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救父

作者:游牧 字数:323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凌逸辰穿着金色龙袍行走在黑色的祭坛里,目光淡然,磊落,像是此时的事情与他全无干系,而他不过是一个看戏之人。

先前站在台上的岳紫阳看到凌逸辰到来,忙迎过去,“给皇上行礼。”

“免!”凌逸辰招了招手,看着台上黑压压的人,不悦道,“紫阳,你说过不会干涉朕的国事,现在,你这样做是不是违背了最初的诺言。”

“皇上,阳石青城的罪证黑字白纸,你还在替他辩护……”岳紫阳没想到凌逸辰会说这样的话,脸色也变得十分的青冷。

凌逸辰正要说什么,二夫人嚎啕大哭,爬过来抱着皇上的腿,“皇上要给臣妾做主啊,老爷对周国忠心耿耿,从政三十八年,从来都没有以权谋私,也未想过要谋夺皇位……皇上,皇上明鉴!”

紫晴呆怔在那里,看到凌逸辰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他是为了阳石府的事情回来的?还是跟着黑巫女回来的?

心里种种疑惑一时不能解答,被突然而来的情况一搅,紫晴刚才想替父伸冤的冲突冷静下来,现在,她不能冲动。

这时,凌逸辰的目光同样落到了紫晴身上,他似乎明白紫晴心意,用目光示意她稍安勿躁。

“紫阳,你身为祭坛坛主应该避嫌!”

“如果我不呢!”岳紫阳直视凌逸辰,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所有的人都被眼前这情形给惊呆了,一时气都不敢大声出,只用眼睛死死盯着台上的变化。

“紫阳,朕不是你的傀儡,你如此凌驾越权,留下对祭坛不利的话柄不是朕能左右的。”凌逸辰发怒了,这让紫晴竟外,毕竟他说过,黑巫女的势力已经强大到不能遏制的地步,此时此刻,他这样出手救阳石青城,全是为了她不是吗?

岳紫阳一怔,万没有料到凌逸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紫色的眸子突然亮起来,随后又暗淡一下去,“逸辰,我做这么多全是为了你,从一开始扶持你坐上皇位到现在,我从来都没有要求过你什么。祭坛是我唯一要求保留的,不过,这也是为了周国的安危着想,你不想想,边国对周国虎视眈眈,假如没有祭坛,现在周国就是他们的一盘菜。”

声音不高,可是紫晴凭着看着岳紫阳的唇动就可以分辨出来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岳紫阳脸上流露出来的那层伤感竟然那么真切,那么深情,凭着女人的直觉,她明白岳紫阳爱着凌逸辰。

“紫阳……”

“皇上,你今天可以带走阳石青城,也可以放了他,但是从此往后,祭坛将不会再臣服于朝廷!”说出这番话来,岳紫阳显然伤心至极,紫色眸子里的暗淡显示出她的不甘愿和孤独,她忧伤地看着凌逸辰,片刻后,凌逸辰竟然如同着魔一般喃喃道,“好,朕同意对阳石青城执行死刑,午时行刑。”

午时?

紫晴不敢相信地看着凌逸辰,不停地咕哝,凌逸辰你这个昏君,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是说过,要平衡吗?

看了一眼太阳,马上就到了正午,夏日的阳光在这祭坛峡谷里起不到任何作用,凉风四面八方吹来,汗毛倒立。

刽子手再次准备,刀立了起来,白晃晃刺人的眼睛。

二夫人瘫倒在地,被两个黑巫女拖回原位,准备行刑,阳石晓月泪眼朦胧地说,“娘,我害怕,我不想死,我还没有嫁人。”

二夫人把阳石晓月抱在怀里,垂着眼泪,一边抱怨,“都怪你这个爹啊,生出那种不孝女,还连累我们全家,她到好,一个人不知道跑哪去逍遥了,也不见她出来。”

“娘,就凭那个呆傻的姐姐也救不了我们啊……外公呢,没有想想办法救我们?”阳石晓月还在妄想着有人来救,这个时候,谁敢再去接近阳石家?恐怕连见到阳石家的猫也要躲一躲。

岳紫阳十分满意地看了一眼凌逸辰,搀着凌逸辰的胳膊走到了祭坛中央,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岳紫阳的身上,此刻,即便岳紫阳不是皇后,也胜似皇后,她已经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至于那个空名,她不要也罢。

“行刑!”

黑巫使者一声令下,几个刽子手同时举刀,就在这时紫晴跃身到了祭坛中央,挑眉厉声叫道,“住手!”

