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陌路

作者:游牧 字数:306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群废物, 让你们送个药都要弄的天下大乱!”坛主说完,施巫术将紫晴放下。她用那鹰一样的双眸静静凝视紫睛,“喝了它!”

那声音极柔,给人一种梦幻,像是到了异世界,让人无法拒绝这种妖一般的美。

刚才那两个使者说坛主是老人家,可是面前这个女子,分明是妙龄女子,紫晴心中疑惑,可是还是不能抵挡那个声音的诱惑。

紫晴接过药正要喝,那只黑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喵”地一声窜进紫晴怀里,第二瓶药也咕噜噜地滚到了地上。

看到那只猫,紫阳的眼睛突然睁的老大,倏忽间充满了惧色。

她转头凝视着紫晴,似乎透过紫晴的皮肉直看到她的心底,“她叫什么名字?”紫阳问身后的那两个使者,听到其中一个回答她叫紫晴时,紫阳大吃一惊,她用手缓缓摘下斗篷的帽子,走近紫晴。

紫晴看到的脸,是一个美得近乎成妖孽的女子。肤若白雪,吹弹可破,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睛是紫色的,像是一对紫色的琉璃珠子,泛动着诡异的光彩。除此之外,她的五官精致的无可挑剔,就像是那开在天山极地的紫雪莲,叫人一时忘记呼吸。

“你叫紫晴?”紫阳俯身,紫色诡异的眸子近在咫尺,让紫晴十分紧张。

紫晴并不明白,原来气焰嚣张的坛主为什么听到紫晴色变,只点了点头,“我叫紫晴,是阳石丞相的嫡女!”

“是这样吗?”紫阳不相信紫晴的话,转身问那两个使者,那两个使者频频点头,“是,她确实是阳石丞相的嫡女,昨天,被征集到祭坛验灵,没有一点巫术灵根,所以被逐。今天我们是来送药的。”

紫阳似信非信地点了点头,眯着眼睛打量着紫晴,那种危险的气息却如一层黑纱一般散开,将紫晴牢牢地笼罩。

“你也叫紫晴,这是巧合吗?”紫阳的手移到紫晴的脖子,又移到紫晴的胸口,一旁的玉竹看到有人对自家小姐动手动脚,再次犯了脾气,“就算你们是女巫,也不能对我们小姐动手动脚,你把手拿开。”

话还未说完,紫阳张开手掌,轻念咒语,玉竹立刻跟先前的那个使者一样,“呯”地一声被摔到了墙上。

“玉竹,你还好吗?。”紫晴刚要转身,身子却被咒语困住,眼看着那个紫阳坛主的手伸到衣内,紫晴惊恐地问,“你要干什么?你让我喝药,我喝就是了,不要伤害我身边的丫头。”

“这点也有点像,对不相干的人,总是这么莫名其妙的仁慈,岳紫晴,真的是你吗?”话音一落,紫阳撕开紫晴的外衣,她看到紫晴的锁骨处空白一片,并没有巫女图腾,一时又困惑了,“难道,是我错了?”

被撕了衣服,紫晴恼羞成怒,一把打开了紫阳放在锁骨处的手,“我不管你是什么坛主,但这是阳石家的地方,若是要撒野,你也得考虑一下代价。”

玉竹之前说,皇下十分器重爹爹这个丞相,经常会来府上与爹爹一起谈天说地,商议国事。

紫晴也不过是抱着试试心态,如果管用那就太好了。紫晴对紫阳怒目相视,准备好了和眼前这个女巫拼命。

那个紫阳坛主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听到这话时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对身后的两个使者说,“你们回去吧,她这里交给我就行,不必喝药了。”

“是,坛主!”两人像一阵风似地离开房间。

房间里,只留下紫阳和紫晴,玉竹因为剧烈地震荡晕过去了。

这一幕,就仿佛在重演兰鹤谷那一幕,岳紫晴临死前的立誓让岳紫阳心有余悸。

岳紫晴确实重生了,她有可能在周国,也有可能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这几乎成了岳紫阳的恶梦,尤其是看到黑猫时,她总是要把它跟岳紫晴联系在一起,然后一直地焦虑,夜不能寐。

