,老婆婆!”紫晴还想知道更多,可是老婆婆化成了一缕白烟,竟然钻进了那个名叫阳石寿的牌位里面,紫晴问玉竹,“那是谁的牌位?”

玉竹一脸费解,一脸困惑,更多的是惊讶,她张大嘴巴好长时间才合拢,“小姐,那是太老爷的牌位,那个巫婆,她竟然藏在太老爷的牌位里睡觉?那岂不是成了太婆婆……呸呸呸!”

“说的好像有道理……”紫晴觉得又是好笑,又是困惑,她知道那个老婆婆的话并非是假话,尽管玉竹不愿意接受,可是现在的她的确感觉不到自己是什么紫晴。

“小姐,你可千万不要信她的话呢,巫婆都是骗人的,连那巫术也就是一些小把戏。我长这么大,只听过黑巫祭坛,还不知道有什么巫界,白巫呢。”玉竹重新跪地,双手合十祈祷,“请各位祖宗保佑小姐,不要被巫女迷惑……”

紫晴却不愿意听这些话,她想象着自己上一世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女巫,可以飞天偱地,还可以御物飞行,更重要的是她想让谁闭嘴就闭嘴,谁滚蛋就滚蛋,这个好玩的很呢。

至于老婆婆说的责任重大,记忆琥珀,为民除害,她一句都摸不着边,不知道那些到底指的是什么。

听着玉竹祈祷,可是她却没心思。想到白天二夫人和晓月莫名落水的狼狈样子,再想到那只黑猫在莲花上重生,紫晴越想越兴奋,最后竟然忍不住也学着女巫的样子,冲着一个桌子念咒,“起飞……起……飞……动!”

念了半天毫无反应,最后也索然无味,在天快亮的时候沉沉地睡着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