岳紫阳一声冷笑,走到紫晴身边看着她,“呵,我正要找你,正合我意……诓走了皇上,欺骗我的使者,能前来自首,算你识趣。”

紫晴看了一眼凌逸辰,对他此举实在是失望至极,这时,凌逸辰也望过来,呵斥道,“紫晴,下去!”

下去?去哪,阳石府全家被斩,我阳石紫晴一个人苟活不成了世上的笑柄?况且,没有了阳石府,我也没处可去。

紫晴不理会凌逸辰,只是对着紫阳笑道,“首先,皇上不是我诓走的……其次,你意图陷害阳石府一家人的那封信是我的意思……”

“你的意思?”

“当然是我的意思,你捉走了我的未婚夫,我想救他无从下手,于是想打着爹爹名号救他,没想到被你发现了……”紫晴在台下已经想好,除了这个理由正当,别余的似乎都没有说服力,况且,以她这一个人的力量想救阳石府实在是以卵击石。

岳紫阳并不相信紫晴的话,这从她未变的紫瞳中就能看出来。

“你想陪着死,我不介意,但是你如此是想来救阳石青城一家,那恐怕你打错算盘了。”岳紫阳示意黑巫使者将紫晴绑起来,同阳石家的人一同受罚。

这时,玉竹突然疯了一样跑过来,用头顶开了两个黑巫使者,边哭边喊,“大小姐,你这是干什么,你回来做什么?你快走,这些事情跟你没关系。”

紫晴看到这里,更加确定,她不能让阳石一家就死在黑巫女手下,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她根本不配姓阳石,更不能做什么女皇。

“玉竹,玉竹,我让你受苦了,马上就会没事了。”紫晴挣脱两个黑巫女的束缚,站在台上大声叫道,“黑巫女滥杀无辜,阴狠歹毒;利用皇威要挟天下百姓服从她们的治理;搜罗天下女子学巫,意欲吞噬天下,大家醒一醒,千万不要被她们表面的仁义道德所迷惑……”

“说够了没有?”岳紫阳身子倏忽飘到紫晴面前,手指轻轻地抠着紫晴的心脏,就在瞬间,紫晴觉得心脏似被千斤重铁压着,没有办法跳动,呼吸艰难,脸色渐渐变得煞白。

凌逸辰走到岳紫阳的身边,隐忍半天才说,“紫阳,注意影响,你这样做只会引起民众暴动。”

“暴动又如何,我将他们统统都杀了,杀了干净。”岳紫阳眸子变成深紫,牙齿咬地咯咯作响,在她伤害紫晴的时候凌逸辰前来求情,她眼中露出杀机,“看来,你今天非死不可。”

台下有些人听到了这些话,虽然害怕黑巫女的暴虐,但也在下面私语,“这黑巫术真的是太过残暴,如果让黑巫统治天下,那我们百姓还有什么活路?”

“是啊,是啊,前些日子搜寻处子,说什么验灵,其实就是强行将那些女子拉到祭坛变成黑巫女,从此六亲不认,记忆全无,成了祭坛的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巫女……”

接着有人说道,“阳石丞相就是因为反对黑巫女所以才遭此毒手……”

“死没什么可怕的……但请你放了阳石一家,我愿意对自己做的事情负全责。”紫晴一字一句从齿缝里迸出这几句话来,容颜的坚定,语气的淡然,让岳紫阳恨不能将这个紫晴的心挖出来瞧瞧,她到底与那些糊涂百姓有何区别,未什么敢对自己如此态度。

“为什么?”岳紫阳下了重力,听得紫晴一声痛苦的呻吟,脸上终于露出了狰狞满意的笑容,仿佛唯有折磨别人,她才能感觉到莫大的快意。

紫晴看到岳紫阳的犹疑,忍着蚀骨的疼痛说道,“你杀了阳石一家,必然会引起百姓不满,到时候你的黑巫大业恐怕难以为继,以小失大,恐怕不是你的意思……”

岳紫阳的力道稍微放轻一点,紫晴知道自己的话管用了,不顾疼痛继续说道,“你杀了我,也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不同的是,既不用伤了和皇上之间的情谊,又不必失去民心,还可以让黑巫大业继续传扬下去,何乐而不为?”

岳紫阳凑近紫晴的脸,认认真真地打量了一次,仿佛想从紫晴脸上看到故人的影子,“你这么急着死?我就送你一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