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莲生

作者:游牧 字数:321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看到一个女子剑拔弩张地闯进房间,紫晴扶起玉竹苦笑,“紫晴,看来你的麻烦还真是不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心里的声音还未平,那个女子就把一只死了的黑猫丢到了紫晴的身边大叫道,“紫晴,你的心肠怎么会这么歹毒,刚刚从祭坛那里学了巫术,就拿我的黑猫练法了,你赔我的黑猫!”

“你是晓月?”把玉竹放在床上,确定玉竹没事后,紫晴才转身回应那个气得快要爆炸的女子,早就知道她是阳石晓月,故意问之,也不过是想告诉她,从今往后她紫晴可是不打算再受她的气了。

阳石晓月一听这话更气,指着紫晴骂道,“什么时候也学奴才样子,狗眼不识得人了?”

“啪!”地一巴掌阳石晓月的脸一歪,半边脸立刻变得通红。她愣了半天,突然跳起脚来指着紫晴骂,“去了一趟祭坛,你疯了吧你,紫晴,你杀了我的猫,竟然还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紫晴也不会再像玉竹所说的那般隐忍,既然失忆,就算是重生,再不要过回以前那种窝囊日子。

两人大打出手,紫晴揪着晓月的发髻,把她的银簪子,玉珠子扯了一地,四处迸落。晓月也不甘心,用指甲乱挠,故意想把紫晴的脸划伤,边划边骂,“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张狐媚子的脸,专门迷惑男人是吧,还袒胸露乳给皇上看,不要脸的贱人,和你娘一样。”

“仔细你的嘴,你若再骂我娘,小心我用巫术封了你的嘴,这辈子别想再说话吃饭。”紫晴不过是随意咋呼的一句话,没料到晓月当成了真,她突然停下手,惊恐地看着紫晴,“猫真的是你杀死的?你真的有巫术?”

“是啊,你再来打啊,保证让你三辈子做哑巴,叫你长一张毒嘴,咕咕噜噜喵喵喵喵,封了阳石晓月的嘴。”紫晴故意捉弄她,没想到阳石晓月会当真,看到阳石晓月一愣,旋即转身大叫救命,落荒而逃,紫晴站在那里开怀大笑,觉得这个阳石晓月并非有玉竹说的那般难缠,也不过是个脑子不够用的小丫头而已。

这时玉竹醒了过来,看到紫晴开怀大笑的样子,十分虚弱地问,“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那个女巫走了吗?”

“玉竹,你醒啦,太好了。那个女巫被皇上叫走了,不过刚才阳石晓月来过了,跟我打了一架,最后被我给吓跑了,没想到,她的胆子那么小,哈哈!”紫晴想到晓月狼狈而逃的样子忍俊不禁,床上躺着的玉竹却突然坐起来大惊失色地说,“什么?你跟二小姐打架了?还吓跑了二小姐,糟了,糟了,死定了!”

“死什么定啊?”紫晴摸不着头脑,不觉得那个阳石紫月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玉竹不顾身体的疼痛,下床就跑,边跑边说,“我去找老爷来,如果二夫人来了,小姐一定要顺着二夫人的话,不要惹二夫人生气。”

看到玉竹惊慌失措的样子,紫晴觉得十分的怪异,耸了耸肩膀只好由着她去了。

回头看到地上的死猫,紫晴不由生出一阵怜悯,刚才如果不是这只猫打翻了女巫手里的药瓶,她恐怕就要喝下那臭不可闻的药水了。

紫晴走到黑猫的身边,轻轻抚摸着黑猫,“刚才是你救了我,那我就给你送葬吧,这丞相府诺大,应该有一个花园可以给你建一个冢,以后,我会去看你的。”

她抱起猫,走出房间,往阳石府后花园走去。

她对这个府中全无记忆,只是凭着本能,穿过九曲回廊,又寻着人迹少的地方走,一柱香功夫后,果然找到了通往花园的鹅卵石小径。

这阳石府果然是大,进园就是假山亭榭,绕过那座假山,眼前豁然开朗,才是真正的世外桃园,姹紫嫣红的花遍地绽方放,翠竹迎风,松柏成荫,好似仙境。

紫晴走到一棵树下,就用一根树枝开始挖坑,脑海里却不由想着那个黑女巫使用的巫术,如果自己也有那样的巫术,到不必这么辛苦用树枝挖坑了。

“姑娘,你在做什么?”万籁俱寂的园子里突然有一个老态龙钟的声音,不被吓死也得丢魂,紫晴大叫一声跳起来,回头看到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妪站那里,神色疲倦,似乎三天三夜未睡。

“老婆婆,你在叫我吗?”四处望望,似乎再没有别人,紫晴只好重新望着那个老妇人。

那老夫人点了点头,目光却停留在死去的那只黑猫身上,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一丝悲伤,“小姐要埋了它?”