“你要干嘛?”紫晴看到那个妖一样的女人逼近,不由防备地往后退,身上的衣服被撕破,一时无法整理,再加上失去记忆,这种感觉让紫晴觉得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运,才会面临今天这种困境。

岳紫阳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紫晴,“我在想,是不是要宁肯错杀一百,也不要放过一个,岳紫晴,我一定要把你找出来,碎尸万段,叫你永不超生。”

紫晴明白了事情的严重,如果再不辩解自己的身份,今天可能就被这个巫婆给杀了。“我叫紫晴,不叫岳紫晴,我想你是弄错了。”

“是吗?有没有弄错,我们试一试就知道了。”岳紫阳诡异一笑,念了一道咒语,立刻有一个黑色的光环笼罩在紫晴的头上,旋即,那道黑色的光环像是一条毒蛇一般从眉间进入紫晴脑海。

片刻之后,岳紫阳困惑不解,“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的……你不可能记忆全无,即便昨天巫术消除了记忆,你也只是暂时性失忆,所以今天才要让你服下忘川水。”

尽管她不相信,但此时,紫晴的脑海里确实是一无所有,除了在玉竹那里得到的关于阳石家的历史之外,一无所有,干净的像是一张白纸。

岳紫阳收回法术,抬掌向紫晴劈去,“不管怎样,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

紫晴害怕地闭上眼睛,心里默默为自己祷告,希望能投胎转世到一个好人家。这时,有一个男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紫阳,你在里面吗?朕恰巧路过这里,听说你在,特意过来瞧瞧,好久不见你了。”

说话的时间,门已打开,秋日午时的阳光灿灿地洒了一地,仿佛因为这个男子的进来,将原来的阴暗世界打破了。

他一身浅灰绣金龙袍,墨绿腰带,行走时步履轻盈,眉角含笑,显然此时他正是春风得意,心情舒畅。

而且,看到他的人,也很难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任何的不快,像是竹林里的清风,又似碧空里的祥云。

紫晴心里默默感谢这个闯进来的人,若不是他,自己恐怕已经死在这个巫婆的掌下了。

也就在念头生出的一刹那,两人目光相遇,电闪火光之间,竟然有似曾相识之感,而且,那种感觉竟然是酥酥软软的,偎贴着心灵的每一个角落,驱赶了每一丝惊恐与害怕。

紫晴呆着,忘记了自己的衣服已破,洁白如藕的肩膀而纤细柔嫩的锁骨正坦露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片刻后,那男人的目光才从紫晴的身上移开,“紫阳,你在阳石丞相府里做什么?认得这位小姐?”

“不认得,我们走吧,上次说好请皇上去祭坛喝我新酿的紫熏酒,皇上今天可赏脸?”刚才凌逸辰看到紫晴,目光闪过的那丝情愫被她捕捉到了,她知道,那是因为紫晴触动了一个男人的欲望,她深知那种欲望一旦触发,就不可收拾。

凌逸辰笑了笑,明媚地如同秋阳下的竺葵,“紫阳坛主相邀,自然不能拂了坛主美意。只是好酒要有好菜,好菜最好有秀色相伴,这样,更合朕心意。”

岳紫阳回以同样一个妩媚的笑,“那是自然,紫阳愿意陪皇上用膳。”

两人相携离开,背影一金灰,一墨紫,说不出的和谐,紫晴意外地觉得眼睛里酸涩难忍,眨眼间,一滴清泪竟然夺眶而出。

她抬指轻触,那泪冰凉剔透,竟然像是从心底里凝出的忧伤。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刚才他对那个巫女回眸一笑之间,灿然如阳的样子,那样的表情恍若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见过,而且深嵌脑海……

“紫晴,你还我的猫!”一声刺耳的尖叫刺破了刚才的那种忧伤气氛,让紫晴回到了现实中。

与此同时,还未走远的凌逸辰突然回头,神色中带着满满的愕然与一丝看不明白的情愫,紫晴看见他回头,却是十分天真无忧地冲他绽出一个世界最简单,明丽的笑。

那幅画面定格在某个时间,凌逸辰看到那笑,心里骤然一缩,狠狠地回头,与岳紫阳并肩离开了阳石府。

关闭