紫晴点头,“它死了,埋了好让它超生。”

“哎,这已经是它的第六条命了,实在是可惜。”老婆婆说了一句,又嘱咐紫晴说,“你抱着它,跟我来湖边。”

“干什么,莫非要把它扔到水里?那岂不是要把一池的湖水都臭了?”紫晴摇摇头不肯行动,可是那老婆婆没有停下的意思,于是她只好抱着猫跟着老婆婆来到湖边。

湖里有诺大的莲叶,粉色的荷花,那老婆婆指着最大的一朵莲花说,“把它放在莲花上!”

“干什么?”紫晴又问,可是同样没有得到回答,那个老夫人神秘的像是巫婆一样,紫晴心里很不乐意回想起巫婆这样的人。

待她把黑猫放在莲花上,老妇人念了一声咒语,那只黑猫突然站起来,“喵唔”一声跳下了莲花,跳进了紫晴的怀里。

紫晴张大嘴巴,正想说老婆婆原来你也是巫女,这时候听到背后阳石晓月怒气冲冲地喊,“娘,她在那里,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教训她,要不然,她真是不知道这阳石府内谁当家。”

转头,那位老婆婆已经没有了踪影。

二夫人带着四五个婢女怒气冲冲往这边来,阳石晓月则是装成受伤不轻的样子。

紫晴用宽袖将怀里的黑猫遮挡,心里冷笑,到要看看这个阳石晓月要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教训她。

转眼前,遮着一脸白脂,长着蛇腰的二夫人来到了紫晴的面前,眸光里带着一丝笑,可是不论怎么看,那笑都不带一丝暖意。

“紫晴,你打伤了你的妹妹。”二夫人言语肯定,根本没想给人任何反驳的机会,二夫人来是兴师问罪的,而不是想问清原由。

紫晴记得在房间里扭打的时候,她只是扯了晓月的头发,并没有伤到其他地方。可是现在再看,晓月一条胳膊缠着厚厚的白纱,走起路来也是一拐一拐的,心想,这位二夫人真是好笑,为了惩罚自己,竟然不惜让女儿装伤。

“二娘,紫月也抓伤了我……”不等紫月说完,就听到二夫人吩咐左右,“来人,把大小姐给我带到祠堂,这次一定要在她娘面前好好惩治惩治她。大夫人临走时把她教给我,若是不严加管教,心狠手辣的杀猫,又不念姐妹情谊伤妹妹,有女如此,大失阳石家的脸面,实在是我的罪过。”

几个婢女冲过来,正要驾起紫晴的胳膊,紫晴冷笑一声,“既然我有本事让猫死,还有本事让猫生,你们几个过来,我一样会让你们去阎王爷那里走一遭,不信的,就试试。”

说完,她轻轻推了一把袖子后的黑猫,那黑猫喵唔一声跳下地,盯着二夫人和阳石晓月看,那黑色的眸子里全是敌意。

“不可能,刚才这猫明明死了……”晓月大惊失色,紫晴看着她冷笑一声,“谁想试试?”

其实紫晴知道,晓月为了寻事故意打死了猫,所以当她看到猫复活时一定会害怕。

几个婢女看到这副情形,战战兢兢地不肯向前,连二夫人也是将信将疑看着紫晴不敢再乱动。

紫晴心想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妙,她转身准备提步离开。

看到这样的场面,二夫人脸上的怒气更加明显,“我就不信,去了祭坛一天就能学会什么巫术,都给我上,只要能把紫晴这个疯女人抓到祠堂里,我赏十两白银。”

一说银子,那几个婢女都见钱眼看,互相看了一眼,不顾死活地往紫晴身上扑来。紫晴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巫术,这膀大腰粗的婢女也并非是阳石晓月那样好对付。

就在紫晴准备好被这个女人制住的时候,突然听到两声扑通扑通声,几个婢女跌进湖里,像是快淹死的猫一样用力扑腾,样子看起来要多惨有多惨。

紫晴眼睛一睁,指着那些落水狗一样的婢女哈哈大笑起来,“有趣,有趣,自己没长眼睛往湖里跳,这可怪不得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